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重今论历史

赵重今2016年出版《遥远的华夏文明》,从考古学、语言比较学、人类分子学、世界史学等角度,以独立的海外学者立场,全面破译中国文明起源密码,是世界上唯一一部揭示华夏文明来源的著作。全息视角、全新思考,建立中国新史学体系,再现远古华夏文化正统。
正文

中国黄种人的基因缺欠

(2018-08-09 21:18:35) 下一个

   由于鞑靼帝国末期出现的义和团民族主义的恶劣影响,近几十年,中国文化界出现了神话中国历史文化现象,其目的就是在吹嘘中国土著文化的同时,抵制人类现代文明在中国的传播。实际上,中国的历史是世界上最最悲惨的,不但没有创造力,而且平均每百年出现一次死亡在千万人以上的大灾难。无论西方传播来多少新技术,中国几千年的原始氏族社会和奴隶制丝毫不变,被西方的哲学家黑格尔批评为,中国根本就没有(人类)的历史。中国文化的野蛮落后是否有基因方面的原因呢?这是今天要深入探讨的问题。
 

  1,遗传基因和文化差异
    现代人类分子学、遗传学告诉我们,从非洲走来的中国黄种人血缘祖先,大体上经历了4万多年中南半岛和中国地区与世隔绝的封闭生活, 近几千年来,由于白种欧洲移民和西亚高加索华夏民族对他们压迫的示范,中国地区出现了无数触目惊心的人间灾难。而更可悲的是,在西方商品文化掩盖下,今天的中国还是一个半血缘氏族、半奴隶制社会,漫漫长夜中的中国地区至今并没有发生丝毫实质性的改变。很多人被今天中国城市的高楼所迷惑,以为中国已经进入了现代文明。实际上,20世纪的西方史学早就为我们制定了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准,享有平等权利的城市公民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最重要标志,(文明的英文是civilization,而公民的英文是citizens)没有公民就没有文明。中国目前只有暴力威慑下的人口,而没有具有基本权利公民的中国社会,因此,在学术意义上,今天的中国仍旧属于文明前的野蛮社会阶段。 在近几十年现代西方文明全球化传播的大环境中,中国杀鸡取卵自杀式的野蛮经济发展和社会道德的全面堕落,充分显示了中国黄种人民族本体的原始和落后当具有欺骗性的中国近代的种族主义宣传鼓噪曲终人散之后,这些严峻的历史事实必然成为中国人未来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地球上生命的历史有两种:一种是人类用文字记录的历史,另外一种是生物用基因记录的历史”。人类既有用文字记录的历史也有遗传基因记录的历史。文字的历史出现的时间非常短,只有几千年的时间,而人类由基因记录的历史则有几百万年的历史,可恰恰是这些基因记录的历史内容却往往被人类忽视。人类基因是相对稳定的,文化是不断变化的中国文化几千年甚至万年稳定不变的历史记录,使我们有理由质疑造成中国黄种人文化原始落后僵化不变的根源不仅仅是文化问题,而是中国黄种人的基因问题。结合世界上所有黄种人的历史轨迹,今天我们有理由第一次从地理、人种基因遗传学和比较史学的高度去思考和定位中国历史文化。 

    
   人种和文化差异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不同人种间的文化存在明显差异——非洲黑人文化最差,黄种人的东亚文化次之,欧洲白种人文化最好这是一个明显的事实只是在现代民族平等的政治正确的口号下,大家对这些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都闭口不谈,并成为了西方科学的禁区,这似乎是白种人给有色人种留的面子。但是白种人这种研究禁忌严重阻碍了落后民族自身的反思和进步。 现代科学也从另外的方面已经证明了人种(种族)遗传基因与文化差异的关系。在遗传学理论和实验方面,西方已经有许多可以借鉴的成果。提供了把历史文化和人种基因、以及种群生存的地理环境等因素综合起来研究的基本条件二十世纪初期,美国心理学家和优生学家 心理学家 亨利·赫伯特·戈达德(Hery Goddrd)(1866年8月14日 - 1957年6月18日)主张对所有美国不同种族的移民施行智能测验,然后选择性排斥那些被发现有心智缺陷的人们,这种从人种群体心理学的统计和分析方法值得我们重视。 现代人类分子学、遗传学已经用于历史考古,虽然没有把种族基因和种族文化联系起来,但是他们的研究实验成果已经可以借鉴于历史和文化研究领域。  历史文化研究如果不考虑种族遗传基因的因素,把白种人的历史规律套用于东方,将导致我们犯严重的错误。人与猩猩的基因差别只有大约1-2%,而正是这不到2%的基因差异,使得猩猩在智能、行为、心理等方面与人形成巨大的差异。欧洲白人和中国黄种人基因差异数是: 0.1100,两个种族之间基因的差异而带来的文化差距是明显存在的。

  人的精神和遗传基因的关系早已经被DNA技术所证实。人类童年心理创伤会留下基因表观遗传改变,人类的行为和遗传基因的关系已经在科学试验中得到证明。当我们开始研究不同种族间的文化历史现象时,所要问的问题与遗传学家曾碰到过的十分相似:某个种族的文化为什么是全球的?文化和基因是怎样遗传的?文化间差异的基础是什么?文化和基因遗传、环境的关系?  因此,完全可以从种族基因遗传环境等方面进行文化历史研究

  
 现代科技证明人类的基因、文化、生活环境的因素都在影响着特定民族个体的基因。甚至不同的种族和族裔群体倾向于遵循不同的饮食习惯,以及居住在贫困和污染程度、吸烟倾向不同的社区都可以从DNA中反映出来。这是可以通过遗传或生活经历改变的DNA指纹并形成基因表达,改变遗传表现。
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生物工程、治疗科学和医学教授伯彻德博士(Esteban Burchard)领导的研究对医学向文化伦理相关方面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研究人员研究了573名墨西哥和波多黎各的儿童发现,两个族群之间的差异只有四分之三可以通过遗传血统来解释。研究人员因此推断说,四分之一的DNA指纹可能从生物学特征上反映了族群之间的环境、社会及文化差异 。这个结果证明,人类的文化差异和种群基因有明显的互动关系。伯彻德博士说:“这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种族整体概念的理解,种族生物学的一些奥秘。四分之一的差异不是源于生物学方面的差异,而是与种族特点相关。”研究表明,医学上如果只将种族视为社会结构,而不考虑种族渊源,将是一种严重的错误。伯彻德博士在2011年发表的研究中说,医学研究忽视了种族因素方面的细微差别,现代遗传研究对象的94%是白人。伯彻德博士说:“我们研究了很多白人,然后我们试图将这些结论套在斯里兰卡人、黑人、亚洲人和其它种族群体上。这不仅仅是社会不公正,也是不良科学和不良医学。伯彻德博士的这个结论当然也可应用于历史文化研究领域。 现代澳洲的土人虽然经过百年的现代文明,他们仍旧不能容纳进现代化的澳洲主流社会,即使是被白人领养的土人后裔,他们的英语也非常好,但是他们当中也鲜有能进入主流社会的优秀分子,可见种群基因在社会文化中的巨大作用。

