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里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正文

五月十五:哦,可怜的车窗!

(2019-05-17 04:55:37) 下一个

爸妈:

不知道为什么,外国人到了美国五六年之后,就会慢慢有了过敏症状:春天百花争艳,花粉随风飘荡,就会看到各种揉眼睛、打喷嚏、流眼泪、擤鼻涕的人,风度尽失。药店里治疗过敏的药各式各样,从便宜的药片到贵的喷剂,应有尽有。

我对花粉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可是对冷热的交替非常敏感。所以,每年的春夏、秋冬之际,寒热相交,天气变幻无常的时候,就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不停不停地打喷嚏!尤其是清晨,车里冰冷,暖气也不能立即奏效,去学校的路上就会一直打喷嚏。老美有个习惯,听见别人打喷嚏,就要说“bless you”,意思是“上帝保佑”。因为她们觉得打喷嚏的时候身体会打开,邪恶的东西会趁虚而入。所以要说“上帝保佑”来抵御邪恶。我每打一次喷嚏,俩孩儿就说一次“上帝保佑”。习惯性的。

有一次,老大无可奈何地说:“妈,你知道你连着打了多少喷嚏吗?22个!”我很郁闷:“也不是我愿意的呀!我也很难受的。”老二听了哈哈大笑,指着驾驶位旁边的窗户感慨道:“哦,可怜的车窗!全都喷到你身上了!”——我开着车,有时候来不及拿纸巾捂鼻子,又不能拿胳膊挡:还得给学生上课呢,带着一胳膊的鼻涕好恶心的!自然只有扭头对着车窗喷了!

今天又是这样。一路打喷嚏,一卷纸都快用完了,鼻子周围红红一片,又痒又疼。为此吃过药,看过老大夫,试过小偏方,都没效。今天在学校,大家一看我鼻头红了就明白:又过敏啦?我捏着纸巾点头。唉,究竟怎样才能根治呢!烦啊……

 “阿嚏!”看,又来了!

爸妈,我得去拿纸擤鼻涕。

晚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