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1-10 19:43:38)

从布加勒斯特南下,护照里添了个保加利亚的入境章。 进一小村庄,雅班拿斯(Arbanassi),这村子因保有避过中世纪宗教战乱的教堂并具古老特色而知名。图二是为避穆斯林军队在十四世纪建的平房款的教堂,里面保存了当年的手绘的圣经故事。图三为有三,四百年历史的当地土豪的门庭。全世界都一样,人们总是为了五花八门愿望去祈求无论天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3 20:03:44)

巴尔干(Balkan)半岛素有“世界的火药桶”的标签,点燃第一次世界大战导火索的火种就在这里闪起。马其顿王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都曾以此为支点挥洒着它们跨越欧亚非大陆的威权。后来的奥匈帝国和第三帝国也剑及履及地把这片土地纳入它们的版图。上世纪九十年代,像是不愿被遗忘似的,这里的民族,宗教激烈冲撞把二十几个国家再次裹进一场以种族屠戮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7 19:27:21)
弹弓,我们童年时男孩的最拿得出手的装备。那时住在校园里,到处都有小树林,校园里的山指甲丛或分枝很密的番石榴树就是最好的弹弓原料。挑合适的枝桠,用钝得可以当锯子使的铅笔刀费劲地削下,还得不时张望一下,提防园林管理处的人,倒霉被抓住了就得让父母来领人,那岁数,教训是留在皮肉上而不是记在脑子里。把带回家的枝桠细细地修成人字形或牛角形,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24 18:02:34)
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文革初起,我们这帮年少无知的小混球很不恭敬地给老师安上绰号,不知深浅地在大字报上胡诌一气。幸好在“臭老九成堆”的环境里长大,我们这些刚读完六年级的学生瞎闹腾一阵后也没胆轻易越轨,加上不少同学的家长也陆续成为革命的对象,那份激情很快就消停下来了,因此也没有对小学的师长造成太离谱的伤害,否则恐怕会背上终身难以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史特拉福(Stratford),莎士比亚的故乡。
图二就是在他塑像边的剧中人,哈姆雷特,正在琢磨着:Tobe,ornottobe.图三,二楼左起第二扇窗即他出生的房间。他家在当地是做皮件的·大户,可里面的房间均局促矮小,也许也就一米八的高度。图六是某年装修换下来的窗户,在上面布满"到此一游"的留言中不乏名人,因此留下作纪念。图七的大妈穿的是十六世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风平浪静中乘两小时的渡轮到达苏格兰海岸。得益于常年的小雨,连绵的翠绿和天际的个各色景物像在向人不断地勾勒出悦目的田园风情。 到达苏格兰首府-爱丁堡(Edinburgh)。从旅店抄几步路就看到那家作者开始写哈利-波特故事的咖啡店-大象屋(图三)。城里街道上举目皆是带着工业革命初期那种永远洗刷不去的暗烟色的建筑,这里也沉淀下了厚重的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都柏林北上,进入北爱尔兰。英国人当年对那顶霸主的桂冠孜孜以求,和老冤家西班牙,法国在海上和陆地都兵戎相见时,老谋深算的英国人耽心对手抄他们背后,遂提兵入爱尔兰。几世纪折腾下来,最终只把北爱尔兰保留在帝国萎缩的版图里。伦敦德里(Londonderry)保留了十七世纪建立的长达一英里的城墙。当年用于保护从英伦本土来的殖民者,到二十年前,英军凭借此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基拉尼(Killarney)国家公园,世界生物保护区。马车夫看我好像身手还利索,给了我一个荣誉席,让我坐到他身边,过了一把马车副手瘾。 天空阴晴不定,不时飘洒着雨点,马车夫有一令人击节的妙解:这是液体的阳光。"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遥远的地方",路边可以看到倒下的大树还在抽芽长叶(图五)。马车夫一路痛说爱尔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往埃姆斯伯里(Amesbury),路上可见黄花接天,或满铺青绿,替换了英格兰灰暗天色给人的阴冷感。遗憾的是车上拍照,景象有点飘移。
图三,被散养的"天篷元帅"很自在地在觅食,白色的是它们的别墅。显然,这种生活比当"二师兄"的时候更胜一筹。这帮”二师兄“全是走地的,广东菜的上选原料。
英格兰原野上凌厉的寒风一阵又一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阴沉的天空,像老贵族端着架子,老伦敦总是以这副脸来待客的。四月底,不到十摄氏度,空中不时飘洒着雨粉,倍添寒意。
不过这城市有着底气,几个世纪以来就一直端坐在世界文明史的聚光灯下,直到二战后,老帝国的余晖不复再现昔日的辉煌。伦敦街头的建筑可还有着老贵族的派头,厚重,庄严,带几分逼人的傲气。土豪可永远显不出这种气质。
中国工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