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板井

洲上遇故友,手斩狮子头;无奈河豚毒,独享冰糖肘。大煮干丝美,不敌五花肉;情系白鸡斩,私房小菜牛。
博文

曾做过一次红酒酿海虹,参加城头的征文,还获得五十美金的奖励,至今还存放在亚马逊“我的礼品卡”中。周日,按约定,儿子和儿媳妇来吃饭的日子。这一天总要弄几个菜。大虾炒芦笋、海参炖鸡蛋、素鸡拌黄瓜、清蒸农家三宝(甜玉米、芋头、红薯)。儿媳妇不爱吃海参,于是在Metro购得加拿大国产Mussel,替代一道海鲜。北方人称海虹,南方人叫青口,学名“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偶尔小宴宾客,贯用鸡肉烹制美食。 扬州油鸡,貌似白斩鸡。问及味道何以鲜美,答曰:板井白斩鸡,秘制。 鸡腿肉排,做工略微繁琐:去骨,圈肉切开,平铺案板,断筋展肌,俨如解剖。花椒、小茴香、干辣椒,研磨成粉,配细末海盐,均撒鸡肉,腌制两三时辰,类铁板油煎。皮脆肉嫩,余香绕舌,美味! 妻买回三块鸡,薄切成片,近乎透明;价格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搬家两个多月,跨越了圣诞和新年,经受了零下37摄氏度极寒天气的考验,才终于和老邻居沈校长一家聚在一起吃饭。出乎老沈的儿子Eric意料之外,今儿菜肴中没了白斩鸡,取而代之的冷盘却是盐水鸭。Eric成了板井白斩鸡的铁杆粉丝,觉得这盐水鸭绝对不亚于与白斩鸡,吃得很欢。沈太太是一位相夫教子的模范厨娘,厨艺好。鉴赏力高。她一边品着佳肴,一边听老沈和我聊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诗云:“乡味珍蟛玥,时鲜贵鹧鸪”。大凡请客到饭店吃饭的,最头皮发麻的是菜单上的“时鲜”二字。所有菜都明码实价,唯独时鲜无价。 记得有一年清明节前随五兄弟去江边赴宴。老板娘当着众宾客的面推荐时鲜。“今天的时鲜是刚刚出水的刀鱼,只能保证每人半条!”懂得道道的食客都会明白,老板娘一定是老道的小刀手,磨刀霍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魁北克物产丰富,枫糖浆就是闻名遐迩的土特产之一,颇受人们喜爱。记得到魁北克后的第一个冬天,随朋友去冰钓,还参加了枫糖节活动。长得象棒棒糖一样,枫糖棒伸进装满黏稠的枫糖容器里,一卷一挑,随即蘸白花花的雪,透心凉的枫糖特别的甜,但丝毫没有甜得发腻。我第一次正式利用枫糖做菜还是去年,用枫糖与肉汤及其它调味品配合熬制汤汁,淋浇到自制的板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初次听到“枝豆”这个名称是今年二月,也算是十足的孤陋寡闻。 在一爿寿司店,见过一位年长的汤水厨师,拆开一包鲜冻毛豆,用手抓了一小把放进漏勺,入滚开的锅,浸了不足两分钟就捞出,倒入一个小盘子,撒了一些盐,就由服务员端给客人,售价伍元。老师傅告诉我,那就是盐水枝豆。明明是毛豆,日餐叫枝豆,立马就觉得远不如毛豆来得亲切。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绿扬城郭的面条做工之精细、味道之鲜美让扬州人自豪无比,大有广陵面条甲天下的意味。 富春茶社、冶春茶社、共和春、小觉林等都是怀拥百年历史的餐馆,白案红案久负盛名。说起面条,曾几何时,富春的虾仁面、冶春的阳春面、共和春的饺面、小觉林的麻油汤面都是舌尖上的美馔。每次回扬州,都要去冶春与共和春寻找儿时的美味记忆。 在绝大多数家庭上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来加拿大前,三文鱼未进过家门。偶尔在餐馆品尝到三文鱼刺身,芥末气味刺鼻弄几个喷嚏也不足为怪。三文鱼头汤首次上我餐桌是几年前。许家夫妇在蒙村开寿司店,生意兴隆,自然每天消耗不少三文鱼。鱼头弃之可惜,于是常送给朋友。一日,儿子从许老板那里带回一只三文鱼头。以豆腐鲢鱼头汤做法,做了三文鱼头汤,不算太成功。与鲢鱼头汤相比,三文鱼头汤有点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笋瓜,常听蒙村人称作“意大利青瓜”,是一种富含钙、镁、铁元素、碳水化合物和维生素的蔬菜。翡翠绿的表皮和米白色瓜芯,脆柔有机结合,是入馔的好食材。既适合西餐配菜,也可是中式家常小炒的主角。 今年早些时候在商业厨房实习厨艺,很是喜爱鸿师傅的姜汁照牛青瓜。热锅冷油,高火爆炒洋葱红椒青瓜片至六成熟,入姜汁和八成熟照牛丁,再入T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晚上回到家,看到桌上摆放着几道菜,颇有幸福感!有现成饭吃总是一件令人满足的事。盘中的呛樱桃红萝卜特别抢眼,随意排列,红白相间。特别地红,红得像当年红卫兵贴大字报用的红纸色;那白色,也白得很是纯粹,宛如电影画报上新娘淋雨后的白色婚纱。大概是因为这种袖珍型萝卜是舶来品,且表皮鲜艳,肉质脆嫩,人们把这种呛好的樱桃萝卜也称作为“洋花萝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