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白鹿原》和《软埋》的地主们

(2017-06-26 17:35:29) 下一个

我看电视剧真是龟速,眼看大部队已经转身去追《军师联盟》了,我《白鹿原》才看到十二集。

看《白鹿原》的时候,每次看见白嘉轩和鹿三,地主和长工,生死之交,情同手足,就会想,这是地主和贫雇农的关系吗?

我们小时候受的教育,地主都是黄世仁、刘文彩这样的恶霸,可是《白鹿原》里的地主白嘉轩,勤劳正直,宽厚仁义,尽心尽力帮助贫困的乡亲。

据传金庸曾经对陈忠实说,您的《白鹿原》我看了两遍,您的胆子很大,为地主阶级翻案,放在50年代,您会被杀头!陈忠实说,查先生,您看懂了,他们(-----)没看懂!

想起最近读的方方的小说《软埋》,是关于土改的故事,现在在大陆已经被禁了。

《软埋》不似《白鹿原》这般婉转地为地主翻案,而是直面土改的残酷,读来触目惊心。

胡黛云的父亲胡老爷是乡绅和知识分子,他低调忍让,爱好书画,家里的房子名为"且忍庐"。

书里是这么描写的: 且忍庐是她祖父盖的。当初盖房时,因为屋后的远房大伯,嫌他们盖得高了,三番几次前来吵闹。吵一次,她的祖父便锯一次梁。一周里,连锯了三次。连族中其他人都看不过去了,想联合起来帮她家出头。她的祖父却说,且让且忍吧,邻里不可为仇。何况一笔难写两个胡字。屋盖好后,祖父取名为"且忍庐"。尽管他家的房屋低了,日子却越过越好。而高梁大屋的远房大伯家,三个儿子为家产打架,一打数年,及至这一辈,倒是把家败掉了。她的父亲说,看看,能忍便是福。
 
然而土改来了,败家的远房亲戚成了贫农,对着他们家的人耀武扬威,,肆意欺凌。他们家成了地主,任人批斗、宰割。

他们家好几间房都是书,村民们烧书就烧了好几天,然后把灰肥挑田里去做肥料。真是让人心疼。
 
批斗会上,台上的父母,都吓得哆哆嗦嗦。她母亲的发髻松开了,略显花白的头发,垂落在颈项。而父亲灰色的棉袍右角不知何时被撕破了一个口,露出一丝棉花,在冷风的吹动下,随着父亲的哆嗦,一起哆嗦。他们低着头,什么都不敢看,在人们阵阵的怒吼中,瑟瑟发抖。  
 
即便他们交出了所有的地契和租约,全家在批斗会上被各种折磨和羞辱后,全部被杀,有的甚至被“点天灯”,太残忍了。 
 
胡黛云的公公陆老爷是开明地主,参加过辛亥革命,一直帮助共产党,为部队剿匪做了很大贡献,县里的领导已经决定不批斗陆家。
 
陆老爷家的房子是"三知堂"。三知堂是陆老爷祖父修建的。这位老爷爷在清朝也做过官。"三知"乃源于杨震所言"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他想要向子孙及世人表明自己从官一生,做人做事却都十分清白。多么正直的乡绅。
 
可是陆老爷的幸运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跟一个以前的长工有些宿怨,而这个长工又成为土改工作组组长,于是有人报迅工作组还是要对他们家开批斗会。
 
批斗会前一天,陆老爷召集一家老小,吃饭,开会,决定自杀,这位有风骨的老人,情愿自己死,也不愿被凌辱而死。

他对全家人说:"大家也都看到了。坡南坡北的大户人家,被羞辱折磨完,大多都也还是个死。没死的也活得不像样子。还有,黛云家里,我们也都知道。她爹不过继承祖业,开个铺子,喜欢收藏点书,自己也写个字画个画,待人厚道,事事讲忍。黛云她哥还在帮政府做事,他到处征粮,连我家也没少征一粒。结果呢?凌云回来救爹妈,走到半道,就挨了黑枪。爹妈没救成,还搭了自己一条命。黛云,你不要哭。你哭也没用。所以,我们陆家人,在这里光宗耀祖了几辈子,我陆子樵摆不下这身骨头架子,也丢不起这个脸,更是吃不起这份儿打。我不如自己死。"
 
