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韵

打算把自己写的一些东西收集在此
正文

《美西罗曼史》4 波士顿?在美利坚与宗教的纠缠

(2019-05-21 13:03:01) 下一个
《美西罗曼史》第四章,波士顿?在美利坚与宗教的纠缠,
 
新英格兰和英格兰不同,新英格兰在美国的东北部,包括有六个州, 缅因州佛蒙特州新罕布什尔州、麻塞诸撒州(麻省),罗得岛州康涅狄格州 (纽约州不属于新英格兰),新英格兰北边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毗邻。
 
英格兰在欧洲,古老的那个,当代英国的一部分。
 
再看波士顿。实在是很不错,美国东海岸新英格兰的几个州里面,要算麻塞诸撒州,简称麻省,最让景关向往,康涅狄格州,简称康州,看着似乎也不错。虽然景关从没去过新西英格兰,道听途说,网上看资料,信息也能掌握得很全的。
 
景关想,如果要去东岸去的话,就搬到波士顿西北部的剑桥附近吧,怎么说哈佛和MIT(麻省理工学院)都在那儿,人的素质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景关此次搬家的主要目的是找个老公,结婚生子,不是去上学读书,也不是去观光旅游,所以人的素质很重要,尤其是男人的数量和质量,是重要之中的重要。
 
景关对新英格兰的好印象来源于密西根当地的教会组织。九十年代末,景关第一次踏上美利坚的土地,landing,是在密西根落地。密西根是景关人生中的第二故乡。
 
密西根活跃的教会组织对来自不同文化的国际学生照顾有加,这并不是景关第一次接触老美的教会组织,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沦陷”过。景关并不反感宗教信仰,甚至觉得适度的有组织的宗教活动也是可以容忍的。
 
景关知道在美国的年轻人当中, 一种比较流行的对宗教信仰的态度是,不反对宗教信仰,但不支持有组织的宗教活动,因为常常有一些失控和过激的宗教组织干出许多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
 
事实上,对于一个以基督教立国的国家,宗教和教会组织,是美国社会历史文化里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它是美国社会的历史文化传统之依附,美国的钱,钞票和硬币上,竟然都还赫赫地写着:In God  We Trust . . . . . . Ten Dollar 之类的话。除了历史文化和价值观念的传承,教会组织对当代美国的贡献和作用是多样的,社交方式,安抚剂,协调工具,等等等等。但是教会组织又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东西,因为它洗礼人们的思想和头脑,必须加以有效的控制和制衡。完全禁止宗教和教会组织是不明智的,让宗教和教会组织肆意江湖,参与国家管理和政治权力之争,则更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 参见欧洲以往的历史 ) 。所以在美利坚建国之时,政教分离被写进了宪法,separation of State and Church,是许多老美们引以为豪的,被认为是有开创性的治国理念。
 
不过对于景关来说,她只是想保持一个相对清醒的头脑,和一个广阔开明的思想,所谓 open - minded,所以景关视老美的基督教为他们的一种文化传统,就像中国的佛教道教,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人生哲理的其中一种,却不需要迷信于其中,每日烧香拜佛,吃斋念经甚么的。
 
所以景关也参加教会的活动,乐于了解基督教,圣经,却不会沉迷于其中。不过景关大可以不去参加教会的活动的,因为有些教会比较咄咄逼人一些,看得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你加入并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所以这个时候就比较尴尬,好在中西部的老美们大都非常耐斯(nice,好),你不加入人家也尊重你的决定,还是笑脸说话,还请你再来。
 
最让景关不舍和留恋的是教会每次活动时提供的美食,太好吃了,太方便了,不用自己做饭也不用洗碗了,景关有时也忍不住地想,为了吃到吃好这一口,信仰啥的可以稍微委屈一下 . . . . . .
 
教会组织的照顾工作其实是很凑效的,有些国际学生便加入了,受洗皈依。景关当时一个比较好的女同学就加入了,还信得很深很迷,经常对景关劝信。这个女生叫赵听灵,是数学系中国学生当中唯一一个做纯数学研究的,大家当时都觉得,选纯数学做研究方向,那是要修炼成仙的搞法,不食人间烟火嘛!其他中国学生都选的是偏应用方面的,至少也是理论应用,计算数学,数值分析之类的,又好发论文,毕业了又好找工作一些。没办法,九十年代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几乎没有谁的中国的家里能完全担负得起留学花费的,那时美元人民币之比 8 . 6 比 1,黑市上还有多于 1 0 比1 的,所以就和三百多年前离开欧洲来到美洲新大陆的那些早期的移民一样,在这个新大陆生存下去是第一重要的。景关本来就是半路进来的,以前学物理,数学的方向自然就选了偏微分方程。
 
就是这个要修炼成仙的赵听灵竟然被老美的教会说服了,加入了他们的教会组织。景关用武侠小说的套路来理解就是,这位赵听灵大侠本来是搞纯数学要修炼成仙的,纯数学是数学系的葵花宝典,谁料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老美教会组织,几个回合的交手下来,赵听灵大侠被这老美教会的程咬金收拾得服服帖帖的,结果修炼时不慎走火入魔变妖精,没修成那个七仙女,却炼成了一个白骨精。
 
有时景关想这个赵听灵是不是做纯数学脑子做晕了,景关见她成天都在做证明,连个求解的问题都没有!赵听灵做证明时最喜欢用的词是“ topologically equivalent ”(拓扑等价),还常常在证明结束之前,自豪地把这两个词写在黑板上,学着数学系那个最有名气的教授的样子(拿后来流行的网络语言来说,她是那位名教授的粉丝),不过这两个词都太长了,九十年代末来美国念书不久的赵听灵大侠,英文还不是太好,有时她会不小心把 equivalent 拼错 . . . . . .
 
