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纽约

带你去一个你不知道的纽约。。。
个人资料
博文
第九十二章冲出解剖室的门,林简突然放慢脚步。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三个男人,他们停止交谈,惊诧地看着从解剖室冲出来的林简。林简喘着气,一瘸一拐地快步向他们走去,不时回头看着后面还在晃动的门。“快叫警察!”林简喊道。三人面面相觑。中间的一个身材高大,白发红脸的老人迟疑地问道:“是林简女士?”。林简边点头边向老人走去:“请快叫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九十一章“你到东城区东单三条九号。”在机场的电话里,李一石这样嘱咐林简:“找到你外祖父的老友王言冰先生。他现在是协和医学院旧址博物馆馆长。”天渐渐黑了,路边的灯亮了。林简不安地站在两个石狮子中间。僻静的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昏黄的路灯和它们逐渐浓重的阴影排列向前,依次消失在街道的深处。林简整了一下肩上的背包,微带瘸拐地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第九十章巨大的喷气式飞机呼啸降落。一米多高的轮胎和水泥地触击发生刺耳的声音,伴随着橡胶摩擦挥发的白烟。白烟的前方是座宏大的方形俄式建筑。三十年前建造的北京国际机场更像一个国家博物馆。灰黄色覆盖的楼顶前方有两个飞舞的红字:北京。慢慢走在稀疏的人群中,林简依旧感到四肢关节的断裂和疼痛感。她从口袋里取出另一片止痛药咽了下去。她的前方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八十九章明亮而聚焦的灯光。化疗点滴的金属针头冷漠地嵌入病态雪白的皮肤里。纤细手臂上方的黑暗中是李一石银灰色的脸,光滑无皱,毫无表情,像被岁月冲刷千年的鹅卵石,沉寂在时间河流的深幽处。举目望去,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金色稻田,硕果累累的果树,繁密怒放的花丛……满目是生机勃勃的旺盛生命力。我就要死了……李一石想道。他看了一眼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第八十八章白色的原野上方密布着明亮而细碎的光芒,暴风雪过后特有的静谧和安详。积雪的高速公路上偶尔驶过一辆孤单的车辆。入口的上方有一块巨大的绿色路牌。上面有箭头,日语和英语标记:名古屋/东京。汉默轻转方向盘,车流畅地滑入去东京的车道。车里一片安静,只有引擎轻滑的运转声。汉默从衬衣口袋里拿出烟盒,用嘴吊出一支烟。他刚要用打火机点上,转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第八十七章天皇的赠刀像一个银色的箭头,从黑暗中插入明亮的灯光,带着巨大的力量向林简的胸口刺来。后面跟随的是满身是血的高桥和他疯狂的嘶叫。林简的双腿依旧被绑在架子的下部,一动不能动。高桥脸上的枪洞在灯光里像精致粉刷的墙壁突然崩裂,流淌、悬挂着令人恶心的黑红色肉块。上方是一双野蛮疯狂的血红眼睛。就在在军刀刺入林简身体的那一刹那,她集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八十六章一张骷髅般的脸隐现在微弱、即将熄灭的手电光里。汉默退后一步,用全部的意志力阻止了扣动手枪扳机的强烈冲动。他看出那是一具干尸。乱草般的头发下,干枯的脸被巨大的痛苦和恐惧强烈地扭曲……电筒光下移,汉默看到干尸是个男性,四肢伸成一个大字,被粗大的麻绳向四周的黑暗中拉去。肢体上的皮肉已经干枯。他的手臂和大腿在关节处奇怪地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八十五章别墅的侧面是片松林。经年的松树像一群穿着黑色大氅的巨人士兵,沉默地站在白色的雪地里。汉默在别墅围墙的尽头停下。夜色朦胧中,一个小门嵌在硕大的原石筑成的墙壁中间。汉默用冻得僵硬的手在黑暗中摸索。在门的左方摸到一个挂着的坚硬物体。这是一个老旧的三角形锁,锁的侧面有一个钥匙孔。他小心地沿着锁身往上摸。冰凉的表面毛糙不平,锈迹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八十四章汉默开门冲出车去,老出租司机慌忙把车完全刹住。“嗨……嗨……”汉默听到老司机在身后叫他。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看着老司机:“你还要干嘛?!”老司机困难地从车里爬出来,手里举着汉默给他的一百美元,嘴里一边说着日文,一边掏出皮夹,惶恐地比划着应该找还汉默多少钱。汉默拔出枪来,对着老司机的脸,命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八十三章 北京,1941年4月26日,下午 陆军少佐渡边森一站在房间的中央,手插在口袋里。他的右手握住一块手帕。他犹豫地想是不是拿出手帕来堵住自己的嘴。他的胃在剧烈地翻腾,觉得自己任何时候都会吐出胃里残存的午饭。窄小、密封的房间里充满了浓稠的汗臭、血液、和粪便的味道。 他的前方站着穿着白色衬衣的高桥,高大结实的身躯微弯,充满了紧绷的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