全家十多个人跟着老人一起自杀,只留下胡黛云,因为胡家只剩下她一个女儿,而且她还要保护刚出生不久的儿子,陆家的长孙。
 
他们在院子里挖坑,一家人喝下砒霜,躺坑里等死。胡黛云一个人,将家人一个个埋好。这就是所谓的软埋,没有棺材,也不入土,只是挖坑,上面浅浅地盖一层土。民间传说,软埋是不得转世的。
 
胡黛云背着儿子从暗道逃离,在船上的时候,船身撞上岩壁,她和儿子都落入水中。后来她被人从水中救起,却从此丧失记忆。因为她一直唤着儿子丁子的名字,又正值桃花盛开,医生便给她取名丁子桃。
 
丁子桃从此以做保姆为生,后来跟救她的医生结婚,生下儿子青林。
 
许多年之后,儿子青林事业不错,买了一栋别墅想要孝敬老妈。丁子桃搬进别墅时,却变的神情恍惚。
 
她最初见到别墅,就脱口而出:"我家?是且忍庐还是三知堂?"
 
然后又说:"这不是像地主家了吗?你不怕分浮财?他们会找上门来的。"
 
之后,她就完全变成了植物人。她终于想起了过去,那痛的让她无法呼吸和生存的过去。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和过去中,对外界没有了反应。当她终于回忆完毕,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她最后一句话就是:我不要软埋!
 
这本书在国内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得到路遥文学奖。接着又被口诛笔伐,全面批判,成为禁书。

世界发展到了今天这个阶段,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常常会听到不同的说法。小时候读过周立波的《暴风骤雨》,那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土改。
 
其实文学作品反映的往往就是社会或者生活的一个侧面。我相信有恶霸地主,就像现在的中国乡村,也可能会有土豪恶霸的存在。我也相信有很多勤劳致富、善良厚道的地主,只因为家里富裕了些,就被划为地主,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产被没收瓜分不说,还被各种批斗凌辱,甚至就地枪击。战争和政治真是非常残酷。虽然我对于农村生活没有什么了解,但是我们从小就知道,地富反坏,地主排在第一个,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来。
 
《白鹿原》写到1949年就结束了,并没有具体描写土改。白嘉轩49年以后的日子,又会是怎么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5)
评论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家家和婉妮 ,婉妮也读了软埋了,真是看的很感慨。。。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前些时间看了软埋,过去没有这类题材的作品,触目惊心。白鹿原跟剧了,也是有所突破的写法。谢谢水沫分享。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没有看过这部书软埋, 太沉重了。谢谢水沫的书评,写得真好。节日快乐。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小家没法留言,这里祝你假期快乐~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生活,小树,六月霞,小小,江南雨 ,有缘,游士 ,YY闻香,松松的留言,祝节日愉快~~

六月霞,你家的故事也是触目惊心,四个嫂嫂太可怜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水沫,节日快乐!
yy56 回复 悄悄话 我基本不看电视剧,留言问个好。

