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晶晶大学毕业后分回福州,在一家省外经贸委下属的外贸公司工作。她去的公司属于空有名头的,残酷的现实终于敲醒了少年的梦境。
她这个文青在大学校园里呆了一阵后,终于知道自己最喜欢的凤凰花有离别的意思。每年六月盛开的凤凰花布满树梢,鲜艳醒目。花落的时候也不褪色,红色的花瓣铺满林荫大道。台风雨不时肆虐校园,风雨一过,满地便是一片凄美壮丽。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会喝功夫茶,还要会讲闽南话,才是真正的闽南人吧。晶晶不会讲厦门话,因为爸爸从来不在家说,也不教她。晶晶的大学老师很诧异,对她说:“你不会游泳,不会厦门方言,怎么可以说自己是厦门人呢?”晶晶的脸红了,赶忙报了由厦大中文系副教授开办的闽南语学习班。为了表示自己学方言的决心,她特地坐在了教室的第一排,端端正正地坐着听老师授课。没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此外,晨光叔叔家的厦门春卷也令人垂涎欲滴。每年放寒假前,柔婉婶婶买来了包春卷的圆圆的薄饼,在家里摆上春卷席。最重要的佐料是近海捞出的深绿色的海苔,晒干了,一片片摆在那儿。还有最肥美的海蛎子,闽南地区才出产的贡糖(花生糖)。春卷席的内容大概分为两类:一是蔬菜,有胡萝卜细条,煮熟后切成丝的包菜,莞荽(香菜),切成丝的豆腐干等;二是荤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八岁的晶晶终于如愿考上了厦大。福建省的重点大学不多,一流的学霸大多去了省外的重点大学。可是晶晶不想考北大和复旦,她只愿意去厦大。厦门是她的老家,一个非常美丽的小城。她最亲近的晨光叔叔师大毕业后考入了厦大历史系读研究生,又读了博士,现在历史系任教。晨光的哥哥晨德厦大化学系本科毕业后也留校教书了。晶晶自小很少与亲戚来往,自大舅过世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11:38:12)

六年前我们搬了新家,老公从超市里购得几盆绿色观叶植物,摆在厨房的大理石台面上。他把这些植物视为家人。叶子绿油油枝干有些胖乎乎的那棵是“太太”;叶子纤细秀气的那盆是“大宝”;粗粗壮壮开着朴素的绿花的植物是大大咧咧的“小宝”。老公精心服伺着这些小苗,有如照顾自己的太太和两个小儿。不久他又买来一株矮小的薄荷,摆在靠近水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大概是78年三月初的一个周日,一个戴眼镜的叔叔出现在晶晶家,和南方用家乡话聊了很久。晶晶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他走后,南方告诉女儿:他是晶晶的叔叔晨光,刚刚从闽西老区考到福建师大历史系,要在福州读四年大学,以后会经常来家里做客。
叔叔,不就是爸爸的弟弟吗?晶晶回厦门老家时从来没见过这位戴眼镜的叔叔,年幼的她对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刚来温哥华的头一年,冬天里下了几场雪,地上的积雪几十厘米厚,市政府的铲雪车也出动了。我从温暖的福建来,怕冷,并不太喜欢一片草木萧疏白雪皑皑的世界。我一直盼着春天早些到来,不知积雪融化大地回暖之时,什么是最早报春的花儿呢?
转眼到了二月,我裹着厚厚的羊毛绒大衣在户外行走。家附近有一段废弃的太平洋铁路,残破的铁轨旁边的积雪仍未完全化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在长满雪花莲的黑土地上,我见到了并排而生的菟葵(WinterAconite,学名Eranthishyemalis)。它只比地面高出10厘米左右,杯形花酷似毛茛,浅黄色的六瓣花被一片明亮的绿色苞片框住。菟葵是春天最早开花的植物之一(Eranthis意为“春天的花朵”),冬天越冷,绽放的效果就越好。无论地面是湿透的、还是柔软的、或仍被冰雪覆盖的,菟葵花都会在冬季花园最需要注入颜色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2 09:50:01)

书上说,春天最早开花的多数是球茎花。为了不让早春的花园过于荒芜,我特地在秋天的花园里埋下了一组球茎,让它们经过一个冬天的冰雪封藏。 春天终于来了,此时的草地还是湿漉漉的,一丛丛绿油油的开着白花的“小葱”耀亮了春光。我放慢放轻脚步,弯腰仔细一看,原来不是小葱,那些线性的细长的叶儿有点像福建水仙花的叶子,却也不是水仙。每根直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31 08:16:50)

四年前的二月份恰逢百年不遇的暖冬,我一大早通过电邮给老板发了辞职信。五分钟后她打电话给我,非常惊讶地问:“业务做得那么好,为什么要走?”我的理由很简单:“另一家银行的贷款政策更适合我的客户群。”通完电话后,我马上驾车去温哥华西区的分行归还公司分配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客户资料,和女上司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返家途中突然想去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