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南方的这些行为,都被凤鸣私底下打听到了,她终于确定南方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小人,对他百般放心。
凤鸣已经转正了,那些令她尊敬的单位领导却在一夜之间倒台,被造反派揪出来批斗。
造反派让凤鸣写揭发信,还要上台控诉老干部的“罪行”。凤鸣对公司领导一向感恩戴德的,十几个同期进来的临时工,只有两个转正名额。领导们赏识凤鸣出色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29 19:38:48)

今日风雨交加,送完儿子去学校后,我沿着温哥华植物园的外围开车返家,无意间见到了一棵将近十米高的木兰,嫩叶还未长出,已经发了一树粉花了。粉花美得令人眩目,花瓣完全舒展开时,几乎和睡莲一般大小。从侧面看,花儿像停留在枯枝上的一只只小鸟,企图摆脱树的束缚,趁着一阵阵大风旋转厚实的翅膀,欲凌空而飞。 我心头一热:啊,这才是我梦想中的&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刚和南方交往时,凤鸣在心里掂量了两人的条件:南方父亲早逝,他是由守寡多年的曾祖母和母亲一同带大的。他的姑妈嫁给了厦门鼓浪屿金融世家的四少爷。解放初姑父全家移民新加坡,是南洋著名的富商和侨领。姑妈每个月从海外寄200块人民币孝敬寡母(这是一笔巨款,毛主席的月工资才四百多块),南方家的经济状况比凤鸣家好多了。南方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在省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28 10:00:13)

出国前,生活在福建的我感觉秋天是温暖的,绿色的。所谓的万木萧疏,落叶纷飞,过客悲秋等只在古诗词中体会过。来到加拿大,忽然发现秋风是最高明的油画家,她神奇的画笔随心一点,一排排树叶就刷刷变色了,有金黄,橘红,火红,甚至还有半透明的黄或者绿,在阳光照射下五彩斑斓。我仿佛生活在童话世界里,那份明澈的色彩是枫树创造的吧?刚来的时候,我只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凤鸣的曾祖父在世时非常疼爱唯一的曾孙女凤鸣,他找了城中最好的金匠,打造了一批纯金首饰,件件都刻着凤鸣的名字。曾祖父把金饰放进做工精致的珠宝箱,临终前交待一谔夫妇保存好,说是给凤鸣的嫁妆。
解放后,林家一落千丈,沦为城市贫民。家中所有贵重的东西都没了,一谔夫妇不忍爷爷的心意落空,紧紧护着爷爷留下的珠宝箱,东藏西藏,这盒首饰总算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凤鸣上初中时,父母告诉她:家里出不起一分钱供她读书,她要么辍学,要么自己想办法筹措学费。凤鸣放寒暑假时到罐头厂和绣花厂打零工,有时还带着两个弟弟去当帮手,可挣来的钱还是不够交学费。每个学期开学时,她只好厚着脸皮跟在班主任身后,苦求减免学费。求多了,老师也烦了,皱着眉头对凤鸣说:班级里的穷孩子不止凤鸣一个,减免学费的名额有限,他不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凤鸣还有一个心结:她认为母亲华玉不够疼她,而是偏爱两个小弟弟。 林家和刘家是从长乐乡下出来的,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特别是刘家在旧社会有溺婴恶习,华玉是家中的第二个女孩,出生后本来要被浸死的,幸亏叫来了一个算命的,说“华玉今后是八抬大轿抬出门”的富贵命,刘家才将她留下了。 华玉将她的身世告诉凤鸣时,顺口说了一句福州方言:另可看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谔性情豪爽,交友广泛,他的好友大多是民国时期的精英,解放后和他一样,纷纷落难。
一谔搬去黄巷后,朋友们照样和他来往。难兄难弟们佩服一谔睿智达观的性格,经常跑来找他聊天,排遣郁闷。
来的最多的,是一位叫陈学友的长乐人,与一谔是同乡。他四十年代为民国南京警察厅刑事科长,破了数起大案,名噪大江南北,受到蒋介石的嘉奖,被称为民国第一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3-24 08:15:44)

家附近有一片不大的原始森林,四周被人类文明环抱。森林里植被还算茂盛,峡谷深邃溪流潺潺,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以绿色为主要色调的美丽花园。阳光从高高的赤杨树冠穿透进来,光影在树底下一米多高的蕨类植物的叶片上晃动。几场春雨之后,溪水暴涨,于狂奔中发出淙淙声,似乎在为水中游弋的三文鱼幼苗等各类生灵伴奏。我顺着水边散步,本想寻找一片飘着幽香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晴住的葛家大院面积特别大,大约两千多平方米,一、二、三进大厅内每根柱子上都挂有抱柱联。晴家的厢房在一进。凤鸣去晴家的次数多了,渐渐与晴的三哥成为好友。三哥很健谈,向凤鸣抖了不少的家史,其中一段趣闻是这样的:三哥的外祖父出自寒门,高中状元后回福州省亲,胸佩红花骑着高头大马经过葛家大院时,被绣楼上的小姐看中。葛小姐命丫头拿了绣球,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