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既完美

当下,是什么?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谜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为什么没有意愿去“唤醒”别人或“拯救”世界?

(2019-05-15 09:47:08) 下一个

读者:

老师,你或许有语言上的洁癖,人类要沟通交流嘛,但或许站在你的角度来看,一些将就一点的语言或许就变成了一些至关重要的隐性误导了。
Prior to consciousness 和 nisagaddata gita,哪一本先出版的?感觉prior to consciousness犀利了很多。
 
明亮:
 
首先我不是老师,我会解释为什么。
 
其实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微妙的情况:真明白的那位没有和“人”交流的欲望。这就是为什么NISARGADATTA大师常常对于那些还无法交流的那位说: 你可以走了,离开我,去听那些让你舒服的老师吧。。。UG大师也一样,态度更显得“恶劣”,他经常要别人离开,不要听他的。他说社会上有的是“老师”,去听他们的,不要听我的。
 
我也差不多。以前还有一些兴趣去“教育”别人,现在越来越没有这类兴趣了,因为越来越没有一个“我”去教育“别人”了。我最多就是低调地写一些文章,哈哈。有缘分的会来读读,没有缘分的就不强求了。不要以为这是自私的表现,而是真明白了。让我举一个例子解释给你听: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很多“人”在一个凶恶的奴隶主下面受欺压,暗无天日。梦里的“我”认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正和一小撮革命党同伙准备起义,就在这个时候,虽然梦还在继续,但突然“明白”发生了,变成了“清醒”梦了(英文LUCID DREAM),梦里的“我”虽然还是革命党的一员,但同时“明白”这是一场梦境,没有一丁点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这时好像有一种脱离了梦境来观察梦境的能量,简称为“目击”(WITNESS)能量,虽然梦“我”还在秘密会议中讨论起义的安排细节,同时失去了“认真”,虽然梦“我”准备拿起枪杆子,同时失去了拯救“奴隶”的动机。好像两个全然不同的情况同时成立,互不干扰。梦“我”继续握着枪杆子,但超越梦”我“的目击能量一丁点认真都没有了,哪里有什么”奴隶“需要解放?哪里有什么奴隶主?哪里有什么”我“?哪里有别人的痛苦?这些情节通通都是虚幻的故事!看似发生,其实没有发生,彻底空性。如果你看懂了这个梦比喻,那么现实经验完全是一个情况。思想上虽然告诉你一切都是问题,有痛苦,有麻烦,有不公平,别忘了这些和你晚上梦里的情节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没有任何问题是真问题,没有任何痛苦是真痛苦。
 
其实,越希望当老师的那位,反应出还没有彻底超越梦境,还有某种欲望,还有隐秘的”当真“。他真的以为有什么“人类”去拯救,他真的以为有什么“别人”的困难去消除,就让他们去当老师吧,梦里当”老师“在教梦里的”学生“,整个故事还在梦境里循环。啥都没有增加,啥都没有减少,没有任何价值,这些老师和学生的BUSINESS和我无关。
 
很多人认为“佛教育了49年”。其实误解了。佛大彻大悟,怎么可能还有什么要“教育”和“挽救人”这种欲望呢。佛看一切都已经是佛了,就像我看一切都已经是我了,为什么要去“纠正别人“呢?不但没有”别人“,也没有”别人的错误“,也没有“我”这个人需要去“拯救”什么非我的情况。其实真相是,佛大彻大悟后,周围围着一大群“人”希望他分享“大彻大悟”后的结论,他们追问,到底有什么秘密,到底发生了什么。佛不得已就回答:一切色其实就是空的,但你又找不到”空“,因为空总是以色的表相显现出来。佛可没有认为他教育了49年,他是被人问了49年,解释了49年,他们一直纠缠地问,佛不厌其烦地解释。这一切可不等于说佛有“教诲”的动机。
 
