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成诗文集

老成,写生派诗歌创始人。写生诗歌流派,又名写生法门、写生门,是全新的心性修炼、改造、提升的自我救赎门路。写生门又是现代禅门。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哥德堡变奏曲131-139

(2012-08-12 17:36:27) 下一个
131.
什么是空间?
空间即是物质,以及
物质之间的空隙与可能性
物质和物质依存的虚无
包括生物之肉身,乃是
上帝和神灵之附属物
负责解释、演绎
并敬拜

空间是物质的存在模式
是思维定义属性之映照
因为精神之存在和思维之考量
空间诞生并附带意义
由此而现三维与时间

那么什么是时间?
时间即意志和意志力
是意志的存在和存在模式
时间是意志的表现力和表现
时间即意志针对物质的测量
是意志对物质的思索和应用
当意志休眠,空间便消失
物质也消失,因为
空间即物质,物质即空间
没有尺度便没有空间
没有衡量便不存在思维
物质和意识同生同灭
没有定义便不需要衡量
没有意志便不存在语言

语言是意志的展现和流动
语言不真实,意志最真实
意志测量物质世界
而其本身深不可测
因此我测量语言
转而求助于诗篇

诚然如叔本华所说:
世界是意志的表现形式
人们应该对叔本华赞叹有加
对于佛陀,我们不能不顶礼膜拜
真理就在《大佛顶首楞严经》里:
世界无非时空变换
空间并非真有
它是空的间隙和距离
时间并非真有
它是意志的伸展与收缩

空才是真实存在
烘托意志在长空舞蹈
由空而生出万有
包括时间与空间

132.
我所看见的人
是一种媒体人
携带着无穷尽的讯息
实质上他不是媒体人
他是一种媒体
传递着海量信息
或者他也不是媒体
他是一种媒,或者
他也不是媒
他是某女或女某,我看见
表面上他虽然是一个男人
实际上他也是一个女人
一个不很自信的她
实质上他也不是她
因为他或她只是一种表象
你知道,人的肉体有男女
人的灵魂却有男女
即使人的灵魂有男女
人的精神却没有男女
人的精神,诚实地我告诉你
它是一种波,和波动
一种寻求,一种变幻

133.
你是万物的和弦
牵引着万物的振动
你是好奇心
寻找奇妙的事物
你本身就是神奇
并将神奇定义

当你行走,万物随之旋转
并起伏,于是波浪和波纹
不仅仅起源于水,还起源于山峰和山峦
起源于光,于气流,于土地上下的空间
你不仅定义了美,还定义感官上之实在
定义人与人生,犹如巨大的漩涡
你开始生活并在生活的层面上
定义知与未知以及
对知与未知世界的
倾慕敬畏和试探

那么什么是倾慕和试探?
什么让一个人的恐惧生成?
巨大的生存场面犹如一只子宫
只诞生了一个人的原始森林
当你第一次对自然和自己
产生了陌生的敌意和怨恨
于是你产生痛苦并拥有痛苦
一种力量,一种沉淀,一种停顿
但请稍候片刻:请看他
此时从深深的山谷开始
如漂浮的云,向上寻求
向你渴望着的四面八方

134.
我的诗中有一只鸡,鸣叫
并被宰杀,有一只猪
出生入死,有一头牛
在山冈上吃草,耕耘
有牧童在山冈上迷茫,呼叫
有鸟,鹌鹑,秧田,油菜田
山路和田埂,一次次走过
村庄里的人,母亲的忧愁
错误的救星和描述错误的真理
不如一根烟卷一声咳和一声叹息
哥哥,没有担当的兄长
好歹担当一个名
一个名字

我的困境
我将和我的姐妹们一起寻找出路
小城里的学校,读书声只是一个过程
与谋生和梦想有关,与智慧不一定有关联
执着与放弃,欢笑与泪水,一次次出现和消亡
在傍晚的忧郁,在午夜的颤栗,在早晨的苦闷
小区的格局,人生的缩影,三五个相识不相识的人
来路,来来回回的奔波,小商店与大商店,雨山四村
少女,女人和女子,一个男子必须去和她们发生联系
必须和人打交道,小媳妇,妇女,老太婆,领导,同事
儿子出生了,工资满有危机之感,人生存在之必要必然
我在逼迫中开始思考,摸索,一个人远走异乡,见与见识
新的纸张,笔墨,粮食,被褥,文字与我是亲戚,回忆
陈述并表达,诗行中浮现出画卷和人烟
人生仅是人的一个侧面
生活必定不完全
于是诗歌
于是诗

135.
伟大的现行,客观的映照
我感到我的观念发生了变异
它不是越来越伟大
它是越来越渺小
它不是越来越宽容
它是越来越刻薄
它不是越来越富有
它是越来越贫穷
我看见月亮的脸色铁青
又看见月亮的脸色煞白
仿佛这天下再也找不到一块好铁
再也找不到一棵好树,树干正直
能供月亮打造出一柄铁锹
这天下再也没有足够的氧
让月亮来锈她不存在的红

136.
像一柄大提琴一样哀嚎
像风,像雨,像一枚树叶一样
无辜出现又衰落
像一个人走不到另一个人的夏天
注定过不了一个人的冬天
像一个人自己把自己折磨
把他的泪水汗水榨干:
我将解脱,我将涅磐
因为解脱和涅磐注定要有个人来实现
像一个人拍他仇家的头颅一样
拍他自己的头颅,说:
现在轮到了你

137.
但请稍候片刻:
风就有了回音,风说:
天下无端受辱
如亲家反目成仇
风和牛讲话
牛对马言说
马像大提琴一样哀号
于是天下通达通畅
如一柄大提琴所向披靡
没有什么乐器
没有什么兵器
是一柄大提琴的对手
能抵挡住大提琴的进攻

138.
当他在无边的风暴和具象中洗涤了生命
从沙砾中捡回了性情:温顺的自己
他说,上帝若再给我一次机会
一切定会截然不同
然而上帝绝不再给他一次机会
因为每一个人重新归来时
必然会忘掉前生

它是一次次重新开始
如一粒粒种籽
展开在花朵
和光线的层面

139.
俄顷,你就能感觉到时光的质地
感觉到你的精神,和思想的质地
映照在空间,许多事情可有可无
只为了体现出上帝的恩慈:万千可能
和不可能

啊,东方,生命的起源
生生不已,满有罪孽和欢欣
然而西方刚猛,犹如死亡等待在前线
等待在中途,不可战胜,不可言说
人必须做最后一次超升超越
消除掉方向和方位,消除掉胜败
死亡才愿和生命相处融洽
犹如婚姻,犹如男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