   
 

   几万年的封闭形成了黄种人落后的基因

现代的DNA 技术应用于考古取得了巨大的突破。2000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昂德希尔(P. A. Underhill)等利用变性高效液相层析技术,分析得到218个Y染色体非重组区位点构成的131个单倍型,对全球1062个具有代表性的男性个体进行研究,同样根据分析结果绘制出一个系统树。Y-DNA系统树所展示的结果与mtDNA系统树的结果非常相似。欧洲和亚洲等世界其他现代人群都起源于非洲,而美洲和澳洲现代人群又都起源于亚洲人群。这印证了“夏娃假说”。同样根据Y-DNA发生突变的速率计算出非洲人群分化出世界其他人群的大致时间在14万~4万年,平均约6万年前。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学者在查阅中国现有化石的年代以后,发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断层。这个断层再次证实了位于欧亚大陆东端的中国地区的所有人种都是4万年以后外来的结论。远古时代,中国地区有三个人种来源:
一,东南亚地区茫茫原始森林里的古南亚黄种人(和少部分尼格罗人)。中国的人种来自非洲,他们经过印度平原进入中南半岛居住下来,一部分人从缅甸进入中国的云南,另一部分从越南进入中国的珠江三角洲。
二,一万年前开始古欧洲人陆续从欧洲大草原进入中国北部,他们带来了欧洲的新石器文化。
三,两河流域的古亚美尼亚人(华夏民族)公元前2000年从中西部进入中国,带来了两河流域文明。 

   今天中国的人种基因大部分来自中南半岛,几万年来居住的地理环境是现代中国黄种人基因形成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从地理历史的角度看,来自封闭的东南亚原始热带雨林的中国黄种人不可能优秀。东南亚的黄种人和尼格罗人(身材矮小的黑人)大约五万年就从非洲进入了非常封闭的中南半岛地区。中南半岛的(南部也称马来半岛)东临南海,西濒印度洋,因位于中国以南,印度以东而得名。包括今日的越南、柬埔寨(旧称高棉)、老挝三国,简称「越棉寮」;广义的中南半岛则指「东南亚大陆」,包括越棉寮三国及缅甸、泰国、马来西亚的马来亚地区及新加坡、槟城、马六甲等地。

  位于印度平原和中南半岛之间的若开山脉和大海,把中南半岛与西方世界隔离开来,这里遍布着不见天日的原始丛林,气候潮湿。封闭的地理环境和恶劣的气候把高大的白种人阻挡,矮小的尼格罗热人和黄种人在这里敷衍出一定的人口数量以后,一部分人进入了更加封闭和偏僻的中国地区。中国地区远被大海高山和沙漠分割开,远离人类文明中心的西方。因此在公元前四千年来自两河流域的华夏民族进入中国地区的时候,他们仍旧保持着四万年前的原始面目。他们就是中国土著民。今天的中国人绝大部分的基因来自这些黄种人。早期进入中国地区的古欧洲人和亚美尼亚的华夏族,在春秋时代被人口众多的中国土人同化以后,大多数中国人呈现黄种人倾向。进入中国的原始的黄种人在公元前2000年的时候,还没有自己的文字,甚至语言也非常落后,他们的语言近似于动物的叫声,是一些原始的氏族部落。这种原始的部落在偏僻的地区仍旧保留着。

 

中国文化和黄种人的基因缺欠。

从与中国黄种人同源的南美洲的原始厄瓜多尔的华欧拉尼(Huaorani)人身上,还可以看到四千年前中国黄种人祖先的本来面目。华欧拉尼(Huaorani)人几万年前从中南半岛走来,一直过着封闭的与世隔绝的生活。
 

 现在有不少人以为中国人的祖先身材高大,实际上这是由于对中国人种来源不清楚而造成的错觉,古代中国曾经有两种人,高大的高加索人种和来自中南半岛身材矮小的黄种人,现代在中国地区发现的那些身材高大的遗骨是外来白种人留下的 
 人类各个民族都来自非洲,最优秀的种族选择了靠近非洲的地方居住。而素质较差的种族,则不得不逃亡在遥远而又封闭的远方躲避起来。10万年前不同种族的素质(如身高,智能)决定了他们走出非洲以后的生存地理位置,也因此决定了他们各自不同的命运。人类各个民族的命运最少在六万年前就已经被决定了。居住在距离非洲较近的民族近几万年一直在突飞勐进发展,现在发现的三万年前欧洲的石器文化已经令人惊叹。在欧洲发现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化遗址有奥瑞纳文化、梭鲁特文化、马格德林文化等。这里的人们已经会使用骨尖,鹿角,燧石作为工具。在西欧出现了笛子。他们制作了世界上最早的洞穴画和女性崇拜雕像。值得注意的是,它们集中出现于欧洲的西部,这里出现了一个人类旧石器晚期文化的第一个历史舞台,是新世界体系的中心并以此形成了世界文化的格局。  远古时代西方的农业发展很快出现了彩陶、青铜器、大麦、战车、文字、牛、羊、马、鸡、水牛、小米、大米、高粱等等。人类文明的中心从两河流域移动到欧洲的希腊地区以后,从中世纪的开始,欧洲进入了相对稳定的罗马时代,在文化上出现了基督教和希腊哲学的结合,欧洲科学、哲学、法学、医学都得到大力的发展,在这个基础上,欧洲近代出现了工业文明和现代文明,并传播到世界各地。相比之下中国地区黄种人在三万多年的时间内文化基本是处于停止状态的。  他们并没有产生任何先进文化。中国的新石器文化是外来的。古欧洲人大约一万年前开始陆续进入中国,他们在中国建立了所谓的贾湖文化,红山文化,河姆渡文化、龙山文化和部分仰韶文化等。 古亚美尼亚人就是所谓的华夏民族,他们大约四千年前从两河流域进入中国新疆,东进以后在山西建立了陶寺文化并继续进入黄河中下游,与早期进入中国地区的古欧洲人相遇,建立了所谓的”商“文明。他们对原始落后的中国黄种人进行了非常残酷的统治,中国地区并没有由于华夏文明的进入而摆脱黑暗的时代,而外来的高加索民族也逐渐被东方无边的黑暗所淹没。 

