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的记忆

中国现代和当代历史必须重写-
为了真实性,可验证性和中立性;
高清照片。
博文
(2017-06-01 16:03:37)

被劫持的温室效应理论评论:这是我过去的一篇关于科普的文章(新浪博客,2009-12-2807:04:00),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他说,巴黎气候协议只是华盛顿加入一项有损美国的协议。我认为特朗普是最聪明的美国人,非常了不起!比如,爱因斯坦的狭义和广义相对论,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不超10个人,才懂他的理论。那么多的环保科学家,竟然与物理学常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IslandPagoda,about1871,fromthealbum,FoochowandtheRiveMin 岛上的宝塔,大约1871年,福州和闽江Size:12.7MB 我看到的1871年英国拍摄师的清朝时期的水上的金山寺非常震惊,显然,不是《白蛇传》传说发生在宋朝时的杭州、苏州及镇江等地的金山寺,而是“水漫金山”,福州的闽江上的水上“金山寺”。 JohnThomson(14June1837–29September1921)wasapioneeringScottishphotographer,geograp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5 04:47:33)

为逝者的纪念的弥撒 Massofremembranceforthedeceased 弥撒(拉丁语:Missa),又称感恩祭(现已广泛于中文环境使用),是天主教会拉丁礼的祭祀仪式。“弥撒”的拉丁文原文“missa”(解散之意),是由弥撒中的最后一句话:“Ite,missaest”(拉丁文),即“仪式结束,你们离开吧”。 安魂弥撒 安魂弥撒(英语:RequiemMass)一词源自拉丁文Requiem([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元宵节,元宵节是农历新年的第一个月园圆之夜,也象征着春天的到来,这是传统新春定义的最后一天。元宵节起源自中国,正月十五祭祀天神,主要是农民祈求丰收的日子。古代男女缺乏交往的机会,也是元宵节成了情人相会之日。华人地区的元宵节活动历史悠久,包括台湾,香港,日本,朝鲜,韩国和越南,等等。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日子是正月十五日,元宵节是月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郡王衔贝勒载涛(1887年6月23日-1970年9月2日),字“叔源”,号“野云”,爱新觉罗氏,满洲正红旗人,醇亲王奕譞第七子,过继为锺郡王奕詥嗣子,光绪同父异母弟,溥仪叔父。封爵:二等镇国将军→辅国公→贝勒(4岁,光绪十六年,即1891年)郡王衔贝勒载涛(1910年1月2日,在沙皇的皇村的大皇宫拍摄)22岁光绪三十四年(1908,21岁),与铁良等任总司稽察。宣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GettyImages照片档案: 信誉:GeorgeEastmanHouse(乔治伊士曼博物馆)/Contributor(贡献者) Editorial#:108231122 收藏:高级存档
中国光绪肖像(1871-1908年),中国北京,19世纪末。 (摄影:法国摄影师Chusseau-Flaviens/美国乔治·伊士曼博物馆GeorgeEastmanHouse/美国盖蒂图像社GettyImages分销商) CharlesChusseau-Flaviens: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CharlesChusseau-Flaviens是法国独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缤纷的圣诞节彩灯和墙上的镜框中有各种的颜色纸张 今天是2016年12月25日的圣诞节。对于我来说,除了我的生日的日期以外,最重要的日就是圣诞节。因为,我的美国化学药专利被USPTO授权在2012年12月25日。 在我家的墙上的镜框中的证书,从来不放我的中专大专和大学毕业证,只有国际医学学会专业会员包括美国糖尿病学会(ADA)的蓝色字体,黑体的是国际神经联盟(INF)和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无论是中英文维基百科还是百度百科,没有光绪皇帝的真实的照片 光绪在位三十四年期间,其妃子珍妃曾拍摄多张光绪的照片,但后来都被慈禧销毁。现今还尚未发现光绪皇帝的实相和其他有力证据认定为光绪的照片,而大众普遍认为是光绪照片的那张半身大头玉照,其实是一张经过美化的画像。 我一直在网上寻找光绪皇帝的真实照片,没有,非常失望。 最近,我从G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法国摄影记者拍摄,1989年6月4日凌晨6:20,西长安街和六部口的交叉口,三辆坦克扬长而去,迷雾褐红色的毒气弥漫。Size:311KB 我一直在追溯原始64事件的照片,我非常惊讶和激动,原来是褐红色的彩色照片。 六四凌晨6:15,三辆坦克从广场冲来。发射的催泪弹烟雾瀰漫在空气中。许多学生试图跳过路边的栅栏逃避坦克的追碾。 六四凌晨6:20,法国摄影记者当时拍摄。1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9.6.3午夜前...记得最后一次行进时,天已经亮了(6.4凌晨)。当行至离军队约有五十米的样子,我们已经能看清对面的军人,他们正平端着枪对着我们,我们几乎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对面黑洞洞的枪口。因此,我们自然地放慢了前进步伐。当时,由于长安街太宽,我们的人排自然形成了弧形,我和小王站在中间偏右的地方。当我们距军队约五十米的地方,路两侧的人们已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