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色美景

人生是一场相逢,也是一场遗忘,最终我们都会是那岁月中的风景
博文
(2015-09-02 09:33:55)

(夏季,球友们经常一起打球的球场,一个匡字型,共12个场地。)最近,USTA出了新的评级名册,其中几位相识的球友晋了级。晋级,代表着球技的增长和赢赛的增多,于是发出衷心祝贺。昨天,去了久未登门的网球俱乐部,队长Maria告诉我,教练Dan把我的名字放进了CITA3.5的级别里,这么说,一不小心,咱也晋了级。
虽说是晋级,可CITA和USTA没法比,前者是地区性的,后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15-07-31 18:06:50)




大学同学阿书年初时微信我,他的前妻虹虹已从国内派驻到美国的某单位任领导,让我方便时照顾一下。他说,毕竟是另外一个国家,有我在那里联系着,他会放心许多。虽然虹虹在另外一个城市,距我六、七个小时的车程,照顾什么的根本说不上,但鉴于同学的关切之情,我还是满口答应了。
说起来,虹虹当年也是我的校友兼好友,我们在不同的系,但在同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5-05-18 14:06:11)


人生又一次,我站在了离别的港口。
信友克发来消息说,他要携全家回国定居了。
这个消息使我惊愕,前一段聊天时,作为某公司大经理的他还说要去印度出差什么的,怎么突然。。。
我问:是真的吗?不会是愚人节笑话吧?
他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不相信我吗?
的确,混在一个朋友圈中有大约两年时间了,偶尔对话,一直是说熟不熟,说不熟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5-03-26 21:49:13)

--由《五十度灰》的爱情故事说开去
信友推荐《五十度灰》并给了链接,便去看了。也许是很久没有看电影,欣赏力下降的结果,虽然一片恶评,我却觉得还不错。艺术的东西只要不是低劣粗俗,就难说好坏。所谓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概也适用于这里吧!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触点也不同。一部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与你的生活毫无交集,你也不会觉得它好;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5-02-14 22:26:29)


去年的情人节宛若在眼前:是个星期五,亦如平凡的每一天,我做了好吃的炸酱面,然后去打网球,没有鲜花,没有甜言蜜语。
今年的情人节,今天,是星期六,依然波澜不惊,网球昨晚打过了,今天便在家,依然没有鲜花,没有甜言蜜语,依然吃面。
去年如此写的时候,被人论断和批评了,当然大多都是出于善意。但今年还只能这样写,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状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5-02-01 21:22:40)


昨天跑了儿子学校5趟,破纪录啦!
儿子是他们学校年级的乐队和合唱队成员。昨天他的学校有为两队的募捐活动。我自然义不容辞地为他出钱出力。
上午11:00,儿子说要去学校排练,我便把他送到学校,然后邮局,购物,到网球俱乐部为他报下一期的课程,赶最后一天的10%折扣。
事情刚办完,儿子电话打来,排练完毕要接,于是马不停蹄地跑去接他。
回到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1-31 11:08:35)


据说,明丽的黄色是今年冬天的流行色之一。
自迷上网球以来,大部分闲暇时间都花在俱乐部里,便很少逛店了,好在不大的衣间也塞得满满档档的,四季的服饰按说也是足够了。不过,你知道,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所以,前些天趁着去银行,顺便到就近的mall里逛了一圈。
果然,很多店里黄色的服饰都很“炸”眼。光学上说,黄色的波长适中,是所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5-01-12 06:53:38)


我曾经有过很多爱好,摄影,书法,烹饪,编织,写作,跑步,骑车等,但都雷声大,雨点小,玩过一阵儿就放弃了。说起来汗颜,到如今,半辈子过去了,依然没有一样爱好拿得出手的。在1314跨年的时候,我不再像往年一样雄心壮志冲云天,而是踏踏实实地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很接地气的Resolution,即一动一静,两个坚持:静为书法,动为网球。
先说说书法。
自中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4-12-16 07:16:21)

自开博后,几经周折,终于慢慢爱上文学城。
我总是说我是今年初开的博,实际上,我的笔名是2009年注册的。那一年也有几篇发表,但那时,发个照片很费劲,要先把照片放到网上,才能再放到博客里。那时,孩子们大的大,小的小,家中的事业也刚刚起步,先生经常出差,我则要忙里忙外,常常是把小女儿放在车的后座上,带着她东奔西跑。最终因为忙碌,便放弃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14-11-27 09:42:00)


寂静的夜晚,轻柔的音乐,暖暖的灯光下,涌上心头的常常不是那些大起大落的爱恨,也不是那些刻骨铭心的情仇。也许那些太伤太痛的记忆,人们都会刻意遗忘吧。而那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却能温暖心头。
记得小时候,临家女孩个个聪明伶俐,我却是那种笨笨的黄毛丫头。八,九岁时去商店买菜,还要为家里买一包烟。出了店门,忽然记起,买的烟没拿,于是返回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