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8-20 08:51:51)

二十年前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加入了北美亚裔专业人士协会(NAAAP),参加了几次有趣的讲座和户外活动。随着电影《雪落香柏树》(snowfallingoncedars)获得2000年芝加哥电影评论协会最佳摄影奖等多项褒奖,NAAAP的几位负责人趁热打铁,邀请了两位七十岁左右的加籍日本人“忆苦思甜”,演讲地点选在我家旁边的日本人社区中心。两位日本老人,男的叫平造,女的叫裕子,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十几年前某位朋友在温哥华岛的Nanaimo(那耐磨)市买了一座向海别墅,约我们全家去度周末。别墅后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从那里穿过一小片茂密的针阔叶混交林,再走下两百多级的木台阶,可以到达一片海滩。几根枯木倒伏在灰色的沙石上,有人在不远处捡生蚝,还有人拿着铲子在近海的泥滩上挖象拔蚌—这是长住温哥华享受不到的讨海乐趣。从那以后,我们全家每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8-13 12:19:12)

从小读《诗经》,最喜欢的一句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 鼓瑟吹笙”。 因为我就是一只没头没脑的鹿,在生活中常常撞得满身花满头包,干脆用 画笔在伤口四周画出一朵朵梅花。 我常去林子里散步,临清溪粲然一笑,哼着快乐的曲调。他走过来了,看到 我蹦蹦跳跳的娇俏模样,心里咚咚跳,如小鹿乱撞。 我开博时,他给我取了笔名“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8-08 11:13:03)

最近加入了一个由植物发烧友组成的微信群,每日与群友们交流花草培育心得。有人往群里发了一张紫色的加拿大紫荆花(Cerciscanadensis)照片,他以为是樱花,我赶紧给大家科普了一把,同时把加拿大紫荆花誉为“加拿大爱情树”。此紫荆乃豆科紫荆属的,非国人熟知的豆科羊蹄甲属的香港市花洋紫荆。“Cercis”是从希腊语“kerkis”演化而来,意为“织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8-06 09:55:51)

本地土生的芦苇没有疯长的习性,因而不会形成密不透风的“屏风”,雄霸了情诗的世界。它和两百多种湿地植物组成高低错落的群,于野阔星稀中为诸多飞禽与小哺乳动物营造出和谐的生长环境。我在鹿湖认识了蒹葭身边的两种野草—小花藨草和鹬草,值得特别书写一番。小花藨草(“藨”发音为biao,第一声),Smallfloweredbulrush(学名:Scirpusmicrocarpus),莎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3 09:09:47)

一提起台湾流行歌坛的“中国风”,人们马上想到的是方文山与周杰伦的完美组合。 其实琼瑶在1975年就把《诗经》中的《蒹葭》改成白话歌词放进小说《在水一方》,借女主人公杜小双之手,创作了最早的“中国风”。我读这本小说时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受了爱情小说的激发,一口气背了不少《诗经》里的名句,《蒹葭》是我的最爱。 十八岁那年,我在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1 12:30:20)

二十年前我去威士拿(Whisler)游玩时第一次见到了蜂鸟。我坐在咖啡馆外面的走廊上晒太阳,一只小小的蜂鸟飞到了离我一米远的人工喂食器前端,用又细又长的喙对着水槽喝水。小精灵飞起来很轻盈,翅膀扇得极快,还未等我看清它全身宝石般明亮的色彩,它一下子飞走了,仿佛要去寻觅更鲜艳的花朵和更甜美的花蜜。 自那以后,偶尔会在夏季公园里和邻居家的花园里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不是一个胆大的人,而且非常怕狗,对狗的恐惧仿佛与生俱来。小时候住在省重工业设计院的一号楼的底层,二楼的邻居养了一只大黄狗。每晚妈妈命我出门倒畚斗(福州方言里,倒垃圾的意思),大狗总是横在楼道里,还冲着我吐舌头。我吓得双腿发软立在原地,等着大狗自动让路。妈妈为了锻炼我的胆量,将大门锁的紧紧的,不倒完畚斗不许回家。我只好用哀求的目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5 12:45:09)

小乌龟富兰克林对他的小伙伴们撒了一个谎,说他能在一眨眼的功夫吞下76只苍蝇。小伙伴们不信。海狸说:“我明天早上会拿来一个装满76只苍蝇的罐子,你当着我们的面一口气吞下去,证明你很有本领。”朋友们走后,富兰克林回到自家的农场,垂头丧气地坐在南瓜地边。他意识到自己的牛皮吹大了,如果到时他做不到,小熊、老鹰、海狸等玩伴会大大嘲笑他一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2 08:51:04)

从小浸淫于传统文化的我,从华丽的古文篇章中了解到冬季有两样东西最美:白雪与红梅。然而福州的冬天不下雪,我在福州生活了二十多年,也从未注意到城里有梅花。即使有,也无法构成白雪红梅相映成趣的画面,还是有缺憾的。在温哥华定居了二十年,每年冬天都下雪,却一直不见红梅。有位来自南方的朋友发了一张院中的榆叶梅照片给我,欣喜地说:“终于买到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