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人到中年,忽有一阵子想起了鲁迅。和鲁迅紧紧联系在一起是自己的学生时代,几乎每年的课本里要见到他,见到他直到厌烦,乃至毕业后再不愿看到这个名字。鲁迅的小说,杂文始终没有跨出民国年代,读来很不上口,但同样是民国的周作人,沈从文,梁实秋等的文章即便现在读来依然顺口,在追叙明清白话小说,也有上乘大作。总言之说鲁迅的文章怎么好,有言过其实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24日晚在微博发文,引用《智者建桥,愚者建墙》批评美国掀起的贸易战,不了碰触“建墙”二字,引发网民“点赞”,中国大陆实施严格的网路管制,禁止民众浏览海外敏感资讯,不也建了个“防火长城”吗?面对蜂拥而来的围堵,人民日报尴尬迅速删文。
无独有偶,前几天传出上海市公安局关于持有“绿卡”的海外定居人员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后人对关公的评价普遍是“忠义”但有“傲慢”之气,古有“关公大意失荆州”之说法,关公真的大意了吗?害死关公落到败走麦城的罪人到底是谁?
细读《三国演义》小说,笔者的分析结果是,军师孔明一心辅佐刘备取蜀,而忽略了荆襄九郡重地的人事布局,才导致了东吴成功偷袭荆州,逼关公回师救急而败走麦城。刘备入川带走了几乎所有谋士上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飞机一直在漆黑的空间,只有引擎声在提醒我它在移动,机内已经恢复了平静。当我再次睁开眼,斜视窗外本以为无聊的漆黑之时,在远处下方,忽然蹦出一块灯火,灯火渐渐放大,是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夜景。我感觉已经有好几位和我一样对底下的亮光产生了兴趣,与此同时,人随着机身在往下沉,夜景变大。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坐晚班飞机,没有云层,没有湛蓝的空间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4月初,AlphaGo之父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Hassabis)在母校英国剑桥大学做了一场题为“超越人类认知的极限”的演讲,解答了世人对于人工智能,对于阿尔法狗的诸多疑问,“过去3000年里人类低估了围棋棋局哪个区域的重要性。”杰米斯·哈萨比斯试图来解答这个疑问,因为在短短的一年之内,AI智能横扫围棋界当今顶尖棋手,除了最初韩国的李世石九段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4-09 04:06:22)

2017年4月1日,北京宣布在河北设立雄安新区,官方称之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被认为是当局已经意识到了,中共对老北京城这座文明古都的开发建设,犯下了史无前例的罪过。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的城建还是在疯狂的地价飙升中无远见,无长远规划地进行中。四九年中共建都北京后,对北京的城建改造已经立案,毛泽东定下调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打开网页,发现自己的博客已一年多没有更新了,是时代让博客这一形式作古,还是自身的原因?两者皆有吧。回想过去,每天一小段,一周一大段,书写的激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倒不是为了什么点赞,只是自由的和公众交流的情感。微博兴起已经多年,网络书写变得方便快捷很多,划手机的毫厘之间已将自己的喜怒哀乐传出四面八方。于是来了网红的字眼,红得飞快也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0-10 15:28:09)

东广岛市九月的雨季,绵绵的,却下得紧。上午我在市图书馆门口,雨具存放架前寻找着自己的雨伞。或许是雨天的休息日,许多孩子只能放弃室外游闲,随着大人来图书馆打消时间。眼前停车场的汽车比我刚来时增加了不少。一位中年妇女手捧着几本很厚的书下了车,雨下得紧,她不得不变为小跑,顺手取出手帕,小心地将怀里的书遮掩起来,她不顾将要淋湿的头发和衣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第二次走进春帆楼,已是哥嫂回国的一个多月后,酷热的烈阳将斜坡的停车场刷得雪白,在这样的热浪里没有第二个人来光顾这里并不奇怪。在整整一百二十一年前的三月,同样有一个老人也不愿意踏进这里。日本下关市紧贴关门海峡,这个地球上最窄的海峡,七十年前日军六万多吨的大和号战列舰都没法穿越这里,只能走九州东海岸的丰后水道。二十多年前刚来日本,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如果不是微信红包和微博吐槽的拯救,这一届‘史上最新闻联播化’春晚的收视率可能会创历史新低。不是导演不用力,不是重口难调,也不是公众对其有太多太高期待,而是其强大的政治说教惯性和已僵化到超稳定状态的面孔、语态、形式已经远远落后于这个时代,积重难返无可救药,越用力越面目可憎。”
  不出意外,一年一度的春晚还是未能逃离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