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代价(8)如愿

(2019-03-29 12:46:20) 下一个

皮尔逊国际机场各有五条起飞和着陆的跑道,可保证昼夜1000多架次的飞机起降,来往多伦多的大型国际航班都降落在这里。机场离莉丝家有20公里,一路转换三条4字开头的不同高速公路可以直达机场航站楼,不堵车时只需不到20分钟。
珍妮今天下午从上海飞抵多伦多,她发短信让莉丝去机场接她。多伦多机场有1号和3号两个航站楼,珍妮特意提醒莉丝是3号。
莉丝只有在考G牌驾照时才在偏远的小镇上开过一小段高速,那时是从入口进入高速一直沿最右边的车道前行,时速还没达到限速的100公里就在下一个路口出来,最多不超过1000米。莉丝老公被派回中国,莉丝在高速上连坐副驾驶的机会都没有。
莉丝儿子上大学不在家里,她从车里拿出GPS特意请邻居老外帮忙设定机场3号航站楼的地址。莉丝对开高速有恐惧心里,即便在下午高速上车流稀少她也不敢上高速,她特别叮嘱邻居设置GPS必须绕开高速公路。
莉丝开车喜欢在右边行驶。如果前面是公交车她也不愿意变道超越。如果公交车站没有专用的车站停车位,公交车停下莉丝就在后面等着。
莉丝开车一个小时,她接到珍妮从机场打来的电话。加拿大安省禁止行车打电话违者重罚。莉丝的电话由蓝牙连接到车里的音响上,只要按方向盘上的按钮就可以接通,不在禁止之列。
莉丝看GPS上显示的到达时间,回答:“我五分钟就到。”
“不急,慢慢开。我在最顶端的42号等你。”
莉丝进入航站楼的边道。圆柱上写着2号。
莉丝慢慢前行,仔细数每一个圆柱上的号码。看到前面站在42号圆柱子旁的珍妮,她摇下车窗喊一嗓子。珍妮也看到莉丝。
莉丝下车打开后备箱,珍妮拉过去一只行李箱。莉丝突然发现珍妮的眼睛增大一圈。她以为珍妮赶时髦贴了假睫毛。珍妮又拖过来第二只行李箱,莉丝再仔细看,她明白大概。
莉丝凑近脸,确认自己的猜测。说:“你开车吧。我不敢开高速,不然早就到了。”
珍妮接过车钥匙,绕过车头坐在驾驶座位。
珍妮检查后视镜和侧镜,位置适中不需调整。她启动发动机,侧头观察左边没有车,迅速开入正道。
莉丝看珍妮熟练地握住方向盘,她心里踏实。
莉丝问:“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没在国内多住几个星期。”
“我房子下星期交接,有一堆事要办。没办法,不得不回来。”
莉丝老公在中国,她想从珍妮口里探探国内的情况,如果老公逼他一起回国她也可以有个可参考的说法。便问:“在国内适应吗?”
珍妮想起自己的乳房手术,从检查到手术只有几天的时间,要是在多伦多,至少要花几个月。回答:“还好,如果认识人,办事效率比这里高。”
“有没有传说中的雾霾。”
“我回去的那几天,下了几场雨。天气没有雾茫茫的时侯,能见太阳也能见月亮。”
“还是人多,人挤人吧。”
“即便四五个人排队也是人贴着人。那是民族习惯。”
“有没有不想回来?”
