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阅读 ()评论 (1)
(2012-04-10 21:33:03)
从圣地亚哥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习惯地打开收音机,听强尼和肯的脱口秀。听到强尼说,“今天新闻报导,圣地亚哥是美国最适合居住的前10位城市之一”,我把音量调大,心里很赞同。
圣地亚哥的优点实在太多。首先,它气候宜人,纽约寒冬腊月时,这里温暖如春;北京三伏酷热天,这里凉爽如秋。一年三百六十日里,几乎有三百天是艳阳高照。碧蓝的天空映照着碧蓝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2-28 14:22:05)

听来的故事桦树在杜克遇到文渊,一见如故,聊了好几个小时彼此竟毫无察觉。偶尔一抬眼,我看到窗外天色已暗,月亮斜斜地弯在远空。文渊有点激动地说:“为何有这么多好故事没人去写,而你们这些玩电影的却浪费几亿几亿的金钱拍那些低级趣味挤大奶和胡编瞎造的片子呢?”我看着她:“因为创作者们脑满肠肥,心不再会真感动,不仅脂肪肝脂肪奶,还脂肪心。”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1-11-22 10:51:01)
(继续上文)
我话音未落,叶农情绪显得激动,他说:“黑裤衩我不知道,但是田文裸泳的事儿绝不是传说中的那样,那天夜里我在场。”他还要继续,被我打断了,说不用在意,大家没有恶意。
叶农看着我,欲言又止,终于他说:“田文很浪漫的”。我点点头。
他用手触摸着墓碑上的字,轻轻地继续:“那时我们就住在布达拉宫旁边,她每天都呆呆地站在外面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1-11-22 10:49:17)
(继续接上文)
从大昭寺出来,我就打电话给叶农,告诉今天的活动结束了,他说好,你向左拐,约走一百米,会看到群艺馆,站在那里等我,我开车接你。
他把车停在我的面前,车的右前座还坐着一个长相干净的女人,叶农介绍说是他太太。届时已经下午6点多钟,但天还是通亮的,阳光颜色转浓,仍然明恍,微微一眯眼,眼前金光万丈。我问这么晚了,公墓还开放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11-22 10:46:03)
2011年9月28日星期五晴
拉萨夜幕降临得晚,清晨太阳出来得更晚。天还未明,饭店大堂里就传来了导游的嗓音,音色柴而不聚,似费力大声在喊,不是那种轻轻一张口,就像沉钟传很远的声音。我知道今天要进布达拉宫和大昭寺,所以期待,匆匆喝了碗不太熟儿的白米稀饭,就爬上了大巴士。昨天何大姐发短信来,写着叶农的电话号码,我在车上跟他通话,他说下午来接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11-22 10:44:49)

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大雾
我6点起床洗澡,换好衣服,电话铃响了,谢红在楼下等。
拖着箱子上了计程车,我看着外面满天的阴霾,能见度顶多5米,担心飞机能否起飞。清晨车少,司机开得很快,20分钟后就到了高速公路收费站。
这时谢红问我:“你的证件带好了吧?”
我一惊:“啊?”一摸包,居然忘记带了!
怎么会这样?这是我第一次出门忘记带证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11-22 10:43:41)

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晴
时差还未全部过去,所以我起得很早。赤脚跳下床就开始打扫房屋,抹桌擦椅,洁净给心里带来了踏实。我快速地冲了一个淋浴,换上干净的衣服,打开前后左右的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流入。我走到阳台伫立了片刻,注视着下面的大花园,买这个房子十多年了,我却还从未仔细看过花园里都盖了些什么东东。
假山,垂柳,鱼池,廊子,竹林,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11-22 10:40:48)
我的西藏之旅本帖最后由桦树于2011-11-600:24编辑
去西藏是很多人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准备了多次,但都没有成行。直到这次回京,我的朋友问我:“还打算去西藏吗?”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
“现在愿意去吗?”
“现在就走!”每一相思,千里命驾正是我的个性。
遥遥,韩大姐,小元姐等知道后马上告诉我,要先吃药,注意高原反应,动作尽量缓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09-11 14:13:54)

我喜欢独自去欧洲旅行,最钟爱的国家属意大利。每一思念,我便会撂下手边的烦杂,千里命驾,背个书包,跳上飞机,飞往罗马。
比起欧洲别国,意大利也许没那么规整,但她的迷人之处絮絮也道不尽,道不尽且无与伦比:城堡、教堂、广场、街道、凯撒、文艺复兴、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尤其是那些不期而遇的惊艳:你看那伫立在街头的雕像,全身肌肉凹凸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