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夫的晚唱

本博客宗旨为介绍与交流有关文革历史的研究
正文

广西大学的“活人展览”事件(广西文革暴行录)

(2019-01-10 13:41:24) 下一个

 

文化大革命中,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1968年11月至1969年1月间, 广西大学举办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中,有9名教师干部被当作“牛鬼蛇神”强迫拉到展览场内示众,并对他们施加凌辱和折磨,有的被打伤。这是一庄践踏法纪,残酷迫害知识分子的严重事件。

这个以活人展览为特征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是革委会成立后,继续大搞派性斗争的产物,它是为宣扬“文革的伟大成绩”,鼓吹广西‘文革’中有一条以韦国清为代表的“正确路线”服务的。1968年8月自治区革委会成立后,就在全区范围内大张旗鼓地开展清查“反共救国团”和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要深挖所谓地、富、反、坏、特务、叛徒、走资派、“漏网右派”、“国民党残渣余孽”等等,并从中促使所谓“站错了队”的群众“反戈一击”,回到什么“正确路线”上来。为了给这次清查运动大造声势,区直和南宁市一些单位相继举办《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并组织外单位人员前往参观,以扩大其宣传影响。广西大学当时在南宁市被称为4·22群众组织的“三占一片”重要据点之一,在开展这次清查运动中自然被列为重点单位之一,必须大造舆论。为此,广西大学革委会于1968年8月29日成立后,就开始为筹办阶级斗争教育展览进行有组织、有计划地工作。

9月份,驻校军宣队代表陈国传达了上级关于要进行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教育的指示,随后,校革委会即指定唐仟连(校革委常委)带队,组织一批群众到展览馆和区邮电局分别举办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参观(据说,展览馆有铁笼“活人展览”)。10月3日,机电系、化学化工系相继举办小型的“阶级斗争教育展览”。其中机电系首次把该系的党总支书记刘长汉和3名教师梁伟森、吴景锋、熊大阁拉到展览场内示众批斗,梁被打致伤

(这些同志被展览是谁决定的,“文革处遗”时没有查清)。化学化工系在化工楼地下室开辟了“西大革联制造武斗凶器现场展览室”,展出曾用于制造武斗凶器的机床、化学药品和损坏仪器的设备统计图表等。

校革委会于1968年9月9日召开常委会,决定由政宣组负责抓全校《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的筹备工作。9月中旬展览筹备小组正式建立并开始工作,于9月30日提出了一份《筹备进展情况报告》提交革委会研究讨论。该报告指出:举办展览会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广大师生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进一步炸开我校阶级斗争盖子,更好地配合和推动斗批改运动的深入开展”。还建议该筹备小组下设编审写作组、材料组、美术设计组、抄写组、事务组等分工搞展览的具体工作。随后,校革委常委扩大会于10月3日、15日,11月1日先后3次研究讨论“展览会”事宜,包括展览的内容大纲、规模、地点、示众对象、抽调工作人员,以至审核展览会的前言、后语等等。11月5日预展,预展时,军宣队、工宣队、校革委会主要负责的蒙阴昭、邓济和宾祖媛等到现场审查通过。11月18日正式展览时,军宣队、工宣队和校革委会委员均到现场参观。该展览于1969年1月中旬闭幕,历时2个月,全国有25个省、自治区,区内有77个县市派人或群众自动组织前来参观,观众达161000人次,参观人员主要是工人农民、还有机关干部和红卫兵。

这个“展览会”,规模庞大,内容广泛,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其中抽调的讲解员、工作人员就达60多人。展览场地占用了化工大楼的1、2、3、5层楼和地下室(数千平方米)分5个展览室展出。展室名称有“资产阶级知识份子统治下的西大”、“伍晋南之流于文革初期在西大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滔天罪行”、“伍修集团在西大犯下的滔天罪行”、“伍晋南等人策划发表‘4·19’声明的模似现场”等部份。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下的西大展室中,陈列有文革初期群众揭发未经调查核实的大字报,有从老教授家中抄来的毕业证书,学士、硕士照片,结婚合影照片,金银首饰、古玩文物、衣物、唱片、书籍,等等,所展出的文字材料、图表说明等,都是采取诬陷、断章取义、东拼西凑、无限上纲等手法,对包括区党委和区人民政府领导在内的一批老干部、老教师罗织罪名,强加给他们以各种政治帽子,肆意诋毁他们的声誉。使他们的人格受到极大的污辱,精神上受到严重的创伤(据统计,被点名批判的教师,干部共50人)。

