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回国杂记之十五 当年红卫兵相聚洪湖餐馆

(2018-11-03 12:09:04) 下一个

回国杂记之十五     当年红卫兵相聚洪湖餐馆

文革十年,对于我们这些已经进入70后的一代人来说,是永远难以磨灭的一段记忆。

这次回国不久,当年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文革委员会”的主任,高中部的夏国林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在武汉。于是他组织了一帮当年的“红卫兵”相聚我家附近的洪湖餐馆。

那天,来参加聚会的有幼师部的马兰绪、涂桂珍、张菊香、周燕云;短训班的张思斗、魏人民;还有高中部的李鲁峰、柯凡清等共十人。这也是当年“实师红卫兵”的中坚。其中有几个同学,还是在当时震撼世界的武汉“720事件”后,紧跟夏国林和我一起去鄂西北郧阳避风的“铁杆”。

当年风华正茂的我们,现在围坐在一起,尽管岁月已经在各人脸上刻下的皱纹,是古稀之年的标记,但是一谈起那激情燃烧的年代,大家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些难以忘怀的小事、趣事,历历在目。

1965年,高考名落孙山,我被武汉市教育局录用为中学语文教师,分到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语文(2)班培训一年。短训班本该在1966年暑假结业,当年5月中旬,我们分赴武汉市各中学实习还未结束,就被紧急召回学校参加“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特别讲究家庭成分,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要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学校三部分都必须有学生代表参加,大概是因为短训班其他同学的家庭成分确实复杂,可能我是“矮子里面的将军”,尽管我那“不宜录取”的档案还在档案室,仍然被学校党总支作为短训班的代表,被选为“文化大革命委员会”的委员,主任委员是夏国林,主持全面工作,我负责宣传工作。

文革期间各学校开展“运动”过程大同小异,而且,我们这个学校当时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许多事情都已经忘记了,但是当我和夏国林谈起“金条事件”时,都还记忆犹新。

“文革”初期,红卫兵“扫四旧”。收缴、还有被“文化大革命”气势所迫,主动上交的金银首饰等,都由“文化革命委员会”登记保管。我们这些工作人员谁都没有见过金条的,一次,收到了十几块金条,于是都争相一睹。原来,其色黄灿灿,其形如当时中小学生用的长方形橡皮擦大小。等大家看完之后,负责保管的同学收拾时,发现少了一条。这可不是小事。在场的五六个人折腾了一晚上,最后,终于在一个破旧的藤靠背椅竹子扶手里面找到了。也许就是在大家抢着看稀奇物的时候,不经意掉一条到那个破竹洞里了。虚惊一场之后如释负重。

后来,全国“红卫兵”运动风起云涌,我们也是学校的第一批“红卫兵”的负责人。

 

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首次接见全国“红卫兵”代表,我作为武汉市和学校的“红卫兵”代表,第一批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当年12月,“文化革命委员会”又让我带一批红卫兵去北京,当时大约有二三百人。那时不仅没有现在的各种银行卡,也没有大额的人民币,票面最大的就是十元的。二三百人大约一周的开销满满装了一书包,而肩负保护并携带这笔“巨款”的就是憨厚老实的大个子魏人民同学,他每天晚上都是抱着钱睡觉的,白天,不论到哪里,他时刻都把书包斜挂在前面,用双手护着。我这个带队的非常感谢他为大家全身心服务的精神,更感谢他保证了我们大家钱财的安全。而他直到几十年后我们再相聚,谈起往事,仍然憨厚地一笑,你们那么信任我,我当然必须负起这个责任呀!

他和张思斗是语文(4班)的,因为这次去北京“大串联”,我们相识相知,后来,在1967年震撼全球的武汉“720”事件之后,跟着我和夏国林一起,离开武汉到鄂西北山区去避风。

张思斗还是我们这些人中唯一参加1967年8月1日横渡长江而幸免于难的。那次横渡长江由于组织工作严重失误,造成许多人溺亡,仅我们省实验师范学校就有二十多位同学遇难。

他一谈起那次死里逃生,就嘘唏不已。他说:“那天,早上9点的太阳就很厉害了,等着下水的编队前呼后拥,人群躁动。后面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情况,都跟着往江边涌动。大约9点过了,有人发令,前边的人蜂拥而下,就像下饺子,人人希望下水凉快。还没有轮到我下水,就看到有人被从水中捞起抬走,挤着啦?踩着啦?来不及多想就被后面的人推下水。一下水就感觉被人拉住了,回头是不可能的了,我就奋力向江中游,几乎所有的编队都散了,我游到江中才松了一口气!真是死里逃生呀!那天下水的地点是平湖门与汉阳门之间,大桥下面的第一个口子。”

我说,第二天我们几个同宿舍的同学站在桥头堡那里,看着武警的战士们在小船上,拿着长长的竹篙往水下一矗,浮上来一串年轻人的尸体,下面一个抱着上面一个的腿脚,串起来就像那“糖葫芦”。真是令人寒心啊!
    参加聚会的几位女生,都是当年幼师部(43)班的,都是坚定支持“文化革命委员会”工作的“铁杆”。

最有意思的是张菊香,在学校时,她总是满面笑容的开朗性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离开学校之后天各一方,不曾想到,1989年暑假,我应邀到海南农垦总局讲学结束后,总局教研室吴多雄主任请我们参观海口市市容 。当我们乘坐的中巴车行驶到秀英港一个路口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突然看见正在人行横道上过马路的女士,好像是我们当年的红卫兵战友张菊香。我大喊一声 :“张菊香”。她一回头,真的是她!车上所有朋友为之惊叹!原来海南建省后,她随夫君调回她老公的故乡----海口市,在港务局子弟小学当老师。我调到海口以后就经常聚一聚,我2005年退休后又有好多年不见了。这次正好她最近也回武汉探亲,我们又在洪湖餐馆相聚甚欢。

我们欢聚一堂,把酒言欢,遥想当年,正值青春年少时,意气风发,满以为赶上了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可以“挥斥方遒”了!不曾想,十年一场噩梦!醒来,你是谁还是谁,如果后来我们不努力奋斗,今天这聚会就没有这么快乐了!

最后,大家举杯祝愿幸福晚年保重身体!希望来年再聚都在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海边居 回复 悄悄话 文革是大民主实验,有很多不足,但应该肯定民主的正面意义,好过后来因为没有民主导致官员贪污腐化,社会堕落萎靡。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写得那么舒心,完全不懂忏悔。
oneplusone 回复 悄悄话 红卫兵就是60年带的五毛,你能说五毛是无辜的吗?他们是为利益,五毛钱出卖良心的
老爱踢 回复 悄悄话 红卫兵是无辜的。即使他们做了坏事,这笔账要算在老毛身上。他是那场运动的罪恶魁首。
云本无心 回复 悄悄话 习主席的坚实后盾
yuentin 回复 悄悄话 有個好家教,你就不至於跟"瘋"了。
大方毛毛 回复 悄悄话 有趣!可惜有人还以为所有的或者说大多数的红卫兵都打砸抢过。哈!
小二哥李白 回复 悄悄话 720事件到底是什么事件?外围人很不明白震撼在哪里。
Smile2017 回复 悄悄话 至今还在吹捧是 红卫兵的中坚?

你们打人了吗?抢了了别人家的财产还在这里显摆。 不知羞耻。
万发 回复 悄悄话 忆往昔峥嵘岁月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