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庄大侠

博文主要是怀旧文章,以及时事评论。谢谢!
正文

落后就要挨打?还是找打??欠打???

(2018-04-15 21:41:14) 下一个
落后就要挨打???还是找打?欠打?
上一篇我们谈论过〝圆明园〞的前世今生,那一年,大清王朝的咸丰皇帝因外国使节不肯给他下跪磕头,竞将21名英、法两国的外交官酷刑折磨致死在圆明园。这个事件招致了英、法联军的报复,远征军进京后放火烧毁了圆明园。那是发生在1860年的事情。

1860
年--1900年这期间历史间隔只有短暂的三十年,谁也不曾想到三十年后历史的悲剧又再一次的在古都上演,只不过这一回悲剧的主角,换成了咸丰皇帝的媳妇,也就是晚清的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担任总导演。

三十年前:咸丰皇帝拘捕了英法两国的39名外交官,其中21人被他虐杀致死。而三十年后:咸丰皇帝的媳妇慈禧太后则是〝更上一层楼〞。她不仅在全城搜捕灭绝洋鬼子,而且还将被杀害的外国使节的尸首悬挂在东华门城楼上示众。

三十年后的1900年,做为中央政府最高负责人的慈禧太后,除了派遣政府军队
肆无忌惮的攻打外国驻华使馆,同时向西方十一个国家宣战之外,她竞然还纵容地痞流氓组织义和团在京城里肆意的烧、杀、抢、劫、和火烧教堂。官府大臣竟与拳匪合作,随心所欲的就在大街上杀害外国侨民和驻华外交官,庚子之乱波及半个中国,死亡人数高达十几万之多。

慈禧太后比起她爷们咸丰皇帝来,还真有一点〝青出於蓝、而胜於蓝〞的味道,颇有些继承她亡夫遗志的含意,起码这夫妻俩人在手段上是一脉相承的。这是1900年庚子年间发生在北京的事情。

这个事件最终招致八国联军进北京。今天:我们回过头重新审视一个世纪前发生的这个事件,
八国联军进北京的行为是不是侵略行为?中国在这个事件中是真的那么无辜吗?在这个事件中我们是被西方列强欺侮了?还是我们暴虐无道犯下了欺人太甚的罪行了?是落后就要挨打?还是我们找打?欠打?这些就是我们今天在此要探讨的主题。

现在中国史学界有一种观点:那就是对於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那场战争,到底该怎么定义?

〝八国联军〞这个词汇肯定是不能作为这场战争的名称。但若定义为〝伟大的反帝爱国斗

争〞或者〝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以前的历史教科书就是这种提法〕这种定义虽然在政治上

〝正确〞虽然能够凝聚民族主义,虽然能够宏扬〝正能量〞但是这种歪曲事实的提法不仅难

以自圆其说,在严肃的世界史学界面前站不住脚,更何况这种提法本身就是强奸历史,颠倒

黑白。

的确是难为史学界的学者了,自古以来中国人就讲究〝隔代修史〞,古代中国人讲究的是

〝本朝人、不写本朝史〞这其中自然有难言之隐。〝隔代修史〞是为了尽可能的还原历史真

像。到了近代中国,禁忌就更多。历史像是个小姑娘,任人打扮。自武昌事变以来中国人写

的〝中国近代史〞其可信度都不高,那么:到底该如何定义1900年发生的这一历史事件?

