博文
(2019-07-22 08:37:57)
(此文写于去年六月,此刻读来,慰抚自己。真觉得关闭博客何尝于我不是一件极好的事。因为读书,才更能丰富我对生活的敏感度。梅妩上午来,我说昨日我写你流泪,我也流泪,连一个读者读了跟着流泪,她说,It’sgreat。这点醒我,流泪也是好的,我与她妈妈都笑了。)我读余怀薄薄一本《板桥杂记》,六朝金粉的结局尽在其间。书里一半是《三吴游览志》,引起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1 06:53:07)

天是那么闷热,人是那么困乏,帽子都戴不住,我缩在伞下,走在人行道上,像小时候买的一根4分钱咸水白棒冰刚从小贩自行车后保温箱底拿出,快要融化了。 过Bloor大街,到德芬岭公园,七八分钟的路,玛丽说她带着孩子们玩,我还一把钥匙,给李安木一张生日卡,梅妩的哥哥七岁了。李安木、阿兰娜、梅妩,都是我给三个孩子的中文译名。“梅妩”是我最喜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0 08:37:11)
去年读到龙应台演讲稿指出,文学最深的,最本质的地方,就是文字的魅力会促使你去“思”与“辨”。读完首位捷克籍获得“卡夫卡奖”的犹太人作家IvanKlimt伊凡•克里玛的长篇小说《终极亲密》,我在阅读的过程里沉浸在文字的终极亲密,感受文学艺术是如何解剖人的心灵。 这是一个婚外恋的故事,太阳底下不新鲜了,但作家的光环与被昆德拉和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9 18:58:11)
对不住,因为今日发的博文,没有熟悉文学城新规则,上了首页的文章不能修改。为了避免不必要误解,删去。 补上一篇读书笔记。 漫长的告别 下一个 《漫长的告别》,是美国作家钱德勒1953年首版的极具文学质地的侦探小说,我第一次知道在二年前阅读村上春树的杂文集里有两篇关于钱德勒的书评,一个美国作家有翻译得体的中文名字,和小说名字一样文质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8 10:04:27)
上周从朋友Lucy家拿了一些邮票和一盘电影《末代皇帝》回来。 三十年前看的是在电视屏幕上还是电影院,记不清了。在高中时从图书馆借了《我的前半生》,溥仪的自传。年少读书,基本是读一个情节过程,读完也忘记。 把图书馆董桥的书都借来,书里不是这篇就是那篇都会带几笔写书画大家溥心畬,张大千对这位溥仪的堂兄谦恭为敬。上网查,溥心畬没有跟随过满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7 06:07:46)

我家龄爸如果看见我写这一篇一定笑话我,劝人忘忧啊,你自己还常常要我劝。是的,谁不忧愁。年少的萨冈以小说《你好,忧愁》出名,曹孟德以“唯有杜康”传世。中年人是三明治里那层粉红色的烟熏肉,看上去经历丰富,有了嚼劲,然与汉堡包里的那块牛肉来比,显得单薄,不牢靠。有次我与一个留学过德国,专业人士,在九个国家工作生活过的博士聊几句,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5 19:36:27)
我们全家除了女儿高中毕业一起回国探亲旅游,近年夫妻没有机会一起出游,回上海也是接力棒形式。前年龄爸春秋两次回去,11月回来后遇到城里少见的鹅毛大雪,一场接一场,有的平时串门的老邻居都冻的不打招呼了,过感恩节呢。老实人经不起,好像被债主堵上门,睡觉不踏实。真是连累他了,最后我打电话给朋友Jenny,她开导,龄爸才消解。龄爸说陪父母去了厦门,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8 06:17:44)
太阳房写字桌对面那张掉漆的旧木桌上,老车花玻璃被几枝盛在绿色玻璃瓶的薄荷味半遮,茵茵浅绿光反照出穿着半旧白背心的自己,秋叶扁扁的胸怀,回闪哪部电影里出现的一袭颓唐,是梁朝伟或张国荣的电影。绝对不会是大陆片,被改造过的文艺界出过伤痕,怀旧显得隔日黄花缺少气韵,摇曳也不能生“资”,小资这朵颓废的花需适合的土壤。所幸还有香港延续,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7 10:04:55)
我站在Bloor大街路易威登右首的人行道上发愣,后面的大楼底层开着星巴克,一侧的老教堂有露天座,几个游客散坐着,我自以为是多伦多人了,却找不着北,Tiffany的大门在哪呢?真太阳底下无聊斋。我又去问谁。隔着玻璃,一个小伙子在门里拖地板,隔着玻璃,挡不住同属劳动阶层的信任感,我鼓起勇气推开路易威登的双重大门。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进路易威登,回溯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06 11:20:55)
前几日想起一定要送礼物给女儿了。这些年是她常常给我们惊喜,早早地准备,比如今年我生日送我的那款鞋,是2016年夏天我在首尔机场见了,说和我表妹那双一样。而我们懒得送,或者以一种付机票形式替代,或者给红包。她说不要钱。像我们只有从《麦琪的礼物》才明白礼物含义,不是贫困年代里苹果香蕉都是礼物。 真没有时间细想,连上网查都嫌浪费时间。打电话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