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10-21 06:57:53)

每年,两次去动物园拍片,春季和秋季。 上周,天气开始转凉了,我的摄影嗜好又开始蠢蠢欲动。这时去动物园拍片的好季节,我背上了摄影器材,去了动物园。那天,还算幸运,拍到一些还算过得去的片片,为了不致使网友们感到视觉疲劳,我就分批上片,与诸位分享! 1. 2. 3. 4. 谢谢点看!与你同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10-15 06:12:50)
最近,我在网上下载了一个听书的帖子,里面有许多中国和世界名著,用朗读的方式让你了解书中的内容,对于喜欢读书的老年人或必须带上老花镜读书的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每天睡前,我闭上眼晴,听一段书中的情节,缓缓入睡。好享受! 一天,我无意中打开了海明威的名著《老人与海》,一路听下去很有感受。于是,找来了《老人与海》译本(看英文原著太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人的一生一世会经历无数次的欢笑与悲痛,最最撕心裂肺的痛,莫过于生死离别!在我39岁时,丧母,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生死离别的痛,不仅仅是极度的悲痛,还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失去了世上最最伟大的母爱。这种伤痛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漠,更重要的是我的妻子给予我的爱抚平了这样的伤痛。现在,我的老伴去世了,又一次又经历了生死离别的痛,不仅仅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3)
去世前一天清晨,我照例去护理院病房探望她。她躺在一只轮椅上,面朝窗户,太阳从百叶窗的缝隙间照到她的脸上,显示出明暗的条纹,她昏睡着。我把她摇醒,她看到我后淡淡的一笑,笑得那样无力,笑容中带着隐隐的凄凉。自从肺炎以来,她体重锐减了17磅,眼眶深陷,原来微胖的脸颊出现了棱角。我看着她无力凄凉惨淡的笑容,我的心头一阵紧缩,感到一阵眩晕,我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1)
在“梅”还在住院期间,NursingHome的一位工作人员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去她办公室签署一些文件。她告诉我从医院出院后并不立即回到原来的AssistedLiving,而是在NursingHome住上20天,保险公司将会承担费用。在这20天内,继续给她智力和体力上的锻炼,这里有专门的治疗室,帮助病人做智力,体力两方面的锻炼。当然,有专门的护士,医生负责指导。如果经过康复治疗,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我太太,“梅”,由于脑退化症住在护理院(AssistedLiving)已有三年半(她患脑退化症已有九年的历史),她很习惯。由于在护理院生活比较规律,营养也足够,她体重增加,气色也比原来红润些,只是记忆,认知能力越来越差。三年后的一个周六晚上,护理院打电话给我说:“她走路身体往左侧偏斜,是否有脑血管意外,即小中风的可能。”我立即驱车前往护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RittenHouse的主管通知我“梅”急需转院,理由是她的病情比较严重,这里的病人太多,照顾不周,需要到一个小型的护理院加以护理。她给了我四个护理院的地址,我走访了四个护理院,选中了一个,比较远一些,但感觉尚好。这个护理院位于一个小镇上,MacCalla,距离我的新家约20分钟的路程。护理院的名字叫PlantationManor,事实上是一个护理中心。它包括有一个NursingHome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自从“梅”住进护理院之后,我每天上下午都去看望她。我再也没有能力去照顾我家前后的草地和果树。我记得“梅”住进护理院是七月份,那时正需要每周割草。我没有时间自己割草,只能找人割草,就请一个熟悉的美国人,夫妻两人共同割草,人非常和蔼。一估价,前后一起割,$400/每月,我嫌贵了点,他说:“前园每月两次,后院一次,每月就算$300,如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4)
由于上节所述“梅”在思维上的紊乱,给我造成了许多困难。但是,这种思维上的紊乱并不是成天如此,有时清醒,有时糊涂。在生理上也相应出现诸多变化。一天早晨,我先起床,到厨房中先把鸡蛋煮上,我们早上每人一枚鸡蛋是固定的食品。我听到她在房内急声呼叫:“申哥,快来!”我急忙上楼,见她半坐在床上,脸色涨的通红,对我说:“不好了,我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我们之间的几则对话,说明她的思维已经完紊乱。一天,我告诉“梅”:“今天晚上我们和小佳一起去中国餐馆吃晚饭。我已经你把衣服准备好了,到时出门前我会叫你换衣的。”
“你认识小佳?”她惊奇的问我。
“小佳是我们的儿子。你是他的妈,我是他的爸。”我说。
“不对,不对!小佳的爸爸是我的申哥,这么会是你呢?你在骗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