有史学家提出:若按中日〝甲午战争〞的命名法,那么1900年这场战争就应称之为〝庚子战
争〞因为事件是发生在庚子年。但这样似乎不通,
难以定义的原因是:实话实说不行,违心之论也不能,於是史学家们倾向於用中性的词汇来定义,那索性将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事件用〝庚子之乱〞来概括吧。

今天我们就剖析一下这个〝庚子之乱〞。事件的导火索
要从1898年说起:当时的宏观背景是这样的,1898年在京城、在清王朝的最高统治集团内部,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帝党〞之争。一方面是以年轻的光绪皇帝为主导的变法维新派(有些类似於日本的明治维新、或者是今天中国的改革开放)另一方面是以慈禧太皇太后为首的(守旧祖制派)。发生在执政高层的这种争权夺利的斗争,如果用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政治术语来形容,那就叫〝党内的两条道路、两种路线、你死我活的激烈斗争〞。

最终〝变法维新〞失败了,光绪皇帝被软禁,其他的改革派成员四处逃亡,慈禧太后再一次的垂帘听政。在中国这场〔百日维新〕的变法运动中,西方各国的驻华使节们都支持中国皇帝的维新变法。当年英国《泰晤士報》是这样评论:西方各国支持中国的变法维新,希望中国通过政治体制的改革,从中世纪的野蛮国家进化为现代的文明国家。这是慈禧仇视洋人的原因之一。

光绪皇帝的〝改革开放〞失败后,西方各国的驻华公使们对曾在〝百日维新〞中发布了一百

多道改革上谕,戊戌政变后被慈禧太后软禁在中南海瀛台的光绪皇帝寄予同情:而对再次垂

帘听政的西太后〝颇有微言〞。这在慈禧太后看来,这种行为就是严重干涉了大清王朝的

内政。

因为担心光绪皇帝被谋害,於是向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打听皇帝的境况便成了各国

公使的例行公务。各国公使请求派医生给据说是疾病缠身的光绪皇帝检查身体,法国医生检

查后证明光绪皇帝无病,西太后闻之更加不悦。这无疑是在慈禧太后仇外的怒火上又浇灌上

了一桶油。

而与此同时:维新派的重要成员康有为、梁启超在英国、日本的协助下逃往海外,并受到外

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康、梁在海外继续反对慈禧的〝后党〞,提倡光绪皇帝的维新变法。这

对於重新〝垂帘听政〞的慈禧来说,这就是〝西方反华势力严重的挑衅〞。对此:大清政府

除了悬奖十万银两购买康有为的人头之外,慈禧太后也动起了〝洋鬼子、全杀尽〞的念头。

而恰在此时(1898年)还发生了一件影响甚远的大事情。那就是以抵制洋货、铲除外国传教

士为名起家的义和团诞生了。最初义和团就是烧教堂、灭洋教。平息这种民间骚乱,对於官

府来说并不难,但地方政府采取的方式是视而不见。后来义和团越闹越大,他们聚众闹事、

为非作歹,其行为变为抢掠、勒索、敲诈钱财、强奸民女、以至发展到后来的杀人、放火、、、、一个民间的犯罪组织为什么可以在官府的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的实施犯罪?为什

么官府不加以制止?慈禧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是因为在政治上:义和团向朝廷表明他们的宗旨是〝灭洋货、灭洋人、灭洋风〞,此乃是

震我大清国威的〝爱国之举〞、、、、而〝灭洋人〞这就正中慈禧太后的下怀。同时义和团

又向官府打出了〝扶清灭洋〞的旗号,用以向官府表明〝决无叛逆之心〞的政治效忠,这样

官府刚好可用於打击〝西方反华势力〞所用,於是义和团运动得到了官府的默许和庇护。

最初:血腥恐怖的灭洋、灭教、滥杀无辜的现象仅发生在京津地区,随后在政府的纵容和默

许下,义和团运动就如同〝星火燎原〞一般。在山东、河北、山西、河南、浙江、江西、陕

西等省府闹起来,而且向华东、华南等省份漫延。北方省份的外国传教士和侨民,历尽千难

万险逃去北京的公使舘、领事馆避难。没想到这等於是逃出了狼窝、又进了虎口。

从1899年的秋天到1900年的夏天,各国政府多次通告、照会请求中国政府平息暴乱,制止仇杀和毁灭教堂。最初,各国政府单独照会清廷政府,例如美国驻华公使康格(Conger)在 1899年11月份四天之中〔即11、16、25、26日〕就给清廷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相当於外交部〕发出七次通告。针对在北京、天津、山东等地杀戮基督教的暴乱行为敦促清政府采取保护措施、、、