佛教可不是佛希望建立的。佛教是后人建立的宗教团体。真明白的那位没有建立社会团体的欲望。甚至连佛经都不一定是佛写的,而是周围的追问者们的记录。
 
当你要找什么你没有的‘终极真理’,你找到的就是摆在你面前的难吃的午餐。其实你已经找到了,但思想告诉你:“这顿午餐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终极真相”。其实,“这顿午餐”可不是思想上告诉的简单的这顿午餐,而是无限整体的终极能量呈现,是无限整体通过思想过滤解释成为了“有限”的午餐,是无限以“有限”的伪装显现出来,思想看不出来。你不需要找终极的完美,因为它就是你,你的日常生活,不真的是思想告诉你的”日常生活“,而是无限完美本身。你的”吃喝拉撒“不是思想告诉你的乏味的吃喝拉撒,而是无限完美本身的显现(或化身)。你就是当下,你就是无限,就在当下这“一点”,就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这一“点”超越了开始和结束概念。这一“点”通过思想解释,就解释成“空间”和“时间”。我们不否定“空间”和“时间”在表相上的真实性。但我们绕过思想的述说,明白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时空”,就是无限的一“点”。这点就是你,和你是无二的。
 
当你感觉到眼前的一切是“乏味平淡”,这就是思想解释,完全的错觉(ILLUSION)。一旦你发现思想上告诉你乏味平淡,你就看到了思想在怎么编织故事了。这一“看”你就明白了。
 
别以为无限遥远的宇宙那边有一个黑洞吸食一切物质。不是这个情况。那”无限遥远的宇宙那边的黑洞”其实就是你的表现,就是你自己的显现,就是你自己的化身。和你无二。前几天媒体上都在讨论首次拍到黑洞照片,别以为真的有一个”黑洞”在哪里,其实它就是你即时即刻的显现。当你明白了,你会轻轻地对自己说,“哈哈,我会呈现出遥远的黑洞这个情况,真奇迹啊”。同样地,当你发现身体在走路,左腿先迈出,然后右腿迈出,这难道不是奇迹吗,左右腿的迈出可没有经过思想判断。当你发现眼睛可以“看到”眼前摆的一个花瓶,这难道不是奇迹吗?到底这个“看见”是怎么回事?科学家告诉你很多理论,说是什么眼球的反应出图形然后输入大脑,这些“答案”还是思想解释,不是现实。到底“视觉”是怎么回事,永远没有答案,因为它是奇迹。
 
整个宇宙只有一个“居住者”,它就是你。说“居住者”这个概念也是不究竟的说法。更好的说法是,你中产生了“宇宙”幻相,但你不是宇宙。你中产生了“万物人生”,但你不是万物人生。你虽然不是那些幻相,但你明白这些幻相因为你而显现,没有了你,就没有了一切幻相。明白了这层,你可以说你就是这些表相显现,无二的。你可以在今晚做一个实验:当你陷入无梦沉睡,你就发现一切宇宙,一切世界,一切经验,一切时空,都消散无踪了。你也可以在早上醒来时做这个实验,你会发现,一切宇宙,一切时空,一切世界,一切经验,都是从你中类似“白洞”那样“啪”的一下喷出来,一切都即时即刻地显现出来。
 
请你品味一下,你从晚上入睡到早上醒来,是不是好像一个终极的“黑洞”把一切经验“呼”的一下吸进去消散了,然后早上像一个“白洞”那样,把一切经验又一起“呼”的一下显现出来。
 
别以为真的有一个你之外的宇宙世界时空独立于你而存在,不是这样的,情况恰恰相反。一切表相上看起来真实的“宇宙世界时空经验”通通都是你自己的能量显现。它们白天在你中显现出来,晚上在你中消散无踪。然后做梦的时候又在你中显现出来。根本没有”你“这个”人“在过生活,而仅仅是纯粹的经验不停地的转换,思想上就解释成“我”和“我的生活”或“我和我的世界“了。你会发现一个秘密,一切时空宇宙经验可以来来去去,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你自己。这个“你自己”可不是思想上告诉你的“人”啊,而是无法描述的终极无限本身。
 
