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飞来横祸

(2018-06-11 18:26:22) 下一个

 飞来横祸

 

 

         解放了,体育课马上就跟上了形势,要学军事体育。

     首先增加了手榴弹投掷课。我们到操场的南端从北向南投。先教原地投掷的基本动作。大家已经投了几圈,应当说会投了,有点放松,快下课了,大家站的有点乱。

     一个女生站在线后,拿着手榴弹要投,老师没有站在她的旁边去校正拿手榴弹的方法,也没人叫号:预备,投。我站在她的右斜后方,看着她。她突然举着手榴弹,手在右侧还不应当脱手时就从她的手中飞了出来。我看见了,但因太近躲不开,手榴弹就正落在我右脑门上。当时感觉两眼冒金星,头嗡的一下,似乎要崩了。我大叫,“哎哟”!

     大家开始是往前看,找不到手榴弹的去向,听我一叫,才知手榴弹没向前扔,而是跑到右后方。三三姐马上跑到我面前扶着我不要倒,她一看如此大包,马上对体育老师说应当送我去医院。几个女生扶着我,向校医院跑去。因为怕下班。我跑几步后,头似乎清醒了点,但痛的更厉害。

     到了医院,医生、护士直说太幸运,差一点就砸到眼睛了。医生轻轻按了我的头,可以确定头盖骨没裂,有一点脑震荡,主要是皮下水肿。医生用纱布裹住伤处,并捆住整个额头。我休息了一下,已太晚,怕她们家长着急,就让同学赶快回家。我说不用为我着急,我自己可以慢慢走的。他们这才走了,我也觉得安静了一点,坐了一会,就慢慢走回去。

      一路走碰到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走路的或骑车的都会停下来问候,问是否要送我回家,我一一谢绝,自己慢慢走最安全。我感到了燕京人之间的关爱。走到燕南园大墙边,无论大人,小孩,都跑过来问长问短,问怎么回事。我都没法走回家了。

     正在这时,看见小哥哥骑车过来,他看这样多人围着一个人,就跨在车上一脚踩地,问周围人怎么了,一听说我被手榴弹砸了,马上放下车挤进来站在我面前,他面带难过的表情,问我厉害吗?痛吗?然后说让他仔细看看。我从没想到一个淘气包会如此温暖深情,平时只见他损人、逗人,没见他关心人。

    我感动的眼眶充满泪水。有点不好意思让他看我的伤。他翻开纱布一边看一边摇头,说这包真太大了,但幸亏没伤眼睛,没破,等包消下去了应当问题不大。我体会他担心是否损伤面容。后来他推着车说:走,回家吧。这已是晚饭时间,大家纷纷回家,我和他一路,他叮嘱我好好休息,别害怕。我非常感谢他对我的鼓励,真是一位好的“大”小哥哥。

         本来是怀着讨厌他哄我的心情来跟他接近的。但经过这多半年的活动,我学到了很多运动,骑车带我去学琴,对我受伤后的特殊关心。许多事情让我非常感动,彻底的改变我对他的看法。

        如果一段时间见不到,我还挺想念他的。

        回想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对他有什么帮助。大概我比他班次低的原因,我从没想在功课上去帮他,直到高三毕业我考上大学后,他落榜了。他的班长直埋怨我,太自私,没有帮他,和他一起复习。我说他从来没好好念书,只半年时间是帮不上去的。如果我们这时都是小学五年级同班同学,我和他暑假一起奋斗学习,也许会有帮助。也许就改变了我们后来生活的轨迹。

 

 暑假奋斗      

 

 

         放暑假了,一天,爸爸推来一辆26型的旧自行车 给我,说:这是大学生走时卖掉的,很便宜。还一年就要到蔚秀园去上中学了,走路太花时间,最好会骑车。建议我利用这个假期学会,然后经常骑一下,到时就可用上了。我非常高兴,爸爸太了解我了。本来也打算借姐姐的车来学,还没说出口,车就来了。

         平常总认为爸爸忙公事,从不管家。家里的事是妈妈躺在床上操纵,由保姆来作,或喊大哥、二哥或三哥来作。这次让我看到其实爸爸还是非常关心我们成长的。    

        谁教我呢?回想姐姐学车是家里的大事。我现在记不清谁教的,可能是大哥,或大厨。可现在的大厨显得年岁大了点,让他跑不合适;大哥分配工作不理想,情绪不好,又有女朋友,住在城里他妈妈家,不能为我学车叫他来; 三哥假期住城里,也不行。我想硬着头皮让小哥哥教吧。