 
   
    基因的形成和
恐怖僵化的中国历史
 由于外来文明的进入,中国地区在公元前二千年左右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但是很快又回复到了停滞和僵化原始状态之中。只不过中国地区原始的氏族社会增加了野蛮的奴隶制成分。中国文化的停滞是在连续不断循环往复巨大灾难之中进行的。在中国原始黄种人的愚昧文化之中又增加 了奴隶主的奸诈,贪婪,狂妄和残忍。 这是一个世界上最不好的文化形态。因此,从华夏民族被彻底同化的春秋时代开始至今,大约平均不到一百年中国地区就出现一次规模在死亡千万人以上的灾难。例如: 唐末到五代十国,前后历时80年,前后58个皇帝,有42个死于非命。唐武宗(841年-846年在位)时,全国有496万户,后周世宗(955年-960年在位)进,仅余120万户。到宋初为200万户。损失率76% 。金、元灭两宋宋宣和三年(1122年),全国人口9347万。到元初至元十一年(1274年),人口仅剩887万。损失率高达91%。 在蒙古军队的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丧失了7000多万人口。元末溷战 元顺帝至正十一年至至正二十七年(1351—1367年)九月,学者的估计人口损失值在8758万到1.24亿之间,而明初的人口约5800万,损失率约在54%。 明末全国人口为1亿,到清世祖时全国人口只剩下1400万人了。锐减80%多,损失人口8000多万。 太平天国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使中国损失了1至2亿人。  中国各个朝代都有由政府腐败引发的大规模饿死人和人吃人的事件。以上这些超大规模,超频繁的种族灭绝性的大屠杀是举世无双、中国独有的。 从发生于(1851年~1864年)的太平天国到今天一百多年的时间,中间出现了抗日战争、内战、三年饿死几千万人事件、文革悲剧以及持续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消灭几亿胎(婴)儿事件,这些灾难间隔的平均时间只有几十(156/5)。而今天的中国文化,在西方现代科技文化的猛烈冲击下,丝毫没有改变原始血缘氏族和奴隶制文化的实质。因此,我们不得不思考黑格尔的观点,他不认为中国地区有真正的人类历史。他的意思很明显,中国黄种人不属于西方意义上的人类范畴。

  
  
   
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黄种人还是智力、体能低下、矮小龌龊、基因低劣的民族

  经过近二千年外来华夏文明的影响,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土著黄种人还保持着非常落后的面目孔子十分鄙视他们,把他们称为“小人”。小人就是与外来统治地位的华夏民族接触过几个世纪的中国黄种人。孔子说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对小人进行了多次痛斥。在孔子的眼睛里,中国黄种土人是一些基因低劣 、矮小龌龊、智力体能低下的民族。 这些“小人”就是今天中国人大部分血缘的祖先,就是中国“民族劣根性”的来源。因此中国黄种人的祖先不但不优秀,反而是一些基因落后的人种《孟子.滕文公上》:“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这里的野人也是指中国黄种人。(详见本人的博客惊人的历史发现:孔子憎恶的小人竟然是中国土著》)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代的黄种人表现出“聪明伶俐”的适应性,他们似乎并不傻,但因其层次很低下、品质龌龊而被孔子鄙视。因此今天的中国人千万不要以自己超人的智力”而洋洋自得。 由于这些黄种人人口众多、基因过于落后,外来的高加索人在春秋时代以后就被他们同化了,外来人种的基因逐渐消失在在中国黄种人的血缘中。今天的中国黄种人是东南亚的黄种人、黑人和少部分高加索白种人的混合。这就解释了今天所有人的疑问:“为什么中国历史悠久,而今天的中国人竟然如此的不堪?”


 
   2,
国黄种人基因
的严重缺欠:

几万年的封闭和原始的生存环境和几千年的残酷非人的统治,不但使中国黄种人的文化原始落后,而且遗传基因特随之变异。
    
神经系统的基因变异 :历史上,人类长期处于不安全状态,躲避野兽等攻击是常态,从而人类对负面消息极其敏感,中国地区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几千年的残酷统治的生活,很容易强化这部分基因。而今,人类普遍处于相对安全状态,中国黄种人不但还保持了原始的特有基因,而且显示出比较其他民族特有的恐惧。恐惧(暴力)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核心。恐惧使得中国黄种人过分注重血缘关系和自己的后代;恐惧使得中国人更加贪婪,恐惧使得中国人上上下下说假话。 恐惧使得中国黄种人大量繁殖后代,而使遗传基因更加落后。几千年中国地区残酷的野蛮统治带来的恐惧,已经深深地写进了中国黄种人的基因里。人类最古老的恐惧情绪被强化以后进入基因,使中国人普遍缺乏正义感,懦弱,虚伪。这是中国黄种人与其他东亚黄种人的不同之处。 现代科学已经找到恐惧的生物依据。 人类的情绪,特别是高级复杂的情绪,这些情绪是在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下衍生而出的,与恐惧密切相关的脑区都位于新皮层之下,属于早期发展出来脑结构之一. 恐惧因此是一种“上古情绪”。
  由于恐惧的作用如此重要,它在不同的物种中广泛存在。对于恐惧,恶心,侵略性这几种情绪的表达,都有着功能上和行为上的高度相似性。中国地区几千年持续的殉葬,屠杀,酷刑,连坐,文字狱,诛九族等等举世无双的血腥统治,使得世世代代的中国人形成恐惧基因。因此,顺从,奴性、自我麻痹已经成为中国人文化的特色 
    恐惧的环境改造了基因的例子可以从我们身边的动物找到,例如中国的猫和鸟由于长期处于恶劣的环境,因此它们都比非常警觉和恐惧,而如果比较西方发达国家的猫鸟就会发现,它们普遍显得非常迟钝和自信,这些发生在动物身上的现象显然不是文化的而是由基因或者是隐性基因造成的。  由于本身的弱小、几万年的封闭和几千年的残酷专制统治等诸多原因,中国人的行为往往和那些弱小的动物行为特点非常相似,例如羊就非常的顺从,因此中国高加索华夏民族把中国土著黄种人称为两脚羊——羌。动物界的老鼠非常恐惧,被形容为胆小如鼠,它们就喜欢大量存储食物,而恐惧的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喜欢储蓄的人种。
     残忍的中国历史,不但在文化上造成深远的影响,而且残酷的历史已经使得中国人的基因已经发生变异。居住在西方几代的中国黄种人,在富裕、宽松、和平的环境中同样显得非常的老实和懦弱,也非常喜欢储存金钱。这种遗传或许以显性基因和隐性基因的复杂方式储存在基因里,形成中国黄种人的特殊基因和文化
    现代遗传学告诉我们,一个给定的生物体的等位基因的组合形式就是该生物体的基因型,而对于这种组合所表现出来的性状就是该生物体的表现型。当生物体是杂合体时,常常有一个等位基因是显性基因,显性基因决定了生物体的表现型,而另一个基因就被称为隐性基因,其性状在显性基因存在时不会被表现出来。有一些等位基因没有完全的显性,即“非完全显性”,其表现为一种中间状态的表现型,或者两个等位基因无显隐性之分可以同时表现出对应性状. 当一对生物体繁殖后代时,它们的下一代随机地继承父母的两个等位基因中的一个。这些对于离散遗传和等位基因分离的观察结果被总结为孟德尔第一定律(分离定律)。
  人类的社会文化、精神道德标准和美学选择是决定随机(父母的两个等位基因中的一个)的关键。经过一段时间,这些众多的类似的变异群体就在人类中形成了稳定的基因。人类的精神、文化、遗传的传递关系逐渐形成了基因和潜在基因。这些特定的基因又反过来影响人类的生活,它是社会制度文化的主人。因此今天中国的政治经济都和恐惧情绪有直接关系。今天在西方的经济大潮中,中国人无所不为、没有文明底线的一部分原因就来自于神经系统的恐惧。而过分的恐惧,使中国黄种人文化和基因的自我调节(反抗,批判、淘汰、躲避,自律)功能丧失。  
   
