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麻省理工学院 (MIT)璀璨的“瑰宝” 美国著名高校之十四

(2018-06-12 10:40:40) 下一个

美国著名高校之十四                                                 

看一看学生宿舍Simmons Hall,计算机大楼Ray and Maria Stata Center,和多媒体实验室Media Lab Complex,MIT的建筑使我最先联想到的就是“瑰丽”。一种发自于“标新立异”的“瑰丽”。她包纳了无尽的“新奇”和随之而来的番然“惊喜”。

麻省理工是一所以杰出的理工科闻名的私立学校。我在这里没有使用大学,不仅因为她的名字里没有大学一词,更是因为她的校园只有160多英亩,在HYPMS中面积最小。本科生的数量也是最少的(全部本科生才4500左右)。难怪人们会以“波士顿技校”(Boston Tech)相称。可是为什么这么一个本不起眼的学校总是位列各种高校排名的前几名?QS更是多年将其列为世界第一!也许是因为当代社会是一个迅猛发展的“科技”社会, 而MIT恰是以科技起家的。这也算“天时”吧。

不像哈佛等以英式大学为范本,建立在文理学院的基础之上,MIT采用(德国)理工大学的模式学,早期比重视实教学但她的目不是仅仅养学徒或技工。著名自然科学家威廉·巴顿·罗杰斯(William Barton Rogers)在1861年创立麻省理工时说:在我看来,对工科学校来说真实可行的是,教授的不是从作坊里学来的操作技艺和细枝末节,而传输的应是其背后的科学原理,它们才是这些工艺的基础,和真正的阐释,伴随而来的是有物理定律贯穿起来的,全面的,方法论性的视野。

由于财务上的困难,学校在早期还是脱离了理论科学,而偏向职业教育。1930年代,学校的决策者们再次强调理论科学的重要性。1949年,学校为进一步摆脱职业技术学校的印象,和由政府主导的科研项目的牵制,在工程和科学的领域之上,加强了人文,艺术,和社会科学。通过几代人几十年的努力,不单是所有学生在这些学科能接受到长青藤文理学院同等的学识和修养教育,也使得她的这些学科位列顶尖学科的行列。她的经济学,语言学,管理学更是处于领先地位。

MIT的各式各样的建筑都独自展示着自身的新奇,使得整个校园缺少协调统一,给不少人“最丑校园”的口实。也许这样环境的耳濡目染恰是MIT学人求异创新的独特人格的重要基因。电影《心灵捕手》(Good Will Hunting)等更是将MIT奇才怪杰的形象深植人心。

迄立在查尔斯河岸,一英里多狭长的校区,坐落在拥有全美最多高校的科技文化都市圈的中心,校园在其他大学间,城市间得以拓展,也可算得上“地利”。

要讲“人和”,那就是她的学生和老师。美国大学有许多课程,特别是那些经典课程采用相同的设置,乃至使用的一样的教材。在MIT不同的是,这些课程的任课教师往往正是这些经典教材的作者。在MIT担任教职有很多科技发明家,诺贝尔奖,和其他大奖获得者,几百名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艺术学院院士,美国工程学院院士。至于学生,一个人们经常问到的问题:“是不是只有数理科非常好的学生才有可能进入MIT学习”?的确,MIT录取了很多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最好的理工科学生,包括许多国家和国际科学竞赛的获奖者。“相信MIT的录取程序,能加入MIT,就证明你有能力接受未来四年的考验”是对没有获奖经历的新生最有力的鼓励。

尽管课业的负担长期名列美国高校的榜首,三年就完成本科学业的,四年就拿到硕士学位或双学位的也屡见不鲜。这样看来是来自同侪间的压力更强。一个吓唬人的形容是:“MIT的学习就像从高压的消防水龙饮水”(drinks from a firehose)。MIT的学生似乎也认同这样的教育,一位今年毕业生在她的学位礼帽上写着“The best view comes after the hardest climb”! 王安石是这样阐释的:“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还记得多年前流行的那句诗词吗?“无限风光在险峰”。

MIT对学业压力也深有体认,从各方面为学生减压,一年级的课程不计分数,只计通过与否。在期末考试周,有的住宿楼为学生提供按摩以放松身心。平日里,学生们组织各种活动,有四百多个校园团体。其中的“亚洲舞蹈队”(ADT)的成员就有二,三百人。

MIT的教育是很独特的。她为学生们提供各种锻炼的机会,在“身心”上(Mens et Manus/Mind and Hand)都为迎接最艰难的挑战而准备。学生住宿楼舍各具体色,每个楼舍都为学生提供各种工具,以便学生随时自己动手,进行工艺制作,在庭院上修建娱乐设施。有的楼舍容许学生自己进行室内改建,装饰,甚至是结构性的改变。学校也让学生将贯穿教学楼的无尽通道(Infinite Corridor)变成她们的画廊。

如果说MIT的校园容纳了千奇百怪的建筑。她对学生的奇才怪癖更是包容和呵护。骇客文化是MIT校园文化的一部分:MIT的气球成为哈佛和耶鲁球赛的主角;加州理工学院的加农炮被MIT的学生们横跨北美大陆“偷运”到MIT;学校的警车被放上主楼的穹顶,每一个恶作剧都是他们的创造力的爆发。这才是真正的“学的努力,玩的疯狂”。

MIT以改变世界为己任,在科学的重大发现,技术或产品的重大发明中,列在MIT名下的长单中,你可发现从军事到民用,从电子到生化,从大到洪荒宇宙的引力波,到亚马孙电子书视屏的电子水墨技术。单单一个iRobot的产品就能找到扫雷,侦测等军事机器人,灾难救援机器人,和家用的智能吸尘器。

2015年的一份报告称,当年有MIT的校友创办的三万多家运营中的公司,雇佣4百60万的员工,年收入1万9千亿美元,相当于全球第十大经济体。被称为硅谷之父的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斯坦福工学院院长),威廉,布拉德福德,肖可莱(William Bradford Shockley,诺贝尔奖获得者,硅谷晶体管之父)都是在MIT获得的Ph.D.学位的。是要像他们一样成为成就卓著的学者大师,还是要像他们的学生威廉,休利特(William Redington Hewlett,MIT的硕士,HP的创始人之一)和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rton Noyce,MIT的博士,英特尔的创始人之一)一样成为创业者,科技产品的巨匠。也许你不用选择,很多MIT的教师,学生既是学术专家,又是发明家,企业家。

纳百“匠”以集大成,MIT是创新者的乐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Nerds 回复 悄悄话 MIT校长的近两次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http://boldabc.com/mit麻省理工校长2017年全宇宙最酷毕业致辞/
https://mp.weixin.qq.com/s/reAX6xYiJ2tvw_05c973ZQ
(http://news.mit.edu/2018/president-reifs-charge-graduates-0608)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