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有次我在高铁碰上一位从上海去北京开医改会议的专家,我趁机向他请教,为什么现在有职工医保和新农合,涵盖了绝大部分人,保费也便宜,为什么网上还动辄就有帖子,看不起病,需筹款几十万的。他说这样的情况有,但是越来越少了,造成这样主要是病人没有按照医保的程序走。 比如国家行政拨款给某县医院一年六亿,有些县医院一年只能用掉三亿。为什么呢?简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12-11 12:59:08)
老家的人生病了。一开始身体觉得不舒服,就去了镇上的医院,照了片子说不大确定,就转到了市立医院。市医院确诊了,要做手术。不巧的是,这个科的主刀大夫两个月前进行了新的工作调动。下一步就是去省城。这个病虽说不是什么急性的,病人还能吃能睡能劳动,但既然是迟早的事,还是早解决早好。 看病,第一就是要钱。钱嘛,家里虽然不多,但是为了这个事舍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时候我一直跟父母住在属于北京西郊的海淀区,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公交332(颐和园至动物园)沿线。一年当中,难得挤公共汽车颠簸一、两个小时进城几回——过了动物园,就算进城了。以至于后来他乡遇老乡,人家道地的北京人说起某繁华区某著名建筑物,我都接不上,颇有秃子进庙堂——假冒和尚的嫌疑。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比较高端的“城里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1-26 17:26:19)
不久前,朋友有事需要回国两个星期,把小孩留给她先生一个人带。朋友想他天天上班,下班又要接送孩子课外活动,再赶回来煮饭很难为他,就提前做好一些半成品,冷冻在冰箱里。除了这些,再准备买一些现成的。 我们小镇中国人有个微信群,平时有关社区的什么消息大家都会在里面互通有无一下。有家商贩,据说来自某大城市,周末辗转于附近州各个中文学校摆摊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回国一趟不易,尽量陪我家老爷子到处走走。这天天好,我们决定去北大逛一圈。 名校的门是越来越难进了。考生难进,把藤校当作景区或圣堂来参观或膜拜的游客也难进。 我家老爷子从十七岁进京入北大,一辈子就没离开过。如今八十好几,每次进校门,还都规规矩矩照章办事——出示证件,然后等着小保安点头放行。 老爷子一直非常尊敬地称呼保安为&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虽然算是一个老北京了,但是同样的事物,从不同的角度看,总有新鲜的感觉,更何况相隔了这么多年。此次回国,千算万算,我这个密集恐惧症患者还是赶上了十一长假。既来之则安之,完全以游客的心态在北京市内来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一天从从北京南站走到了永定门长途汽车站。
本来想找车去最繁华最高档的地方转转,结果发现特12这条线经过好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11-12 11:16:23)

有天约了一个朋友见面,她为人热情、豪爽,平时我跟她很聊得来。她是一心扑在独生子教育事业上的好妈妈,平时工作清闲,生活的中心主要是围着孩子转。她家就是最普通的中产,但为了孩子可以不顾一切那种。孩子现在上小学五年级,大半个中国游遍不说,美国的夏令营也来过两次了。
那天小学校租了附近的体育馆开年度运动会,她帮忙老师做义工;我想见见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7-11-04 18:37:57)

当妈当了二十年,才知道有个说法叫“不操心的妈不是亲妈”。我面壁思过,决定奋起直追,一定要创造点事情来操心,争取在把孩子彻底扫地出门之前被人承认是亲妈。主意一定,我把孩子现在的生活在脑中捋一遍,这吃喝拉撒睡学,没一样能插上手的。展望未来,趁他现在还没顾上,倒是有空子可钻,我要去相亲角替他相亲! 孩子每天那么忙,我们做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在上海高铁站候车室找座位的时候,有个保安给我让了座。国内现在这样的保安特别多,几乎所有的公共场合都有,除了守大门,还有公司、校园、景区甚至公交车、街头上都是,其实就是把以前的农民工改制了。 我以为他在值班,临时坐下来歇歇,就没特别客气,坐下了。可是他站起来从椅子边拿起行李,走到旁边的一个栏杆角落里蹲下了,原来他也是旅客,只不过穿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1-02 10:41:11)

上个月回国,在电梯里碰到一对夫妇,抱着个小孩。我看小孩挺可爱,咿咿呀呀的,才学说话的年纪,刚想逗逗他,哪知他趁我毫无提防,来了个先发制人,张口就喊:“奶奶好。”这一刀扎得我是心肝乱颤,眼冒金星,全身血液凝固,差点没背过气去,哪还有什么还手之力。“好个鬼呀。”我闭上眼,捏捏脸蛋,那二两肉还在啊,蛋白应该也有至少三个鸡蛋的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