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gios博客

走吧,眼睛望着同一片天空,心敲击着暮色的鼓。 走吧,我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走吧,路呵路,飘满了红罂粟...
博文
(2013-09-30 07:33:07)
只一低头的功夫
我们已各自奔跑了三十年
今夜,仰望星空,我们久期终遇
头挨着头,肩贴着肩
透过沧桑的目光
我们的灵魂在喧嚣的幕后对视
时针疯狂旋转
记忆的列车向后飞驰
川流过纷乱的窗外
我们畅饮往事
象捕捉隧道间闪过的每一束阳光
就这样手拉着手,不再松开
一起走向深邃、浩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9-30 07:29:50)
故城,我寂寥时的情人
每次,想起你
象牵起一根儿时的丝线
可每次,走进你
都是一次流浪
每次,离别你
象剪断经年的爬藤
可每次,梦醒时
总恍惚是你的月光
带走一杯你的泥土
用岁月烧成紫砂
在冰凉的秋季
沏一壶绛紫色乡愁
望异乡的云
听异乡蟋蟀吟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9-30 07:27:43)
谁,曾把思念锁在摇篮
把命运系在风帆
谁,曾将梦想贴上邮票
剪接孤寂的年头
谁的诀别在日记里重复
涌进酒醒的间隙
谁的玫瑰在目光中风干
成为春天的伤口
仰望头顶散淡的烟痕
你已飞过我的天空
让我从灯火的胭脂里
拾起半生蹉跎
看你轻摇船橹
去迎娶一湖曙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9-13 14:34:58)


ItwassuchafineandcalmdayinSeptember.Theweatherwassuddenlycooldownafterapouringthunderstorm.Iwastiredofsittingintheair-conditionedhouseforawholelongsummer,anddecidedtostayoutsidetoindulgemyselfwithsomefreshair.Itwasfiveo'clockintheafternoon.Theskywasclear.Icleanedapairofwhitearmedchairsonthedeck,whichhadbeenremainingmuddyduringthepastsummerrains,andseatedmyselfrejoicinglywithalaptoponmyknee.I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2-05-17 19:33:02)
1
当燃烬的激情
融化了你冰雪般的花蕊
你将花瓣上的头像
一叶一叶地卷起
2
黑暗中
我们对视的心灵
无语、无悔
北极星似的婚钻
在遥远的橱窗里忽暗忽明
那是我无数次涌到嘴边的承诺啊
可你今夜的欲望
在墙角
一会儿是露水
一会儿是蛛网
3
落满灰尘的书
角落里砌成倾斜的墙
十字架般压着一张张借据和一片片梦想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cke:body></cke:html> 莎拉·张和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 我第一次听莎拉·张演奏的作品,大约是在九六年前后。那还是在美国的音乐专卖店TowerRecord里试听她演奏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然而,一直以来,我从未过于青睐她的演出。主要原因是我觉得她不外乎是一位小提琴神童,而那个年龄的演奏大多搀杂着许多模仿的痕迹,很难能表现出什么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1-12-04 17:35:39)
无数次的键击后
你翩然走出虚幻的同城
门铃、红酒、烛光
点燃你不断开阖的朱唇

烟一般的婀娜
你滑入冰凉的帐中
于是,一双孤寂的灵魂
化作两只圆月下的海鸥
依着镀满银色的波涛
愉快地翻滚
黑暗里
你枕着我的胸
淡淡讲起
我从未听说过的遥远的山村
晨雾一样
你倏然消失
当风铃还不慢不紧
轻拍着梦中的我
呓语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1-08-20 19:44:08)
记得年少时,我曾找高人算过一卦。说我命主木。木者,逢水则盛,遇火则焦,见金必折。因而,须得主水的贵人相助。如后半生茕茕一人,则必经诸多磨难。当时少年气盛,一笑了之了。三十年过去,蓦然回首,方知冥冥天命。我曾经折过,也曾经焦过。然而,上穷碧落,下极黄泉,命中如水的贵人仍然茫茫如也。每当我孤独一人孓立于风中,即便那风舞的披氅在夕阳中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半生戎马倥偬,骋千里中原 
历滚滚长江南渡
又北耕塞外, 伟烈丰功
福荫子孙后代
一世清明澹泊,泽四乡桑梓 
看悠悠流水功名
更荣辱烟云, 高风亮节
享及鹤寿遐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1-02-27 09:27:28)
初夏的那个夜晚
我推开窗户
一颗流星划然而入
火光四迸
播下了二十二年无花无果的种子
                    --题记
来吧
即使盘查如林
即使餐风宿露
来吧
即使牙齿戴着镣铐
怀书也被搜出
你只需要眼睛、身影
和象他们一样的脚步
来吧
不要理会凄厉的笛啸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