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纽约

带你去一个你不知道的纽约。。。
博文

10个细节,帮你看懂《水形物语》 1.关于电影 六十年代的美苏太空竞赛和冷战初期,戒备森严的美国政府实验室里,一个孤独的哑女清洁工爱上一个被研究的神秘水陆两栖人,从此改变了周围所有人的生活。 该片获得第90届奥斯卡最佳电影奖。 2.关于导演 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delToro)是著名墨西哥导演。擅长用童话故事和恐怖元素构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饺子(下)“先把水烧上。”关飞进了厨房后发了第一个指令。在楚女士目瞪口呆的神情面前,关飞抓一把土豆淀粉,两把小麦面粉,用热水混合,两下揉成面团。拿起一块鸡胸脯肉,刀背啪啪拍松。十字花切成肉丁,拌入料酒熟油老抽香醋胡椒糖盐淀粉。拿起三个褐色的布尔班克土豆。一把快刀在手,土豆飞旋,几秒钟后一条完整的土豆皮旋落下来。纯黄如玉的土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饺子(上)关飞是我读研究生时好友的室友。他是个北方汉子,面如重枣,蚕眉凤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身高数尺,脖子下面都是腰。数载寒窗,大家毕业后找到工作在美国各奔东西两岸。得了分子生物学博士的关飞却没有落入俗套。他回了国,跟着一个在电线杆上认识的老军医学习祖传治疗癌症的中药秘方。一年后秋天的一个下午,住在纽约的我接到好友的电话,说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06 07:19:17)

北京烤鸭 裸露的灯泡。 一无遮蔽的光喷洒在下方一块色如古旧黄玉的砧板上,板上横着一只刚出炉的烤鸭,弥漫着金色的光芒。三十分钟、三百度高温的烤制沥尽了鸭子表面的脂肪,化为一层晶莹剔透、油酥焦香的脆壳,宛如古时武士披挂的黄金铠甲。 一把饱蘸香油的刷子攥在一只青筋暴露的大手中,圆润而光滑地有条不紊地刷在鸭子表面。滚烫的荤素油气蒸腾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1-23 08:22:29)

排骨年糕 这曾经是个奇怪的店。 从繁华的街道走进狭窄的店面。没有店堂。 沿着昏暗的台阶往下走。进入一个很多年前挖的的防空洞。拐几个弯,到了城市的一所著名中学的地下五米的空间,这是饭店的店堂。 走进低矮的店堂里是一种奇特的感觉。所有的房顶和墙都是白色,当然没有窗,只有明亮的日光灯。封闭的空间里充满了面粉包裹的排骨在油里翻炸的味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尖椒镶肉(下) 什么?!我和小西同时大惊失色。 你有未婚夫?!小西大声吼道,带着愤怒。 他不是来吃饭的吧?我小声问道,带着希望。 茫然、内疚、羞愧、惊慌的表情像各色颜料挤在雅惠美丽的脸上,五彩缤纷。然后像荒野的风带走粒粒细沙,她的脸逐渐恢复了平静。 你们快离开!她平静地说。 不!我和小西同时说道。他愤怒地看着雅惠,像要扑上去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尖椒镶肉(上) 小西是我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朋友。 他从来不做饭,一天三顿都是快餐或在别人家蹭着吃,但他在学校好手如云的烹调界却是个传奇人物:因为他只做一个菜:尖椒镶肉。 没有多少人吃过那个菜,但是在校园聚餐、野外烧烤中,总有人说起吃过的那个菜。那种满脸媚态,无耻地咽着口水的样子给人以很多旖旎的想象空间: 那个墨西哥尖椒,像一条火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12-21 06:09:34)

地铁故事 生活不是你在哪里上车,而是你要去哪里。 夏普顿牧师 油漆桶 每年有17.6亿的人乘坐纽约地铁。大家公认D线最脏,L线最干净 上班的早晨。 在地铁换车时遇见同事。招呼后并肩立着等车。站台上站满了人。看来车子已经很久没来了。每个人都一声不响,默默地等待。 哎……同事用胖手肘杵了杵我:你看!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前方是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12-12 07:00:09)

年糕 小时,年糕总在天转凉的时候才有的。 下午放学,背着书包跑过路边堆积的金黄落叶。巷子里落满阳光,安静空寂。 奶奶说年糕来了。赶紧放下书包,走到巷口的米店里抱回沉重的年糕。它们交错搭成正方形,依旧温和柔软。跑回家马上掰下一条。奶奶给一小碗,里面放着些微的红糖,沾着吃,边看着从同学那里借来的小人书。 院子的角落有一个洗净的青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12-05 06:55:51)

香榧子 某些特殊的吃食,吃的是一种仪式和程序。 久练成巧的眼花缭乱,不经意的熟练默契,像白色背景上的红色剪纸,精细而微妙。光滑的过度,意想不到的转折,带着颜色和气味、温度和气氛。 依稀的景色,熟识的友人,对话的片段,随意的手势,无声的舒适,如斑驳而细碎的光与影,留在了日后渐渐泛黄的岁月相纸上。 香榧子的记忆一直和杭州连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