“我希望儿子在这里上大学,我不想回来也得回来。所以其实我没认真想过。”
“我挺羡慕你。没有选择其实挺好。简单,不闹心。”
“怎么?你有选择恐惧症。”
“也不是。是闲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汽车在珍妮公寓的门口停下,她下车取出行李。
“要不要上去喝杯茶休息一会儿。”
“你刚回来需要洗个热水澡,我也该回家看我女儿。”莉丝接过钥匙,走向驾驶座位。
“也好,等我搬完家,定个时间。请你给我新房暖暖身。”
“乔迁之喜,那是必须的。”
莉丝摇下车窗,珍妮招手说道:“乔迁之喜再聚。”
珍妮打开房门,屋里有一股发霉的味道。她把行李放在地板上,打开窗户。她脱掉衣服钻进卫生间冲个淋浴,然后擦干身体在壁橱里拿出粉色的睡衣。一天一夜的飞行,她有些疲乏。
珍妮躺在床上,她看到座机的留言红灯一闪一闪。她伸手按动语音留言。
“中国大使馆提醒你,你有一封重要快件尚未领取,这是最后一次通知。如需人工查询请按1。如需人工查询请按1。”
珍妮一听就知道是诈骗电话。她删除这条留言。
“The reason behind this call is to notify you that we have registered a criminal case against your name concerning a tax evasion and tax fraud in the federal court house. So if you want any further information about this case, please make sure you give us a call back as quick as possible to our direct hotline number to the Canada Revenue Agency Headquarters. That is 613-927-9919, I will please repeat the number, it is 613-927-9919. If we dont receive a call from your side, please be prepared to face the legal consequences, as the issue of tax is extremely serious and time-sensitive. So have a blessed time。”
珍妮听明白criminal(犯罪)l和Canada Revenue Agency(加拿大税务局)。她猜测应该和第一条一样是诈骗电话,可她又不保准。上次的失业保险金事件她印象太深刻。珍妮又重复听一遍,用手机录下来传给莉丝,询问录音说得是什么。
“珍妮你好,我是你的移民律师王凯。我昨天收到移民局的批件。你收到电话给我回电话。”
珍妮继续听,还是和上面一样的留言。珍妮心情激动不已,多年的努力有了硕果。她迫不及待地在手机里找王凯的电话。珍妮要听到律师亲口与她确认,她才心里更踏实。
“你好,我是珍妮。不好意思,我刚从国内回来,错过你的电话。”
“没关系。恭喜您,珍妮。我们收到你的移民批件。有时间来律师行取下。”
“你们今天营业到几点?我现在去来得及吗?”珍妮想马上看到移民纸,把它拍照下来传给费笑,让费笑第一时间和她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
“半个小时后我们关门,如果你过来我可以多等你几分钟。”
移民公司在士嘉堡,现在是下班高峰期,珍妮估计一个小时也难能到达。她心急也没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明天上午可以吗?”
“当然可以。”
“那我明天上午去取。”
“好。别忘记带来最后一笔款项。1000加元,现金。”
“没问题。”
珍妮从床上起来,她没有一点倦意,别说一千,一万的现金她也有。她兴奋得想给费笑打电话。珍妮电话号码按一半,她收住手。国内现在是凌晨四点多,费笑一定在睡觉。她开始一件一件整理地板上箱子里的东西,仿佛每件东西都是跳跃的音符。
珍妮从律师处取回移民批件。批件拿到手,她似乎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心跳加速般地喜悦。也许时间真的让人变得老成。珍妮回到家把批件放在抽屉里,简单地吃点午餐,就去按摩院。珍妮特意带上一盒从中国带回来的无锡特产唐代的宫廷食品马蹄酥。
