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真木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天际凭掌握,刹那化永恒。
个人资料
博文
(2017-09-19 16:31:08)

题记:我们素未谋面,也许将永不相见,但这又有什么呢?生命中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每一次的怦然心动,每一次的会心一笑,属于你,也属于我。
愿似秋叶,飘然落下
只为遇见你
愿如朝露,蒸发殆尽
只为滋润你
纵是萤烛之光,也要穿越时空
只为照亮你
超越肉体凡胎,让性灵飞升
天际咫尺,刹那永恒!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2-06 07:07:25)

自打有了意识,人就是不可满足的。这种不满足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创造的源泉,是生命力本身。当然人心不足也是种种邪恶的根源。我们乡下的俗话说:横眼人心不足。放眼世界,你可见过眼睛竖着长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其实不能算是人,TA们太幸福,太满足了。TA们是上帝宠物,具有更多的动物性而不是人性。好在TA们运气不坏,遇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11-26 08:44:29)

天涯论坛>闲闲书话>书余文字作者:有一段哭声
  聊聊梧桐
  
  前一阵子,上班路上砍了两棵梧桐,每天从这里经过,很痛心,不知为什么。这两棵梧桐还是活的,今年夏天还生气勃勃地立在那里,只是有些老,树干已不再碧绿。
  我本来是不认识梧桐树的,包括很多植物,相信很多人与我一样,以为法国梧桐就是中国梧桐。其实这里面有个误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听了偶然的《吻你》,特别羡慕那份质朴,想学。没想到偶然还真愿意带我。说带,是因为我完全跟不到伴奏,是一句一句地跟着偶然从头到尾的唱一条。其中喷麦,拖拍,抢拍,各种毛病那是一定的。可偶然是谁?才女啊,一通剪接编辑就成了下面这个对唱。水平怎样我说了不算,大伙听着。只想说:原来任人宰割的感觉可以这么好。
听不到的请手动播放: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2-03-12 09:01:44)

因为我们今生有缘,
让我有个心愿。
等到草原最美的季节,
陪你一起看草原。
去看那青青的草,
去看那蓝蓝的天。
看那白云轻轻的飘,
带着我的思念。
陪你一起看草原,
阳光多灿烂。
陪你一起看草原,
让爱留心间。
因为我们今生有缘,
让我有个心愿。
等到草原最美的季节,
陪你一起看草原。
去听那悠扬的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3-12 07:56:16)
在油管看《民歌中国》,这回是呼斯楞的《鸿雁》(“鸿雁,天空上,队队排成行。。。)。一曲唱来,荡气回肠。
接下来的访谈中,呼斯楞说到母羊难产的时候,牧人要助产。但人触摸过的羊羔带了人的气味,母羊就不肯要了,不给吃奶。这时,牧人就要给母羊唱《劝奶歌》。听呼斯楞的清唱,这个《劝奶歌》千回百转,情致绵绵,非常感动。听着听着我就想,我要有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2-23 11:59:11)

这个我比较得意,拜《龙江颂》的一句“堤外损失堤内补”之赐,我牢牢记住了“堤”念“低”,不念“提(ti2)”。
广州珠江北岸有条长堤路,广州人说普通话都说“长提”,我就老纠正他们。不过广州人说错确实情有可原:粤语“堤”跟“提”一个音。
让我不解的是,电视剧《悬崖》里,好像是36集吧,张嘉译(饰周乙)跟小宋佳(饰顾秋妍)在公园里边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2-16 11:11:05)

小时候,字没认几个,却喜欢乱读书。恶果之一是许多字知道大概意思,却不会读。比如这“囹圄”,是好人坐的牢吧,特别是坏人抓好人坐牢。坏人坐牢似乎不叫“囹圄”。
冤家路窄,今天又碰到了这个“囹圄”。一怒之下,摆渡了一家伙,原来是念作“鲮鱼(ling3yu2)”,这个鲮鱼我太知道了,小时候常常钓着的。梭形,长可半尺,撒点盐花,煎出来,特别下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在某县医院任内儿科住院医生时,曾上过一年急诊夜班。 县医院是全县唯一的正规医院,门诊部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值班,很有点全县二十多万人民之安危系我一身的责任感。当然,住院部内儿科,外科,妇产科还各有一位值班医生。 除了夜间急诊,我还负责出诊,出诊期间由住院部三名值班医生中的一位顶急诊班。出诊特别的激动人心。在医院里,有重大病情,一线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