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她的病,急转直下。
每半年,要去医生那里复查。最后一次复查,去年感恩节前。我直接找到医生的办公室,告诉主管医生,她的病情波动很大,甚至有时出现幻觉。医生告诉我:“这种病会出现幻觉,但如使用消除或减少幻觉的药物,可能出现付作用,再等一等,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我要了医生的手机电话号码,以及电子邮箱地址,一旦有情况,我就直接和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除了老年中心活动,我们还经常外出旅游。旅游当然谁都喜欢,“梅”也不例外。在她发病之前,我们曾有一次驾车游黄石的经验。 我在年轻时就梦想游黄石公园,一直没有机会。直到退休前3年的某天,那年我63岁,心血来潮突然想起我们该去黄石了,在一闪念间,就这样下了决心!接下来查图,刷卡,订旅馆。一切就绪之后,我自行驾车,和“梅”一起,路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事后,我给她哥哥去了电话,详细的叙述了发生事情的过程,我也如实告诉她哥哥,在这种情况下,我失控,有轻生的企图。 首先,她哥哥对她好言相劝,要她去医院看病,告诉她:“你的身体有状况,可能自己不清楚,一定要去医院。即使无病,看一次医生也没用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她哥哥的劝导下,在我和我儿子的摧促下,终于,她同意去医院了。 我在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初次发病(2011年)到住进医院(2014年)期间,虽然疾病处于相对稳定期,其实她的情绪高度不稳定。她多疑,好为小事争吵,脾气暴戾,有时不明原因大发雷霆。这段时间内,我已知道她有病,对我来说思想准备不够,也没有很好适应,我的脾气随之而升。因而,吵架变得经常化,而且,越来越升级,但双方从不动手,只限于口水战。 她吵过一架,忘记了,第二天又跟我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一路上从上海回转美国,没有意外发生,我感到宽慰。 飞机准时到达Birmingham机场,儿子在出口处等候。他用车子把我们接回家,怕我们没有晚餐,为我们准备了肉馅,包上饺子,和我们共进晚餐。他有自己的住处,晚饭后,很快离开我们回他自己的家去了。 第二天,“梅”突然对我说:“我发现小佳偷东西。”小佳是我儿子的名字。“不可能!他有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第一次我发现她的记忆问题,是在去Atlanta植物园。那是退休后不久,她心情还好,提议去亚城(Atlanta)植物园拍花草,我欣然同意。 我们早早起床,吃过早饭就上车前往亚城植物园。由于我们常去,熟门熟路,没有费任何周折,开车两个半小时后就到了植物园。亚城的植物园有偌大的一个暖室,其中培植有许多奇花异草,是我们最喜欢的地方。上午我们主要在暖室拍摄,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梅”和我的感情在大学期间发展起来的,不是青梅竹马,却胜似青梅竹马。从20岁认识起,到60出头,虽然有过短暂的分离,几乎一起生活了40多年。在国内生活期间,尤其在贵州生活期间,从生活到开展业务都极度艰难,我们俩相互依靠,相互鼓励,相互照顾,相互体贴,从来没有吵过嘴。两人都坚信一定能白发到老,共同走完此生。 到了美国之后,有过伴嘴,争执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在“梅”退休6个月后,我也退休了。 我感到一切心满意足,应该休息了。我有房,有车,有保险,有存款,我的退休生活应该无忧无虑,没有后顾之忧的。 回顾我们从分配到贵州山区,在穷山沟里生活了七年,一路奋斗,调贵医任教,报考研究生,联系出国,在科研上虽不能算成果累累,20多年一共发表60多篇论文,最后以副教授告终。我很现实,我来美国已经43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梅”的最后八年是在UAB的儿童医院度过的。那时,她已经是ResearchAssociate了。老板是一个儿科医生,S博士。他对一支肺炎病毒感兴趣,此病毒可以引起小儿肺炎,死亡率极高。临床医生搞科研,一般对于科研的基础知识和实验手段并不熟悉。他把实验室交给了“梅”,她除了进行必要的实验以外,还要管理好这个实验室,从采购简单的设备,订购实验试剂,经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工作的最后阶段,我调到基因治疗中心,其时58岁。 上文已经叙述,第一个老板从不给我书写论文,我只能受控于他,不能独立。我没有甘心,跳槽!第二任老板无能,我和他共事四年,竟然没有发表一篇论文,不可思议!自信凭我自己的科研能力,每年发出一篇文章应该轻而易举的。那时,即使我出了很好的结果,写成文章,老板常常往抽屉中一放,几个月都不看一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