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继惠空樱后,属于“小彼岸樱”的颂春樱(Accolade,又称褒奖樱)在温哥华街头隆重登场。绝大多数的早樱品种是单瓣花,花朵偏小,而颂春樱的花瓣多达十片,浅粉色花朵的直径大约五公分,属于中型尺码的樱花种类。重瓣花,却不繁复,几朵小花簇生在一起,顺着花枝垂下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撩拨着人心。同单瓣的惠空樱相比,我更喜欢内涵厚重的颂春樱。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几天前温村的朋友在微信圈疯转一条信息:罕见,温哥华高温破72年记录!全城樱花怒放,大温已成全宇宙最美的地方。 好几个迫不及待想去赏樱花的朋友将此信息发给我确认,因为我已经是小圈子里公认的李花和樱花的骨灰级粉丝了。从2015年开始,每到樱李盛开的季节,我总在繁忙的工作中见缝插针,开着车到处赏樱。大温地区五十多种樱花我几乎认全了,还发现了两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3-21 12:26:07)

春天说来就来,转眼间,林缘和公路边已经是浓浓的绿色生机了。随便一走,就能发现各种野菜。 温村的移民们动了挖荠菜的心思,却发现这里的荠菜数量并不多,很失望,仿佛春天的“野”与“鲜美”全在荠菜里了。朋友们告诉我,挖荠菜的乐趣在于寻找荠菜的过程。一旦发现了鲜嫩的荠菜时,那种喜悦的心情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 本人有个建议:如果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生活在南方的人,一定对锦葵科木槿属的植物不感陌生。城市里处处栽种着扶桑花和木槿花,偶尔还可以见到几株俏丽的木芙蓉。我曾经多次以木槿花为媒介,叙述了文革末期在闽中山区与外公一家相依为命,偶尔采木槿花入馔的时光。木槿花是留在我的童年记忆里的最难忘的鲜花之一。上中学时去莆田的湄洲湾游玩,途经一片农田时,发现了开着黄花的大麻槿,当地人采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里,有一群穿紫衣的女侠。袁紫衣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凤眼樱唇,神色严峻冷傲,面目却甚甜美。她虽年轻纤弱,但说话的神态中自有一股威严,竟令人不易抗拒。她遇到胡斐后,动了凡心,行事有些胡闹,有些吃醋,最后觉悟了,慧剑斩断尘缘和情丝,归了自己的本分。云蕾每次出场都是衣袂飘飘,清新脱俗,让人误以为是仙子。她天真烂漫,在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3-12 15:56:45)

因为写了一篇关于“藜”的文章,我又开始关注起路边的野苋菜来。在古诗词里,苋常与藜搭配在一起。“藜苋”指的是穷人吃的粗劣菜蔬。如韩愈写的“三年国子师,肠肚习藜苋”,苏轼写的“平生锦绣肠,早岁藜苋腹”等等。生活贫苦的陆游常以野菜佐餐和充饥,藜苋四季不断,“一碗藜羹似蜜甜”,“盐酪调藜苋”等,表现一种乐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07 09:59:38)

我的衣柜里有好多套鲜艳的职业装,为了方便混搭,我特地添置了十几件白色和黑色的衣裙,却不买灰色的。灰色是一种很难驾驭的颜色,它介于黑色与白色之间,总有颓废的嫌疑。灰蒙蒙的天空,灰色的心情,灰色的笔墨书写着灰色的相思……那些悲伤、痛苦、绝望等负能量情绪,人们总习惯给它们披上一层灰色的外衣。能将灰色衣服披上身,穿出阳光下的朴素安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5 09:45:52)

《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因为童年时家四周种有欧洲常见的接骨木,就在小说里创造了由接骨木制作的长老魔杖。没有相同生活背景的中国人,往往不明白接骨木是何物,比较难产生共鸣。长老魔杖是死神用河边的接骨木制作而成,15英寸长。它是死亡圣器之一,持有者凭借该杖可以拥有极大的法力。接骨木(elder)在英语中与“老”相同,便有了老魔杖的称号。自古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是个懒人,从小不喜欢化妆,也不买化妆品。小时候一到冬天,我就从妈妈的化妆盒里抠一点雪花膏来涂脸。幸好天生皮肤白,肤质好,一白遮百丑。年轻时的我绝对不是美女,却敢素颜,走到哪里,总会有人夸:“小姑娘皮肤真好!”万万没想到,出国留学的第一年,我的整张脸就“毁”了。我的皮肤习惯了南方湿润的气候,一到了干旱寒冷的北欧,马上干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9-03-02 08:00:52)

元人有一句歌词“不堪回首,东风还又,野花开暮春时候”,道出了一个自然现象:暮春是多种野花最集中绽放的一个时期。的确,从四月底至五月中,去林中散步真的有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感觉。野樱桃,唐棣,太平洋野生酸苹果,野樱梅,花楸等陆续盛开,到处是一片白色的花海。雨季即将过去,春的色彩格外通透,树枝和小草绿得逼你的眼,天空蔚蓝明净,和煦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