到了1900年初,由於义和团的恐怖杀戮愈演愈烈,各国开始联合采取敦促行动。到这一年的六月份之前,不计非正式的外交接触,各国先后联合向清政府提出过四次正式照会,分别在一月、三月、四月和五月,但所有的外交努力均归於失败,各地的杀戮仍在继续进行、、、

事态的发展还不仅如此:在1900年的这场庚子之难中,
慈禧太后还任命了极端仇外的端王载漪出任首席大臣。这老太太不仅下令对在华的外国商人、外国传教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和各国驻华的外交官展开了残酷的大杀戮,同时:她还利令智昏的主动挑起战争,命令清政府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相当今天政府外交部〕以国家的名义正式向: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俄罗斯等十一个国家进行宣战。这是发生在1900年的事情。

到了1900年的6月下甸,清廷军队在以外国使馆,外国教堂为武力攻击目标,以外交官、外国传教士为疯狂屠戮对象的同时:慈禧皇太后还发布了诏书(全国的战争动员令)。要求各地的封疆大吏们派兵〝进京勤王〞中央政府的这种疯狂举动,在一些没有丧失理性的外省督抚看来,无异於是自杀,六年前的一个中日甲午海战〔1894年〕,当时排名世界第四、名列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就全军覆灭、、、如今:自以为是的朝廷居然向西方十一国同时宣战,这等於是自掘坟墓,为避免亡国之祸,多省的封疆大吏拒不奉诏。

不仅拒不奉诏〔拒不执行中央调令〕封疆大吏、各省督抚大员中的头脑清醒者如:刘坤一、

张之洞、袁世凯等重臣看到亡国之祸就在眼前,他们还联合各省发起了《东南互保声明》,

承诺保护外国人在华的安全和利益,列强也不得在这些地区启衅。随后江苏、江西、安徽、

湖南、湖北、广东、山东、浙江、福建、四川、陕西、河南等省先后参加了〝互保〞。

地方政府的重臣们除发起《东南互保》之外,他们还曾秘密计议,如果西方列強掀翻慈禧皇

太后的宝座,则推举深孚众望的李鸿章为中国的大总统,以延续国脉。中央政府对外宣战,

地方政府〝坐山观虎斗〞,对中央政府调令拒不奉诏,并且与各敌国签约互相保护〔清朝内

地十八省,十二省与敌国互保〕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的的确确就发生在1900年的夏天。

