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些居

有些些欲说向黄昏,西窗竹。
个人资料
博文
按惯例,大型(megafund)总是提前一年多从投资银行(还有大型咨询公司)刚工作几个月的一线分析员中招聘Associate,将他们提前锁定,待这些分析员完成与投行的两年工作合约后再入职。纽约时报2011年曾有一篇文章,描述那几家大型PE公司如何相互激烈竞争,在投行1000多分析员中锁定那几十个Associate,并为了争夺这些“明星”分析员,将招聘时间越提早。http://dealbook.nyt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有成份且唯成份,伯乐也爱走捷径 虽说“是金子总会发光”,但现实世界里却是不在囊中,就做不了出头囊锥。且听听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说辞:
AftergivingatalkonadministrativelawatAmericanUniversityWashingtonCollegeofLawonApril24,JusticeScaliatookafewquestions.Onewasfromastudentwhowantedtoknowwhatshehadtodotobecome“outrageouslysuccessful”without“connectionsandelitedegr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L后的暑期是充实忙碌的,少数第一个暑假就去律师事务所的可挣四万多,大多数去联邦司法部、各地检察官办公室或非营利法律服务机构的由法学院补助几千,而成绩足够优秀能被联邦地区法官选中的则一分不挣补贴全无去给法官做白工。但能直接参与法官的案件审理,收获之大,白工也要抢着做。 六月份得到两年后巡回上诉法官助理的位置,八月份申请一年后律师事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3-08 19:49:46)

儿子找妈只为吃,有微信为证: 儿子:CanyouemailtherecipefordantofuinEnglish? 妈妈:蛋豆腐??? 妈妈:豆腐蛋? 儿子:Friedtofuwithalayerofeggbasedskinaroundit. 妈妈:锅塌豆腐? 儿子:Yes,canyousendanemailwiththerecipeinEnglish? 锅塌豆腐做起来有点复杂,就儿子那点厨艺,凭着文字叙述只怕还做不出来,菜谱么也就不急着写了。谁知晚饭时电话铃响了:“我找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1-17 08:22:36)
无论是1.5代还是ABC,都确确实实是生活在两种文化的夹缝之中,不被两方真心认同。而有些东西不是你足够优秀就能得到,是无论生长在哪里,所有人都要面对的。只是亚裔男性遇到的不公平确实比其他族群更多,而对亚裔男性的歧视不公也一向被社会主动或被动地无视和忽略。倾听孩子们的心声、包容孩子们不成熟的想法、帮助他们直面人生、以积极的态度正确对待人生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法学院的第一年如同置身地狱,课程紧张人人玩命,皆因毕业后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基本取决于第一年的学习成绩。Columbia、NYU的学生为进大律师事务所拼到GPA小数点后两位数,Y、H、S的优秀学生则眼盯着联邦上诉巡回法院法官助理(Clerk)的位置卯足全力。
为了减少竞争鼓励学生不是为高GPA而是按自己的兴趣选课,YLS在2007年率先改革评分规则,第一学期所有课程只有Pass/F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眼千年 纵使相逢应不识 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 一往情深深几许,梅香幽浮梅花雨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那年人,惆怅情无限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外婆说多栽花少栽刺,母亲一生奉此为圭臬,而她所栽的最大的一朵花是促成国家接受外资援助。
上世纪七十年代,联合国恢复了中国大陆政府在联合国的席位,母亲也调到教育部属下对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教科文组。教科文组织每年都将会员国所交纳会费的一部分用于文物古迹等的维修保护,而中国政府当时的政策是拒绝一切外资。
七十年代末的一个秋天,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梅岭的一场大火埋葬了金陵城里最明亮的少年林殊,也将练兵在外未受池鱼之殃的萧景琰推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劫后余生的梅长苏背靠琅琊阁调查冤案由来,集结旧部壮大江左盟积蓄力量,收集资料精心筹划伺机复仇雪冤。痛失长兄与好友的萧景琰无人询问无从查案,只能坚定兄长被冤之信念,贞守赤焰非叛之立场,守一点孤愤,挺直脊背,自我放逐,在漫漫长夜中独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说中的梅长苏颇有些阴柔,多情善感。他可以温柔地宽慰失恋的景睿,因感念少年景睿对林殊的占有欲而脸色发白心痛,发现庭生是祁王遗腹子时发病咳出血,和景琰定规矩后感伤落泪……。(难怪有些读者一开始以为小梅是女扮男装的呢。)而胡歌的梅长苏没有一丝一毫的阴柔之气,变多情为重情,依然敏感体贴却更悲天悯人。小说中的梅长苏几乎看不到林殊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