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小玫

在这里,先是写给我看,希望你也看。
博文
(2017-03-24 10:34:03)

上个月在印度游了十来天,除了首都德里和必去的有着泰姬陵的阿格拉(Agra),还去了斋普尔(Jaipur),乌代普(Udaipur)和焦代普(Jodhpur),转了十几天其实都是在印度最大的省拉贾斯坦(Rajastan)境内。到印度一游是多年愿望,那种地方一般都能满足我了无止境的对陌生地方的好奇。事先对印度行作的打算要点是要自由,要舒适,要深度。作此打算原因大致有二:1)家人对去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这是秘鲁首都利马的唐人街或中国城。离开秘鲁的前一天我们雇了个司机,包了一天他开的出租。这个老司机非常热情周到且负责任地把我们带到了城里几乎每一个热门景点,临了,他居然把我们带到中国城去观光,这可是出乎我们的意料的。我们和这个司机完全语言不通,靠的是他用他手机的翻译软件和我们对话。我们并没有主动提出要看中国城,但大概是他觉得中国人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下面小短文的故事说的是longlongago的事情,一个母亲写儿子的记事文。(一)可爱的圣诞礼物
周圍,早已是一派濃濃的聖誕氣氛。小丹尼的學校與聖誕有關的活動接二連三地进行,把他的母親牽扯進去忙乎了好些時間:捐款、禮物、節日活動的衣服……等等。上週五,是丹尼的學校聖誕、冬假前的最後一天,學校那天提早放學。我計劃好那天下午提早從辦公室出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2-27 15:05:17)

真正见识阿根廷探戈就是在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那是2002年的事了。其实也只有在阿根廷的首都,才比较容易找得到看一流阿根廷探戈表演的机会。去阿根廷旅游,在首都艾利斯,看探戈是游人参观的重要项目,估计现在更普遍了,导游会告诉你,到了阿根廷不看探戈就等于没到过阿根廷。那会,我在那儿竟然看了两场,因为看完第一场还觉得没看够,临走前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5-02-25 12:30:02)

原本是在佛罗里达呆着的,为了一点事提早回麻州老家了。回家时东北部已经下了两场大雪了。第二场大雪将到之际,我在佛罗里达给事先约好愿意帮我铲雪的工人老萨打电话,请他在我回到家前帮我铲雪,至少把我家车库门前的两条车道铲出一条来,好让我们回去后能开车进出。
回家一看,老萨果然铲好了一条车道,虽然是战壕的样子,仅够容一辆车通过的车道两边是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这是海顿的《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TrumpetconcertoinEflatmajor).此曲作于1796年,当时海顿已经64岁。这首曲子是海顿作品中为最多人熟知的曲目之一,尤其是第三乐章,更是深入人心,其旋律几乎无人不知。据说这个曲子是海顿为当时优秀的小号演奏家,海顿的好朋友韦丁格而写,传说当时的制作水平做出的小号还不能奏出半音阶音,不能完美表现这首小号曲,直到几年后经过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刘仲敬:萧红以及左派作家的宿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30日转载)提要:萧红和大多数左派作家一样,是相当自私和冷酷的人,习惯严以责人、宽以待己,把一切责任推给万恶的社会,用政治家的决断对付亲人,不择手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10-20 10:01:14)


这里的照片拍于九月上旬。感谢那几天和煦温暖风和日丽的天气,只是遗憾脚步匆匆,未能有更多的时间流连,能拍到的多是大街上看到的景。
我们在莫斯科和其周边的地区的观光参观用了六天时间,临走时和同伴们有着同样的遗憾:最好能多呆个三五天。
下面摆出来的是第一部分,主要是红场,克里姆林宫附近的街景和风光,第二部分准备摆一些和前苏联有关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冬宫其实是Hermitage博物馆包括的几个建筑之一。因为许多国人并不熟悉Hermitage这个词,而对冬宫这名字却相当熟悉,因此我的题目用冬宫来代替hermitage。
HermitageMuseum的中文名一为“隐士庐博物馆”,另一名字音译为“埃尔米塔日博物馆“(维基)
我们一行都是老帮菜,对Hermitage博物馆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节。有同伴在前往参观朝拜之前还特地上网把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美国东北部的秋天景色怎么形容都不足以表达其之美。这几年我年年都上路,出个一两天的门,开车找景去。我有一个很怪的经验:每结束一次景地的流连和拍照,当我跨上座驾,再往前行的时候,车子倒后镜里的景色总是让我感觉惊讶:这景很美!可刚才那一阵怎么没看到呢?于是就带着遗憾前行,当然除了遗憾,还带着遇到更美的景色的希望往前跑。。。。但下一站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