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

,写我真情,写我本意。没有别的念头,只想留下一点痕迹供后代们借鉴,让他们了解,原来我们这一代是怎样地生活,怎样地思想。
博文
(2019-07-20 22:36:46)

今天老天爷有点儿情绪,太阳是打着哈欠上班的。这位老兄懒洋洋趴在天上,眯着眼睛,阳光似有似无。加上树林的秋装还未完全穿上,箭镇往昔耀眼的金色失去了光辉。我想寻回的记忆至此泡了汤。我不甘心,不是说沿河逆流而上景色更好吗?今日如何?索性探个究竟。为了有个对比,先看看昨天傍晚的太阳吧,快下班了它还是兴致勃勃,将那绿的山坡胡乱涂成金。空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7 15:23:18)

到皇后镇正赶上复活节,离镇还有近十公里,车子就排了长龙。好不容易开进镇子,一长串的车龙就死在那里。在南岛我这是第一次遇见堵车,而且是在一个叫“镇”的地方。还好我们住的地方远离皇后镇(节日里还是远离的好)索性车把一歪绕道奔向住宿点。我们下榻的旅舍地处半山坡,坐在藤椅上就能看景。起伏的山峦,弯曲的河流,浮云在脚下,层层的树丛里露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3 00:58:44)

如果说皇后镇是南岛旅游之都,瓦纳卡就是陪都。这个身份我总觉得有那么点儿微妙。论颜值瓦纳卡不输皇后镇,论位置她处交通要道。据说皇后镇的国际机场很可能就建在瓦纳卡,忽悠得这儿的房价蹭蹭上蹿。皇后镇本身景点不多,要浪漫得跑出去。瓦纳卡不一样了,花围巾披在身上,里外上下都好看。去过瓦纳卡的人都认得这里。只不过它们换装迟了些,丰满的绿叶显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08 23:03:49)

南岛的东海岸南部以前没有去过,也就是但尼丁、奥马鲁那一带。印象中没有什么太令人激动的景观。新西兰人文历史本来就短,提起不免羞涩,再没颜值,人们自然兴趣索然。可没有期望,偶遇邻家小妹之景,不免怦然心动多看几眼。比如但尼丁,初次见面才知道她也是个山城,高低错落甚是美丽。看着远处迤逦的白墙绿荫,恨不得走街串巷看个痛快。无奈行程已定只得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6-05 17:16:01)

几次游南岛总觉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赏美景全凭运气。朋友介绍那里很美丽,跑去看大失所望。一回头不经意的路上黄金秋色竟在“灯火阑珊处”。手里的数码单反不停地忙活,什么光圈、速度、iso全然不顾,傻瓜机式地只按快门。好不好,就看当时的激情与老天爷了。我称这样的拍照方式为摄影速写(算不算摄影另说)。如同绘画中的速写。只记录现场的感受不顾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2 22:10:03)
和往常一样,珂珂又住院了。这回有点不同的是她要我们去看她。这是个单间的病房,珂珂盘腿坐在床上,招呼我们落座便开门见山:“医生已经做了结论,我得的病是癌症并已扩散。医生说我的存活期为‘monthly’,也就是说只能活几个月了。”我的视线一下定格在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慌恐,也没有一毫的悲凄,有的是镇定与从容。她在说谁?说她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2 12:57:07)
我们到温州是去演出的穆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一艘船身斑驳陈旧的客货混装海轮停靠在浙江省温州市码头。船舷边的走廊全被衣衫不整,面色憔悴的小商贩们霸满,他们个个肩挑着硕大箩筐前拥后推挤向出口。焦急的叫喊声、竹扁担抢位的碰撞声混成一片,和着轮船低沉的汽笛轰响、装卸吊车来回移动的机械尖叫组成一片繁忙的码头景象。一顿饭的功夫,从海轮出口吐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完电影“芳华”后,一时竟无语。说她空前佳作,似乎有点儿心虚。说她平庸一般,又十分不情愿。多少她在一些情节上拨动了我的心弦。换句话说,从理性上我不能说她是个完美作品,而从感性上我又不能说她是个失败作品。说实在,孰是孰非随他去了,人们在体验一件艺术作品时往往是凭感性的,你说呢?“芳华”的“硬伤”是缺少观众习惯的连贯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多元化的艺术世界(一)穆迅以下文字引自“维基百科”中有关后现代主义的部分节选。请耐着性子看下去,你会有一种体验。“为了挑战现代主义的极限,艺术与设计家于是以后现代主义来统称当代各种主义,如:女性主义、多元文化、解构主义、时间元素、媒体应用、物质主义等。这些观点强调艺术品的创造与欣赏没有单一的、绝对的答案或标准,作者与完成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8-10 03:45:54)
我的地震经历 1972那年,我住在河北省玉田县一座靠山的部队营房里,与我同住的还有中央戏剧学院全体师生员工。 夏初,部队首长召开全院师生大会郑重而煞有介事地宣布:据国家地震局的预测,冀北地区将有七级以上的大地震,震中几乎肯定在玉田、丰润一带。 地震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曾亲身感受过几次。虽不是出生入死,却也终身难忘。 头一次在清晨。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