  中国人思维能力的巨大缺欠:
中国人自称是智慧的民族。但如果从基因和遗传学的角度看,中国人的思维能力存在巨大的缺欠。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中国人从来没有显示出创造能力,中国文化从来没有出现科学和哲学。关于智力和遗传基因的关系,科学家戈达德有这样的看法:“我们的论点是,人类行为的主要决定因素是一个统一的心理过程,我们称之为智力:这个过程受到天生的神经机制的制约:这种神经机制和随之而来的效率程度每个人的智力或精神水平等级由与生殖细胞结合在一起的染色体的种类决定:除了可能破坏机制的一部分的严重事故之外,后来的影响不大受影响(“戈达德,1920年,第1页)。由于基因和文化的影响,中国黄种人的思维能力被限制在一个低层次上。那些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部分,基本都来自于春秋之前的高加索华夏民族。中国人本身具有的神性,被中国文化自身扼杀。
   人类的思维范围大体上有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大层次。可具体分为:低于逻辑,逻辑思维和超越现实的理性思维。今天的中国人基本属于低于理性和逻辑的层次。逻辑思维,包括综合、分析的能力,实际上,这种直接的因果关系的所谓形式连动物也能意识到,它属于条件反射范围。例如一个狮子在追捕一只鹿的时候,它跟在鹿的后面,分析者鹿的逃亡路线,上下左右跳动的幅度和速度,经过分析综合以后,最后狮子做出判断抓住奔跑中的鹿。这种直接的逻辑思维能力在狼群的打猎行为中也可以反映出来。因此动物具备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国人惟利是图,占便宜,利益最大化等等思维都属于最低层次的思维模式,并没有摆脱人性中的动物属性。只有基于人性中的善,公平正义,博爱,慈悲,谦让,同情的思维活动才是人类特有的。

                   第一思维:上帝、超越万物 、太极、超越利益的形而上思维 ,体悟的、意会的,非语言的,全身心的,
                      第二思维:逻辑思维 互相利用,惟利是图,科学的,因果的思维 用词汇可以表达的,局部的,细致的,

                      第三思维:低逻辑思维,任性的混乱的直觉思维 ,笼统的混沌的

   中国黄种人的思维只在下面的三层和第二层之间徘徊,并没有到达第一个思维层次的高度。越现实的第一思维能力基于人性的善和对于善(真理)的本质的追求,这才是人类特有的思维模式。而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主体上,缺失超越现实的思维能力,缺少的是抽象的形而上的思维能力。这种能力就是哲学的,宗教的思维,是对万事万物以外超自然力量存在的意识。中国人主体上不存在哲学意识,更没有宗教意识只有巫术。没有信仰是史前人类的特点。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中国人主体上仍是一个目光短浅、惟利是图的史前民族。形而上的,超越物质的思维就是柏拉图的绝对精神,天赋,黑格尔的绝对理念,中国先秦时代的“太极”(太一)。对这些,绝大部分中国黄种人是不理解的。因此华夏民族被同化以后,太极”思想意识也就不存在了。中国黄种人在思维方面的缺欠已经有两千多年的l历史,因此不仅是文化的,而是中国黄种人基因缺欠造成的,因此不是通过教育就可以改变的。所以中国现在的许多大学教授和专家仍旧品质低下,他们普遍缺乏至高无上的善的意识。在逻辑和低于逻辑的直觉思维层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互相对立的竞争关系,只有到了超越现代的形而上的思维层次,人和人之间才会有真正的博爱,才会出现民族、国家、和社会公平正义的概念,这就是孔子说的至善。可以说,人类一切最美好的东西都在这个区域这就解释了今天所有人的疑问:“为什么中国历史悠久,而今天的中国人竟然如此的不堪?”

   由于这种人种的思维能力的致命缺欠,决定了中国人不存在民族和国家的意识,只有氏族的血缘的家族意识。这种思维的最远时间范围在三十年(一代)左右。所以中国的民族记忆力非常之差。由于遗传的作用,中国人整体上意识不到物质之外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中国人从来没有追求真理的意识,知识只不过是中国人谋生的手段,而不是像西方学者那样是一种精神的需要。这种低层次的智力越高,对自身和社会的危害就越大。创造力:creativity,而造物主是:Creator,因此创造力和人具有的神性有直接关系,一个无法认识到神、上帝、和超越万物的形而上思维能力的民族,根本不可能具有创造力。中国人的基因和文化实际上是一种万年来形成的习气,它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人人性中的创造力。中国文化没有包容性、缺乏言论自由,政府腐败猖獗都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人的创造力。因此中国文化与创造发明无关,所谓的四大发明纯属乌有,这种说法属于意识形态的宣传。   


 

