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纽约

带你去一个你不知道的纽约。。。
博文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吃面的时候,我作了弊:我把一块焖肉埋于面下。 等焖肉在烫面下方回热时,我吃上半碗的素面。 面条细长,整齐地卧在红汤中,陪伴着青色蒜叶,顶着褐色的蕈菇。油星点点,香味阵阵。 用筷子将面挑起,绵长不断。汤汁滴落,热雾腾腾。热面入口,鲜、香、滑的感觉依次在口中弥漫开来。细细咀嚼,面劲道有力,弹性的表面抵御着牙齿,温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蕈油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我从来没听说过兴福寺。 我去兴福寺只是为了吃一碗面:蕈油面。 车沿着狭窄的老街蜿蜒前行。路边的青石板和行路人上有雨的痕迹。初夏江南梅雨季的气息从车窗漫延进来,带着隐隐的青色潮湿和偶尔一丝凉风而来的悠闲。残留的湿润点点滴滴消失在前方,一条隐现的上山石径和雾气叠翠的山麓。 山脚下停车。走过一条落满明亮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8-01 06:43:51)

油条我坐在马德里小巷边的一个百年老店里。昏暗的灯光下,当地人悠闲地吃着他们周末的早餐。家人朋友围坐在老旧、敦实原木桌子边。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热烈的西班牙语,缓缓上升的蓝色烟雾,弥散的浓热巧克力味道,和西班牙油条(Churros)煎炸的香气……我的早点上来了。厚重的白色瓷杯里是醇厚的热巧克。褐色的表面如丝绸般的光滑、带着张力而微微凸起。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7-25 07:18:36)

夏日冷面 纽约的韩国城有一家有名的朝鲜凉面店。 盛夏,从猛烈炙热阳光下走进店里。充足的冷气和昏暗的灯光让人感觉身体体积瞬间缩小,比重增加。 在排成两列的桌子中间坐下,要一碗凉面,吃一条现炸出来的黄鳞鱼和各色小菜。抬头见侍者捧着一个冰做的海碗,玲珑剔透中卧着白色的面,褐色的牛肉汤,青色的黄瓜丝,金黄的蛋,晶莹的梨片。 加入香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8 07:12:54)

赤豆刨冰夏天朋友来玩。晚饭后并排坐在后院聊天。说到一些过去的事,一些曾经亲近的人,一些曾经以为遗忘带却令人惊异依旧如此鲜明的细节……突然两人一下沉默。周围陷入空旷的安静。不知在什么地方有一只虫儿在低吟。新割的草地散发着青色的气味,被白天留下的暑气升引到黑暗的空中。有一只萤火虫在远处亮了一下,用光点描述一个神秘的飞行轨迹。朋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7-11 08:55:34)

叶儿粑 读研究生的几年是美好的时光。 我上的学校是美国顶尖大学。不是学术上,而是橄榄球和学生人数。数万学生在这个中西部安静的大学城里。校园里有不少中国学生,每人都拿着奖学金。在那么一段特别的时间里,读书变成了职业。每人每天准时上班下班,上课,教课,做实验,舒适而安静。校园里有很多极其聪明的人,悠闲多余的时间让他们变成其他方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7-05 03:25:27)

【好吃系列】猪油汤团 很多年后,住在一个遥远城市的我回头看小时过年情形和气氛,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温暖和感动。 在所有的新衣、好吃、鞭炮的纷繁中,有一个黑白的安静角落,柔软而香甜。 小时侯的过年不是一个假日,而是细致的劳作和满溢的欣喜…… 年前的黄昏,我和弟弟从邻居家吃力地搬回一个石磨。从黑暗的巷子走进光亮家里的那一瞬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14 04:07:20)

好吃系列:阳春面 小时侯住的巷子斜对面是个菜场。路口有一个老旧的点心店。 点心店很小,低矮的屋顶下,惨白的日光灯照着下方几个油腻的方桌,被四张站立不稳的长凳围绕。白天昏暗,晚上光明,唯一不变的是终日弥漫着葱和面粉在油里爆香的诱人味道。 店门口的防雨帘下有一高高的炉子。一个骨骼粗大、带着肮脏围裙的男子站在炉上的大锅后面,手里拿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第九十二章冲出解剖室的门,林简突然放慢脚步。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三个男人,他们停止交谈,惊诧地看着从解剖室冲出来的林简。林简喘着气,一瘸一拐地快步向他们走去,不时回头看着后面还在晃动的门。“快叫警察!”林简喊道。三人面面相觑。中间的一个身材高大,白发红脸的老人迟疑地问道:“是林简女士?”。林简边点头边向老人走去:“请快叫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九十一章“你到东城区东单三条九号。”在机场的电话里,李一石这样嘱咐林简:“找到你外祖父的老友王言冰先生。他现在是协和医学院旧址博物馆馆长。”天渐渐黑了,路边的灯亮了。林简不安地站在两个石狮子中间。僻静的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昏黄的路灯和它们逐渐浓重的阴影排列向前,依次消失在街道的深处。林简整了一下肩上的背包,微带瘸拐地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