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驴十八

破帽遮颜过闹市,管他冬夏与春秋。
个人资料
FarewellDonkey1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相反,我不认为人类及其社会的发展有事先可以预计的必然性,也不认为有”从低级到高级”的既定道路。目前为止,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性都是事后诸葛发现的。而我说的历史,是指我们人类对过去的活动的记忆、记载、或描述,这种《历史》才是有必然性的。这种必然性被一句话很好地概括:“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尽管此话耳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地主故事呢,其实讲完了,咱们聊点题外话。
小时候读《格林童话》,大拇指汤姆混在干草里被牛吃下肚,然后牛被杀了牛胃扔到了粪堆上。。。震惊了!那么好吃的毛肚就那么扔了?好吧,作为吃货,进一步去了解,中世纪欧洲农民不仅经常吃牛肉,内脏基本都不吃扔掉。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和别的民族,原来是生存在完全不同的资源环境中。大冬天清晨去拾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土改了。末日临近,地主们惶惶不可终日。我爷爷稳坐镇上,嗤之以鼻:干我屁事,我还有一亩田吗?但不断有地主被斗被杀的消息传来,还有到外地去抓逃跑地主的。全家心中其实非常忐忑。
终于一日,老家的土改代表登门。我爷爷特地把自己最好的袍子穿上,一付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气概。昂首挺胸去见面。一见面,x老爷(农民都是老闰土),我们是来告知您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爷爷一家,确实是带着莫名的胜利喜悦和振奋,回到镇上。却发现,战争过去,已经物是人非。许多房子宿主都换过不止一次。别说收房租,都没有人承认他的所有权。当然要找政府打官司。县里当政的民国接受政府,谁有关系给钱就给谁办了房契,根本不理我家的诉求。抗争多次,最后狠话都放出来:再闹,就认定是伪产逆产,一样没收,还要当汉奸坐牢。
这真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家那嘎达一直到日本人投降,都是沦陷区。共产党没能在当地建立起政权。大家都想不通小大子是如何想到和知道去投八路的。也许是真心要抗日,也许就是因为继续呆在乡村,根本看不到出头的希望。这孩子的心比一般的农家子弟要大。他从小在我家长大,开过蒙读过几年书。他小时候,我爷爷奶奶人到中年膝下无子,特别喜欢他。我爷爷经常和他一起背诗默文的,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其实有两位奶奶。大奶奶是爷爷的结发元配。她知书达理,温柔善良。和我爷爷可不是那种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夫妻,而是真正恩爱白头相依为命的伴侣。我爷爷虽然无能,为人私德却无可挑剔。他少年时腰缠万贯,游学江南,烟花扬州金粉秦淮经常过,却从不涉足秦楼楚馆。大奶奶一直未曾生育,他丝毫不以为意,也不想纳妾。好在他既不是独子也不是长子,家庭压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明抢暗偷,皆是匪徒本分,完全可以理解。烧房子一事,略有保留意见。但对于烧地契,我则完全不能理解。你又不是革命造反,又没有政治纲领,多此一举么。也许,是他们翻出来了,知道这真是不亚于金银的好东西,却又没法得到手,烧了泄愤?也许,这就是阶级斗争的觉醒标志?
的确,土匪只是少部分,大部分参与抢劫的,还是四周乡民。其中少不了自家的佃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爷爷的性格注定成不了大事。他怎么也想不到酒桌上的几句闲话会让他背上人命官司。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自己没担当。欠债还钱,赁田交租。是自从盘古开天地,天经地义到如今的硬道理。本来你自己的事,该打该抢,恶人要自己来做,国家政权只会为你背书撑腰。全国成千上万的地主都好好的,为啥你一个要惊动国家机器呢?
我可以理解县长的郁闷。地主不收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理解佃农的行为和决策,需要了解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状况。我记得有个作家回忆,说有一年他家缴完租子后,还剩下两斗谷子五斗糠。他父亲高兴坏了,对他说今年真是难得的好年成,全家人可以在家过冬不用出去逃荒了。。。当然这是西北偏穷苦地区的例子。可相对富裕的地区又能好多少呢?佃农经济的算术很简单,不需要文化都能理解。一个主劳力的核心佃户家庭,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家先前也曾阔过。。。妥妥地自打脸。因为按我自己的逻辑,这个说法相当于我家先前也曾“恶”过。想当然我太爷爷一定是个狠人,我没见过他也没听说过多少事迹。只知道他的家产分给了三个儿子,每一个依然是全县数得着的大地主。小时候我老叔骑着自行车带我回乡里,在土路上蹦蹦颠颠的没个完,他一会儿指着一个村庄说这个庄子以前是我们家的。。。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