   3,自然选择与中国黄种人的僵化——是谁在操纵文化遗传和基因?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的基因形成和变异:人类的基因特点有些形成的很久远,例如 病毒是在恐龙那个年代就跑到了人类祖先的基因组里,有的是在人和猴子分道扬镳的时候就和人在一起了,有的似乎在人类走出非洲之前才熘进来,西班牙巴塞罗那进化生物学研究院的专家分析了一具2006年在西班牙西北部一千多米高山上发现的男性人类骸骨“La Brana 1”。通过研究骸骨的DNA,研究人员发现当时的欧洲人的相貌糅合了非洲人的特征,拥有蓝眼睛黑皮肤。 浅肤色的“白人”出现的时间实际远比科学家之前估计的的要晚,可能要到新石器时代。2010年,科学家研究发现了一种在高原人口中很常见,但在其他人群中很罕见的基因变异,它可以调节人体内的红细胞生成量,这或许有助于解释生活在高原的人为什么能适应恶劣的生存环境。一项研究估计,这个有益变异扩散至大多数高原人类群体的时间距今不到3000年。在进化长河中,这只是一瞬间而已。这是人类在文明时代之前的情况,人类进入了文明时代以后,人类的基因遗传出现了新的特点。  科学家发现,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遗传和基因的变异不再是依靠自然界,而是与家畜的基因变化方相似。例如,人们可以在无比拥挤的地铁中呆上一两个小时,彼此相安无事,那些家禽养殖厂的环境也是如此。但在野生动物中,没有任何血缘关係的动物之间是不可能在很近的距离内共存的,那需要很高的容忍能力,它们只可能斗争至死。儘管人类进化的家畜化没有动物驯化本身的证据那么充足,但人类的自我选择确实也是进化的一大动力,就像对家畜的人工选择一样。

   "人类进化从来不曾停止过。野生动物进化最基础的背景是食物链,弱肉强食。但是,所谓圈养环境下进化的家畜则脱离了食物链,没有捕食者,甚至连寄生虫都很少,人类也是如此。但这不意味着家畜就停止了进化。 野生动物几乎没有得胃病,但宠物医院已经需要治疗猫、狗的胃病;野生动物不会长龋齿,家养动物却拥有……",自然选择是物种进化最重要的驱动力,它也不是唯一的。因为,用自然选择的理论已经无法解释,为什么狗会在1万五千多年的时间裡从狼进化出300多个品种。在这些基因变异的狗当中,有一些是非常凶悍的,而一些则是非常温顺的。美国基因学家博伊科博士(Adam R. Boyko)指出:「如果这些狼群内狼的基因开始改变,像是变得温驯、体型变小还有繁殖年龄提前等,帮助牠们清除人类杀死的动物,这就代表牠们开始演化,渐渐不适合原始的生活方式。在现代i社会环境中,自然环境影响人类基因的因素越来越小,而人类的精意志是最重要的因素。 "当我们审视自己进化的历史,我们所生活的地方尤其是现代化城市与驯养动物的圈养环境如出一辙。因此,有较新的观点认为,人类的进化过程就是家畜化。狗的进化与人类的驯养有关,它伴随着人类对动物的利用与掌控,这与传统的自然选择不同,人为影响下的选择恐怕更为重要。所谓人为影响下的性选择就是人类的道德和美学标准(文化因素)。自然选择是宇宙和生命力量的现象,人类的自我选择是现代人类进化的一大动力。人类(家畜和宠物)基因的变化在这些“人为选择”的影响下,已经大大的浓缩了变化的过程。

   自然环境在人类(和家畜)基因进化的作用逐步退到第二位。人类的文化和基因的关系大体上是:

    自然环境、文化——遗传——基因——遗传——文化、自然环境..... 
   他们的关系是通过遗传的作用互相影响的循环过程,基因是人类文化生活的记忆、它是被动的,基因的改变和遗传是每时每刻发生,同时也反过来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生活和文化。文化是主导性的,但是文化又服务于基因,很难分出那个是第一性的。只注意文化而忽视环境和遗传基因的作用,是人类文化历史研究的一个重大欠缺。  

   遗传基因中国黄种人自我灭绝现象: 中国人历尽无数次残忍血腥的屠杀和中国黄种人的麻木和文化的僵死现象被非常值得引起我们特别的注意,因为已经我们意识到,这是由文化和基因双重原因造成的。而基因是在文化的深处,它超越了人类的主观思维,和神秘的宇宙本体是相通的。二战时期几个日军士兵可以屠杀几百个中国人,河北地区的一个县往往只有几个日本兵的所谓大扫荡,就可以驱赶十几万中国人抱头鼠窜。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就能控制、奴役几亿人的事件经常发生。中国人在遇到灾难的时候不做出积极反映,却采用蒙蔽自己方法去屈服和顺从。自杀、顺从、下跪是中国黄种人面对危险和压力之后最多的反映。这种异常的消极现象与中国历史几千年周期性反复出现的集体大屠杀以及中国地区的文化僵死不变现象有内在的联系,在这其中揭示了一个更深刻的问题。 我们把中国几千年人性的麻木,反复出现的集体灭绝和历史文化的僵化从基因的层次上去分析。信息的正常反馈,神经反传达,促使机体反映和遗传基因变化和记录是生命体进化的基本步骤。 避免死亡的本能反映是人类和所有生物基因变化的最基本能力和动力,也是生命基因变异的基础。 而中国人几千年不变的文化显示出的基因本能活动的停止。在这一点上,中国黄种人连动物都不如。这显然是生命力正在消亡的征兆,而中国黄种人集体灭绝的历史记录,反映的是一个人民族在自我灭绝。这种违法人类情感意愿的悲惨现象,是持续循环长达几千年的连续出现的,这显然已经不仅是文化问题,而是中国黄种人的基因问题。因为基因具有超越人类思维和情感的能力——人类“死的本能”。弗洛伊德曾经有过一个理论:人不但有生的本能,也有追求死亡的本能,或者称为死亡驱动力(death instinct / death-drive)又被称为毁坏冲动、攻击本能或死本能;这是一种要摧毁秩序、回到前生命状态的冲动。 弗洛伊德的认为,每个人的身上有一种趋向毁灭和侵略的本能动。而达冲动起初是朝着我们自己本身而发的。弗洛伊德认为这个死亡的本能设法要使个人走向死亡,因为那里才有真正的平静。只有在死亡--这个最后的休息里,个人才有希望完全解除紧张和挣扎。生命机体的麻木是一种即将死亡的现象,从遗传学的角度看,中国人几千年形成的说假话,控制封锁(言论)信息的自我麻痹行为,是一种通过隐性遗传和基因传达的自杀信号和指令。今天中国人上上下下说假话,用天文数字的资金去封闭信息自我麻痹,也可以看作是中国黄种人的一种“追求死亡”现象。这就好像是鲸鱼集体上岸自杀一样。
 除了自我麻痹之外,中国人自以为荣的“聪明'和狡诈,实际上也是一种中国黄种人的病态基因变异,同样是人类一种追求死的本能的反映,用俗话说就是“作死”。而众所周知的流行中国文化中的逆淘汰现象,也是中国黄种人基因中追求死亡的表现。与东南亚其他落后民族不同的是,中国人早期经历了外来先进的民族残酷的统治,这种统治一方面使得中国人聪明,一方面使得中国人在原始愚昧懦弱的性格中有一些贪婪、疯狂、残忍和狡猾的遗传因素。这些邪恶的基因和文化造成中国人历史上一次次种族灭绝性的大屠杀(一方面是自己毁灭自己,一方面是招致外敌的入侵进行屠杀)。而中国发生的这种悲惨现象在中南半岛的落后民族中并没有出现,而在被撒哈拉沙漠封闭几万年的非洲中部的黑人部落则经常发生,如近年来卢旺达的集体大屠杀。这些非洲的大屠杀和中国历史上集体灭绝性的大屠杀非常相似。可能和非洲几百年遭受白人非人的野蛮统治有关。而中国的野蛮统治已经有最少几千年的时间。
   由于西方带来的农业技术和医学技术的传播,使得明清时代中国地区人口大幅度增加,但是科学不但会帮助人类也会毁灭人类。近几十年中国地区出现了以彻底毁灭自己为代价的经济模式,资源大面积的破坏,生存环境的污染,毒食品,乱用化学医药产品等等现象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中国黄种人种族的生存。今天中国人的基因在滥用医药和大规模食用转基因食品,可能已经出现了普遍的隐性基因变异。近几十年来中国人集体追求死亡的现象非常明显,如近年来宰杀数以亿记胎婴儿的计划生育、中国残酷的教育方式,自杀式民族主义,杀鸡取卵自杀式的经济等等。而更不可忽视的是,在这现象之后是中国人互相之间的仇恨情绪,我们似乎已经闻到了中国历史上大屠杀之前的血腥。 

