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0-11 07:19:43)
那天和老公聊天,因为一件事争论。他突然说你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怎么还是事事较真?是呀,曾经有朋友和我说,你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呵呵,那是人家委婉,没有像老公那样直白)也许我就是一个没有长进的人,和年龄无关。不是还有一句话吗?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前以为,认真是我的一个优点。现在看来未必。也许应该说认真是我的一个特点。既然改不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1-07 09:36:13)
今天早饭时,我和儿子的对话 你爸爸给你打电话了吗? 打了。 啥时候? 后天。 什么?后天? 对啊,昨天的早一天。 儿子的中文是没救了。我这妈当的,惭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6-06 09:38:28)
昨天上午我独自一人在家里的地下室水槽边洗衣服,突然隐隐约约感觉到头顶有脚步声,心里一惊,想起了楼上通向后院的门没关,只有一层纱门挡着蚊蝇。我顺手关上水龙头,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会,除了身边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发出的有节奏的轰鸣,並没有别的声音。儿子周六去了多伦多,老公正在中国,这个时侯应该不会有人来。我想可能是锅炉的声音。因为用着热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8-09 19:41:33)

又要过生日了。劳工千里迢迢赶回来送了玫瑰,儿子也贴心地问我今年生日想去哪家饭店。亲人的呵护让我觉得生活非常的美好。虽然青春不再,容颜已老,但劳工的玫瑰依然使我春心荡漾,幸福感爆棚。一路有你陪伴,平平淡淡的日子也充满幸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8-06 11:40:32)

高中好友小鱼儿来北美旅游,在回国前特意来安省看望老同学,引发了在北美的高中同学的首次聚会。从见面后的首次拥抱,到机场的洒泪相别,短短六十个小时的相聚充满了欢乐。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大叔,大妈仿佛回到了从前,真正的疯狂了一把。
毕业三十多年了,我们有些人二十多年没见了,可是我们没有一点点陌生感,好像我们从未分开过。我们是那么的熟习,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5-07-04 14:56:08)
七月一日晚六点多钟,电话铃响了。我看看来电显示是老公,心想今天怎么这么早,随手拿起了电话。
“特急加快签证,当天能批吗?“,老公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我一惊
”爸爸的病加重了吗?"我问
“爸爸一个多小时前走了。”老公哭道
“怎么这么快?”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老公接到弟弟的电话时已经下班了。等他处理完手中的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6-30 19:03:11)
就这样香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我出生在一个机关大院,父亲单位的一间办公室就是我们的家。除了姐姐外我没有别的玩伴。对那个家的摆设已经没有印象了,但家门外那个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走廊还清晰地留在记忆中。走廊的一边是一扇扇的房门,另一边是一排明亮的大窗户。那窗户应该很低,因为我经常在下雨的时候站在窗前望着雨水打在水洼上冒出的水泡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6-28 12:37:42)
香是我儿时的玩伴。大约在我四,五岁那年,我家从我父亲单位的办公室搬到了一处新居,和香家成了门挨门的临居。记忆中我们家是在深秋的时候搬入新居的,可是直到第二年的春天我才发现我家临居有一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看起来和我的年龄差不多,那就是香和她的孪生姐姐梅。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香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和姐姐在家门口玩,香的妈妈抱着香,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6-28 07:05:39)
1
那天接到姐姐的一个电话,她告诉我香被送进了疯人院。我被这个消息惊呆了。那个整天笑呵呵的香怎么会疯了?那天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泪水不停地从我的眼里流出,擦也擦不干。为香的悲惨的命运,我心痛,我愤怒,我要呐喊!香是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可悲的教育制度的牺牲品。谁该为她的命运买单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