一切都是自己,满足了,就什么都不需要特别做。明白了,就不需要修行了,完美是不需要修改的。明白了,就不需要挽救世界了,因为除了自己,还是自己,谁挽救谁?哈哈。明白了,就不需要醒悟了,因为一切都是自己,还有“谁”留下来享受“醒悟”?真明白,就不再有任何“目标”,因为无论去哪里,都是你自己。你不去哪里,不影响一切都是你自己。真明白,就没有“价值”概念了,因为无论你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是你自己,不会因为做了增加什么,不会因为不做而减少什么。这不就是惠能大师强调的:“不思善,不思恶”吗?真明白了,也不会刻意地去停止什么行为。当你发现身体在做“俗气”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呢?随它去,没有因此减少任何价值。当你发生身体在做“高雅”的事情,也不需要去停止,随它去,没有因此增加什么价值。你超越了”俗和雅“的分别。一切都是无可分割的自我能量流。
 
一切经验中的作为或不作为,都和你无关。没有什么“价值”的增减。没有任何结果的好坏。
 
你如果问我问题,我就回复你的问题。除此之外,我不会主动地要去“纠正”你或“挽救”你。因为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本身,丝毫没有差别。如果“你”认为你和“明亮”不同,那是思想上的错觉。对于我来说,没有这种错觉。
 
我看“你”,看到的就是完美本身,看到就是我自己,看到的就是我自己的显现能量。别以为我写这些文章,是为了”点醒“读者,没有这回事。这是自己写给自己的,无他。如果碰巧你被点醒了,那是你自己明白了自己,和我无关。
 
所以,不必强求“别人”明白不明白。
 
还是那句老话,也是唯一关键点,集中到你自己上。如果你自己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你会发现一切“别人”其实都是无限整体自己的能量流,对于明白的你,他们不再是一个一个的“人”了。你自己也不是一个“人”了,而是无二同一的无限能量流。
 
NISARGADATTA讲了很多,有些书是说给悟性比较低的人群,比如《I AM THAT》。《PRIOR TO CONSCIOUSNESS》这本书是说给悟性高的群体,《PRIOR TO CONSCIOUSNESS》是NISARGADATTA说给他的好学生JEAN DUNN的,这本书是他两的对话记录。NISAR大师文化程度不高,自己不写什么书。如果你觉得《PRIOR TO CONSCIOUSNESS》比其它书更“犀利”,那就是对了,表明他说到点子上了。NISAR大师告诉你,别以为“意识”是什么必须有的‘东西’。真正的你超越意识。你可以有意识,也可以没有意识,但意识的有或无根本和你无关。你可以自己亲自观察一下,每天24小时,不就是从“有意识”到“无意识”再到“有意识”的循环吗?晚上没有了意识,不等于你不在了。早上意识升起,也不等于你增加了什么价值。
 
肉体死了以后,无限整体丝毫不变,没有什么价值的减少。肉体活了,无限整体丝毫不变,没有什么价值的增加。
 
你中升起经验变化,但你不是经验。你可以有经验,也可以没有经验。两者之间没有价值的高低。
 
 
某一天,你会“明白”到这种能量流。
 
你就明白了为什么难以跟“人”述说这个明白。这就是明白者不想沟通的原因了,这就是为什么明白者宁愿保持无语,也不想和无法明白的”人“进行交流了,因为说者说A,听者误解为B,完全无法沟通,不如不沟通。这个明白是无法描述的,无法讲得清楚的。但你可以明白。明白了以后,没必要和任何”人“分享。明白了以后,对于你来说,“分享”这个概念失去了意义。“分享”概念建立在A有东西去分享给B,但没有A,也没有B,而是无二本身。没有‘明亮’先生,也没有‘你’,只有无限无二的’它‘,谁分享给谁?
 
 
 
 
 
 
======== Q&A ===============
 
读者:
当你处在当下时,还会有思想吗?
 