地方武装力量〝拒不奉诏〞,但爱国青年〝朝廷赤子〞们却来了。从1900年的6月7日起,义

和团就开始大规模的〝进京勤王〞数日之内聚集在京城的各路团匪已经达十万余众。据史

料记载:当年这些〝头扎红巾,腰系红带〞的拳匪们,对於一切映入他们眼眶的凡是沾上

〝洋〞字的均在他们的消灭之列。洋人、洋妇、洋孩、固然格杀勿论,中国人信奉洋教的

〔简称叫二鬼子〕也亦罪不容诛。市面上的洋货、〝洋玩意〞均在扫荡之列、、、

据史料记载:义和团的拳匪在〝扶清灭洋〞的口号下,不仅对外国人大加杀戮,对中国人信

洋教、用洋货者也是杀无赦。若纸烟,若小眼镜,甚至洋伞、洋袜,用者辄置极刑。曾有学

士六人仓皇避乱,因身边随带铅笔一支,洋纸一张,途遇团匪搜出,乱刀并下,皆死非

拳匪闲游市中,见有售洋货者,或紧衣窄袖者,或物仿洋式,或上有洋字者,皆毁物

杀人〝义和团之杀教民毛子也,备诸酷虐,活埋,炮烹,支解,腰斩,殆难尽述〞

1900
年6月的北京城已成为兵匪一家的天下。内城之中,凡见教堂及洋人,可以随意焚杀,

义和团更将庄王(载勋)府前的广场辟作屠场,在那里一杀就是上百人之众,大街上尸积如

丘,血流成渠、、、、在
庚子年间,死於拳匪杀戮之下的中国人、外国传教士、和外国侨民

数量竞高达十几万人。
除此之外义和团的团匪还烧教堂、扒铁路、焚车站、割电线、毁桥

梁、捣学校、砸医院、破邮局、抢银行,打家劫舍,、、、全城大小街巷,所有信教之人,

尽被团匪搜拿砍杀不绝,家产皆抢掠焚毁一空。

耐人寻味的是:就这样由一群土匪、流氓、以及一帮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所组成,有些类似於今天黑社会团伙性质的暴徒,竞成了官方
誉的〝朝廷赤子〞。攻打使馆、火烧教堂的拳匪,竞被官府认定是〝爱国青年〞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义和团那帮子流氓烧、杀、抢、掠的暴行,就是〝合法的作战行为〞就是〝奉旨造反〞。试问: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那场惨无人道的大杀戮,到底是属於政府的行为呢?还是属於土匪流氓的行径?

庚子战争中,北京所有的教堂均已被义和团焚毁,只剩下断垣残壁。各国外交官、家属、以

及使馆庇护的中国信教人士都躲到仅存的西什库教堂,那里成了他们最后的避难所。守卫着

西什库教堂的是43名法国和意大利士兵,他们从各自的使舘卫队分出组建起來。这样一只临

时武装,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清军进攻,督战的是军机大臣刚毅。但西什库教堂就是久攻不

下。攻打教堂的清军主力是武卫军〔即甘军〕后因作战不力,清政府又给义和团发放白银十

万两,命令义和团与清军一起攻打西什库教堂。 6月20日的下午,大清政府的正规军和拳匪

们开始了对外国教堂有组织的进攻。〝炮声日夜不绝,拳匪助之。〞

在庚子战争中,大清政府的首要战略目标是攻打京城的各国公使馆,和外国人的教堂。中国

汉民族自古以来就讲究〝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一个国家使用战争的手段,使用正规军倾全

力去攻打教堂和外国使馆,这在世界外交史上都是闻所未闻的。 在清军的猛烈攻击下〔包括

炮轰、火攻、水灌、挖地道等手段〕教堂内的外国人七十四人遇难,其中有六名儿童,一百

五十多人负伤。

在中日松沪会战期间,我国军八百将士固守上海〝四行仓库〞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最后壮士

们进入到外国租界之后,连凶残的日军都要遵守国际公约,不敢到租界去展开杀戮。战争中

应该保护外国侨民,代表一国政府的外交官享有豁免权,这是国际法的通行准则。而清王朝

在1900年庚子之乱中竟公然攻打使馆,公开悬赏捕杀洋人〝杀一男夷者,赏银五十两。杀一

女夷者,赏银四十两。杀一稚子者,赏银二十两。这是日本法西斯在二战中都没干过的

事情。这种丧心病狂的野蛮、残酷,都超过了在抗日战争中无恶不作的日本侵略者。

这些就是他妈的我们教科书中那些〝反帝爱国运动中的豪杰〞,就是我们文艺作品中赞誉有

加的义和团拳匪。〔看看电视剧〝大宅门〞等史剧中对义和团的赞美〕大量令人目眩的史料

记载:〝拿一女鬼子,钉在崇文门栅栏上、、、〞面对这样的政府、面对这样的暴民、面对

这样的丧心病狂、面对这样的人道災难,我们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西方的各国除了出