        我到游戏场正好碰见他,首先告诉他我有自行车的好消息,他说拿出来看看。我把自行车歪歪扭扭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推了出来。他说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想走了。我说不会推,他说太笨了,自行车也不会推。他接过车就跨上去骑了起来。说:不错,挺好骑的。走,到大坡下的大马路上去溜坡,一会儿就会骑。他骑在车上慢慢的等着,我走在旁边紧跟。到了大马路,我才注意到这马路不平,有一个坡度极小很长的坡 。

        我们来到坡的上方,他坐在后坐上,一手扶着把,另一手帮我上了车坐在车坐上。他说大胆的蹬,让车走起来。他双脚蹬在地上帮我转动车轮,后来他可双脚离地,顺着坡我可蹬整轮了。但车把还是来回晃,他教了好半天,我进步太慢,他失去了耐心。说:你就这样溜坡吧,慢慢学。

        他走了,这时一大堆比我小,看热闹的男女小孩,非常同情,说:我们帮你学。他们分站在车两边,先扶我坐好,我开始蹬,他们扶着后坐跟着跑。我必须自己控制把,没几次,我可以扶好把了。我开始学自己上车,把右脚跨过弯樑踩在右脚蹬上,左脚使劲点地,抬起臀部坐在座上,然后就可自己骑了。

        这一堆小孩为我的进步鼓掌,逐渐他们不用跟着跑了,我可用这种方法上下车,这一个下午的学习就结束了。大家非常高兴,真是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大家知道团结合作的力量,不会骑车的小孩也可教大孩学车。

         我不满意,因为我不会像会骑车的人那样从左侧上车。大师傅把车放在过道,靠在墙上,我想试试,左脚踩在左脚蹬上双手扶把站住,车不倒,我突然醒悟:车子歪到这样大的角度,都不会倒,这样我就有足够时间溜车子跨右腿了。第二天我按这种方法,马上就会了。我太高兴,暑假旗开得胜!

         接下来是为数学应用题奋斗。先到姐姐不用的书中找。我找到一本四则应用题集,比较厚,有例题,有讲解,有解答。我从第一页看起来,先读例题,不看解答,自己作,作完后不论是否作对都认真读讲解。比较我的作法和它的作法。经过几个例题、比较,我突然感到开窍了。我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懂,我学会自己分析问题。一个复杂的有大小括号的包含加、减、乘、除的应用题我可以很快分析出一步步的作法,最后综合成一个大式子。

     我高兴之极,难以言表。大约一个月作完了这本题集。又去找别的书看,通过一本书的深抠,找到了学习方法,增加了信心。似乎一通百通。看别的书也不困难。后来我学习其它课都不太困难了。

     从我的学习体会到每个人都是可以开窍的,如果一门课开了窍,其它各门也容易开窍。

     70年代我的小孩上小学、中学时,她没法开窍,为什么这样呢?她上小学前我们工作忙,没有教她小学一年级的内容。开学后,她就成了班上落后学生,压力很大。我一直想帮她安排出时间自己好好抠懂一门课,开了窍,其它课也就容易翻身了。但是题海战术的年代,每个老师生怕被扣上教学不负责的罪名,每门课大量作业,真是没有时间自己深入抠通一门课。没时间去深入分析,和思考,只会照猫画虎,赶作业,连暑假也不放过。有时作题到夜里12点,还不能完,我只好和她一起作,根本不能好好分析、弄懂。

     这种学习方法,使得小孩没法发挥学习的积极性、创造性。我总对她说要想办法开窍。直到大学毕业后在外企工作,老板让她去使用一个软件。没人教,又不是她的专业,只好自己使劲学,这样慢慢抠懂了,学通了,老板就让她给别人讲解。我才看到她开了窍。

    如果她小时不是题海战术,让小孩在她最弱的科目上狠下大力,开了窍,后来的功课就会很主动。现在有的家长给小孩上许多复习班、补课班。这种方法不是智力开发,而是灌知识,会把人弄的很死板,缺乏学习兴趣。塞得太多,消化不了,也许考试分数高,这只是压题好,不是能力强。希望我的学习经验能对现在的中、小学教育方法及小孩的家长有所帮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hamrock100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七十年代末期在北京上的小学, 咋不记得那会儿有啥题海战术?每个孩子资质不一样, 有的开窍早有的开窍晚。
C-talent 回复 悄悄话 Good morn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