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1-06 15:44:28)

11月6日 昨晚龄龄11点半到联合车站,打了电话告知,她坐了五个小时火车从蒙城回来,再独自搭乘地铁回家。我没有锁门,但被电话吵醒后没有睡好。等龄龄洗澡时,我可怜惜惜说三个晚上没有睡好,怎么办?我问她要一粒药片,她上次说吃了一粒防过敏的药,像吃安眠药。或者防晕车的药也好。我不能彻夜未眠,还要一早上班呢。 她拍拍我肩膀一个小拥抱,说回来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7-11-05 14:48:49)

豆腐干的书是中文写的,书名却是英文,我得找到他的博客才知道确切的中文书名《金融视角下的中国近代史》。印刷第一个问题,不要欺负英文不好的读者嘛,印上中文,可以在扉页上。要多收你出版费?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可以。豆腐干狡猾,书上印名字是豆腐干,没有真名。好在文学城只有一个博主豆腐干。 我单剩十六页要做读书笔记,之前这十六页读过的。只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7-11-05 04:47:08)

Lucy周五晚上打电话来,请我去吃饭,我上午刚送丈夫回国,女儿到了蒙城的电话也来过。我答应,有朋友请,便去,像遵守交通规则。 与丈夫分别时,说我接他搭乘地铁,他矫情想乘出租车。我拿Lucy说服他。Lucy年纪是我们长辈,她是资产阶级出身,八月去纽约回来,飞机延误,到达已经晚上11点半,她是和接她的先生搭乘巴士转地铁回家,要经过我家下去十几站呢。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11-04 19:07:41)

我有几个要好的读者,她们不一定留言,一路支持。颖颖算是一个。我们同城同龄同乡,原来在上海的工作单位都只相差十分钟路,好像加强版应该有缘。她倒是先给我家龄龄油管视频留言,说是我的读者,再与我接头。 颖颖去年五月来我在图书馆的读者见面会,她全家来,丈夫送的,排场太大。我们早就约好今年再见面,一起逛街也好呀。她每月要去Zara签到的,我可以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我年轻的时候从来不去想将来怎样的,也根本不想出国。即便未婚夫先去了国外工作,我按照要求跑公正,一步一步按照移民的格式办,我还想着是做做样子。哪里想到真的跑到加拿大。这里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吗?其实我真守得住清静。 就像我现在也上网,但是我可以做到不看网络新闻与八卦什么,我只守着自己的博客三分地。会去国内的文青网站,找找有什么好书好电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7)
(2017-11-01 16:25:47)

11月5日,阴雨天 收到一块简素的丝巾。情绪被点燃,即便是下雨天。 再去一个平时不去的地方,比如博物馆或美术馆,徜徉一个周末,真是不错呀。 我喜欢艺术家,有个性,个性像光芒,让我们在平庸的生活里脱离所谓的“油腻”。而艺术家的个性,是赋予物品於美感於灵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林又与一个走过来的女人招呼,真是巧,林说,我们师大校友会了,来人是年长我们苏的学姐。我们带着有些经历的成熟味道寒喧几句。把苏给我的名片放进口袋。苏戴眼镜,与校园那条通向食堂的小径上的他相比,没有什么变化。苏早熟。 我上班后,坐在我对面的小金老师问我认识苏吗?她的妈妈和苏妈妈是同事,听说苏一直优秀,从市重点中学直升师大。虽然小金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在2004年早春遇见苏,回在去看林时,电视台大厅里。林先和迎面走来的苏打招呼,介绍,苏说认识我,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在校园时,但我们知道彼此。 苏的女朋友曾是琳,那年琳已经去新加坡教中文了。我认识琳时刚大二,苏是他们系的顶尖人物。琳开过双眼皮,烫过发,不是很卷,束着马尾。她中午坐在上铺的床上读小说《复活》,他们系图书馆出借的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7-10-30 16:23:08)

小丁是学校分部电教室管理员,分部与总部在我进学校前合并不久,两校之间的同事还处于磨合阶段,有点像再婚。总部在威海路石门一路,留有老洋房办公楼,分部穿过马路和弄堂到,它在大沽路露天小菜场一侧,环境差了一点。然而我曾经看过大沽路民国时的照片,两边有树,干干净净。它有一排三间的平房,中西式,廊下木柱子圆实,下面有大一面积的石墩。 分部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7-10-29 16:10:36)

它像一只翠鸟停留在木板上,而那片碎小的像一只蝴蝶的翅膀。 我第一次读到《朱子治家格言》,是在一个淘来的蓝白瓷壶上,“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我误会此朱子是朱熹。此朱子朱柏庐是昆山人,其父在昆山城抗清牺牲。 今日早上决定扫除后院落叶,埋入土里。昨日下了一天的雨,土软,方便用铲子挖洞。我也想过,要不要像朱光潜,也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