明亮:
 
当然有“思想”了,不抹杀它们。同时,它们不仅仅是思想上告诉我的“思想”,而是自己无限的能量流动,看似是思想,其实远远多于,也远远不同于“思想”。一切意念不都是自己的神圣的生命涌动吗?虽然思想述说的情况是“看似”,不需要去抹杀排斥,直接简化为基本能量涌动。 

有“思想”涌动的同时,这些涌动对于我不起作用,没有影响。这就是真正的”一念不起“。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念头会起作用。并非肤浅的:啥念头都没有了。
 
读者:
 
我想臣服还有另一种意义,即不违背顺道而行,具体如何只能猜测,如同二祖神光法师就死一事,我尚未悟道无从批判已悟者的行为。若以无分别心来说,并无服从与不服从的分别。为何已悟者会选臣服. 会不会是体现天人一体的无分别心就不得而知了
 
明亮:
 
“不在乎”乃至无限的“不在乎”不就是臣服吗。有各种各样的词汇,其实最终指向的都是同一个不是情况的“情况”,指向同一个无法通过语言词汇描述的“情况”。 

当我说“去它妈的”,不就是看似俗气的“臣服”吗?你只有一个对象可以臣服,就是你自己臣服于你自己,然后无法确定有“你”,也无法确定有“臣服”,无法确定有任何需要臣服的“对象”。一切思想概念皆失去意义
 
如果这个“已悟者”当真地认为有A去“臣服”B,要么他是对悟性还不到位的那位说故事,要么他并非真“悟”。真明白了,就是不可能有A臣服B,因为主观是‘它’,客观也是‘它’,谁臣服谁?
 
读者:
 
看来我一直为文字所迷惑了所谓的非非非想应是你所说的吧!
 
明亮:
 
是的,非非非想就是,思想上的结论不是真的,连‘思想’也并非真的可以定义为思想,而是某种无法确切描述的能量形式。佛在这里,用了否定,否定再否定的方法,化解一切思想概念的真实性,连‘思想’这个概念本身都不真成立。只有奇怪,奇怪再奇怪,彻底的奇迹。
 
佛说的“非非非想”也可以这样去理解:
 
1)你想的不是真的
2)你想的不是真的这个结论也不是真的。
3)你想的不是真的这个结论也不是真的,这句话本身也失去意义,你对“真”和“不真”的思维辩证不再留意了。管它是真的!管它不是真的,WHO CARES!去他的。
 
同样道理,我给你一个更具体实用的“非非非”:
1)对思想结论不要在乎。
2)对思想结论不要在乎也不要在乎。就是说,万一“在乎”了,也不在乎“在乎”了。
3)对思想结论的“在乎”也不在乎这个情况也不要在乎了。就是说,你已经对“在乎”或“不在乎”没有兴趣了,不理睬这些思维辩证层面的概念了,超越思想辩证了。去它的“在乎”还是“不在乎”,WHO CARES!去它的。
 
看到了没有?微妙到无限,啥都不再是什么问题了。左也OK,右也OK,上也OK,下也OK,一切OK。丝毫没有任何坚持,丝毫没有任何立场。这个和“人类”逻辑完全不同。
 
如果停留在思想判断层面兜圈子,一个立场去否定另一个立场会很累的。就好像你要去抓住“真理”,抓来抓去以为抓到了,还是MISS了。其实,你要抓的,就是你自己,就好像眼球去找眼球,就是找不到,因为眼球看不到它自己就已经是了,不需要找。 

真正的“妙”不是什么“修行”或“练习”,而是发现不需要“修”不需要“练”,就已经是了。我建议的把把一切简化为终极的基本能量范畴,这就是一种绕过思想判断层面的简化,直接超越了思想判断层面。当然,说它是“能量”也是一种思想判断,但没关系,这是一个好但概念工具,用好了就可以丢了。 