兵救援,除了武力护侨,除了武力打击恐怖组织,除了以暴制暴之外,试问:还有第二种选

择吗?
1900年6月11日,日本公使馆书记官杉山彬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街头被清廷政府军杀害。官兵将他的四肢砍断,遭受到肢解之刑的日本外交官蓋杉山彬被扔到大街上示众。6月20日上午德国使馆公使克林德在去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路上(相当於外交部)被清政府的禁军〝神机营〞杀害。随后克林德的尸首被悬挂在紫禁城的东安门上示众。

到了六月中旬,头戴红头巾、腰束红腰带的义和团成员充斥都城,他们焚掠教堂,围攻使

館。仅6月13、14日这两天,京城就有十一座教堂被义和团焚毁。教民的居所化为灰烬,街

巷尸骸遍布、、、史记如下〝搜杀教民,上至七八十翁媪,下至二三岁小儿,均不能放过,

俱以乱刀剁之,后又开膛,其心肝五脏俱同猪羊一样,屍身任其暴露,目不忍观,天坛一带

屍橫遍野血肉模糊、、、、〞

面对惨绝人寰的杀戮,那惨遭横祸的人们,他们的父母、子女、和亲属怎么办?他们所在国的政府怎么办?大陆拍摄了一部以解救人质为题材的电影(战狼),据说影片反映很不错,票房价值超过几十个亿了。据此我想问的是:
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么面对清政府和义和团的暴行,这些受害者所在国的政府怎么办?为解救被围困在京城、危在旦夕的各国人质和外交官,为解救正在被〝拳匪〞们大屠杀的外国传教士、及各国的侨民。外国军力的介入不就是(战狼)吗?不就是今天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吗?

如果我们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待和评判1900年的义和团,那么那帮子〝拳匪〞就像是今天的宗教极端组织,是恐怖份子,是人类的公敌、、、
庚子之乱是中国的国耻。耻辱的是政府和民众表现出来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愚昧、野蛮和狂妄。这是一种强烈的自卑与盲目自大的交替结果。本质上的自卑、形式上的自大。面子上的逞强自大,又掩饰着内心里的软弱自卑。一旦挨了打,受了教训,就奴颜婢膝。待好一点伤疤之后,就又夜郎自大。1860年的中国如此,1900年的中国如此,如今中国的许多社会现象不也是如此吗。

慈禧太后命令向西方十一个国家宣战,人家应战来找你了。结果呢、、、?这个事件最后的结局非常可悲,也非常可笑,
慈禧太后最终与她的爷们咸丰皇帝一样,残害人家的时候凶悍无比,等到了人家找上门跟她算帐的时候,就跑的比兔子都快,只不过上一次咸丰皇帝是跑到了距京城几百里之外的承德,而这一次慈禧皇太后则是跑到了千里之外,直接渡过了黄河跑到了洋人追不到的西安,阅览中国历史,特别是近代二百余年的满清史,说好听点是有些历史轮回的味道,说不好听点:那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庚子之乱,或者说义和团运动己经过去100多年了。今天我们回过头来再看这段历史的时候,我们反躬自问:我们又从这个历史事件中得到了那些教训呢?我看是没有。历史有时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风靡一时的各种神功大师们,在北京城里呼风唤雨,他们在体育馆、在国家机关、在科研院所、举办各种骗人的〝带功讲座〞诸如什么〝千里之外发功、大兴安岭灭火〞,还有什么〝意念治病救人〞〝二十一世纪是气功的世纪〞等等。一时间信徒众多,这些高深莫测的〝半仙〞们,着实是欺骗了不少的人。也害了不少的人,其中有不少人还是政府高官和受过高等教育者。

一百多年后京城里各显神通的气功大师们,其实与当年义和团的神功招术是一脉相承的,当年:义和团的骗人招术是〝泼上鸡血、狗血和大粪后、就能神灵附体〞使用此等的法术便可以〝刀枪不入〞〔也他妈的不嫌脏〕而今这些〝后起之秀〞的大师们宣称:可以用意念给大兴安岭灭火。我就真搞不明白啦:这些〝小儿科〞级别的玩意儿,这些连二傻子都能看明白的东西,这些并不需太高智商就能够识破的骗术,为什么至今还有市场?