中午时间,按摩院里只有铁柱一个人。
看珍妮进来,铁柱吃了一惊,他腼腆地问:“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来店里。”
“有你替我帮忙,我放心。”
珍妮找来电水壶,灌满水,插上电。她拆开马蹄酥盒子,拿出几块递给铁柱。“我们无锡的特产马蹄酥,酥、脆、香、甜。”
铁柱咬一口:“味道确实好,嘎嘣嘎嘣脆。”他不好意思地偷着斜瞥珍妮一眼。
珍妮佯装没看见,继续说:“我们那有句俗话,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马蹄酥真遗憾。”
电水壶发出刺耳的声响,珍妮拔下插头。“我去给你沏杯茶,是我亲戚家自家产的龙井。”
铁柱默默地看着珍妮的背影,珍妮没有主动,他也不敢多想。
按摩院装修后一次通过消防检查,市政府续发给珍妮执照。珍妮回国除了做了手术,她也开始信风水,她国内朋友开店都找风水师看看风水。虽然她不知道这风水到底师啥意思,可她病过一场,神秘的东西她现在宁可信其有。按摩院重新开店之前,珍妮花两百块钱请来风水师。
珍妮的店铺坐北朝南,南北各有一个门。店铺的外部结构就是房主也改不得。
风水先生从按摩院的前门进来,不停地抬头上下左右张望。他从地板看到墙壁看到天棚再看到地板,他走过过廊,尽头是块空地,那是服务生歇息的地方,也是储藏间,里面堆满杂物和一台洗衣机,专门用来清洗店里的毛巾。风水先生推开储藏间的木门,暖风从外面吹进来。风水先生转过头告诉珍妮,财气进门后会全部都从后门跑掉。他建议珍妮在储藏间的开口处摆扇屏风。风水先生又转身走回前门,建议珍妮再买些绿色植物,放在门口。珍妮照着风水师的说法做。果然有效。
有了老公费笑家的动迁款做后盾,珍妮腰杆挺直不少。珍妮不再和服务生一样排班接待客人,她只做小费慷慨的回头客。她不用每天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珍妮不再像以前那样没日没夜地工作。她活着不仅仅为自己,也为母亲、儿子和老公。
珍妮身体再也没有感到不适,可她也不敢掉以轻心。加拿大是全民公费医疗,看病不需要珍妮花一分钱,她现在不再像以前那样繁忙,舍不得时间休息。她领悟到身体比金钱重要。珍妮预约家庭医生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她手术恢复良好。这里的医生和国内的医生说得如出一辙,她的乳房癌变的几率很低,但医生还是警告珍妮不能掉以轻心。有位年轻歌手曾经是“粉红丝带”全球乳腺癌防治运动的代言人,这位歌手的工作节奏繁忙就是一个正常人也难承受,本来已经治愈的乳腺癌复发离开人世。医生建议珍妮生活规律,不要累着自己。
老公费笑和儿子就要落地多伦多,珍妮希望一家人的新起点高过国内的生活水准,不能像珍妮刚来加拿大那样一无所有。珍妮得空就去家具店转悠,她要少花钱多办事。儿子房间的布置她希望儿子自己做主,她拍下一些家具照片传给儿子。

珍妮的新居在多伦多西面的密西沙加市,靠近Credit River,每年秋天都会有大量三文鱼从大西洋回流到她们的出生地产卵孕育下一代。
九月底是三文鱼回流的季节,也是多伦多一年四季中最好的时节。珍妮打电话邀请莉丝带着父母和女儿来她的新家庆祝乔迁之喜,莉丝也可以顺便让父母欣赏三文鱼回流的壮观场面。莉丝特意叮咛珍妮她的父母会准备好菜带过去,让珍妮不要准备。
莉丝和老公在几年前带着儿子去离多伦多100多公里的Port Hope看过三文鱼回流,密西沙加市离莉丝家只有不到20公里她却没有去观赏过那里的三文鱼回流。
从珍妮家出来,走路不到十分钟就能闻道漫天弥漫的水腥味道。Credit River在密西沙加市的水段有十米宽,河水里密密麻麻都是灰色的三文鱼,如果伸手去抓也不会空手而获。多伦多回流的三文鱼来自大西洋,它们要回到它们出生的故乡孕育下一代,所以三文鱼回流时禁止抓捕,人们只能在岸上观赏。三文鱼逆流而上,在遇到堤坝时要不断地跳跃才能有幸冲过去,归途的劳累耗尽它们的体力,他们孕育完下一代,便再没有力起重回大西洋。
莉丝眼看鱼儿,心想他老公是不是就像这回流的三文鱼非得要逆流拼个死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