景关觉得证明太苦了,那叫一个绞尽脑汁!她自己经常熬夜熬到两点,熬得头发上都是油,才熬出来一些灵感,而且还不敢轻易洗头发,因为头发一洗干净,灵感也洗没了!好不容易把它证明了,拿给教授看,教授满意时,只会批一个“OK”,不满意时,打回去还得重来。后来听其他学生说起这个教授,才知道他老人家从来只给“OK”,无论多么漂亮的证明,也是 “OK”,估计这大神教授不知道英语里还有 “Good” 和 “Excellent” 这样的词。唉!这老美的数学教授也挺变态的 . . . . . .
 
难道这赵听灵是证明证昏了头,结果证明出上帝是存在的?数学里关于“存在”的证明不要太多好吧。据说赵听灵以前在中国的时候还入了党的,这赵听灵的信仰也是邪乎,还说变就变了?她肯定不是象景关那样,为了吃教会的美食,而委屈一下自己的信仰。又或许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那个力气,有没有那个心思,还有就是,那个发疯一样的热情去信 whatever,无论什么。
 
而景关就不是这样的一种人,她的脑筋永远对不同的,新鲜的学说和思想开放,比较难有唯一的绝对的信仰。
 
不过,有赵听灵这样的留学生信了,教会那些尽心尽力的耐斯老美们总算是没有白忙,景关对不得不辜负老美倾力传教的的愧疚感也少了一些,与教会的距离也近了一些。
 
最让景关难忘的是来美国的第一个感恩节,在不知道是哪个教会的一个老美家里,和许多其他的国际学生一起吃火鸡大餐。老美的家居,在来美国以前,景关就领教过了,那是无比的温馨,无比的舒适,无比的象家的感觉。在景关的眼里,老美们是世界上最舍得花钱的一族(说得好听叫会花钱,说得不好听那叫浪费钱),对自己的家,里里外外,硬件软件,那都是不余遗力,投入非常大,设计得细致周到,布置得方便耐看,绝不是那种暴发户一样的炫富显摆奢侈,绝对是home家的温馨的感觉。
 
那一年的感恩节下了一场大雪,屋外寒冷刺骨,屋内却是温暖舒适,食物飘香,景关和学校里的许多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们,一起坐在密歇根一个教会老美的温馨的家里,吃大餐,听感恩节的故事。
 
当年(1620年) 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满载不堪忍受英国国内宗教迫害的清教徒102人到达美洲新大陆,这些满怀勇气,不畏艰险,渴望自由(至少是宗教自由)和追求新生活的清教徒们,就是在新英格兰的麻塞诸撒州所在地登陆。景关从此对东海岸的新英格兰有了好感,觉得那是一个有历史,有文化底蕴,有人文精神的地方。
 
经过一个寒冷饥饿的冬天以后,“五月花”船上登陆美洲的102人只有44人活过次年的春天,过程挺悲惨的。但是在美洲的土著人,新移民们后来称他们为印第安人,帮助了这些远离家乡故土的新移民,使得他们在来年的秋天获得了食物的大丰收,新移民们感谢上帝,感恩帮助了他们的美洲土著人,为了纪念新移民们的感恩,每年十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定为感恩节。
 
还好,过程挺悲壮,结局总算不错。(虽然其实后面两边又打起来了,还打得不可开交)
 
景关想,既然大纽约地区不可以去,何不趁此机会搬到新英格兰的波士顿去呢!
 
 
--- 连载小说《美西罗曼史》第四章,波士顿?在美利坚与宗教的纠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halet 回复 悄悄话 是的,我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听到感恩节的故事时也不敢相信,欧洲的新移民和美洲当地的原住民印第安人还曾经有过这样的亲密互动。不过纵观人类历史,殖民开拓,就免不了血腥杀戮,西班牙当年开拓南美的时候可比北美的殖民者要残酷多了,蒙古的成吉思汗每攻下一座城池也都是要屠城,大家都彼此彼此,难能可贵的是美利坚还用这个盛大的节日来纪念当年曾经有过的短暂美好友谊时光,说明这还是一个有希望,有正能量的国家。谢谢你的留言。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新移民们后来称他们为印第安人,帮助了这些远离家乡故土的新移民,使得他们在来年的秋天获得了食物的大丰收,新移民们感谢上帝,感恩帮助了他们的美洲土著人,为了纪念新移民们的感恩,每年十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定为感恩节。(虽然其实后面两边又打起来了,还打得不可开交)---那可是杀了90%的印第安人,如此感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