遗毒还不止如此:
时至今日:义和团〝扶清灭洋〞的狂热也依然阴魂不散,就在几年前的反日大游行中,西安市的一位市民就因开了一辆日本车,就被爱国偾青以〝不爱国〞的罪名砸的脑浆四溅。在游行中甚至连《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以及《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的标语口号都打出来了。大有雷庭扫穴之志:其牛逼程度丝毫不比义和团的豪言壮语逊色。义和团的有毒病菌至今仍在遗害着我们这个民族。

今天: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西侧,那里是北京的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的进门处耸立着一座汉白玉雕刻的建筑,上面书有〝保卫和平〞四个大字。这个场景对於许多北京人来说,可能并不陌生。但或许很少有人知道--这座建筑就是1900年庚子之乱的产物。这座雕刻建筑就是大清中央政府在1900年被八国联军打的满地找牙之后,为表示向西方各国谢罪〔被虐杀的克林德等公使〕而立的牌坊。这座建筑原耸立在北京的东单,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移植到了中山公园,并由时任中国社科院院长的郭沫若书写,重新命名为〝保卫和平〞。

中国人常说〝警钟常鸣〞。但我真怀疑有多少人明白其中的含义?

庚子之乱的最终结局是:清王朝按照《辛丑条约》规定:向各国在事件中被烧毁的使馆、被

夷为平地的教堂、银行、医院、以及洋人的个人资产被洗劫和各国出兵的军费进行四亿五千

万两白银的战争赔款。战后签订的《辛丑条约》并非按国际惯例在战争结束后交战双方的

“和约”该条约的正式名称是(Austria-Hungary, Belgium, France, Germany, Great Britain,

Italy, Japan, Netherland, Russia, Spain,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 Final Protocol for the

Settlement of the Disturbances of 1900)。中国发动的国际战争仅被当作一场骚乱

(Disturbance)骚乱的主要责任者是拳匪。西方各国未让中国政府承担发动战争的罪责,也

未按战败国对待中国。

有人说《辛丑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主权丧失最严重的,中国从此便〝正式沦为半殖民地半

封建社会〞《辛丑条约》使中国丧失主权了吗?当时中国的最高统治者认为沒有。光绪帝在

《罪己诏》中坦言:〝今兹议约,不侵我主权,不割我土地,念列邦之见谅,疾愚暴之无

知,事后追思,惭愤交集〞

庚子之乱结束后,
美国政府发出照会申明:〝我们坚持1857年制定的对华和平政策。这项政

策坚持和中国友好相处,并在治外法权条约所规定的权利和国家法律之下,促进合法商业贸

易,以所有手段保护我们公民的生命财产、、、美国政府的政策是寻求一种解决方案,这个

解决方案的目的是能够给中国带来永久的安全与和平,维护中国领土与管理完整,维护世界

各国与中华帝国各地(之间)的平等、公正贸易的原则〞。

美国的照会并没有要求各国作出回应,但是历史记载的结果是:所有国家均表示合作。除了

要求在《辛丑条约》上规定:大清国两年内不能进口军火,拆除大沽口炮台,允许诸国〝留兵分保使馆”
〞和支付赔款外,所有在华列强均同意美国强调的保证中国领土完整、行政管

理完整的原则。
除去俄罗斯、日本之外,庚子战争中国惨败之后,西方列强均兑现了它们在

战争之初保证中国领土完整的承诺。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用战争赔款返还给中国,建起了

