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69:我是这样紫吗?

(2018-07-07 17:41:10) 下一个

红得发紫

 

 

       对这个新学校有了了解后,我对比了燕大附中和这个学校。最大的差别就是运动条件太差,但参加北京市活动的机会很多。这个学校是北京市的较好学校,学生是从全市招来的,很难考上。考上后每个同学都拼命学习,学习风气极好。运动条件太差,学生的运动习惯不好,有的同学就是体育课和规定的课外活动作体育运动外,自己从不再运动。

       学校每个年级有四个班,校舍在北长街东西两侧,东院高中部是两个四合院拼成,没有运动场,课间休息学生站在四合院的中间院子里透气。很是拥挤。有小操场的西院也是各种院子拼出的,高三教室也在其中的一个院里。这里有物理、化学实验室。条件较好。校内有一个图书馆,校外附近是属于该区的图书馆,所以图书条件很好。

       在这样好的学习条件、学习风气和在燕附学习环境影响之下,我在新校的学习很突出。在燕附我的运动算差的,在三三姐帮助下虽大有改进,但绝轮不到我去参加市运动会。到了新校我成了运动好的,每年都代表学校参加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在燕附除我之外还有一些人学钢琴,弹的不错,但在这个学校我就很突出,很引人注意。

       这个学校校内外各种比赛多,我在合唱比赛发挥作用,校内比赛每年一次,我都会为班出力,全市合唱比赛经常一、两年一次。讲演比赛也是不定期的举行。女一中都参加。我一直作伴奏,一次我们唱的是朝鲜女生合唱“春之歌”。在大家努力之下特别是很有吸引力的领唱歌声,得了全市第二名。到北京广播电台录音,多次播放。可惜那时我没有录音设备,不能留一个作纪念。

         少先队、共青团的活动充分利用周围环境:北海、中山公园、故宫、天安门等处方式多样。非常多的机会参加北京市的游园活动、十一、五一的游行和狂欢。

       我在这里学习四年期间有幸参加了一些大活动:

       高一的十一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少先队的游行。由于我的身体健壮,适中的高度,学校选我和其它学校的女生去抬“时刻准备着”的大标语牌。虽然是个体力活,但非常光荣,代表少先队走在最前面。每一个字是实体木头做的,由六个女生去抬。共有三十个高矮差不多,体魄健壮女生,穿一身白衬衫、白西服裤,戴着红领巾真是很漂亮。可惜那时没有照相留个纪念。我抬的是“时”字,是左边第一个。离天安门最远,但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

       高一的七一党的生日,越南胡志明主席来了,北京市举行中山公园游园欢迎他。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首长都陪他参加。

       能参加这个游园是非常不易的,很让人嫉妒,我被老师选中。我校只有五个同学参加。有幸的是毛主席、胡主席、周总理等领导来到我们的圈和我们一起看了十多分钟的表演。不许握手。只是拍掌,能如此近的看中央领导,实在是兴奋之极。还有一、两次这样的游园活动我都参加了。

       高三时我是预选留苏预备班的三人之一,可惜有海外关系,最后没批准。又推荐我上北航,我并不想去,还推荐我去参加第一批中国女飞行员的选拔,其实我不想当飞行员。但说明我很被老师重视。总之在这里学习四年一直受到重视,给我很多特殊的待遇,让我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