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6, 万紫千红,南方的春天到了! 三月里的一天,我随同老板马修教授飞往纽约参加纽约大学医学院举办的一个学术会议。第二天居然飘起了细碎的雪花,寒意依旧,空气里有一种清冽干爽的香甜味道,沁入心扉。我住在第一大道上的一间小旅馆。第一大道并不宽敞,车多人乱繁忙拥挤。马路两旁高低不平颜色各异的建筑鳞次栉比紧密地挤靠在一起,陈旧而零乱。 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从小最不喜欢的就是土豆,除了土豆丝以外,其余统统不吃。我一般都是要在吃以前把土豆一个一个地挑出来。自从自己执掌厨房大权后,就很少做土豆吃土豆,可以说基本不吃,一年统共吃一次顶多两次。在西式菜肴里,也只吃hashbrowns,有时出去旅行,住在旅馆里,它是美式早餐的标配。自己并没有做过。 自从圆导发出号令,要做土豆大餐。还说什么颁发完土豆奖以后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果果说,她想留下来。准备转换成学生签证。正在由林如海介绍的移民律师办理签证事宜。也不知能否办得下来? 我说,其实回国也挺好的。我就没有打算留在美国,两年的研究课题结束后立刻打道回府。 果果说,那是因为你在国内有很好的工作和职位。我回去一点好处都没有。 酒足饭饱、吃过生日蛋糕之后,众人起哄让咪咪表演芭蕾舞。我才知道咪咪在读大学前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9-02-15 07:07:36)
三十几年前的初秋,纷扰吵嚷中,一群十几岁的少年人哼着“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的歌曲,走进了中学课堂。细雨缠绵的季节里,我和他相识。我们被分在同一个班,在同一间教室上课,而且他就坐在我的后排。那个班只有三十二名学生,是中考中从各个学校选拔出来的尖子生,就是当时盛行的“重点班”。他是名副其实的尖子生,即使在重点班,也始终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卧室里也有一整面墙壁都是玻璃窗。正好可以看到院子里游泳池旁边的一处花圃。里面种满黄色的玫瑰和红色的蔷薇,正自开放着。靠窗的地方,有两张宽大的单人布面沙发。深褐底色配有暗红色的花纹。中间是一张深褐色的方木桌。咪咪指着沙发说,这里是我和如海休息聊天的地方。顺便可以欣赏院子里的花。 正在这时,林如海走了进来。他对咪咪说,饭店预定的菜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林如海把车开上了宽敞的、铺有红色砖块的车道,又慢慢地驶进了车库。 我从车里钻出来。车库很大,可以并行停放三辆汽车。除了刚刚停下来的奔驰轿车外,还停着一辆BMWX5的轿车,和一辆凌志SUV450。 林如海说,不知道你晕车,如果开这辆SUV,就不会晕车。 我就这破毛病,坐驴车正合适,保证不晕。 说完我们俩就都笑了。 等我随着林如海,从车库通往房子的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男人的温柔(鸡汤文) 新年伊始,城里的姐妹们都在谈男人。答应边边要把几年前的一篇旧文翻出来,后来又在菲儿处留言准备写一篇我们山西男人的文,本来打算两篇合一篇。后来又觉得山西男人实在不好写,因为突然发现山西男人其实没有很明显的特征,有的只是男人的共性,好的,不好的,与天下男人一样。在我所认识、接触以及熟悉的山西男人里,有温柔顾家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周六午后,咪咪走进我的公寓。一身裁剪合身的藏蓝色套装,烘托出匀称的体型和修长的双腿,干练的职业女性形象。肤色偏黑,颧骨高耸,眼神冷峻。说话很快没有停顿,一张口别人很难插进话去。 谢啦谢啦,实在不好意思了。欢迎来我家串门。我可以做各种美食。只是这种点心实在做不了,尝试过很多次,总做不出老家的那个味道来。所以我妈每次来都给我带,也经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9-02-08 05:46:53)
海风吹过休斯顿 1, 三十七岁的那个冬天,我离婚了。原因很俗套,因为我的丈夫简清出轨了。 我的感情世界瞬间坍塌。经历了最初的震撼、背叛的痛苦之后,随即便陷入一种纠结之中。不停地重复地问自己,是选择原谅,还是结束婚姻? 一个周日,飘着淡雪的清晨。我从昏睡中醒来,坐在沙发上穿袜子。 简清从外面走进来,将一纸离婚协议书放在我前面的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二十年前,离别父母家园,闯荡异乡。那时偶尔才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用的是电话卡,需要输入一长串的数字。电话费用一般在午夜以后会便宜很多。所以我总是坐在沙发上,如过年守岁一样地守候在电话前,一分一秒地看着走过十二点,才心情激动地拨打电话。那时家里是中午十二点,爸爸会守在电话机旁,如果是旁人打来的,说两句赶紧挂断,怕误了我的电话。逢年过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