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貝的天空

靜心如水 怡然自得 清風匝地 花開花落
博文
(2018-06-13 12:45:43)
從1985年底到1987年,有些讀者可能還記得,明報副刊上林燕妮的專欄缺稿時,就會出現一個叫【梁司蘭隨筆】的補白專欄,這是當年的總編輯潘粵生的安排,他希望林小姐缺稿時,能有另一個專欄,在同樣位置以另一個女性的角度寫女人,於是他就找到剛入明報不久的我,問我可否勝任,我稍加考慮後便應承下來,衹當對自己的寫作是個鍛煉,況且寫女人,我有太多可寫的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996年2月查生請客,那時他剛做了心臟手術不久,
不過還能喝點小酒。
金庸這個名字,在中國大陸幾乎人盡皆知,那是因為金庸武俠小說的暢銷,幾乎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提起金庸便無人不知。而我並非金迷,認識他,是因曾在明報工作過一段時間,而且這段時間中的工作比較特別,既非編輯也非記者,而是做替他“看報紙”的工作。因此,那一年半的時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7 14:34:03)
將時間隧道向後推20年,1997年6月,本人正在香港,手握6月23日飛往溫哥華的機票,當時,所住的美孚新村寒舍已經賣掉,托運往溫哥華的傢俱、書籍及雜物也開始起運,心裡非常清楚的是:餘下的那許多天,每一天都是緬懷,緬懷在香港17年裡的每一天。
無論如何,香港都在我這一生當中有著非凡的意義,從1980年剛抵港時的那份惶惑不安,到經風雨見世面,逐漸成長成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4 09:42:50)
我們三重奏小組SoftRiverTrio(小/大提琴和鋼琴),至今已有大約五年的時間了,幾乎每個月我們都會為老人院或老人日間護理中心,義務表演歐洲古典音樂,雖然每次都受到老人們的歡迎,但有時來自中港台的觀眾,卻因文化背景不同,反應並不熱烈,而我們因中國元素樂譜的缺乏,唯有抱憾。
恰巧小/大提琴的舊同事王小峰,那年夏天來此旅遊,得知後,回京便寫了多首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3-11 16:29:49)
音樂無國界,音樂亦無人界。自2002年我給大提琴手雷子開始伴奏之後,我們無間斷地每個禮拜練習一次,既可增進友誼,又可共同陶醉於樂,更對身心大有裨益,逢年過節或朋友聚會,我們也會娛人娛己一番,一舉數得,何樂不為也。
幾年後,小提琴手秋子加入,不僅壯大了我們的隊伍,節目內容也大大豐富,除大提琴和鋼琴重奏,又加了小提琴和鋼琴的重奏,更加上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3-07 19:04:39)
從小學會彈奏一種樂器,不論是鋼琴小提琴,還是二胡古箏,未必以此為職業,但要視其陪伴一生的永久朋友,你將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日前,朋友從微信傳來一段對擅長演奏樂器者的評述:
1演奏樂器不能讓你大富大貴,但可以讓你活得精彩;
2演奏樂器不能讓你一身名牌,但可以讓你比同齡人更年輕;
3演奏樂器不能讓你天天燕窩魚翅,但可以讓你遠離疾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3-04 14:13:33)
說實在的,對於Facebook我並不是一個熱心的關注者,最多一個月上去兩三次瀏覽一番,也就這麼巧,今年一月初,看到香港漫畫家的新年聚會大合照,其中一人竟是當年在明報搭檔過的美編,我一直都稱他公仔佬,離開明報多年竟不記得他的姓名,看到合照下面的說明,這才想起來——對了,他叫許力進。
於是便留了言“嘿,公仔佬,還記得我嗎?”心想反正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這張照片也是在吳家拍攝的,吳作人坐在沙發上,正在作畫,蕭淑芳則坐在沙發的扶手上,專心致志地看著丈夫的創作。雖然他們並非如傳統照相般面對鏡頭,但不論從角度還是神態來看,都能讓人感受到兩位藝術家的默契與一往情深。
@這是解放後不久,父親在吳作人家中拍攝的,右為吳作人,左為蕭淑芳,中間的女孩兒是蕭的女兒蕭慧。背後的宣傳畫引人注目,那是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5-15 19:52:06)
眼前這個留著深黑色絡腮大鬍子的年輕人,很禮貌地站起身來跟我握手,同時操著相當標準的國語說道: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謝謝你們請我來吃飯。”
我不由得笑起來,一來是看起來明顯非中國人的他,竟講一口流利中文,二來是這中文說得如此正式,好像身處外交場合,哈。落座後,我開始仔細打量他,除了深黑的鬍子外,髮色也是濃黑的,此前我已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4 18:53:44)
人生在世,不可避免會遭遇到不同程度的苦難,面對苦難的那種無措與無奈,甚至影響餘生。外子的童年夥伴伊娃,年僅兩歲便隨母親被送入奧斯威辛集中營,母親當年正懷著伊娃的妹妹,而父親早在二戰開始的時候便被殺害,就這樣,這位懷著身孕的女人拖著年幼的女兒,在集中營的登記處,母女都被強行在手臂上刺青了一串數字,從此這恥辱的數字陪伴了她們一生。
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