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迷惘的风(一)

(2004-10-26 17:37:20) 下一个

(一)

宋晴站在候机厅里,踮着脚向里面张望著。一会儿,张成走了出来,远远看见妻子,张成露出了灿烂温柔的笑容。当初还不是凭著他的阳光微笑还有死缠烂追,才把A大系花宋晴追到手的。宋晴也笑了,她朝他挥挥手。又是半年不见了,张成海龟已经快两年,每年回来探亲两三次。张成过来拥了一下妻子,他们拿了行李,就开车回家。

徐莹见他们回来,笑著迎了上来,跟他们说五岁的马可已经睡了,九岁的丹尼还硬撑著在等爸爸呢。宋晴谢过徐莹,徐莹告辞了。徐莹是他们的邻居,远亲不如近邻,这两年她可是帮了宋晴不少忙。

丹尼跑了过来,一面嚷嚷著:“有没有给我带指环王!”张成笑著一把抱过丹尼:“少不了你的。”张成从箱子里取出指环王的光碟,还有他去日本时买的一些游戏卡和漫画书。国内盗版快,指环王第三集美国还在影院放,国内光碟已经出来了。丹尼抱著他的宝贝,欢天喜地地回屋去了。“好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宋晴跟在后面喊了一句。

张成又到马可的屋子里看了一眼。马可酣睡著,小脸象满月一般安宁可爱。张成在他额上轻轻亲了一口,悄悄地走了出来。

“老婆,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张成从箱子里取出东西。

“手袋!”宋晴的眼睛发亮了。名牌手袋是宋晴的最爱。张成去欧洲时给她买了不少,PRADA,GUCCI,LV的,顺便也买了些秀水街的水货:“你玩著用。”宋晴爱不释手。

接著又是玛瑙项链,翡翠手镯,都是张成出差时买的,宋晴眉开眼笑。张成从后面轻轻搂住宋晴,柔柔地吻著她的耳朵。宋晴闭上眼微笑著享受这份柔情,然后她放下把玩著的首饰,双手扶住张成的手,脸微微侧过来,两个人的唇相互咬住了,身子也如藤萝般缠绕起来,相拥著进了卧室。

第二天张成因了时差,早早地醒了过来。起床时惊动了宋晴,她迷迷糊糊地问了声:“几点了?”

“才五点。”

“昨天为你包了馄饨,我起来给你煮去。”

“不用不用,我不饿。你继续睡吧。”

宋晴也是睡意正浓,翻了个身又熟睡了。

清晨,宋晴起床后,为张成煮了馄饨,又为小孩做了法国土司,然后把两个小孩叫起床。马可这些年不太见到父亲,跟张成很有些生疏了。“马可,爸爸给你带了好多车。”张成讨好地说。马可爱车如命,一见张成拿过来五颜六色一大堆玩具车,兴高采烈地跳了起来,乖乖地让爸爸抱了一阵。一时间满屋子欢声笑语和食物香味,弥漫一片温馨。

张成和宋晴一起送小孩上了黄色的校车,他们在车下向两个孩子招手,孩子们也笑著挥手。车子渐渐远去了,张成牵著宋晴的手,缓缓往家走去。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宋晴笑意飞扬的脸上。

张成两个星期的探亲假,因为孩子要上学,他们就不准备去外面度假。宋晴也请了假。回到家里,宋晴就开始洗碗收拾。张成让宋晴宠成大少爷一般,家务活一概不做。不过宋晴干活时总喜欢他陪著说话,尤其最近见面次数少了,张成每次一回家总是尽量和宋晴在一起,宋晴走到那他跟到那。

阳光照了进来,屋子里窗明几净,几盆绿色植物和一些挂画点缀著雅致,恰到好处的饰物透著主人细腻的匠心。

“老婆真能干,家里管的这么好这么干净,小孩也管的这么好。”张成嘴甜,不过这话却是说得由衷。

宋晴听了,心里既酸又乐。这两年她一个人管这个家也不容易。当初她是坚决反对张成海龟的,可张成执意要去。她轻叹一声:“有什么办法。你是甩手就走,这个家还得有人管。”