  
   中国文化是被天谴的罪恶文化?
  
中国黄种人遗传基因中的自我灭绝追求死亡的现象是明显存在的,否则就无法解释中国几千年持续稳定、有规律地周期性循环出现灭绝性集体大屠杀现象。 这种自我灭亡的现象,不仅是心理的,而是生物种群自我优化的现象,造成这种追求死亡现象来自于人的基因,其背后的推手显然是宇宙的本体,追求死亡是超自然的力量通过基因传达给整个生命群体的指令。这种基因的指令只有宇宙本体可以发出和控制,发生这一切现象都是人力不可抗拒的。中国黄种人僵尸般的文化和麻木的人性只不过是这种死亡宇宙指令下发生的表面现象。人类基因和宇宙的意志是相通的。基因和宇宙的意志之间似乎存在一个我们看不到的通道。在动物界,有年老的动物把自己的后代吃掉的现象,如年老的母猫会把自己生下来的小猫都吃掉。这是宇宙的意志通过动物遗传基因发出的指令,目的是保持动物种群的优化。 宇宙能够通过基因对种群群体信息发出的自我灭亡的信号。对不好的生命体进行淘汰,是生命体基因的本能,这也是宇宙的意志(天意)。中国黄种人不断出现的自我追求死亡的现象,是宇宙对中国人的基因发出的自我优化的指令,这就是所谓的“天谴”。这些现象就是中国古语所谓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不仅真对一个人,也适用一个种族。 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生命一旦开始,一种意欲返回无机状态的倾向随之而生,这就是死亡本能的来源“。这个来源显然就是宇宙本体。
  一部分患严重焦虑症的病人会选择自杀,一个严重焦虑的民族追求死亡也是必然的。弗洛伊德认为:生与死的本能我们都与生俱来,也终此一生不会变。这是人心底最根本的、最重要的两种本能力量。而人的心底的深层意识和宇宙意志也是相通的。总的来说,生物死的本能表现为自我(种群)毁灭,生命体的基因可以意识到个体只是整个种群的一部分,而这种自我毁灭而优化群体的意识并不是生命个体的主观愿意。因此,在中国人历史上的所有重大关头,中国人总是莫名其妙地选择自我灭亡之路。中国历史文化实际上就是一部巨大的绞肉机,万年来它不停地搅动,一批批地绞杀中国地区的生命,用鲁迅的概括就是“吃人”。绞肉机的动力就是宇宙力量,绞杀的对象是人类败坏的基因和文化。这些现象告诉我们,在人类之外有一个无限的力量在用最高宇宙原则(道德)来支配所有的生命。所以,当一个民族缺乏道德的时候、一个民族自己感到人定胜天、无所忌惮的时候,种群的大灾难就为期不远了。就是所谓的“上帝让一个人灭亡,必先让他疯狂”。遗憾的是,由基因所决定,绝大部分中国人只相信“实力”(暴力金钱)却根本意识不到宇宙(太极、太一、道)的力量。基因在种族堕落的时候会对生命体发出一种集体死亡信号,等到死亡的能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大灾难则接踵而至。因此,今天中国人的集体说谎,互相欺骗,互相下毒,破坏环境,自杀式的经济发展,都可以看作是宇宙通过种族基因对种群生命体发出的自我灭亡的反映。

    种群基因、命运和道德: 群体遗传基因变异在生物群体中的分布,在经过多个世代的传承后,生物体的基因组会发生改变,引起被称为进化的现象。突变和对于有益突变的选择使得一个物种不断地进化到能够更好地在所处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形式,这一过程被称为适者生存。人类历史是在基因的适应和变异中发展的。 我们对中国人悲惨的命运而感叹。人类的命运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什么原因造成中国人的基因会造成如此的麻木和消极?谁是制造中国人悲惨基因的无形巨手?人类的基因和生存环境有似乎直接关系,而这些基因又形成了文化,这些文化反过来有储存进入了基因。我们相信最早走出非洲的澳大利亚的红种人在原始时代是体力、智力、耐力最差的民族。因此他们选择封闭的大陆才得以存活下来。其他地区则鲜有存在。印度平原的红种尼格罗人被雅利安人统治成为奴隶。人类生存的地理环境与基因的形成和命运有直接关系,就像风吹草的种子,种子比较轻的会被吹到远一点的地方。种子本身的质量和种子生根发芽道德地点(地理)有关系。而种子的质量和生长的位置似乎是偶然的,而这个偶然恰恰就是宇宙的意志。远古时代的黄种人之所以选择了封闭的,气候潮湿,瘴气弥漫不见天日的森林地带生存(和进入更加封闭的中国地区),表面看是由于身材矮小缺少种族间竞争个能力的结果,但是黄种人和尼格罗为什么身材比较弱小却是宇宙意志决定的。 