真明白了,就想告诉你,啥努力都不需要,啥都不需要做,啥概念都不成立,啥逻辑都是思想幻觉,一切不需要“你”的修改,就已经完美了。 

当你发现有“修改”的冲动,你来的太晚了!它已经在“你”的冲动来之前就完美了。
 
换一个说法:完美在你有“完美”概念之前就已经完美了。一旦思想上出现“完美”概念,就已经看错了,恰恰就是“完美”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不完美”。
 
恰恰就是“真”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不真”或“幻”。
 
恰恰就是“知道”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不可知”。
 
恰恰就是“答案”概念的升起,创造出“问题”概念。
 
恰恰就是“我”或“主”概念的升起,创造出“他”或“客”概念。
 
恰恰就是“正确”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错误”概念。
 
恰恰就是“爱”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恨”概念。
 
恰恰就是“自由”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束缚”概念。
 
恰恰就是“解放”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捆绑”概念。
 
恰恰就是“完美”概念的升起,创造出来了“不完美”或“瑕疵”概念。
 
连“无限”和“有限”概念都是幻觉双胞胎。你对“无限”的向往,恰恰就是你把眼前的乏味想象成了“有限”或“局限”。其实,真正的“无限”就是当你放下对“无限”的向往之后,才体会到眼前的“有限”或“乏味”或“平凡”,恰恰就是无限本身。
 
思想上的概念创造出符合这个概念的虚幻“现实”。然后概念去验证概念自己,当然验证结果是“概念成立”!这就是叫做“自圆其说”。
 
任何向往或追求的结果就是让你看不见最最容易看见的“本来面目”。就像眼球要找眼球,永远找不到,MISS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在博文后面增加了Q&A。重新整理了回复读者的问题内容。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好的,让我试试看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是的,还在思想判断层面兜圈子,会很累的。就好像你要去抓住“真理”,抓来抓去以为抓到了,还是MISS了。其实,你要抓的,就是你自己,就好像眼球去找眼球,就是找不到,因为眼球看不到它自己就已经是了,不需要找。

真正的“妙”不是什么“修行”或“练习”,而是发现不需要“修”不需要“练”,就已经是了。我建议的把把一切简化为终极的基本能量范畴,这就是一种绕过思想判断层面的简化,直接超越了思想判断层面。当然,说它是“能量”也是一种思想判断,但没关系,这是一个好但概念工具,用好了就可以丢了。

真明白了,就想告诉你,啥努力都不需要,啥都不需要做,啥概念都不成立,啥逻辑都是思想幻觉,一切不需要“你”的修改,就已经完美了。

当你发现有“修改”的冲动,你来的太晚了!它已经在“你”的冲动来之前就完成了。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受教了,看来我一直为文字所迷惑了所谓的非非非想应是你所说的吧!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不在乎”乃至无限的“不在乎”不就是臣服吗。有各种各样的词汇,其实最终指向的都是同一个不是情况的“情况”,指向同一个无法通过语言词汇描述的“情况”。

当我说“去它妈的”,不就是看似俗气的“臣服”吗?你只有一个对象可以臣服,就是你自己臣服于你自己,然后无法确定有“你”,也无法确定有“臣服”,无法确定有任何需要臣服的“对象”。一切思想概念皆失去意义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禅宗不就是我说的‘它’吗。语言不同,指向同一个无法言说的‘妙’。或THAT。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当然有“思想”了,不抹杀它们。同时,它们不仅仅是思想上告诉我的“思想”,而是自己无限的能量流动,看似是思想,其实远远多于,也远远不同于“思想”。一切意念不都是自己的神圣的生命涌动吗?虽然思想述说的情况是“看似”,不需要去抹杀排斥,直接简化为基本能量涌动。

