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貝的天空

靜心如水 怡然自得 清風匝地 花開花落
博文
(2018-11-14 11:18:56)


第七章肥水不留外人田
查先生親筆寫的副刊五字真言,貼在編輯部。
副刊五字真言
回想起那個時候,查先生“内外”都在進行改革,真是他個人的“改革時代”。對於明報來講,他不但是個嚴格的老闆,也是一位十分專業的編輯,當年,查先生不僅對港聞和國際電訊版着手改革,也對副刊提出他的要求。他曾對我說:
“副刊是一張報紙的靈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2 13:44:19)
第六章登上香港政治舞台
【主流方案】被人燒毀
查老闆對内實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在外面則擔任基本法草委,參與設計香港未來政制模式,由於各派意見不一,政治方案花樣百出,於是,查先生親自草擬新政治協調方案,第一稿出來,遭到強烈反對,後來又與中方人員密謀,將新協調方案修改以後,成爲政制小組當時著名的“主流方案”。
有一天下午,明報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995年金庸(中)與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左)和金鐘太太Stacy(右)。
一代傳奇金庸(查良鏞)先生以九四高壽告別人世,江湖痛失大俠為之震撼。金庸一生功業,首在武俠小說,新聞業次之,從政再次。若從1949年算起,他是中國讀書人、知識分子中最成功、影響最大的一位。論定雖有歧異,視為「強人」應無爭議。1955~1972完成《書劍恩仇錄》到《鹿鼎記》十四部武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9 15:09:41)


1987年,筆者在明報大廈5樓替查先生檢查報紙。
第五章報館裏面風起雲湧
不愧下圍棋的高手
報紙檢查工作從一九八六年三月開始,到第二年的七月,一共是一年零三個月,其間,查老闆換掉做了多年總編輯的潘先生,任命王世瑜先生為新的總編輯。
王先生在六十年代時,曾在明報晚報與查先生的前妻朱玫一起工作,據説後來因工作跟朱爭執,王便離開明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7 11:00:21)


1986年秋,王光英先生訪港,查先生設宴招待,想不到32年後兩位竟然幾乎同日離開這個世界。
左起:王光英太太,筆者,查太太。
查先生常用這樣手寫的方式,傳達他的指示。 第四章領命訪問國舅王光英 查生設宴招待北京貴客 一九八六年秋天的一天,查先生宴請王光英夫婦,印象中好像是在中環的上海總會,也請我一起參加,在座的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5 10:07:23)

第三章查生赴京與鄧小平晤面
人大會堂受召見
就在我進入明報的前四年----一九八一年,正是中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決策之初,經過了十年浩劫,正是所謂撥亂反正,走向正常社會之時,不僅全國人民,整個世界都在注視着這慢慢蘇醒過來的巨龍。查先生也不例外,自從他離開家鄉,定居香港以後的幾十年來,他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那片土地。
那一年,查先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3 10:43:06)


1986年,在香港作協成立大會上與查先生。
第二章受命檢查報紙
作明報的QC
一九八六年四月,也就是我進入明報的第二年,查先生找我談話,説叫我做替他“看報紙”的工作,所謂“看報紙”就是檢查和比較明報與其他各報的差距。
那時查先生正出任香港基本法草委會,更兼任政制小組港方組長,忙於基本法咨詢委員會的工作,每個星期要出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1-01 14:02:30)
第一章第一次見到查先生 英皇道上的明報大廈
如今,在有中國人的地方說起“金庸”或者“查良鏞”,幾乎無人不知,很多人談起來甚至有一種近乎崇拜的心態。每當此時,我僅僅以一種回憶的心情談起查先生,並提到我曾在明報供職,而且還曾為查先生作檢查報紙的工作時,周圍的人都會露出驚訝的表情。 其實,對於當年在明報工作的每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驚聞原明報董事長,著名武俠小說家金庸(查良鏞)先生仙逝,享年94歲,哀痛之餘,本人願意將2005年出版“我的老闆金庸”一書,逐章登載在“石貝的天空”博客上,希望與有興趣的朋友分享。
從左至右:金庸,石貝,羅孚
序羅孚
《我的老闆金庸》,「老闆」是《明報》的老闆,金庸是查良鏞。查良鏞是本名,金庸是筆名。這個人以筆而得大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經過一年多的整理,【孫天勤自白】終于由香港開放出版社出版了,副題則是“沖天一飛爲自由”,并在七月香港書展上首次露面。
孫天勤(1936~2017),中共空軍第一代飛行員、試飛員。1983年駕殲7戰鬥機經韓國投奔台灣。震撼國際和中共高層。是冷戰時代反映在兩岸關係上別具風采的一頁。孫天勤生前念念不忘的是,要將他為什麼冒生命危險沖天一飛脫離共產黨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