    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停滞是基因和环境共同造成的。如果说在远古时代中国人的基因的形成语中南半岛和中国地区的封闭有直接关系,而进入华夏民族带来的文明社会以后就与中国文化有直接关系。出现自杀式的悲剧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人的互害式没有道德的文化。可以说,一天中国人不改变这种黑洞式的文化,中国人就一天不能摆脱来走基因的自杀的宇宙指令,中国人互相的大屠杀就不会停止,非人力可以阻止。而人类整体主流文化一旦道德彻底堕落,来自宇宙的指令让人类自我毁灭就不可避免。这可能就是圣经所谓的最后审判。人类显现出与家畜相类似的进化特点证明,人的基因变化是根据人的意愿而形成的。 淘汰不好的 、形成新的、适合人类道德的和美学理念的“优良”基因是时刻发生的生命现象。基因遗传和人类历史文化的关系与宗教似乎有异曲同工净化的作用。因此文明程度高的民族,往往是最漂亮的民族。
  新柏拉图主义强调,世间一切事物都有这种神圣之光,但最接近上帝的光芒的,还是人类的灵魂,只有灵魂才能与神秘与伟大合而为一。在一些偶然的时候,人甚至可以体验到自己就是那神圣的自然之光。这里思维的上帝的光芒,就是指我们所说的宇宙意志,而做恶者必遭到宇宙意志(上天)的惩罚就是宇宙的道德。 至此,现代科学和人类的道德到达了人类中世纪以后的第一次和谐。 在这里必须指出的是,人类不同种族基因和文化的存在,是超自然力量的宇宙意志奇妙完美的设计,她在道德和智慧上远远超越现代人类文明。虽然按照现代文明的标准,不同民族种族的文明程度不同,但这就好像一个人的手,手指有长有短但各有作用、缺少了一个就会导致手(人类)的残疾和死亡。对于人类来说,最重要的是在保持原有的种群和其文化的多样性之中走向人类的终极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各种肤色的人种和文化都是平等的。

  
 

 

    结语:

