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农庄

用开花的创意,将司空见惯,变成耳目一新。
个人资料
农家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西谚有云:everydoghashisday。Day就是日,所以,我把西方的爱狗人士称之为“狗日派”或“日狗派”。 中国传统十二生肖中有一个狗年,everydoghashisyear。Year就是年,年与链、恋谐音,所以,我把中国的爱狗人士称之为“狗链派”或“恋狗派”。 滑稽骨稽的是,拿狗当朋友,以狗为伴侣,甚至过份到“狗妻犬子”的西方人,却对狗儿很吝啬,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人国民性的定义,基本上是错的。 用现代国家概念,用西方人的价值观,用商业文化的标准来衡量中国人,等于拿天平去丈量土地,拿角尺去过磅生猪,完全用错了度量衡。 说中国人目光短浅、散漫无纪、不讲卫生、急功近利、说话嗓门大,做事不认真,等等,等等,这些都是表象,应叫“国民相”,而非“国民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男人若生就这副脸型,可以说,他此生注定是佶屈聱牙、大起大落,因大起而大落,不大起则不大落。起自何方,不得而知;落入何处,则一定是屎泽粪坑! 张铁林和ElonMusk,这哥俩的脸蛋儿,无论讲五官比例,还是讲额高脖长,均可谓疏朗大气,和悦充盈,无可挑剔。如果这是两尊凝固的雕像,真堪称绝世无双的男儿宝相。 可是,这副上等的好脸蛋儿,一旦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我一贯认为并顽固坚持,中国人没必要学西方,过什么遭瘟的情人节,因为在咱中国人的脑子里,压根就没有西方人的情人概念。西方人眼中的情人,可以是结婚之前的“有情人”、“钟情人”,也可以是婚姻之外的“移情人”、“偷情人”甚至“一夜情人”;因了商业的推波助澜、沉渣泛起,情人的范围现在已经扩延到阿猫阿狗了。总体上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们中国人的主体人群,是汉族,主流文化,叫汉文化。 汉人,汉字,汉文化。汉之得名,既非汉水,亦非霄汉,更不是汉朝,乃“水滨大国”、“治水大国”之意。有图为证: 这是古文的“汉”字。其中,左边是个汹涌澎湃的“水”字;右上方的“或”,就是今天的“國”字;右下方则是一个“大”字。三部分合在一起,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发现,全中国南北各地的人说话,都不如北京人说话用力。北京人说话不仅嗓门大,字正腔圆,而且喉舌之间还藏着一股浓浓的“哄哄”之气,听起来既象是从鼻孔里冒出,又象是从嘴巴里喷出,与大话、空话、政治笑话搅拌在一起,就成了活脱脱的“牛X哄哄”。 其他地方的中国人,虽然也爱吹牛,也爱讲大话,比如说山东人,但因为喉舌之间少了这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今日于我,本是个灰暗的日子。租房子遇上了超生游击队,不但没有收到一分钱房租,还倒贴了一个月的水暖电费。那位年轻的白人妈妈,肚里怀着一个,手上抱着一个,身边站着两个,一个十岁,一个八岁,总共四个孩子。她老公满脸络腮胡子,红黄蓝绿,各色杂毛都有,胖得走路都困难,上哪儿去找工作呢? 送走了瘟神,我指着鼻子问自己,你谁呀?良心答曰:一方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若将此话推而广之,化而用之,总结人生的方方面面,那么,得出的结论就是,成也社会性,败也社会性。因为人是社会性的动物,所以,谈论贫富和爱情,离不开人的社会性。就个人而言,人生如梦,浮浪东西,一辈子分好几个乐章,身内之物都飞云万端,青丝美髯,沈腰潘鬓,转眼形异色变,何况身外之物?残酷地说,财富和爱情都是身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美洲原住民对外人给他们起的名字,诸如Indian、Native、Aboriginal、Indigenous和FirstNations、NativeAmerican统统不满意。理由是:“Indian”aforeignword——印地安人是个外国名字。“Native”sobroadastobemeaningless——土著太宽泛,毫无意义。“FirstNations”describesmanypeople——第一民族又描述了太多人。但他们自己又没有一个统一的名字;面对如今的文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尊重女性,平等女权,这不仅是政治正确的要求,同时也是经济正确、文化正确和道德正确的要求。倡导两性平权,绝对不能忽视男女差别,否则,就容易把两性权力置于跷跷板上,翘起了那头,则踩下了这头。 承认差别,是妇女解放的前提,也是两性平权的基础。正因为男女有诸多方面的差别,所以才需要提倡尊重女性,保护女权;否则,男女都一样,那干嘛还要多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