“是呀,我们这个家可是全靠老婆撑著。”张成继续吹捧。

宋晴回头笑嗔一句:“你呀,就会花言巧语。”她一面说一面利索地洗著碗,这回眸浅笑使她平添几分妩媚。三十五岁的她依然丰姿绰约。

张成看著妻子,继续笑道:“我就是除了会说几句花言巧语,其他啥都不会,笨呢。好在老婆聪明漂亮又能干,干啥都干得好。”

宋晴是个柔性的人,一下就让张成给逗乐了,只是还忍不住笑著数落一句:“你会做不会做都一样,一年没几天著家的。碰到车子坏了房子要修,我还真抓急。”

张成听了,也轻叹一句:“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在美国就好像呆在笼子里一样,心里闷的慌,没法施展手脚。国内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大展宏图,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没法不去。”张成以前在美国一家公司里做个小经理,很有些郁郁不得志。后来受聘到国内一家大公司做CTO,主管全公司的技术方向,志得意满。宋晴和张成为此事也时有争执。

“你心里就是只有事业。早知如此又何必要成家?”宋晴说道。

这次张成却不争了,他沉思了一下说:“也许我真的不该成家的。宋晴,我对不起你。”

宋晴听张成这么说,反而一时语塞。当初追求自己的人那么多,要不是张成坚持不懈,从大一追到大四,自己才不会跟他呢。如今这丈夫有和没有差不多,家里上上下下都要自己操心。这轻轻巧巧一声对不起,不是太迟了吗?唉,也只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张成见宋晴低头不语,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宋晴,我对不起你。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变。”

宋晴有些奇怪地看了张成一眼。宋晴是个敏感的人,她觉著张成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以往他们总是争吵,张成要宋晴去中国,宋晴要张成回美国,这次张成不提这些了,却说了那么多的对不起。

张成和宋晴在美国也有十二年了。宋晴在政府部门有份轻松稳定的工作,张成在一家大公司做经理,他们在当地最好的学区买了红砖大屋,两个孩子聪明可爱,小日子过的美滋滋的。可偏偏张成是个雄心勃勃的弄潮儿,十二年前出国潮涌,他一毕业就来了美国,几年来从技术员升做经理,似乎再升无望,尤其这两年美国经济萧条,许多想做的事情都无法实现。恰遇中国经济一枝独秀,海归潮涌,在一个海外招聘交易会上,他觅了一个施展抱负的机会,便不顾宋晴的反对,坚持著回国了。在国内他身居高位,运筹帷幄,有一种优越感、权力感和事业的满足感,这种感觉对男人来说相当重要。

宋晴留在美国,主要也是为了孩子。马可年纪小,一回国就水土不服,总是过敏生病的,让宋晴心疼不已。丹尼不会中文,回国跟不上。尽管有国际学校,但国际学校比美国的私立学校还要贵,又没有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而且丹尼喜欢美国。两个小孩是宋晴的心肝宝贝命根子,宋晴的心围著他们转。就是宋晴自己也喜欢美国,她喜欢美国绿草如茵的干净,喜欢美国私人空间的安宁,喜欢她用点点心血装饰的美丽的家,她不愿意离开这个已经稳定熟悉习惯的环境。

宋晴的好友洪燕曾经担心地问她,这么两地分居,时间久了会不会出问题呀。她也问过张成,张成总是坚决地说,不管今后怎么样,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变,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妻子。宋晴想自己鞭长莫及,也只能放羊吃草,只要不是认真的,她也就不计较了。有时她还开玩笑对张成说,你要是外面有了人,不如不要让我知道,免得我烦心。不过今天宋晴什么也没问,张成突然又说起这种话。宋晴的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