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克谈天下(35)从女足世界杯和南美杯聊起

(2019-07-08 21:36:17) 下一个

昨天,对于体育迷,尤其是足球迷来说,可以说是难得的节日,在同一天,上午女足世界杯决赛,下午,南美杯决赛。如果从世界级足球大赛的决赛来看,我们似乎还没有看到过以前出现过这种巧合。

当然,最后的结果也是不出所料,上午,美国女足以 2 : 0击败荷兰女足,第四次夺得女足世界杯,同时也是卫冕成功,下午,巴西男足在本土的南美杯也是以 3:1 击败秘鲁队,第八次夺冠。

与球场上的厮杀相比,今年大家更多关注的是来自于美国女足在几个月以前把美国足联告上法庭,理由是没有和男足一样等到相同的报酬。同工同酬、性别平权、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权利等议题,始终渗透在本届女足世界杯的场外报道之中;而对于美国队来说,这更是贯穿在她们整场卫冕之战的前后与内外。美国女足国家队队长梅根·拉皮诺是争取与男性球员平等待遇的标志性人物。她曾经领衔美国女足集体状告美国足球协会在薪酬和工作条件方面性别歧视。在法国,女足的薪资待遇同样远低于男足。

法国里昂体育场内的观众一片“equal pay”的呼声当中,美国队以2-0击败首次打进决赛的荷兰队夺冠,球队历史上首次成功卫冕女足世界杯。在比赛终场哨吹响,以及国际足联(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因芬天奴)走到台前即将颁奖的时候,场内回响着同样的口号。仿佛是在巧合地遥相呼应一样,不到12个小时之后,美国男足在中北美加勒比海金杯赛决赛上以0-1负于墨西哥。

男女足球运动员收入不平等的现象在全世界范围普遍存在,也是近年全世界女足运动当中一个共通的矛盾。在欧美多国,近年对此都有广泛的倡议,也不乏为此发声的个人。2018年的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小姐、BBC评选的年度最佳球员阿达·赫格贝里(Ada Hegerberg,希嘉葆)就为了抗议她祖国挪威的足协“不公平对待女子足球”而拒绝国家队的召唤,没有参加本届女足世界杯。

但是,美国女足的平权运动有一个非常具体的特别之处:该国的女足取得的成就要远胜于男足。美国男足在世界杯上的最好成绩是1930年首届世界杯的第三名,而那是在全球仅13队参赛、大部分欧洲主要球队不参加的情况下取得的;美国女足则至此已是第四次捧走世界杯冠军——而女足世界杯目前仅举办过八届,此外她们还曾四次夺得奥运会足球金牌。

美国女足也比男足更赚钱——根据《华尔街日报》公布的2016至2018年财政报告,女子足球项目在美国取得的营收要高于男足。然而,美国女足球员每一场比赛的奖金是5000美元,男足球员则是13000美元。

梅根·拉皮诺绝对不是美国队唯一的球星——阿莱克丝·摩根在本届世界杯同样打入6球,并且长时间以来一直是美国队在宣传广告里的代表人物。但是在法国,佩戴着美国队队长臂章的拉皮诺一头粉红色头发和进球后侧身张开双臂庆祝的动作,将成为这届世界杯的一个共同记忆。这名在决赛中以一记点球为球队打开胜利之门的34岁前锋不仅连续第二次捧起冠军奖杯,还同时领走了本届赛事的最佳射手金靴奖(她以比队友摩根更少的上场时间打入6球)和最佳球员金球奖。

拉皮诺曾在三大洲踢过球,158次代表美国国家队出征。她在2012年公开出柜,去年更与同性伴侣、美国女子篮球员苏·伯德(Sue Bird)一起全裸登上美国《ESPN》杂志的特别版封面。作为体育界最著名的公开同恋者之一,她在恰好撞上世界杯举行的“同志骄傲月”(LGBT Pride Month)里高调地向LGBT人士发出呼声:“Go gays!(同志们冲啊!)”拉皮诺对社会议题的参与延伸到了种族问题。2016年,她成为美国第一个在奏国歌时单膝下跪表示抗议的白人运动员——这是对美式橄榄球运动员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抗议警察对非裔美国人滥用暴力的声援。之后,她在球员论坛(The Players' Tribune)网站上发表的自述中写道:“我能理解你可能认为我下跪是不尊重国旗,但正是因为我对国旗和它所代表的承诺有着终极的尊重,我才选择以这种方式示意。”