至今在中国排名在前三名的清华大学,和著名的协和医院。

在《辛丑条约》的谈判中,争论最激烈、费时最久、的是条约第二款:惩办事件的祸首。各

国在善后谈判中不是一味要求赔偿,更不是要求割地,而是要求追究煽动义和团排外的责

任,追究德国公使、日本使舘书记官、传教士、教民等死亡原因和责任。这确实出乎中国方

面的预料。

灭洋、灭教的罪魁祸首是西太后。正象一位西方学者指出的:这位妇人公然挑衅、破坏了国

际公法的每一个原则(其时国际公法传入中国已经六十年)。荷兰公使曾向中方全权代表李

鸿章透露(作为谈判条件)各国公使拟让慈禧太后归政光绪皇帝。仅仅让头号战犯慈禧放弃

独裁权力,而不加以任何惩处,这已经是宽大无边了,但遭到李鸿章的断然拒绝。最后:

只是让
端王载漪和甘军统领董福祥做了替罪羊。《辛丑条约》的内容电奏西安后,慈禧得报

凤颜大悦。

西方列强最后尊重了中国对最高统治者不能碰的底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西方各国坚

持要求西太后承担罪责,交出权力归政光绪帝(这一直是各国的愿望)中国将是什么局面。

这点并非做不到,只要列强对清廷的压力足够大。西太后再负隅顽抗,她也办不到。满清权

贵、朝廷重臣、外省督抚决不会让满清的政权为她殉葬,最后必然会抛弃她。如果光绪帝能

够亲政,主导宪政改革,中国的历史将改写。明治维新在日本创造的奇迹同样可能发生在中

国;中国人民在二十世纪承受的巨大苦难将可以避免。当然:历史无法假设。就这样一个千

载难逢的铲除国贼的机会错过去了。

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大陆曾拍摄过一部影片叫《东陵大盗》,讲述的是国民革命第十二军

的军长--孙殿英率部挖掘慈禧墓的故事。〝盗〞字是贬意,可是说心里话,我在观看这部

影片的时候,内心里却充满着敬意,充满着快感,觉得大快人心,觉得解气,觉得影片的名

字应改叫做《东陵义士》才恰如其分。对於那个祸国殃民的慈禧,难道不该挫骨扬灰吗?得

知慈禧墓被盗之后,痛哭流啼的该是末代皇帝溥仪,该是晚清的遗老遗少,他们的祖坟被挖

掘了,与我们有何相关,况且又是这样一个历史罪人。

多年来
中国文艺界有不少关於满清的文艺作品。包括赞美〝义和团爱国主义〞的作品。似乎都是在有意或无意间,要宣传或唤醒某种集体的下意识。由於不断的向民众灌输这种被迫害的意识,令民众盲目的迷信〝西方列强亡我之心不死〞,从而达到转移内部矛盾一致对外的目地。
笔者内心里清楚,书写与官方宣传口径不一致的文章会招致非议,会招来五毛们的狂喷。但我不愿意听官媒那些空话、套话、也不愿意说更不愿意写那些所谓〝正能量〞的废话。做一个正直的人,就首先要有独立思考、不盲目跟风、不人云亦云的风范。不能让自己的大脑成为别人任意纵横的跑马场。
多年来鄙人一直致力於在各种史料中〝抽丝剥茧〞的探索。我非常明白:自己就是一凡夫俗子,没有呼风唤雨的法力。但我可以从自我做起,从一点一滴的身边最细微的小事做起,尽量〝透过现象看本质〞,尽量还原事务的本来面目。面对强大的官方媒体,我的做法或许无法改变什么甚至是徒劳的,但我至少还可以给后代们留下一份真实的记录。

关於义和团犯下的残暴罪行可参考:

中华书局《山东巡抚袁世凯摺》

和雷颐所著的《历史的裂缝 -对历史与人性的窥探》

侯宜杰:《义和团 — 在〝灭洋〞的旗帜下》

普特南•威尔:《庚子使舘被围记》

袁伟时:《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英国公使窦纳乐(Macdonald)给政府的报告,

以及1901年2月14日光绪皇帝的《罪己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