有“思想”涌动的同时,这些涌动对于我不起作用,没有影响。这就是真正的”一念不起“。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念头会起作用。并非肤浅的:啥念头都没有了。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亮现实' 的评论 : 我想臣服还有另一种意义,即不违背顺道而行,具体如何只能猜测,如同二祖神光法师就死一事,我尚未悟道无从批判已悟者的行为。若以无分别心来说,并无服从与不服从的分别。为何已悟者会选臣服. 会不会是体现天人一体的无分别心就不得而知了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当你处在当下时,还会有思想吗?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有禅宗的味道,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错别字:鞋--谢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好像还不止,好像还有UG.....加上你自己的体悟,驾驭文字的能力让人佩服。多鞋了。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是的,不要低估你自己,你的背后是无限的智慧,你看到了“微妙”,其实不是你看到了,而是你背后的无限智慧“看到”了。思想无法理解的,但你背后的智慧不需要理解就明白了。你能看到这些微妙,就说明你的悟性比你思想上想象的要高。
一开始,是“你”做瑜伽,然后是“瑜伽自己做自己”,和“你”无关了,醒来,它自动在做,睡觉,它自动在做,不再需要思想的帮忙。再然后,就没有‘做’了,就是‘SELF在陶醉’了,再然后,哈哈,怎么说的清呢?哈哈。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你用现代的中文字把Nisagadatta和tony parsons的文章旨意整合起来重新阐述了一遍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臣服”或“接受”或“投降”还是低级的“法门”,就像天台山六妙中的前五妙,可以去“练”,但不是究竟的。天台山第六妙把前五妙都否定了,进入了高级的微妙。

在第六妙中,你不需要“臣服”或“接受”或“投降”,因为它们都已经被简化为“自我无限能量流”了,这些概念没有意义了。谁“投降”给谁?这个“谁”已经无法确定了,所有这些动词也同时失去意义了。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不是简单的那种想学生COPY老师的那种COPY。我仅仅给你指一个方向,你自己去品味,所谓“看”也不真的是视觉上的看,而是融合品味,瑜伽这个印度词的原意就是“融合”的意思,就是和自己能量的亲密融合。其实我虽然说的非常具体,但真正的品味是讲不出来了,无法描述给你听的。你只有通过自己的亲密品味,你自己会明白,但你同样无法描述给我听。这不是思想上的一种简单“愉快”感觉,而是无法说的更微妙的那种“陶醉”,就好像把自己能量喝了下去,每时每刻都在畅饮自己的无限能量,不再纠结“好事”或“坏事”,也不排斥“好事”或“坏事”,你超越到了更高层,一切“事物”都不再是原来认为的事物,而是无限自我的能量流,畅饮再畅饮,啊,啊,难以描述。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必须highlight你上面的这句话:建立在"接受"逻辑上的化解,仅仅是暂时的化解,隐蔽地会在思想层面增加阻力,是一种隐性的排斥。妙!赞!
因为现在不管哪个门派的灵修都在大推"臣服"这个法门,大部分的人包括我也只是暂时把"臣服"理解为无条件地接受一切当下的事情和变化。经你指点,看到了微妙的不同,而这看似微妙之处,却其实差之千里,是不同层次的修为。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普遍的误解就是,你有一个”意识“,我也有一个”意识“,每个”人“各有各的意识。其实不是这回事。
1)你根本无法确定除了你自己的意识外,还有其它人存在。不否定你的视野中看似有”其它人“,但视野呈现出来的影像,真的是”其它人“?难道那些所谓的”其它人“不就是你自己意识的显现吗?
2)对于你来说,除了你自己的意识,你永远无法证明有”其它人“的意识存在。
3)就算你有办法转到”其它人的“的大脑或眼睛中去”看“,那不又是你自己的意识了吗?那个”转入“其它人,那个”从其它人眼睛中看出来“,还是没有超越你自己的意识。
4)太明显不过了,除了你的意识,还是你的意识,你超越不了你自己的意识。
5)你可以自己实验一下,是不是除了你,还是你?你无法证明不是这个情况。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高级瑜伽是非常非常微妙的,微妙到难以用“人类”的逻辑去描述。真相和“人类逻辑”完全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思想逻辑完全无法‘懂得’现实。现在我试试看描述给你一些诀窍吧。你不一定立刻明白,但没关系,也许某一刻就会明白了:

