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这两天,文学城博客有点不太平,我就来装一回大尾巴鹰给不明就里的看客起起底。 圣经有言“太初有道”,InthebeginningwastheWord。 这一切戏谑争执较量乃至怒骂的起点,都是那一串word,一位女博主分享了她家公子的高中文学课程一长串书单。我一看感慨了,惭愧了,白活了,也贴了一张自己高中时代的书单,纯粹怀旧加凑热闹。然后精华区又出现了一篇《理工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上篇点击这里 中篇点击这里 大概十年前,我去参观马里兰首府安那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事毕后一路溜溜达达,来到美国历史最为悠久,比美利坚合众国历史还长四年的马里兰立法院。在建筑前面的草坪上看到了唐尼坐像,由于年代久远,像身已呈绿色,大法官左手扶椅,右手持一卷文书,坐姿庄严,目光深邃,堪称雕塑的精品,如果早知道会被除掉就和他合张影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子乔晒了晒她家公子的高中文学课书单,我赞叹感慨之余,不禁也回忆一下自己高中时的书单,尽力回忆,略加点评,朝花夕拾。 雨果《悲惨世界》,我读过最好的小说,五大本一气呵成,扣人心弦,流连忘返,连书中为人诟病的长篇大论的哲学议论也不觉得枯燥。小说开篇米里哀主教做善事的情节,让我非常感动;冉阿让成为富翁后乔装穷人向德纳第索要小女孩珂赛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最近有不少话想说,首先想把法官塑像和美国历史的三部曲写完,其次想把之前在大西南的游记完成。但是最近川普的动作频频,让人不得不关注。几天前有位博主借一篇童话书讨论政治正确,我去点了个赞并得到博主的正面回复,没想到却让那位博主背了黑锅,因为有川粉马上板着脸出来训斥她:你你你你你竟然和川黑互称知音!于是我这个川黑干脆换身粉衣服,也算给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上一篇请点击这里 那么唐尼到底是不是勇护宪法原意,不畏身后骂名的良心大法官?这要看这个宪法“原意”是如何定义的。有人说那还不简单,宪法的始作俑者是怎么想怎么写的,不就是宪法的原意吗?但这就产生了一个逻辑误区。假设秦始皇也写一部宪法,后世根据他白纸黑字的旨意去忠实执行,难道说中国就建成宪政了?美国费城制宪会议的发端,其实是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随着德州水灾的告急和朝核危机的激化,前一阵闹闹轰轰的抗议内战南方将领塑像被移事件终于慢慢退出了媒体的焦点。我对这个事件原本没有预设立场,但因为新纳粹和三K党的介入,而倾向于尊重地方民意来决定塑像的命运。不过这个大潮的里的一个收尾事件,美国内战期间的首席大法官唐尼(RogerTaney)的塑像被马里兰州政府从立法院门口移除,却引起了我的无限感慨和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大气磅礴帐篷石 帐篷石(TentRock),是距圣塔菲四十英里的一处国家纪念碑(NationalMonument),以雄壮挺拔的笋状石柱而著称,是火山喷发的岩浆凝固加上后来几百万年的风化腐蚀而成。 帐篷石的雄姿(请勿做不恰当的联想!) 风化和沉积留下的纹路,记载着漫长的年轮。 冬暖夏凉窑洞窟 在附近著名的拉斯阿莫斯国家实验室不远,有一个叫做BandelierNationalMonumn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今天的日食好像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激动人心,由于位置限制,我们这里只能看到80%左右的阴影,即使是那仅存的20%的光辉,也让人无法直视。所以我们只能稍稍感到天色有些阴沉,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多云阴天根本察觉不到日食的到来。所以我们有的同事驱车十几个小时长途奔袭肯他基田纳西去体验那几分钟天昏地暗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感受。我们和他打趣,你别费半天劲开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最近我很悲哀的看到很多华人川粉为新纳粹和三K党涂脂抹粉的洗地行为。当然,他们不可能去论证纳粹的理论是正确的,或者说三K党私刑处死黑人是合理的,那样就太愚蠢了。所以现在出现了三种声援新纳粹的新发明,我列举如下: 是川普总统发明,说是“在新纳粹和反纳粹游行行列中各有大量好人”(therearefinepeopleonbothsides)。文学城中也有心领神会的川粉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一段时间以前去新墨西哥州出差,终于有兴再一次浮光掠影美国大西南的风土人情。本来早就应该写这篇文章,可是最近美国政坛囧事太多,为那些烂事费了不少笔墨去打口水战。为什么不沉下心来把自己的足迹认真总结一下呢?名人说过,读书或旅行,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多年之后,也许就靠着这些文字和图片去追寻自己当年灵魂和身体曾经走过的足迹了。 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