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尽管家中的长辈尽量避免在凤鸣面前说什么,凤鸣还是从越来越沉闷的家庭气氛中感到了生活的沉重。土改运动中,她的祖母梅花女被推到了批斗大会上,在乡亲的庇护下,总算没有被当场打成"恶霸地主"。批斗大会后,工作组找一谔谈话,一谔说:"48年我们家已经没有地了,不信你们可以去查。我们家的酒厂也关了,我很多时间在给人看病......"
查来查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凤鸣八岁时,母亲对她说:"你现在不是大小姐了,要帮手养家,跟着妈妈一起纺纱吧。"
华玉于四十年代在家附近开了一个小纺织厂,解放初期只剩下十几个工人,华玉也要亲自上阵纺纱,艰难地谋生活。
凤鸣的年纪虽小,却从大人的言谈中隐约猜到了什么。48年曾祖父去世后,她的父母响应共产党的宣传,将家里的田地全部无偿分给了贫苦百姓。接着,因为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4 06:44:52)

几天前,忽然收到珉简短的邮件:晶,我的父亲2月10日过世,2月18日下葬。今后轮到我们照顾可怜的妈妈啦,生活更加沉重......
我一下怔住了:珉的父亲与我的父亲同年,今年八十岁了,身体却比我的父亲好很多。我一直以为他能活很长的。
邮件最后附了几张葬礼的照片,珉的母亲神情肃穆,似乎竭力掩饰着丧夫之痛;珉微微低着头,才年过半百,已是满头银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凤鸣五岁时,在西湖大宅里"撞鬼"。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五月天,花园里粉色的芍药开了,凤鸣和小表妹在院子里嬉戏追逐。凤鸣突然内急,对小表妹说:"你等我一下。"
她登登上了木楼梯,到了二楼祖母的睡房(凤鸣几乎晚晚和祖母一起睡)。离床头不远的墙角边有一个马桶,凤鸣一屁股坐下,正在酝酿大便时,突然觉得一股冷风扑面,紧闭的房门被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凤鸣是曾祖父的掌上明珠。林家几代单传,到了凤鸣的父亲这一代,才有了三个男丁(父亲一谔和凤鸣的两位叔叔)。一谔和华玉成亲九年后才有了家族中的独女凤鸣(凤鸣出生时,两位叔叔成亲不久,还未有子嗣)。她的曾祖父非常兴奋,将重男轻女的观念全然抛在脑后,对凤鸣宠爱有加。
凤鸣五岁时,81岁的曾祖父带着她去西湖公园散心。曾祖父虽然年事已高,气色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福州的第三天和老领导一起吃午饭,他问我想去哪里逛逛,他可以陪我一起去。
我说:"去西湖吧,顺便看看妈妈的旧家还在不在。"
我也是一两年前才从妈妈嘴里听说他们家解放前的大宅在西湖口的一条小巷里,建筑风格和三坊七巷的某些大宅很相似:从大门进去一共有三进,厅堂在正中间,两边是木结构的厢房,上下两层。这个清朝末年建的宅院虽然没有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2-19 11:26:28)

我的后院有一棵四米多高的树形秀丽的北美多花海棠,每到秋天,红彤彤的卵形果子挂满枝头,玲珑可爱。果实经冬不坠,但在几场大雪的摧残下,外皮发黑,皱巴巴的,像童话故事里的巫婆丑陋干瘪的脸。
因此,我的后院在隆冬时节一点也不美,我在这个季节几乎很少踏足它,坐在开着暖气的饭厅里读书时,我也没有特地掀开百叶窗去观赏后院的习惯。
上星期Connie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年前,我开车送妈妈去牙医诊所拔牙。不知怎的,我们在路上提起了过世多年的大姨。我问妈妈:"大姨在长乐的孩子还好吗?"除了高中时和前来送结婚请帖的小表哥打过一次照面,几十年来,我仍未见过大姨夫和其他几个哥哥姐姐。
长乐已经是中国的富裕之乡了。据妈妈说,长乐人聪明勤奋,极具商业头脑。解放前福州城里最有钱的那拨人里有很多是来自长乐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上高中时,一个乡下打扮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突然出现我家中。妈妈见到他,赶紧拉他进了自己的卧房,关了门,嘀嘀咕咕用福州话交谈了很久。声音很低,是刻意不让我听见的。年轻人走后,我从半开的门缝里偷眼见到母亲手里握着一张红色的请柬,一边发呆一边流泪。我赶紧走进房间去安慰母亲,顺口问了一句:“刚才那个人是谁啊?”“你大姨的小儿子。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悲情小镇里还住着我早逝的大姨丽珠。
小时候,看到我和妹妹在嬉笑玩耍,妈妈会喜滋滋地说:"我和我姐姐也这么好。"她翻开相册,给我们看她和大姨的多张合照。大姨圆圆的脸,相貌中等,一头波浪卷发非常时髦。母亲是秀气的鹅蛋脸,扎着粗黑的辫子。姐妹俩一点都不像,但笑容都一样的灿烂。
我和妹妹吵嘴时,妈妈骂我们,末了会很伤感地说一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