当你遇到生活中的”麻烦“,思想上立刻升起了”讨厌“或”难受“情绪。然后思想上又会产生下一个念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下一个念头就是讨厌,就是想办法解决麻烦,就是想办法逃避麻烦。这些都是思想的自然反应,并非是错误。少数悟性高一些的那位,他的下一个思想就是”接受麻烦”,从而在思想理智层面“化解”了麻烦。但请注意,建立在“接受”逻辑上的化解,仅仅是暂时的化解,隐蔽地会在思想层面增加阻力,是一种隐性的“排斥”。

现在我们谈谈高级瑜伽的微妙性。高级瑜伽不要求你在思想上去“接受”。无论思想上“接受”或“不接受”麻烦,高级瑜伽超越这层思想逻辑。高级瑜伽完全不在思想理智(或逻辑)上运行,而是一种纯粹的能量层面的融合。你可以品味一些,允许思想上的“不接受”继续下去,允许思想上的“逃避”继续下去,同时品味这些思想上的判断其实是某种无法描述的终极能量流,就好像大海里的波浪,一会儿呈现这个形状,一会儿呈现那个形状,但都是总能量的一个显现“版本”。版本表面上看似千差万别,总能量流却保持不变。“不接受麻烦或逃避麻烦”正是神圣总能量的一个没有好坏高下价值的能量”版本“而已,有什么不可以的?就让思想告诉你”不接受“吧,又怎样?去他妈的!(请原谅我用了一句粗话,哈哈)。思想也可以告诉你”我接受了这个麻烦“,同时你发现这个”接受“也和”不接受“一样,是自我无限神圣的总能量流显现的一个”版本“,”接受“又怎样呢?你,无限本身,不因为”接受“而增加什么价值。

你逐渐地品味到,无论”接受“还是”不接受“,两者都是同一无二的神圣能量流。那么你就超越了思想上的”接受“或”不接受“,你从思想解释中自由了,松绑了。无论什么思想升起,哈哈,去他妈的!它们都是自己的能量显现,没关系。这个微妙的情况其实就是《一念不起》。注意,一念不起不是思想上告诉你的”没有思想“,而是无论思想告诉你什么,你都简化为纯粹的自我无限能量显现,去他妈的,对你不起作用。一念不起可以翻译成:“没有一个念头会起到任何作用“。念头?不就是和自己呼吸或打呼噜那样简单的能量显现吗,不就是自己“生命”的震荡吗,怎么会起到任何作用呢?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不过,你提出的能量流这个说法真的是极大地减轻了头脑的负担。你说的一个比喻好形象生动:即使你钻到别人的眼睛里脑袋里,看到的还是你自己要看到的东西。这个说法能让人马上明白了"一切都是自己的所见"。你是运用语言的高手。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或许你会说,连路都不需要走,只要当下看清就可以了。但是,当初,你本人也是要经过无数次试错后才能且修且清晰呀。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先生,把一切视为能量流,这是你本人亲自修行多年总结出的经验,然后把结果告诉给我们,说,这就是捷径了。但是,先生,我还是想问,走这条路是否能复制copy的呢?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隐身草' 的评论 :

