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迷惘的风(四)

(2004-10-24 10:45:19) 下一个

(四)

月末了,又是该付帐的时候。晚上,宋晴安置好小孩睡觉,就上书房整理账单。张成在楼上洗澡,水声哗哗地顺着管道往下流。宋晴专心致志地一张张付帐记帐。每个月的账单整理起来也的化不少功夫,煤电水费,电话费,手机费,CABLE费,每一张信用卡,房子的MORGAGE,一大堆的账单,少付一张都不行。理的有点累了,她抬起头来伸了个大懒腰。她挺起腰,手扶着有点发酸的脖子,转动了几下,眼睛无意地瞟过放在一旁的张成的手提电脑。宋晴心中忽然就那么一格登,她又转回头去,盯着电脑看了一会,然后起身把电脑拿了过来。“当”的一声,电脑打开了。

宋晴点开微软信箱,她打入张成的信箱名字,口令是自动记忆的,她登录了进去。宋晴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她本来也是倡议夫妻各自保留一份私人空间,从来都没有检查过张成的电脑、皮包和信件。可是前些日子那个电话总有些烦扰她的心,不由自主就做起侦探来了。她希望发现什么,可又多么希望什么也没有发现。

宋晴打开几个信件,都是些公司闲事,翻了几页,没看见有什么,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正欲退出关机。可就在这时,她又想了起什么,她点开了SAVED FOLDER,一个名字跳入眼帘:李晓月。

紧接着便是一个个滚烫的字跳了出来,情呀爱呀思呀念呀,每个字都象尖刀一样割着宋晴的心,一股股鲜血泊泊地向外渗流,宋晴的心里裂开一个深不见底的空洞。宋晴一封一封地向前翻着邮件,仿佛自孽,她仔仔细细地读着,一字一句都不放过。张成回信中有许多话几乎原番照搬当年写给宋晴的话,宋晴的嘴里不由的喃喃道:“恶心,真恶心。”

张成洗完澡,在楼上呆了一会,也走进书房,他看见宋晴对着他的电脑,神色非常异样。他心里大叫不好,过去一看宋晴读的正是他和李晓月的通信。他的身子变的僵硬,他想跑,但他知道他无处可逃。该来的总归还是来了。

宋晴看见张成了,她的眼睛依然盯着屏幕,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恶心,居然把这些十几年前句子原封不动又搬过来了。再加上什么你使我重新回到年轻时的感觉。恶心。”她一时除了说恶心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看了,没啥好看的。”张成看着宋晴在浏览他和李晓月的信件,象受刑一般难受,过来想把电脑关了。

“走开!”宋晴厉声用手挡住张成:“你以为关了电脑就可以继续骗我了吗?真恶心,还骗我说是普通朋友,为了公司的事。”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只是不希望伤害你。”张成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这话说的却是事实。宋晴坚决不肯回国,张成却是打定主意在国内发展,还不到四十岁的夫妻,一年只见两、三次面,一年可以,两年或许也可以,可如此长期久往,相守的日子谁能保证一定守下去。张成眼见得许多海龟即刻被国内的美女媚倒,婚姻就此破裂。张成自以为他与那些人是有所不同的。他对于那些庸脂俗粉并无兴趣,而且他以为自己是个能够把握主次的人。他确实不想伤害家庭,也不想伤害宋晴。在国内和别的女人的事情,宋晴知道了除了受伤没有什么好处,而她如果不知情对她的生活其实没有任何影响。

“不伤害我。”宋晴转过头来:“你这样做怎么可能不伤害我!”她的眼里噙含泪水。

张成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还是那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变,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妻子,只要你愿意,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她是怎么一个人?”宋晴打断张成的话。

“这其实不重要。”

“我有权知道!”

“这件事有点意外。开始只是一个朋友,本来说好是因为寂寞在一起玩玩的,后来就。。。”张成停了下来。

“后来怎么样?”

“她怀孕了。”

“怀孕了?”宋晴的头一阵轰鸣:“你让她生?”

“我并不想她生这个小孩,可是她执意要生。”张成想起李晓月,一双幽深乌黑的眼睛望著他,轻柔的声音带著坚决,我想要这个孩子,她的身上有你的一半我的一半,是一份属於我的永远的纪念。

张成心里本来也是只有宋晴,从大一就认定此生只爱宋晴。但是这两年因为海龟的事两人一直争吵不休,难免有些伤了感情。张成有时觉得宋晴根本不理解自己,一个男人没有事业他的人生还会有多大的意义?一个人在国内也是非常不容易,忙了一天回到住处,只有冷冰冰的家具和白花花的四壁,尤其是出差回来,空荡荡的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散发出寂寞孤独的气味,这寂寞的滋味很不好受。怪不得有句话说,不在寂寞中疯狂,就在寂寞中恋爱。所以当李晓月接近他时,他根本没有办法抵御那片柔柔的温暖,或许他根本就没想抵御。而且李晓月总是理解他鼓励他,静静地聆听,痴迷地凝视,充满爱意,有哪个男人能够逃脱温柔女人浓情织就的网呢?张成没有说这些,那太刺激宋晴。

“你爱她吗?”宋晴突然问道。

张成没有回答。

宋晴的泪无声流淌了下来。如果男人说一句,我并不爱她,我只是一时寂寞。那么女人心里会好受许多,觉得男人的错误还比较容易原谅。可是张成没有回答。沉默就是默认,宋晴的心口一阵悸痛。她知道她遇到劲敌了。这个女人不像是简单的傍大款的庸脂俗粉,倒象是那种柔情如水敢爱敢恨、让张成认真了的红粉佳人。

“我对你的感情和过去一样,一点没变。我会象以前一样每月寄钱,按时探亲,这里永远都是我的家,一切都会跟以前一样。她不是计较的人。”张成绕开问题。

宋晴听张成说‘她’那么暧昧亲切,心如刀割。她冷冷一笑:“这么说她安心做二奶,你想让我安心做大奶了。”

张成没说话。红颜知己听起来浪漫动人,说穿了确实就是大奶二奶那么俗。

“不要太责怪我。我一直都是希望你陪我回国的,可你一直不肯。一个人在国内真的很孤寂。”张成想为自己辩解。

“我还不是为了孩子!你就只知道为自己著想。”宋晴心里冒出一股火。这两年她辛辛苦苦为这个家操劳,看别的女人都有丈夫疼爱著,她却要独自承担所有的家务和教养孩子的责任,到头来却连丈夫都被别人抢了大半去。她越想越恼,不由得又生气又伤心地发作起来:“你给我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你给我滚!”

张成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好,你不走是吧?那我走。”宋晴说着冲到楼上,拿下一个小提箱,然后匆匆忙忙地往里面扔了一些衣物。

“这么晚了,你去呢?”张成拦住宋晴。

“你管不着!”宋晴一把甩开他,拎着小皮箱往外走。

“那还是我走吧。”张成一看拦不住,就改口道。

宋晴理也不理他,径直往汽车间走去。她觉得她得离开一会儿,她需要好好想想。

“别走。”张成挡在汽车的门口。

“请你让开。不要让我更加厌恶你。”宋晴的口气冷若冰霜。张成从没听过宋晴用这种口吻说话,他犹豫了一下,宋晴关上车门,开着汽车疾驰而去。

张成追着车子走了几步。然后他站在车道上,无奈地望着宋晴远去的车影。冬夜的寒风一阵阵地吹动树梢,黄褐色的叶子散落了一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