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8-29 06:20:19)
女人们的江湖 1, 桃花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又照了一遍,她非常满意今天的妆容。假睫毛长长地,衬托着一双大眼睛迷离朦胧,暗红色的唇膏点缀着周正的嘴型丰满而湿润。小巧的鹅蛋脸点了淡淡的腮红。桃花对着镜子笑了一下,嘴张得太大了点。不仅露出了牙齿上端的牙肉,红红的很乍眼。而且脸颊上的皱纹都显现了出来。于是她又对着镜子,笑了几次,把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8-08-27 16:42:27)
她抬起头,满脸疑惑地扫视整间办公室。同事们有的在喝茶读报,有的在说话聊天,有的埋首工作。咦!怪了,会是谁呢?给自己一个烧饼。看了一圈后,收回了视线,看见坐在对面的张启航正含笑看着自己。 冯雨薇恍然大悟。小张,是你给我买的呀?你这个小伙子还挺懂事的嘛。 说罢就开始一边啃烧饼一边猛夸张启航。小张,你实在太可爱了。姐太谢谢你了。哦,对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8-26 09:54:19)
落雨的秋天(2) 他的心里直犯嘀咕,也颇不服气。张启航在黎县支行工作将近七年,虽然不在信贷科工作。但是年年先进,调动时已经是副股长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下面的支行抽调上来。现在却要在一个小丫头手下做事。瞬即一丝不情不愿的情绪,飘飘忽忽如一团云聚集在胸口,软软的,轻轻的,却非常严实,堵得他透不过气来。胸间闷闷的。 俗话说,衙门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8-25 05:24:02)
落雨的秋天 1, 几只喜鹊挤在一棵歪脖子柳树上,喳喳喳喳地叫着。吵醒了张启航。 他睁开迷蒙的眼睛,一缕晨曦穿透薄薄的窗帘斜斜地洒在墙壁上。天亮了。瞟了眼床头柜上的闹表,时间尚早。还可以再躺十分钟。他想。过了一会儿,听到客厅里母亲走动的声音。真是比上班还准时。跳广场舞,母亲每天的必修课。雷打不动。 今早儿的喜鹊叫喳喳,喜事要临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生煎馒头
原本只是面粉
肉眼看不见的细微颗粒
没有厚度没有温度
也没有味道
随意散漫任性
未经雕琢的
原形原态
时间在水的流动中
发酵酝酿
你温和而柔软
任凭手的揉捏
洁白饱满圆润
粉妆玉刻的
含苞欲放
一切只是开始
生命从来不仅
花好月圆
油烹火烤
炼狱般的煎熬
等来金灿灿的色彩
和香噴喷的酥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7-06 17:59:06)
仅以此文纪念天堂里的父亲,以及七七卢沟桥事变,和中国人民抗击侵略者的战争,以及那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山河破碎中的艰难,还有他们从未弯曲的脊梁! (竹心)女士: 感谢您参与廉动全球——华人好家风征文大赛!您的作品《你走后,我们回来了》在本次征文大赛中获得三等奖,特此祝贺! 为了进一步弘扬中华好家风,推广中华家文化,兹定于2018年8月8[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阅读和旅行 喜欢阅读的习惯来自于母亲的影响。小的时候,家里有大量藏书,满满堆积在一个又一个的纸箱子里。记得母亲特别喜欢读小说,每逢周末,斜阳慵懒的的午后,母亲捧一卷薄书,砌一壶淡茶,静坐窗前阅读。那是童年记忆里母亲的一侧剪影、一份回忆。 刚刚有记忆的年岁,母亲就拿着厚厚的一本书。对我说。你的名字就是从这本《六十年的变迁》里来的。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大白和小白 大白和小白,是我们家养过的两只母鸡。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春末夏初时节。一天中午,爸爸下班回家,照例放下新买的蔬菜后,又变戏法般地把一个纸箱子放在地上。箱子并不稳妥,微微摇晃。里面似乎有东西在动,还有扑楞楞的声音传出来。这是什么?我们诧异极了。 爸爸神秘地打开纸箱子的盖子,我们几颗小脑袋齐刷刷地往地下看。只见箱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在纽约停留的日子里,喜欢到处走在,看看,逛逛。曾经拍了很多照片。当初一犯懒,没有写博客记录下来。时过境迁,回过头就很难再写了。甚至忘记了哪一天,什么天气和心情。 上个周日,一个上午,编辑我们教会自己的季刊。看了一个上午的文。眼皮发涩,头脑混浊。那天是阴天,偶尔飘散几滴雨。未曾淋湿厚密大树下的木椅子。天气不冷不热,又不晒。适合出去逛街。 午后,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6-09 15:41:45)

年少时,爸爸做的刀削面又细,又长,又薄和筋道.但因为吃的多了,有时会抱怨,怎么又是刀削面?后来,漂泊异乡,爸爸的刀削面成了亲情,乡情的怀念和记忆.第一次回国,终于带了一把削面刀来美.履试履败,总难成功。所以将削面刀束之高阁。 几年前,终于又想起山西的刀削面,随之翻找出削面刀来。再试刀削面.虽不及爸爸削的那么长,却也足够薄和筋道.突然间,我发现,人的能力是和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