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狐狸新闻保守派的女头牌,LauraIngraham,最近发表了一番争议极大的言论:"在很多地方,我们所认识和热爱的美国已经不存在了。巨大的人口变化被强加在美国人民头上,而对此我们大伙从未投票赞成过"(itdoesseemliketheAmericaweknowandlovedoesn’texistanymore.MassivedemographicchangeshavebeenfoistedupontheAmericanpeople—andthey’rechangesthatnoneofusevervotedforandmostofusdon'tlik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3)
普京和川普在赫尔辛基的峰会和之后的记者会结束后,世界的反映基本是一致的。比如川最忠实最资深的老朋友老顾问,前议长牛金贵马上发推说:和普京的记者会是川普就任总统以来犯下最严重的错误(NewtGingrich:Trump'sPutinpressconference'mostseriousmistakeofhispresidency)。自己犯错,敌人自然高兴,于是俄国的媒体普遍欢呼记者会是俄国的胜利,因为它打破了西方对俄国的合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今年夏天,利用一次出差的机会,我们全家在爱尔兰岛呆了10天。我们是先飞到都柏林,机票不贵才500刀每人,然后红着眼睛坐火车南下来到爱尔兰南部著名的旅游胜地:基拉尼国家公园(Killarney),作为此行的起点。 我们在这里度过4天的会程,细致地游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草木石。然后租车,花一个下午寻访了爱尔兰移民的出口大港:Cobh。第二天,绕爱尔兰西南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Abeautifulday,imaginesomeoneisapproachingyouandaskthisquestion:whatisthecolorofthesky? Youanswer:"blue". "No",hereplied,"itisgreen". Youlookup,"no,itisblue". Thenheshowedyouawell-writteninternetpostfromtruepundit.comandtheconclusionisthattheskyisgreen! ThenyouturnonTVandonCNN/FOXyoufindaexpertpaneldiscussionentitled"whytheWashingtonelitef...[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7-21 14:07:42)
近几年来愈演愈烈的电讯诈骗,我原来仅仅是在媒体上听到,没想到前几天居然亲历了一回。那天下午艳阳高照,我照例坐在电脑前打瞌睡,忽然手机铃声大作惊醒了春梦。来电显示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拿起一听,一个自动留言庄重地说:“本电话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现有关于您出入境文件的重要通知,您若愿意接听,请按1,嘟...”。 这个通知引起了我的注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这是一篇旧文,是数年前因去魁北克旅游而写,不是游记,而是历史作业。最近看到博友笑谈“美国吞并加拿大”,又因为对美加历史上的关系感兴趣,就把它贴出来,以博一笑)。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讨论了波多黎各的一座西班牙炮台,结果对军事堡垒的兴趣一下子一发而不可收拾。现在在收拾2014年的照片,很自然地想到了2014年七月造访过的另一座北美军事重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二十六) 四季酒家(FourSeason)是华盛顿特区东南角一家饭店。在2017一月十四号的晚上,莫妮卡克劳莉(MonicaCrowley)正坐在四季酒家二楼的一个角落,静静地望着窗外空荡荡的大街边略现孤单的路灯,以及不时呼啸而过的汽车,和人行道上三三两两慢慢走动的人影。 和略显冷清的街景相比,酒店室内的装潢充满了温馨的暖色调,柔和的光从咖啡色顶灯徐缓地洒落下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独立日刚过,就谈谈《独立宣言》。话说脸书非死不可,现在运用大数据外加人工智能的方法,从他们的平台上过滤仇恨言论。可惜两天前出了一个乌龙事件:他们的算法不知道为什么把美国的开国文献,托马斯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当成hatespeech给屏蔽掉了。虽然错误很快被纠正,但是在网民中也是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潮和热议。 为了弄清事件的原委,我又把《独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2)

几天前是父亲节,中国从来就有“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的昵称,文学城又偏偏有好多位又有灵气又孝顺的大才女,这两天文学城才女们在博客区贴的纪念父亲的不少好文章,让我读得时而会心一笑,时而鼻子发酸,眼眶发热。可惜我这人命里没有穿贴心小棉袄的幸运,对父女之情没有切身的体会,不过,过父亲节和读父亲节文章,倒让我想到了这两年看过的两部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二十四)穆哈迈德.奥玛(MohammedOmar)没有想到,他这辈子第一次在近距离观赏到大名鼎鼎的战斧式导弹圆圆的顶端和它红色的尾翼,也是他53岁人生中的最后一次。2013年的秋天,在阿富汗南部的崇山峻岭之间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坐落着一个小小的开阔地,其上长满了黄绿相间的杂草。在乱草和沟壑纵横的黄土地上有一个土坯盖成的简易房屋,房顶上铺着乱糟糟的干草,灌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