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代价(5)被罚

(2019-03-26 13:04:45) 下一个

珍妮收到加拿大联邦税务局的来信,她看不懂来信的内容,但上面的阿拉伯数字珍妮并不陌生,与她从加拿大政府申请到的失业保险金的数字相同。现在不是纳税的季节,这样的巧合让珍妮心里发慌后脊背凉飕飕的,总有不祥之兆的预感。珍妮不想向店里懂英文的留学生求教,这种事坚决不能让她们掺和。珍妮也不愿意大刘知道他的底细,大刘可以帮他开店,和她搭伙,但他还没有完完全全信任大刘。珍妮把来信拍成照片传给莉丝,莉丝才是她英文的救世主。
原来上次帮珍妮申请失业保险金的顾问公司涉嫌造假被查,雇主东窗事发坦白所有犯罪事实,被定罪关进班房,那些当年参与申请的人都收到政府要求限时退还失业保险金和罚款的信件。如果逾期不交,将加重追加罚款,并且要被刑事起诉。
在加拿大,总有些人对政府的钱袋子虎视眈眈,钻政府的空子,他们能骗就骗。骗牛奶金、养老金、失业保险金的案件时有发生,联邦政府近期加大打击力度。根据规定,雇员自动从公司辞职不可以申请失业保险金,但是特殊情况除外。一些顾问公司靠编造虚假事实帮顾客申请失业保险金维持生计。珍妮不晓得顾问公司是如何编造的谎言,反正她拿到的钱一分也不少,当时她还心安理地偷着乐了一把,但现在珍妮是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她后悔当初不该只顾着贪便宜不计后果。
珍妮有怨气,但更多的是担心。因为她听说加拿大的犯罪记录会跟人一辈子,办好多事都需要警察局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她不清楚她这算不算犯罪。珍妮不放心又给莉丝打电话,约莉丝在一起喝早茶。
莉丝带女儿到的时侯,珍妮已经焦急地等在那里。
看到莉丝抱着孩子进来,珍妮站起身跑过去:“好乖的女儿。以后不愁没人陪你上街。让姨稀罕一会。”珍妮伸出双臂要抱莉丝的女儿。莉丝女儿伸过身体让珍妮抱。
莉丝跟在珍妮的后面,随手拽过来一把儿童椅。
珍妮坐在椅子上,冲着莉丝女儿说:“长大一定会有大队有钱的帅哥追。”然后又对着莉丝。“你女儿太可爱了。我真想也再生一个。”
莉丝女儿看到妈妈,伸手要妈妈抱。
珍妮递回孩子。“我多想多抱一会。”
莉丝接过女儿,把女儿放在儿童椅子上。然后从挎包里掏出玩具,放在儿童椅子的挡板上。
珍妮发牢骚。“这保险金又不是我申报的,加拿大政府干嘛非要欺负我这弱女子,不仅要收回本金还罚我的款退。”
“不是罚款,是要你连本带利地退回去。”
“那也太多了点。”
“加拿大政府的利息就是高。我老公晚交几天房产税。我老公打电话想要市政府高抬贵手,免除逾期的利息。你猜怎么着,没门。下次账单利息照扣。”
“加拿大政府真是不讲情面。”
“你说得对。银行信用卡的逾期利息就可以免。”
“政府为什么不行。”
“因为政府没有竞争对手。”
“这么说我必须交罚款。”
“加拿大的规矩和中国不一样,习惯不同。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在这行不通,你就当入乡随俗吧。”
“失业保险金又不是我自己直接申请的。”
“所以联邦税务局只要你把失业保险金退回去外加利息,没罚你也没告你。你以后可别再贪这些小便宜,得不偿失。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嘛,贪小便宜吃大亏。”
“你看那些自雇的有几个不偷税漏税。”
“你可别那样攀比。政府资源有限,民不举官不究,他们没有能力挨个查。但要是给政府落下把柄一辈子都翻不过身。我有个老乡回国带回来自家做的牛肉干,过关时被加拿大海关没收还被罚款,她不幸进入黑名单。现在每次入关都是被检查的重点对象,吓得她什么也不敢带。”
珍妮不安地问:“你说我不会也被塞进黑名单吧。”
“又不是你自己直接申请的失业保险金。”
“但加拿大政府会不会株连九族呀。”
“应该不会。即使会,你是自谋职业,也不交失业保险费,所以根本也不会再申请失业保险金。你可别自己吓唬自己,就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似的。”
万一要是殃及到她的按摩店生意损失更加惨重。若是不能帮老公儿子移民那可就悲惨了,珍妮出国不为别的就为儿子,若是这事断送了她儿子的前程,她得恨自己一辈子。珍妮不由得身体哆嗦一下倒吸口凉气,无力地叹息道:“我只是心里不落底。”
“所以你根本不是当骗子的料。”
“我可不是在骗政府。我交了保险金,又没有找到工作。政府就该给我失业金。”
“你说的也对哈,政府就是欺负我们这些诚实老实人。我们家隔壁中东人的地下室租给一位白人。那老白瘦得浑身都是骨头,一张口满嘴的黄牙齿,上排牙中间霍开个大缝子,连大笑一声都怕被呵出来哈起吹跑了。那人也不出去工作,就是靠骗保险公司的保险金混日子。为了蒙蔽保险公司的突击暗访,他经常会在炎热的夏天,还捂着皮帽子在外面抽烟。”
“说的就是。”莉丝能和珍妮骂骂加拿大政府,珍妮心口舒服很多。
珍妮转换口气问莉丝:“看你的气色,在家里休息的不错吧。”
“全天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保姆。要不你也试试?”
“你这不是白天说夜话难为我吗?我要是呆在家里,西北风都喝不到。”
“瞧你把自己说的。我也想像你一样独立自主。”
“怎么能这么说。你是儿女双全本来就是好字。”
“个人有个人的苦衷。我老公有着安稳的生活不过,非得想着要回国发展。人生折腾来折腾去的好烦心。”
“我老公是想来来不成,我说了不算。你老公想回能不能回去,该你说了算啊。”
“你可别那么抬举我,我在家地位排第四。”
“别说的那么玄乎,现在是女权社会,至少在家里。你要是一心硬到底,老公一定听你的。”
“我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老公硬要回去我也拦不住。”
“那你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没主意。”
珍妮看了一下手机,该是她去上班的时间。“你瞧我这一天,活得时刻该是上战场似的。还得去赚钱。”
莉丝招手叫来服务生,他掏出钱包要结账。“好久没见,谢谢你陪我聊天。今天我请客。”
珍妮轻声冒出一句。“我记得你上次欠我五块钱。”
珍妮说得很轻松,莉丝却听得有些刺耳。莉丝脸色一怔。她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说道。“你瞧我这记性,孩子小心忙总是爱忘事。”莉丝几乎忘掉向珍妮借过五元钱,珍妮突然提醒,她突然想起来,可她心情确实不悦。珍妮也太计较,也太太小肚鸡肠了。如果她处在珍妮的位置,她会不会也会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莉丝从钱包里掏出五块钱,塞到珍妮的手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