祝周末愉快!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水沫看完第十二集电视剧《白鹿原》时,游士才看完小说《白鹿原》。LOL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水沫好!在那个年代生活的人真是好可怜好悲惨。。。。。。。
祝福水沫长周末快乐!!
濛濛江南雨 回复 悄悄话 地主和长工的关系真不是我们小时候接受教育中所说的那样的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沫沫,最近比较忙,没看沫沫说的两部剧呢:))
这不,孩子放暑假了,又要外出度假等,来跟沫沫告别一下,等回来再见,
祝沫沫夏日安康快乐,写博快乐:))
六月霞 回复 悄悄话 先看的《软埋》, 发生的一切和我伯母家的非常相近,她的四个嫂嫂绳子绑在一起跳井的,家里的丈夫们都跑了,可怜她们被逼改嫁贫下中农;《白鹿原》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我爷爷也是地主可是和长工一起干活,奶奶对长工们也很好,所幸土改没有被搞死,伯父被别人偷偷放跑免了一死;姥爷生性张扬,土改被活活打死; 历史的伤疤是无法愈合的;个人私欲和权利斗争是密不可分的。警惕每一次所谓的“革命”,目的是好的,但是缺失了人性,目的再好也是枉然;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沫沫的阅读面很广,什么时候把软埋也找来看看。。。
享受生活99 回复 悄悄话 和水沫一样,总觉得地主和贫农咋会情同手足?小时候被洗脑:))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檀吧主' 的评论 : 谢谢紫檀光临留言,确实很惨,读小说的话更会觉得好惨。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好,我也这么认为,任何一种人,都有好有坏,只是遇到大形势了,那会儿刚好把家败光的就幸运了,那会儿刚好攒下比较多财产的就悲惨了。
紫檀吧主 回复 悄悄话 这家地主也算是有骨气的一家人.只可惜, 在那个年代, 也只有这样死能保留人的尊严.
好惨呀.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没有看过《软埋》,《白鹿原》看过。能当上地主的人都是一开始比别人能吃苦、多勤劳、会积攒,经年累月直至攒下比一般人多的家产。至于当上地主以后,有人依然善良,有人却变得刻薄都是因人而异。资本都要经过积累的过程,不可能一日成王。不说过去就说现在,许多事业上有成就的人都是通过比一般人付出更多而得到的。问好水沫!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荔枝好,软埋是一本禁书,估计不会拍成剧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馨相惜' 的评论 : 网上还是可以找到电子书的。问好心馨~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是这样,其实最近这样的小说多起来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同意小说只是个体的独特视角而已,革命大概温柔不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确实是个让人感叹不已的故事,问好亮妈!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软埋其实写的并没有那么悲惨,方方用了各种倒叙,插叙,看了让人很唏嘘。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在国内写作还是会有政治限制,问好梅子姐~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stein' 的评论 : 据说电视剧跟小说的结局不一样,书里白孝文把黑娃杀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啊,我也听我农村插队的小表姨说过,地主的儿女没人愿意跟他们结婚。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问好东东,算不上剧评,随便说两句。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握手松松!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嗯,我觉得肯定有好地主和坏地主,多数地主应该不坏,不过撞上了革命的时代,结局大多不好。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资本家好像比地主受的打击要小些,不知有没有影响到你母亲呢?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读了沫沫的评论就想去看这些剧,可惜没时间追剧。
心馨相惜 回复 悄悄话 还没来得及买方方的<软埋>,就被禁了。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陈老颠覆了阶级教育中农村阶级划分的模式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资本家对工人好,地主对长工好。当然存在,欧文的工厂就是劳资和谐的典范。但是,那是个别。否则咋有泰罗血汗工资制?劳资关系也有今昔之别,今昔不能混为一谈。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土地兼并从来都是社会更迭动荡的导火索。土改不能说没有正当性,但是手段可以温柔些。小说只是个体的独特视角而已。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一声叹息。谢谢水沫介绍。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前些日子朋友曾说起软埋,可我怕内容太悲,没敢看,今天终于在水沫这里看了。
好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水沫那女性的温情可以让一些不愿直面的丑痛变得没那么尖锐了。
这个话题说来长了,不占水沫的地方了,可命运的报复早就应验了,一声叹息。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想象白嘉轩往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的,这就是陈忠实的聪明之处,其实他的小说也是经过拼命的修改后,成现在这个版本的。。。。。。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黑娃还活着的话,白家轩肯定没有好结果。土改就像法国大革命杀贵族一样,疯狂和残忍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地主不对长工好,长工咋能好好干活。吃不饱有力气干活?资本家不对工人好也是一样的。我原来国内单位有个地主崽子50岁才结婚,成分不好,没人要。他经常给我们讲过去地主家的事儿。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没看剧呢,先看沫沫的剧评。
“战争和政治真是非常残酷。”说得太对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和水沫一样,“我也相信有很多勤劳致富、善良厚道的地主”。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恶霸地主是从课本上学的,听老人们说,那些地主们生活节俭,对人也和善。我没有看这个剧,白嘉轩以后的日子会怎样,水沫可以续得很精彩。问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来了沫沫的文学赏析帖,作家看东西就是透彻!:)

我外公算是资本家,但是真的对工厂里的工人很好,是工人自己说的。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