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槟郎总集

相关南京诗人老师槟郎资料大全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10-18 18:57:06)
我已乐于死亡
槟郎
.
我在长大,
我的童年在死亡。
我在变老,
我的中年在死亡。
我将成仙,
我的老年在死亡。
.
后来才听说,
我和哥哥之间,
三个夭折的女婴。
我的三个姐姐,
还没见过就消失,
只有到死亡之乡相认。
.
母亲突然死去,
故乡的田园,
不再有伫望的身影。
父亲接着死去,
老屋里变成客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0-18 18:56:34)
新韭与旧韭
槟郎
.
韭菜长大了,
割去地面上的部分。
留在土里的根,
又长出新的韭苗。
你说,旧韭与新韭,
是什么关系?
.
大鹅下了蛋,
鹅被杀了吃了。
蛋又孵出新的小鹅,
小鹅又长成大鹅。
你说,大鹅与小鹅,
是什么关系?
.
老牛生出幼牛,
老牛犁不动耕地了,
被埋在后山上。
幼牛长大缚上轭。
你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0-18 18:55:56)
过家家游戏
槟郎
.
人老倍思乡,
儿时的童趣永远难忘,
没有古怪洋玩具,
游戏照样充满花样。
就比如过家家,
还有道理的名堂。
.
一群男女小孩子,
一起做过家家的游戏。
碗盆碎片做碗盆,
做米饭用泥粉,
做菜的有树叶野草,
砖石垒搭出锅灶。
.
一开始各做各的,
各吃各的,像私有制。
后来领头的建议,
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55:23)
三位一体的老王
槟郎
.
耶教神三位一体,
老王同志也是如此。
找局长,是他,
找书记,也是他,
找代表,更是他。
.
老王同志对我说,
他总是很忙,
多羡慕我无官一身轻:
你说,耶稣很忙吧,
我与他都是忙人。
.
有人状告王局长,
状纸被交给王代表;
有人状告王代表,
状纸又交给王书记。
老王同志是三位一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54:48)
张厅长跑了
槟郎
.
年年评上先进,
隔几年去某校培训。
厅级单位里做了最高官,
见人和蔼可亲。
.
不嫌糟糠之妻,
久病床前夫君。
儿女个个有出息,
国外留学工作扎根。
.
他好心对我说:
还是无官一身轻,
只是不能乱说乱写,
坚决打击清议的文人。
.
忽然网传消息,
张厅长变得陌生。
三个情妇已经检举,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54:13)
针缝小狼口
槟郎
.
老狼穿针引线,
要给小狼封口。
最近老虎发大威,
言论频繁入罪。
.
古训祸从口出,
乱世超过从前。
唯有封住你的口,
才能免遭毒手。
.
穿大针缝长线,
小狼之口永闭。
从此老虎不生气,
吃食改为鼻吸。
2018-10-14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53:32)
狼入羊群之后
槟郎
.
狼入羊群之后,
狼要长久地吃羊。
要羊为它唱赞歌,
又要剥夺言论自由,
还要共同防御外寇。
.
狼从此以羊为食,
还要长久地吃。
每天只咬死一头羊,
其它羊还要放养,
还要不断繁衍增长。
.
狼日久得寸进尺,
暂时未轮到吃的羊,
每天要为狼唱赞歌。
要说没有狼就没有羊,
是恩主狼养活了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45:20)
乱世的村庄
槟郎
.
从盛世中走来,
向乱世中走去。
我的古老的家乡,
状元李黼的后代,
与时俱变的村庄。
.
大规模地改造,
村庄便如城堡。
外围石砌的高墙,
里面四通八达,
家家门对着街巷。
.
小时候的残迹,
与邻居家隔巷对门。
向东的巷口,
石砌的大门楼,
对外敌易守难攻。
.
皇上日益昏聩,
大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44:42)
围城的悲剧
槟郎
.
有围墙才算城池,
本来是用来保护自己。
原住民并不能自治,
外来势力终将之征服,
成了对民众的束缚。
.
被解除武装之后,
便任由殖民者处置,
城墙反成了牢笼。
猪圈里哪有尊严体面?
套绳的猴子任被耍弄。
.
一开始只要交税,
接着还要歌颂新权贵。
所谓身服还要心服,
赞美殖民者的文治武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8 18:44:02)
神秘的黄帝庙
槟郎
.
玩户外的组织,
都是无神论,
与主流社会一致。
户外只是大自然,
山水只是生命的环境,
不须人格化。
.
非主流的社会,
宗教非常繁荣。
玩户外的到处钻,
也便会碰到宗教场所,
只当作人文风景,
只是普通游客。
.
教堂只从门外过。
清真寺绕开走。
佛教寺庙可以进去看,
只是看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