在拉皮诺公开向特朗普表示不屑之后,美国总统曾在推特上回应说:“梅根应该先赢了再说话。”,她们赢了,而且是以不能再美国的方式。美国人可没有英国人那种克制,在小组赛首轮,她们以13比0的历史性大比分“血洗”泰国女足,而美国姑娘们在遥遥领先之后仍然大举进攻并且对每一个进球都疯狂庆祝的举动一度引发争议——在这项具有深厚英国渊源的运动里,任何被认为是羞辱对手的举止时常会受到诟病乃至处罚。不过,13个进球也意味着什么?美国女足在这一场世界杯比赛当中的进球数,比美国男足在此前参加的三届(2006、2010、2014)世界杯决赛圈总共打入的12球还多(美国男足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未能出线)。

赛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法国新闻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开展女足运动所产生的经济效应远低于男足,这是造成男女球员薪酬不平等的主要原因。但本届女足世界杯所激发的球迷热情将有助于逐步减少男女球员的薪酬鸿沟。

马克龙说:“去看一看(本届女足世界杯的)收视观众人数和现场观战球迷的人流,我们就知道正在经历一场深刻变革。在数据上,女足比赛正在拉近与男足的距离。当然,各国足协在男女比赛中得到的经济回报的确不可同日而语,差距差不多达到10倍。但这是致命弱点吗?完全不是。”
马克龙还以网球为例加以说明。他说:“数十年来,我们早已习惯欣赏男女球员在网球场上的精彩表现,法国网球公开赛的男女球员奖金数是相同的。应该逐步缩小男女足球比赛的奖金差距。”

马克龙还说,大家应该为达成这一目标而集体行动,这也是法国足协面临的重要课题。因此,这种再平衡将逐步实现。同时,国家也愿意帮助俱乐部借助本届世界杯的火热程度来吸引年轻女孩从事足球运动,加入俱乐部。马克龙表示,真正的男女平等不是依靠行政命令来实现的。只有通过实际操作才能帮助俱乐部吸收年轻女球员。他相信,只有通过比赛才能点燃球员的激情和热情。

聊了这么多的美国女足,也来聊一下另外一个被抢了风头的巴西男足吧,在热身赛中,内马尔因为受伤而不能代表巴西参赛,当时很多人就认为巴西队在本届比赛中悬了,但是事实证明,没有内马尔的巴西队是一个更加讲究集体配合,攻守平衡的队伍,整个杯赛中,除了决赛中因为点球丢了一球,居然没有被攻破球门,这个对比五年前在本土被德国血洗的那场比赛,可谓是天壤之别。本届巴西队的年轻球员大量崛起,也会奠定未来八年巴西的基本班底,而巴西经历了南美的锤炼,下一步就是到欧洲接受考验了。

本届的比赛也很有意思,根据美洲杯轮流主办的规则,巴西原本轮到在2015年举办美洲杯,但因为巴西已经在2013年举办了联合会杯,然后在2014年举办了世界杯,加上2016年的奥运会,为此,南美足协决定让智利接替“太忙”的巴西承办2015年的美洲杯,而巴西则改到2019年。

先后8次夺得美洲杯冠军的巴西此前曾4次主办美洲杯,4次都夺得最后的冠军,堪称最强悍东道主,分别是1919年、1922年、1949年和1989年。有趣的是,这也刚好是巴西头4次夺冠的年份。而在最近4次夺冠中,巴西都是在“客场”夺冠,分别是1997年、1999年、2004年和2007年。

本届杯赛共有12支球队参加,除了南美足协旗下的巴西、阿根廷、智利、乌拉圭、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巴拉圭、秘鲁和委内瑞拉之外,南美足协还邀请了来自亚洲的日本与卡塔尔参加。之前有消息称南美足协多次邀请中国队参加,但最终未能成行。

对比男足和女足,不难发现双方的报酬基本上是10:1,而且和球员的国际大赛成绩基本关系不大,而是球员所在市场决定的,中国男足的球员已经是远远高于中国女足的报酬,甚至是高于美国女足的报酬,这个是市场决定,但是非常遗憾的不公平,也许要等到女足也有更加能吸引观众的高水平职业联赛才有可能改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What is there to argue about the pay? Nobody is deliberately squeezing anyone. It is the market that determines the pay. You get paid more if you generate more viewership revenue and profit.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的文章都是个人观点,尽量客观公正,不带入自己的个人喜好,希望大家评论时也是就事论事,不要发表太多情绪化的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