 “把一个原始的儿童训练成能使用现代劳动工具的人,只需要十几年的时间。而改变民族的低劣基因和文化,则需要几百年或者几千年”。中国文化自身据有的扼杀功能,文化和基因两者互相影响,使人口较多的中国黄种人处于巨大的黑暗贯力中无法自拔。因此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封闭了几万年又有几千年最残酷奴隶制文化的中国人,主体上在未来的一百年(甚至几百年)将继续处于依靠野蛮暴力维持的半开化社会。从系统论的角度看,每个中国人都是一个吸食光明的黑洞,他们不但不能妥善地维系社会,而且没有社会共识的每个中国人都是破坏社会健康的杀手。氏族和奴隶制文化还将继续系统地笼罩中国,甚至对人类文明构成巨大威胁。中国地区出现的个别优秀现象将非常微弱。马云的那种“要中国人引领世界”的狂妄说法非常滑稽和无知。
    劣根性的恶已经深深地扎根于中国人的基因里。因此中国要走向文明社会只有依靠西方文明,中国文化的进步依靠西方文明影响。只有采用类似于当年日本、香港、澳门由西方国家(或共同)监管的模式,中国人才能逃离互相大屠杀的千年魔咒,这是未来中国唯一正确的道路。而真正改变中国人悲惨命运的方法是彻底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建立符合人类普世价值的道德社会,以合天意。在中国平均几十年就出现一次死难几千万人的血腥历史的死亡频率震荡之下,在大量现成东亚模式成功例子面前不承认中国人的野蛮落后的代价就是集体灭绝的血腥事件将继续出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mondrop' 的评论 : 这是一次摆脱意识形态宣传和中国民族主义情节的全新历史思考,是对中国人的劣根性的一次更深刻得分析,希望得到您具体的有根据的批评。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lemondrop 回复 悄悄话 通篇谬论,写的人该吃药了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eyang' 的评论 : 中国文化的进步主要依靠外来文明的影响,尤其是长期与海外生活的华人中的精英,寄希望于海外的华人文化精英,对中国文化的自我批判和文化自我提高。长期的西方生活环境,宽松自由的文明环境,会使得华人中的少精英产生升华。而不可忽视的是,很大部分华人虽然生活在海外,由于自身的素质决定,仍旧是“恶习不改”。对于新生思想极尽扼杀之能事。道理在此,取决于自身的素质,信不信全由您个人决定。
yeyang 回复 悄悄话 你说中国人因为基因不好,逻辑推理不行,那你这个推理我是信呢,还是不信呢?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首先是民族主义,其次才是历史研究本身”。这一点在这里反应的很明显。中国的民主主义,带有一种邪恶的反人类反文明的倾向,必须进行批判。这一点需要引起注意。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历史研究应该具有严谨的态度,关于人类迁移的问题我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历史概念和结论,也将补充更多的证据支持,欢迎大家的关注。希望得到各方面具体的有证据的批评意见。无意中触及了部分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节,使得一些人愤愤不平,也是可以理解的。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你自己不确定的说法,你还是用了“可能”。所以虽然我不认同你的研究,但还是尊重你,如果我的话让你不舒服,请你多多包含。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再对您说一次,我的文章中,强调非洲人属于另类,我认为十万年前的“非洲人”很可能是最柔弱的人种,没有进入各个人群的东迁行列,隔绝使得他们明显的落后。我的研究似乎无意中触动了一些中国人的义和团情节?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你告诉我,我怎么就义和团了,难道只有自虐才不是义和团。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按照你的逻辑,有着最优秀基因的人类,怎么最后发展成最落后的了。如果你解释清楚了,我就信你了,否则可不就是胡说八道。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你有充分的证据,我当然心服口服。可是你是先有主观结论,然后拼凑证据,所以全是漏洞。你没错是我见过第一个进行这样的研究,跟韩国人一样,只不过韩国人是进行自嗨研究,你是进行自虐研究。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历史研究要摆脱狭隘的义和团式的民族主义,站在人类文明的立场,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中国人”。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远古时代各个种族的迁移和生存环境发选择,和种族自身的素质有关系,似乎还具有一种宗教意义。这方面的探索和研究,在学术界我还是第一次。而且还在继续进行之中,我的一些相关文章会陆续发布,敬请关注。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大部分种族先后向气候更好的、富饶的东方迁移,只有极少的人向西南,这并不是优秀,可能是一个最弱的人种,加上封闭和隔绝,因此他们另当别论。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中国从缅甸进口大量的玉,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你只告诉我你眼中最优秀的人类隔绝几千年后变成最不幸最落后的,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就是你眼中所谓落后的瓷器,西方可是花大把大把的银子,不远千万里从东方进口了至少几百年。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远古时代黄种人进入东南亚的丛林,很可能和他们的弱小有关系。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在几万年前可能非洲人不是落后的民族,但是他们被隔绝了几千年以后,就大大地落后了。而十万年前大部分人类向适合人类、富饶的东方迁移,只有极少数人向非洲西南迁移。估计他们是最不幸的民族。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瓷器的前身是石器时代的陶器,瓷器是石器文化的继续,西方人没有在这个路上继续发展,是因为西方人早就有了发达的冶金技术,而陶器(瓷器)有许多无法弥补的致命缺点,如以碎,容易藏污纳垢等,以冶金和玻璃技术而取了陶瓷的继续发展。除了这个文化的其他领域的落后以外,由于陶器和瓷器不透明,以至于中国的炼丹术没有转化为化学。可以说,西方人早就淘汰了陶器(瓷器),中国人一路发展瓷器,是中国人弱智的表现。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十万年以后的远古时代,人类划分了地域和肤色。这个划分的时代范围不是近几百年。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美国这个国家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跑的越远的,就是越优秀的越有冒险精神的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单说个瓷器,东方就碾压了西方一千年,你不要告诉我瓷器是从西方来的人发明的,而呆在西方的人就是发明不出来。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你解释不了,人类按离非洲远近而分布基因的好坏就是胡说八道。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就按你说的隔绝,没隔绝前,人类已经按照离非洲远近优秀落后分布好了,然后隔绝后,最优秀的人类反而最后发展变成最落后的,why?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利用人类分子学技术成果研究历史,是以从全新的尝试,也当然需要理解一些基本的科学原理,因此我进行了相应的学习和探索。我提出的在几千年时间内,人类基因变化的基本理论基础,就是根据历史上人类对于动物的二次利用————家畜发展而产生的。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中国人对于基因的理解需要更新。
实际上远古时代的西方人,就利用基因的改变原理发明了饲养和驯化牲畜技术,产生了人类第一次技术革命,这就是基因原理。现代人类分子学等科技手段,对于历史的贡献对于历史研究的作用是巨大的,几乎是密不可分的。它使得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人类十万年前走出非洲的历史真相,而几乎所有的史学家,都不是生物科学家和基因研究的专家,但是这并妨碍历史学家利用科学原理和成果去认识人类发展的历史,西方分历史学普遍利用了DNA技术的原理。因此我把基因的因素融入历史学研究是有根据的,也是合乎现代历史学研究规范的。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非洲的一大部分被撒哈拉沙漠分割,使得他们没有进入近万年的人类文化发展的格局,而另当别论。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人类各个民族都来自非洲,最优秀的种族选择了靠近非洲的地方居住。”所以最最优秀的黑人占据了非洲。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看来你连什么是基因都没有弄明白,就在妄谈基因。如果你对人类社会学有研究,就老老实实的谈社会学,不要把自己都弄不明白的基因学随随便便的挂在嘴上,好像这样会高人一等似的。除非你能够拿出基因学上的证据,证明中国人的确在基因上要低于白人,你这种论点只能是你自己的胡言乱语。当然,我期待你拿出证据来,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我是以历史学的角度去观察的。现代史学包括人类分子学,社会学,地理学,人类学、语言学等学科的成果。抛开中国人吹祖宗的阿Q式样的政治正确看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是世界上最血腥败坏的文化,证据就是中国历史周期性的出现千万人以上的大屠杀和大灾难,这是其他民族没有的,也是世界唯一的血腥文化现象;而且中国从来旧没有出现科学技术,中国的新石器文化和华夏文明也是外来的,中国本土的土著黄种人谈不上什么财富,和“屹立了五千多年”。
罪恶的、举世无双的中国文化,当然可以从基因的角度去探索原因,因为狗、马、牛的基因变化只在几千年内形成,而金鱼的改变也只有几百年,这就是我说的人类基因“家畜化”变化。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你是人类学家吗?说中国人人种低劣要有证据。你有证据吗?就凭你不知什么地方抄来的还是自己拍脑袋想出来的一堆乱七八糟的垃圾说中国人的基因有缺陷?中国人在这个世界上作为一个民族,不管经过多少风风雨雨,天灾人祸,还是屹立了五千多年,在人类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笔财富。看看世界上还有那个民族有这么辉煌的历史。如果你连这些都看不到,那么你的基因的确有问题,而且很严重。
赵重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芳草碧连天US' 的评论 : 形成人类基因的有两大因素,环境和社会意识(就是你说的灵魂),而民族的基因因文化和环境形成以后,会释放出自身的特色。例如中国人长期奴隶制度形成的自私,懦弱,狡诈的性格,不论在哪个国家都会显现出来。
芳草碧连天US 回复 悄悄话 "新柏拉图主义强调,世间一切事物都有这种神圣之光,但最接近上帝的光芒的,还是人类的灵魂,只有灵魂才能与神秘与伟大合而为一。在一些偶然的时候,人甚至可以体验到自己就是那神圣的自然之光。"

这个应该是宇宙真理。

基因的变异及其缓慢,几千年改变不了什么的。

人好像是(被外星人?)基因改造的产物,时间点好像是在一万年(还是几万?记不清楚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人类“突飞猛进”地发展起来,成为了地球的主宰(这个只是人类的说法而已,实际上地球一直是外星人的)。这个突飞猛进不符合进化规律的。在人类的2号染色体上2个DNA链是有被“人为”地abruptly fused 在一起了的。所以我们人类的身体的DNA不是完整版本的。人类的本质是灵魂,这个灵魂被限制在这个基因不完整的肉体里。

我认为更深刻的原因应该是:灵魂,而不是DNA/基因。人体/基因只是表象和外壳,人的实质是灵魂。

也有可能是基因/人体限制了其中的灵魂,因此不同的基因表现出的灵魂是不一样的?就像一个灯笼一样,即使里面的灯源是一样的,但是由于灯罩的不同,所以有了多样性?

可能实质上,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帝的本意和设计?我们都是身在其中而不自知?

也许所有这一切都是一种体验,最终都要回到那个“一”, 也就是“道”,就是上面提到的“合而为一”这个意思。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