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12-13 07:20:38)

最近纽约气温很低,天寒地冻,几乎要忧郁了。那天一看圆导又在大手笔地发奖,忧郁情绪瞬间灰飞烟灭,瞪大眼睛,终于在一堆金子和豪宅里发现了自己的奖品。好喜欢啊!那幅画,很多年前,在一张明信片里出现过。记得当时还写过一首小诗。具体写的什么,全然忘记。今天为这条美丽的小路,写下如下字句为纪念:小路延伸在前面拐了一个弯看不见尽头的远方层林尽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8-12-11 05:43:08)
其实孟清清误会了廖武,他早就听出了孟清清的意思,也觉得这样不清不楚地同居,总归名不正言不顺的。但是在结婚之前,也是一定要得到父母认可的。他早就给父母写了信,详细地介绍了孟清清的情况,和自己准备与之结婚的打算。但是父母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大学生,还留学到了美国,怎么可能接受孟清清这样的条件。便断然回信不同意,并且把不同意的理由写了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8-12-10 05:42:46)
又一天,孟清清晚上不上夜班,下午又来找廖武。两个人一起吃了饭,又一起挤在狭小的厨房洗碗,有说有笑的。廖武说,你这个人其实性格脾气挺好的。当然好了。孟清清回了一句。什么呀!你忘了第一次来催房租,恶狠狠地,简直一个女版黄世仁。什么是女版黄世仁?哦?廖武突然意识到来自台湾的孟清清没有听说过黄世仁。就把《白毛女》的故事讲述了一遍。逗得孟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12-08 06:30:59)
听完廖武的讲述,孟清清卷着舌头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孟清清安慰着廖武,说的很快,咬字更加模糊不清,仿佛上下嘴唇互相咬合纠缠一起,舌头无处可去。但是廖武觉得孟清清咬牙切齿的说话其实很好听,别有一种味道和魅力。 那一天,从上午一直到晚上,孟清清一直呆在廖武的公寓里,天南地北地聊着。他们聊台湾、聊大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8-12-06 06:53:40)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碗热气腾腾的虾仁菠菜西红柿荷包蛋挂面汤,端到了餐桌上,不到一分钟,廖武就狼吞虎咽地吃了个干干净净。 孟清清看着廖武在几十秒之内把一大碗面灌进肚子,目瞪口呆。只能一个劲地说,慢点慢点,小心烫着。 3, 廖武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了。那记忆里的味道、味觉仿佛穿越千山万水而来,从遥远的过去回到了舌尖。吃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这次没有等很久,门就开了。 还是那个萎靡不振的男人,只是阳光下,看清了脸,却是很年轻。 找谁?那个男人迷迷瞪瞪地问。看起来他已经不记得昨天下午见过自己的事情了。 我叫孟清清,是房东太太的妹妹。昨天下午来过。不得已孟清清再一次说明来意。 哦!收房租呀!我昨天不是说了吗,现在没钱,等我有了钱,立刻就还。男人的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12-02 07:08:01)
门外不是房东,也不是房东太太。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廖武长松了一口气。 找谁?大半夜的。廖武一只肩膀靠着门框,沙哑着嗓子漫不经心地问。 什么大半夜的。现在是下午四点。什么?下午?廖武扭头看了看窗户外面,嘟喃道,那天怎么这么黑? 外面下大雨,云很厚。我是房东王太太的妹妹,我叫孟清清。我姐姐和姐夫今天有事,我来帮着收房租。叫孟清清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狭路 1, 廖武是被外面的雨声惊醒的。雨声响亮,劈里啪啦地打在玻璃窗上。睁开眼睛,屋子里暗沉沉的,只有一丝微光,从并不严实的百叶窗的缝隙里透进来。几点了?这么黑,肯定是晚上。但究竟是什么时辰呢?黎明?黄昏抑或半夜?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廖武自问自答。他只记得昏昏沉沉中勉强支撑着考完最后一门课程,开车从休大回到公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冬瓜玉米羹去年无意中把一只坏掉的冬瓜丢进地里,就长出了好几颗大冬瓜。今年年初如法炮制,把最后一颗冬瓜的瓤丢进地里,果然长出了好几颗冬瓜。先生送同事、邻居,教会的弟兄姐妹。几周前看到城里的一篇博文,好像就是如何做冬瓜玉米羹,灵机一动,便如法炮制了。由于忘记了博客名,最终没有找到原文,凭借记忆,照猫画虎,味道不错。健康、美味。先看成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18-11-11 06:00:32)
降温
骤然冷了
清晨的寒风
呼啸而来
习惯了温暖的肌肤
已然忘却了风凉的味道
风又止了
天仍阴霾
一丝光偶尔泄出
为灰色的天空
点一抹腮红
做家务
无来由地
最近喜欢听情歌
尤其是做家务的时候
剁肉切菜的节奏
与情歌的韵律和声
薄皮大馅的饺子
在水中翻滚
情意绵绵的绝唱
乌鸡汤
黑色的身体
熬煮后变成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