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小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二十年前,妹妹从温哥华打长途给国内的母亲,问她中草药知识。母亲提到一味很冷门的中药,妹妹不会写,爸爸赶紧在电话那一头指导妹妹如何在纸笺上记下正确的药名。这通电话让我们姐妹很吃惊,原来老爸这个低调的工科男,和老婆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后,连生僻的草药都认识了。 母亲虽然没有正式学过中医,却在名医外公的影响下,看了不少药书,也能独立开方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三:玉竹与所罗门印章(Solomon’sseal)阔别闽中山区四十年后,我于2016年底又回到了儿时呆过的杜坑村。朋友们找了一个熟悉地形的当地司机,面包车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往山里去。改革开放几十年后,多山地丘陵的福建省摆脱了“行路难”的窘境,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几乎每个小乡村都有水泥公路通达。从沙县出发,不到两小时就到了坐落在层层叠叠山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19 08:41:04)

每年四月底樱花季节过了之后,你会在温哥华的很多街道上看到开花了的花白蜡树(floweringash)。它们的花很特别,细如发丝,淡黄白色的,几十朵凑在一起,柔柔下垂,如挂在树上的道士用的佛尘。我管它们叫“佛尘树”,佛尘有扫去烦忧的意思,在文学作品中,拂尘是某些人物或創作角色的武器或代表性物品,比如黃初平(即黃大仙),《倚天屠龙记》中的灭绝师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二十二:鹿药,南小鹿与假所罗门印章(falseSolomon’sseal)我开博客发文章时,老公说:“你的笔名必须我来起。”他只思考了几分钟,就把笔名想好了:南小鹿。南小鹿,即来自南方的小鹿,他说这是我在他心中的形象。我扑哧一声笑了。大学毕业后我们分配回老家,我随着中学同窗去他家玩。我一头短发,非常的瘦,在乒乓球台前凌厉扣杀,还勉强称得上小巧玲珑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小儿是香蕉人,却从不抗拒说中文和学中文,已经坚持去中文学校好几年了。但他对成语的理解非常有限,和《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一样,学不会“四个字四个字的说话”。他喜欢天文,对太阳系九大行星了如指掌,偶尔在我面前卖弄一下知识。我曾试着教他说“星光灿烂”“灿若繁星”“疏星淡月”等成语,他觉得拗口,憋的满脸通红。为了不打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第十篇:洛杉矶休闲的一天大宝不到一岁时去过好莱坞,坐在婴儿车里,由爸爸推着在星光大道上走了一遭。当然,他全然不记得这些情形。收拾行装回温哥华的前一天,他建议再去好莱坞和星光大道一趟,拍几张照片,这样可以向班上的其他男生证明:他的的确确去过洛杉矶了。为了满足他小小的虚荣心,我们带着他去了好莱坞颁奖的那个剧院,其实没什么看头。大儿不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九篇:3月18日充满人间烟火的寻常时光 因为多年的好友Jenny一家住在圣地亚哥,我们几乎每次去洛杉矶时都要拐到那里探访。 两个孩子们上回在Jenny家玩了Mancala(播棋),意犹未尽,我们从凤凰城返回洛杉矶后,一直嚷嚷着要再去下棋。 在洛杉矶休整了一个晚上后,我们精神抖擞地朝圣地亚哥出发了。 我是第一次在春假期间来圣地亚哥,发现城中处处种着粉花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八篇:3月17日凤凰城邂逅“傻乎乎”一位曾经在亚利桑那州工作的朋友看到我发来的鹿角仙人掌照片后,赶紧提醒我:“一定要注意观察Saguaro喔!”Saguaro是他最喜欢的仙人掌植物,俗称巨人柱仙人掌,可以长到十几米高,是受亚利桑那州保护的一种仙人掌。我赶紧谷歌了一下,发现巨人柱仙人掌果然名副其实,有着巨人般高大的身躯。有的巨人是独臂,有的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站:帐篷山(TheTepees) 帐篷山在蓝坪台地的附近,因形似印第安人的帐篷(tepees)而得名。这几座山的颜色层次感特别分明,白色,蓝绿色,暗红色层层叠加上去,美的令人窒息。再加上在道路旁,停车特别方便,是公园内最适合拍“到此一游”照的地方。 第六站:报纸岩石(newspaperrock)的故事 报纸岩石处于石化森林国家公园的中心,其实它与报纸没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七篇:3月16日每一块石头都是诗–记石化森林国家公园 石头以不同的形态出现在世界各地,它们的外表是沉默的冰冷的,可有人说,每一块石头里面都藏着一首凝固的诗,一段生死缠绵的爱情。 比如,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五彩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不知过了几世几劫,空空道人路过,见石上刻录了一段故事,便受石之托,抄写下来传世。辗转传到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