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

无意名利权色,只想弄明白些道道
个人资料
博文
(2018-05-10 07:30:43)
愚蠢,是教育出来的 “人生下来的时候只是无知,但并不愚蠢。愚蠢是由后来的教育造成的”。 据说这话是罗素说的。不管是不是吧,我赞同这个说法。 我很少去城里的个子女教育论坛。看过几次,觉得那里大部分的论点都是在给罗素的话提供论据。 当然,在那个论坛讨论的教育,绝大多数都是父母们教育孩子的经验交流,而不是学校老师们在讨论教育的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02 13:32:13)
心有所疑:聪明与智慧 什么是聪明?什么是智慧?题目太大,很难说清。常常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中文里聪明的本意,是耳聪目明。现在,大概可以把聪明定义为智商高,记忆力和推理能力强,脑子灵点子多。 而智慧就很难有一致的定义了。佛说的智慧,信基督的智慧,个人的智慧,群体的智慧,等等,好像没有定论。 我的看法是,智慧是指能通达自然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王小波:虚伪与毫不利己 过去我有过这样的人生观:人应该为别人而活着,致力于他人的幸福,不考虑自己的幸福。这是因为人生苦短,仅为自己活着不太有意思。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再说这话有沽名钓誉之嫌。当时我们都是马克思的信徒,并且坚信应该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以为帮助别人比自己享受,不但更光荣,而且更幸福。假如人人都像我一样,就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29 17:50:52)
懒惰有理,懒惰高尚 我们中华民族的自我评价里,最普遍的也是我们引以为傲的说法是,“勤劳,勇敢,智慧”。 我相信,我们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起码是最勤劳的民族之一。这样说,大概世界人民也没异议。我自己就是个例子。小时候的我,自打记事起,除了睡觉和吃饭(白天上学大部分时间在打瞌睡),就是干活。家务事如烧饭扫地洗衣服打猪草切猪草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4-28 14:52:06)
王小波:科学与邪道从历史书上看到,在三十年代末的德国,很多科学家开始在学校里讲授他们的德国化学、德国数学、德国物理学。有位德国物理学家指出:“有人说科学现在和永远是有国际性的——这是不对的;科学和别的每一项人类创造的东西一样,是有种族性和以血统为条件的。”这话着实有意思。但不知是怎么个种族性法。化学和数学的种族性我没查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共振,自激,和多元自由 学过中学物理的,都知道共振是怎么回事。当然,枯燥的物理定义远不如小故事有趣。维基百科上是这样解说共振的:19世纪初,一队拿破仑的士兵,在指挥官的口令下,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通过法国昂热市一座大桥。快走到桥中间时,桥梁突然发生强烈的颤动并且最终断裂坍塌,造成许多官兵和市民落入水中丧生。后经调查,造成这次惨剧的罪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4-25 07:44:03)
你的崇高我不懂 大概是我生性愚笨,许多事情,他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学会做好,而我是活到老学到老,照样学不会做不好。 譬如,对崇高的理解。 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坐飞机摔死了。据说是叛国。于是,公社的领导和社员,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前一天还都在热泪盈眶地高唱“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立马变了嘴脸,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王小波:东西方快乐观区别之我见东西方精神的最大区别在于西方人沉迷于物欲,而东方人精于人与人的关系;前者从征服中得到满足,后者从人与人的相亲相爱中汲取幸福。
一次大战刚结束时,梁任公旅欧归来,就看到前一种精神的不足;那个时候列强竞相掠夺世界,以致打了起来,生灵涂炭——任公觉得东方人有资格给他们上一课;而当时罗素先生接触了东方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崇高的虚伪,英雄的自私 说说最近发生的两则小故事。 几天前在德州的一家华夫饼屋,一位枪手在凌晨三点多开枪杀死四人杀伤多人。好在一位顾客奋不顾身,在枪手换弹夹之际,猛扑枪手,徒手把枪从枪手手里夺了出来。枪手落荒而逃,从而避免了更多的死伤。 据说,80%的华一代是投票支持床铺的。所以,在听到枪击消息的第一时间,我按大多数华一代床铺迷的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王小波:弗洛依德和受虐狂我说过,以后写杂文要斯文一些,引经据典。今天要引的经典是弗洛依德。他老人家说过: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有点歇斯底里——这真是至理名言!所谓歇斯底里,就是按不下心头一股无明火,行为失范。谁都有这种时候,但自打十年前我把弗洛依德全集通读了一遍之后,自觉脾气好多了。古人有首咏雪的打油诗曰:夜来北风寒,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