不错。采取“接受”的态度是开端。

但如果停留在A接受B这个思想逻辑,还是比较困难的。比如自己遇到麻烦,明明自己不喜欢不原意,但强迫自己去接受不喜欢不原意的情况是比较困难的。这种强迫接受不自觉地产生了”阻力“,就好像陷入沼泽地中而拼命抓住依靠那样。比接受更有效的方法是把一切情况看成是无限自我呈现出来的能量流,显现出不断变化的”味道“。就像我回复”阿莫“中说的,GO PRIMER ENERGY,把一切”情况“”故事“简化为纯粹的自我无限能量呈现,那么就不需要去接受什么,也不需要去排斥什么,因为那些表面上的”麻烦“其实还是自己的能量流,不真的是思想告诉你的”麻烦“,这样性质就改变了。不再是”我去接受某个不好的情况“,而是”我沉浸在自己无限的能量中陶醉“,那种无法言说的愉快就此品味到了。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很好。关键点就是:一切问题一切纠结都是因为立场站错了,误认为自己是“装在身体里”的“我”。所有问题都源于这个看错。如果你把自己的定位无限扩大到INFINITY,就把问题或纠结的基础瓦解了。比如“怕伤害”,“怕得罪”,等等不都是因为认为自己是一个圈在身体里面的”人“而产生的吗。如果你这个你不再局限于身体,那么”伤害“的对象不也就是你自己了吗。那么一切不都是你自己了吗。就算伤害了,也就是自己伤害自己,不真的是”伤害“了。就算”不伤害“,也不会因为不伤害而增加某种价值。比如说”害怕“吧。”害怕“对于局限在身体里面的”我“是有意义的,那个局限的”我“幻觉害怕受到外部的威胁,怕”我“的利益受到伤害。但如果你发现一切内部和外部都是同一个无二的SELF,思想上述说的“外部威胁”也仅仅是自己的能量显现,是自己对自己的游戏,那么有什么好怕的呢?你会品味到所谓“外部威胁”也仅仅是自我(SELF)的能量流,貌似出“威胁”的表相,而并非真的是威胁。这样的“明白”或“看清”,就可以让害怕情绪极大地减轻了。退一步说,当发现“害怕”情绪升起,立刻就明白这个情绪并不是真的“害怕”,而是像刮风下雨那样的自然能量流,就是自我”生命“的能量显现,那么”害怕“情绪就不必要去排斥了,而是和这个情绪能量融合起来,品味它的能量震荡,你会发现,随着品味的进行,原来讨厌的”害怕“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纯粹的自我陶醉,好像沉浸于纯粹的自我能量的无限的汪洋大海。一旦品味到这种基本能量流,你随着它震荡,你随着它游泳,你就是这个能量。”害怕“就不是害怕了,而是陶醉了。”讨厌“不再是讨厌了,而是陶醉了。这个时候,当你遇到原来讨厌的”人“,他就不再被解释成为”一个我讨厌的人“,而是自我无限整体的神圣能量呈现,就是我自己了。

不必要压抑”害怕“,也不必要压抑”讨厌“,不必要压抑”苦恼“,要进入基本层面,发现他们皆是无限自我的能量呈现。这些情绪不再具有原来的那种故事性,而变成了纯粹的能量融合。
隐身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老的阿莫' 的评论 : 我也记得那个问题和当时博主先生的回答。这种问题根本就不用大师级的来回答。“有解决方法吗?” “没有?”,那就接受吧。多简单呀。学会接受就不用再纠结了。能解决的解决,不能解决的就接受。但这种接受能力还是要培养的。到了高级不在乎,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管它呢,去它的。
老老的阿莫 回复 悄悄话 以前看你回复一篇读者的提问,读者说妈妈沉迷于麻将,她想要阻止妈妈这样做但又害怕伤害母女感情。她这样问当然是希望她能得到一个世俗层面的回复。你的回复是马上将她的提问提高到你的层面,从"没有一个分离的你和你的妈妈"这个层面来回复。肯定,你的这则"问与答"对这个提问者是完全没有帮助的。我当时还在想,是哪路神仙这样不分提问者程度一刀切来回答问题的?
在prior to consciousness一文中,有其他的提问者东问西问,问不到点子上,尼师直接说:"你只有认同于你的身体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放弃这种认同吧。从现在开始,我只说出正确的立场是什么,其他的你必须自己去理解。我已没有体力进行这样的对话了。"
异曲同工,如果想要问世俗层面的问题,或许去问心理医生会更合适。
明亮现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勤而行之' 的评论 :

没有了“认真”,一切都是玩耍,只有哈哈了,哈哈。
勤而行之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篇全是先生的“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