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丫海脚

从容一杯酒 平淡一碗茶
博文

寻找托尔斯泰 作者:丽莎·格兰杰(美)2010年3月7日 在莫斯科一家书店里,当我对一个年轻的销售员说想买一本《战争与和平》时,她高兴极了。她一只手将英译版《战争与和平》递给我,另一只手放在胸前,诚心诚意地说:“非常感谢您对托尔斯泰的热忱。”接着,她拿给我《安娜·卡列尼娜》、《复活》、《幼年》和《伊凡·伊里奇之死》,还招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朝圣作者:巴纳尔思达·查图尔韦迪(印度印地文作家1889-1969年)《印度文学》第11卷,1968年第一期“虽然家里有病人,但是您从印度远道而来,我衷心欢迎您。”高尔基的儿媳这么说着,将我引进了玛克西姆·高尔基的故居。高尔基从1931年到1936年在这里居住。也许是小孙孙生病,但我为因是印度人受到特殊关照而十分感动。同行的翻译是高尔基学院的研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查尔斯·狄更斯的肯特150年之后作者:马克斯·戴维森(英)2011年10月20日“我的家乡是一片沼泽之地。一条河蜿蜒而下,流到大海也就二十英里......”皮普在小说《孤星血泪》(又译《远大前程》)开篇如是说。此书是狄更斯最具有气氛渲染力的小说之一。虽然150年前出版,书中描述的场景依然鲜明、生动,好似墨迹未干。狄更斯在肯特的沼泽区域度过了孩童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海明威在古巴 作者:罗伯特·曼宁(美) 在哈瓦那海港的船坞,时间的流逝侵蚀着一条倔强的废船。船上发动机和昂贵的钓具早已不在,但船尾“皮拉号”褪了色的字母仍然可见。玛丽·海明威说:“皮拉号不该由别人去驾驶。”她曾希望将“皮拉号”拖到海上,深深地沉没在科希马尔港湾——那个独自在墨西哥湾流中捕鱼,八十四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豪渥斯,1904年11月 作者:弗吉尼亚·伍尔芙(英1882-1941年) 【豪渥斯是勃朗特家族的故居。弗吉尼亚·伍尔芙拜访豪渥斯是她被接受出版的第一个作品(这是她的作品第二次出现在印刷品中)。这篇没有署名的文章于1904年12月21日首次发表在“卫报”。】 我不晓得朝圣者祭拜著名人士是不是应该被指责为感伤有余。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阅读卡莱尔固然比在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诗人的太平洋天堂:巴勃罗·聂鲁达的智利家园 作者:克里斯·莫斯(英) “如果走遍瓦尔帕莱索的所有阶梯,我们的路程大概可以绕地球一周。”诗人巴勃罗·聂鲁达指的是智利第二城——一个重要的海港,亦是最浪漫的、让人喜爱的大都市。也很可能他是说你在被当地人简称为瓦尔帕所要上行下走的路程。城市散布在42个山岗上,其豪宅、房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9 14:19:41)
关于老年,精辟的话都让早先来的高人说完了,随手掂几句来吧。白居易语:暮去朝来颜色故;李白叹:高堂明镜悲白发;杜甫愁:渐老逢春能几回;陆游悲:一年老一年,一日衰一日;李清照,毕竟是个女人家,才四十岁就“欲语泪先流”了。人生的路,走着走着,还没觉着咋样儿呢,就已“廉颇老矣”饭亦不能。从光明大道至花甲小径,沿途风景领略无数。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十年代的第一个六月注定是双喜临门的一个月。钱伯伯被安排在部里下属的出版社做副主编,不日即可报到上班,然而,他却不急着做好报到准备。“出版社这个小地球没有我已经转了这么多年了,等一等,不着急。”他坚持说。等什么,他不说。我出发前一个星期,钱伯伯终于向我们投下了一枚“炸弹”——他要回建江农场去了,他已经跟农场通好了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虽然有一些无从预料的磕磕绊绊,出国手续办得还算顺利。大伯父一回到圣地亚哥就寄来了入学申请。四月我接到圣地亚哥梅萨学院的录取通知,五月大伯父寄来了经济担保,六月我拿到学生签证,这中间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才申请到护照。两年前的六月,我还在北大荒等回城调令,现在却要到美国去上学了。我的脑子在拼命旋转——穿过了岁月的迷雾,我再一次走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天晚饭后,爸爸郑重其事地召开家庭会议,向我们披露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中美正式建交以后,他的大哥——我的大伯,也就是钱薇的外公,跟许多美籍华人一样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申请签证回国寻亲。 大伯现居美国加州,在一所大学里任教。许多年没有家人的消息,大伯在签证申请表上写下了钱薇的外婆、蒋阿姨和爸爸的名字。因为爸爸曾经在使馆工作,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