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6-18 06:16:24)
贵州的生活,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我和“梅”面对这些困难,没有倒退,相互依靠,相互支持,相互鼓励,相辅相成,勇往直前。其实,年轻时吃点苦有好处,让人知道生活的艰难,道路的曲折,一辈子受用。当晚年回忆往事,珍惜自己走过的每一步,即使自己做出点成绩,有点贡献,也不会沾沾自喜,忘乎所以。 五里桥是个山区,地下都是坚硬的岩石,不能打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6-15 05:48:52)
五里桥是一个苗族,布彝族,白族杂居的地区。50年前,这里生产力十分低下,生活极其贫困。以“街上大队”为例,1968年,一个年轻劳力,一天挣十个工分,只能拿到八分钱,买一包最廉价的烟都不够。 这里是个山区,土地贫瘠,玉米是主要的农产品,极少的地区可以种植稻米。他们主食是玉米,把玉米磨成玉米细粒,隔水蒸熟,就成玉米饭。因为当地气候潮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8-06-13 05:43:51)
从贵阳到五里桥有公共汽车,很近,约40分钟就到。从五里桥到区政府却没有汽车,要走山路,约走一个小时,虽然不算崎岖,也要翻山越岭。
前一天我们通知了区卫生所,告诉他们第二天从贵阳到五里桥。班车在贵阳10点准时出发,到五里桥大概10:45左右,每天只有一班车。我们到达五里桥时,区卫生所已经派人到车站接应我们,他带来了一根扁担,几条绳索,正好把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8-06-12 16:03:45)

父亲节将近。 今日下午,看到菲儿网友给我留言,希望我能在父亲节写点什么,或者做个菜肴以庆祝自己的节日。 我刚丛意大利旅游回来,我带回来4千余张照片,自己反复浏览,评估之后,留下500余张。为了庆祝自己的节日,我将用500余张照片做成几个视频,包括意大利食品,梵蒂冈,威尼斯,天空之城等等。其中,意大利食品给我深刻的印象,我会先把它做出来。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6-11 05:40:34)
我们顺利地住进了贵州省招待所,等待分配。 全国分配来贵州的有几十个毕业生,包括不同专业,住进两间大房,一间住女生,一间住男生。每间房间有上下铺,可住二十来人。贵州省委还发给我们津贴,可以维持基本生活。那时,贵阳东西十分便宜,没有感到手头拮据。这一等就是两月,要等省委作出具体的分配方案。 在这个期间,来自各地的毕业生,操着不同的口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8-06-08 06:25:21)
我们应该是66年毕业,分配,由于文化大革命,一直拖到68年分配。分配工作当时由工宣队主持,依赖学院中的造反派主导进行的。城市的名额寥寥无几,有少数“机部”名额。这些机部名额大部分给造反派头目瓜分,极少数的几个城市名额要照顾年级中的华侨同学。 事实上这个毕业分配成了公与私的战场,在文革期间要“扫除一切害人虫"的造反派,却却显示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8-06-06 05:44:49)
在我学习针灸期间,大部分同学没有归校,武斗趋于缓和,人们对文革已经感到厌倦。“梅”继续在家逍遥。 那时电话没有普及,更不用说手机了。“梅”住在南京军区总院宿舍,大门有守卫,门房有传呼电话。我可以用公用电话打到总院宿舍的门房,门房值班人员会传呼“梅”,请她接电话。这样,我经常可以和她通话。 一日,趁着她爸爸妈妈上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6-04 05:55:24)
从杭州返回,我在上海哥哥处待了一段时间,“梅´和她的妹妹回南京去了。南京,全城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南医校园里,再也没有以往学生的熙熙攘攘,欢歌笑语。学院里几乎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逍遥去了,原来数千人的学院,目下只剩几十个铁杆造反派。头戴安全帽,手提棍棒,十来人一组,巡视校园。各教研组关闭,图书馆关闭,宿舍内空空如也。夜晚,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5-11 11:53:49)
本人因外出三周,于下月初返回,长篇连载--我的故事将于返回之后继续,特此告知。谢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5-09 06:27:26)
从井冈山后山下去,直奔韶山,参观主席的故居。顺利地完成了我们原来的计划。过后,我们坐火车回到南京。此时的南京,硝烟弥漫,正值武斗进入高潮。 南京医学院离南京市第五中学,简称五中,很近,就在莫愁路,大约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路程。五中有一个革命造反组织,名叫五中八八,观点非常激进。南医的革命造反组织,观点趋于保守。两派组织对于省委书记江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