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6-02-27 19:17:33)
诚心的说,我认识的富人不多,尤其是在美国。当然,我讲的所谓的富人,绝对不可能是盖茨或创普之类的大富豪。就是比中产打工族高一级的所谓百分之五以内的富裕阶层,我也不识几个。每每看着身边的人(熟悉的朋友除外),从未想过他或她是否富裕,因为都穿的普普通通,没有名牌衣包,贵重首饰;也看不出豪车,(即使有我也不识车),有些人比我开的还破的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5-04-20 07:29:49)

我的新生(六)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又处在那样的环境下,整个社会几近于疯狂的状态,我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子能生存下来,真不得不说是奇迹。我常与女儿交流,大概有几个因素,起了关键作用。
第一,我有一个穷困但还完整的家。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内心多么压抑,尤其我父亲二十几岁成家即解放,以前从未干过农活。母亲也是出身于大户人家,也是被迫开始下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20 00:44:56)
我的家庭是万千中国贫穷家庭的一员,受到的传统文化的熏陶也一样,父母天然的遵奉儒家伦理道德观,信奉佛教的所谓报应观,因果。母亲每月逢初一,初十五吃斋念佛,教导我们要行善,做好人,宁可人负我,不可负人。作恶的必有报应。我的祖父辈以自己的勤劳与聪明才智,创下一片庄园,富贾一方,直到土改运动,家产被全部充公,直至家破人亡。父母的成家正逢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19 02:57:39)
我听过一个朋友讲起,当她与一个美国人回顾她怎样从一个贫穷的中国乡下孩子,玩命地读书考上大学,再怎样考英语出国,又重新读书才在异国他乡站稳脚跟,才与世界先进国家的文明,科技,生活连上线,跟上所谓的现代生活时,那个美国人简直惊讶的跌掉眼镜:哇塞,你的生活太丰富多彩了,你一个人起码过过了我家三代的生活,我的生活太无聊了,我在重复我爷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18 10:01:30)
每一个人有不同的家庭出生背景,不同的教育背景,不同的外部环境,不同的人生阅历,当然会有不同的信仰,或是宗教的,科学的,哲学的。我的感受是,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总是会有一个什么精神追求的。小孩子未成年咱们暂且不多讲,作为一个成年的人,总会有一种物质的东西所无法满足的空虚感。当你一切都很顺遂时,你也许会有暂时的满足感,甚至快乐感,但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18 05:37:13)

感谢神的保守,在这样一场大的车祸里,我虽颈锥,脊椎受伤,但毕竟还可以通过治疗,慢慢恢复,或可康复。如果不是神的保守,当时的情境完全有可能是另一种结果。我感觉我又一次经历了肉体上的死亡而重生。
从小到大,我身边有各种跟死亡的接触,或对死亡的感受。自己也有过无数次的濒临死亡的经历。
我第一次亲眼看见死亡,是在我七岁时。那时我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15 04:52:58)
从二零零二年婚姻破裂,他离开家,然后彻底消失,已经十年了。这十年是我人生的一个缩影,它既像是我浓缩了的一生,又让我获得了一个被翻转了的或重生的新生命。这个从死亡的幽谷中挣扎,而终于爬到一处可供我喘息的桃花园林的漫长的生命历程,虽然不堪回首,但我现在的感觉却就像一个农民,在经过漫长的辛苦和等待之后,终于迎来了丰收的喜悦与感恩。其中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8-08-20 05:51:08)

Hidad!Guesswhoitis?Nope,notWill.It'sEllen!Ithasbeenquiteawhile,huh?Idon'tknowwhymycallstoyourofficeneverreachedyou,butIguessthisisfinetoo.Howareyoudoing?IhopeyoustillremembermostofyourEnglish,becauseI'mgoingtobewritingasemi-lengthyletter,andIhopethatyoucanunderstandmostofit(ifnotallofit).IthinkI'vechangedquitealotsinceyoulastsawme(orknewme,rather).Ifyoudidn'talreadyknow,Itookupwritingasahobbyin7t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8-05-23 15:32:29)
这回还真出了次大糗!再也不好意思跟人说,我是学逼贼溺死的了,而且正在做的工作也是跟这有关的。是这样!我刚满了一个月的亿倍生涯,蹒跚学步的,一路走下来,完全不知深浅。只是看见陪跑上的薄记,以为亿倍已经减掉了各种费用,我自己再减掉邮寄费,供应商的产品费用,等各种开支,就是纯利了。那天,我正满月,根据我自己的结账,兴冲冲地向全世界宣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MyveinsthunderdrowningoutthedizzycacophonyfromtheShanghaistreets.Thesunhangsstillacornerstoneinthesky.Highpitchedchirpsofyoungschool-girlsflutteringpastmeacolorfularrayofnavyblueskirtsblood-redtiesspillingfromtheirnecksheadingtowardsthelargecommercialmallnestledcomfortablyinbetweenmyarms.Businessmeninstaunch,death-blacksuitswitherweighteddownbytheirsuitcasesbytheirhomemakerwifewaitingathomewatchi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