更为严重的是,这个展览会的组织者们竟然通过广播或直接派人到家中勒令9名教师、干部到展览场内示众展出。他们是:原化学化工系党总支书记,副系主任李建焜,原化学化工系讲师雷一东(女)、王承交、秦元盈、莫剑威,原土木系讲师黄蒲三,原马列主义教研室教员黎之焕,原物理系助教阳兆祥,原基建科副科长秦华声。给他们扣上的政治帽子计有“死不悔改的走资派”、“三青团骨干分子”、“黑教师爷”、“制造杀人凶器的黑后台”、“现行反革命分子”等等。展出时,他们被指定在一个固定地点,身上挂着写有他们政治罪名的黑牌,或站或跪,在他们身后的墙上还贴着各人的所谓“罪行”文字说明。参观的人群看见他们的“罪名”和“罪行”,有的就对他们谩骂,吐口水,按头,扭耳朵,甚至拳打脚踢,致使有的被打伤。黎之焕左胸的一根肋骨被踢成骨折。

从上述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个“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对知识份子和老干部是极其野蛮的摧残和迫害,是把“展览”变成实行法西斯专政的审讯室。造成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广西大学档案室保存当时的校革委会会议记录材料表明,这次《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是经校革委常委扩大会多次研究决定的,并得到驻校工、军宣队的大力支持。常委会还分工常委、政宣组副组长宾相媛负责抓筹办工作。而且在《展览的大纲》中,已把“牛鬼蛇神示众”列为展览的项目。正式开幕后,工宣队、军宣队和革委会负责人到现场参观时,他们都看到了“活人展览”的情况而未加制止。因此,对“活人展览”这一严重事件, 校革委会常委成员是要负领导责任的。当时的校革委成员有蒙荫昭、邓济、何武、宾祖媛、张增、唐仟连、颜景堂等10人(颜11月2日增补为常委)。至于各人应承担什么具体责任,从他们当时担负的领导职务和从事具体工作所起的作用就可以作出判断。

蒙荫昭是驻校军宣队的负责人,校革委会副主任,是当时广西大学实际的第一把手(这时尚未任命主任委员)。蒙参加了3次常委扩大会讨论展览会的事宜,审查的预展,正式开幕后多次陪同自治区领导前往参观展览,在现场看到了活人展览而未加制止。

邓济是革委会第一副主任,“三结合”的领导干部,先后3次主持召开常委扩大会讨论展览事宜,还在展览开放50天以后,给全体展览工作人员的讲话中回顾了展览工作的成绩,并勉励全体工作人员再接再励。他在10月3日的常委会第一次讨论展览工作时发言说:“我校展览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现已有化工、机电搞好了,别的系也已着手,下一步还要搞全校性的展览”,10月15日的会议上又说:“这个展览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展览提纲还应突出揭露伍修集团在我校的罪行”。

宾祖媛(学生,西大“能闯万重关”野战军的军长)是分工负责展览工作的校革委常委、政宣组副组长,她在常委扩大会议讨论“展览”问题时作了主要发言,主张展览对外开放,搞活人展出。她在10月3日会上说:“政宣组考虑展览向外开放,应该向南宁展出,地县也可以来”,“先把展出对象定下来”。

唐仟连、何武、张增等常委委员都先后在会上发言表示赞成举办全校性的“展览”,并对外开放,接受外校人员参观。

当时不是学校革委成员而三次列席常委讨论展览工作的展览筹备小组成员有任中秋、李宪清等人,他们在组长宾祖媛的领导下各人分管某一部份工作。其中李宪法分管编审写作组,负责文字部份的审核、加工,修改了展览会前言;任中秋负责组织人员调配及后勤保障等方面工作。此外,这个展览会还编印了展览会简介,名曰“简介”,实际上有2万多字,经宾祖媛等人审核后铅印上万份,大量散发和出售。

这个展览会展出的9名教师干部,事情怎样确定的,是谁提出的具体名单,在上面提到的3次校革委常委会议记录本上均未有记载,1983年的“文革”处遗工作曾就此问题作过专门调查,但未能查清。

 

中共广西大学委员会1987年10月整理

 

附材料来源:                                                                                                   1、广西大学革委会1968年10月3日、11日、15日,11月1日会议记录本;

2、《关于广西大学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筹备进展情况报告》 

(1968.9.30);

3、《广西大学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大纲初稿》(1968.10.13)

4、《邓济同志在阶级斗争展览会上的发言稿》;

5、《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广西大学阶级斗争教育展览简介》;

6、校党委1984年12月24日所写的《关于文革期间广西大学阶级斗争教育展览问题的调查报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