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正文

无怨无悔话六四

(2019-06-02 06:35:07) 下一个

记忆带着我再次回到三十年前的一九八九年。

那年我才过三十岁, 有美国大学授予的高等学位,是刚刚自愿回到祖国怀抱的海归。在执教的大学里,刚分到一套公寓,刚走马上任成了系主任,名字已经上了待评的教授名单。不苟言笑的人事处长私下打招呼说,我已经上了内定的干部考察名单。无人知晓的是,我除了在校内外授课,还在一家很大的私企给老板兼职当着私人顾问。那时我光兼职挣的钱,早已远远超过了做了一辈子学问才混到一级教授的父亲。用句世俗的话说,当时的我踌躇满志,扶摇直上,前途无量。

胡耀邦突然死了。

我教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们都纷纷走上了街头。年轻的同事们也开始纷纷走上了街头。公开的悼念很快成了公开的抗议。一开始,我对他们的这种做法是不支持的。我怕他们失去理性后,激怒举足无措的党,从而失去变革社会的良机。

后来我也身不由己地卷进去了。任何一个有热血和良心的人,都无法眼看着单纯善良的市民和学生为国家振兴奔走呼号,在天安门广场上静坐绝食,听着日夜呼啸的救护车把昏过去的学生送往医院而无动于衷。在那种环境下,只有李鹏那样的老谋深算的老毒蛇能冷血地盘算着伺机的残杀!

戒严后的北京秩序井然。人们是轻松乐观的。接着枪声划破了夜空, 军车坦克也开上了街头。那一夜,街上到处是惊愕与愤怒,那一夜,人们没有时间害怕,那一夜,人们忘记了安危与未来。过了三十年,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士兵们手里的枪和戴在头上的钢盔。

六四的早上,我在人民大学前门见到了丁子霖。她披头散发,魂去泪干,步履蹒跚。在看见失去了儿子的母亲的那一刹那,什么忠于,什么热爱,什么信仰,什么什么…对我都不再有任何意义了。我回到家里,把收音机架在阳台上,找到美国之音,把音量调到最高。很快楼下就聚集起十几个过路的人。他们停下脚步,默默地听着,然后默默地散去。人们都知道,一个漫长的黑夜已经来临。

在接下来的日夜里,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走投无路的老鼠,一只自投罗网的鸟雀。我常在夜里被吉普车的刹车声惊醒,以为他们终于顺藤摸瓜找到了我。可我心里坦然而平静,上街声援学生何罪之有!

六四后的一天夜里,我忽然梦见了最爱我的外婆。她老人家慈祥地端详着我,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梦醒以后,我翻身下床,随手从抽屉里抓了两大把人民币冲下了楼。来到楼前路边的空地,我蹲下身子,划了根火柴。上早班的行人一脸错愕地停下来看我,以为我要么精神错乱了,要么是在告慰屈死的冤魂。钱在我脚下慢慢地化作一团灰烬。

很快我任职的大学来了通知。所有教职员工都必须返校参加清查动员大会。那个文化程度不高,说话满嘴白字却担任着高校党委书记的,危襟正坐在主席台上开始大放厥词。

热血一下涌上了头顶。我身不由己地在一千多人的会场里站了起来。“您这样讲是颠倒黑白,是凭空捏造。历史不会忘记您!”全场鸦雀无声,似乎地上掉根针都能震聋人的耳朵。

我在一千多人的注目下,昂首挺胸地,平静地离开了会场。两个年轻的同事冲出来拉住我 “你回去坐下。为自己,家庭和…我们。”

我平静而坦然地离开了。

第二天, 我临时召集了全系教职工会。我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座的很多老师,当年亲身经历过文革和各种政治运动。你们和你们的家庭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座的年轻老师,有的还对文革记忆犹新,有的那时还是不懂事的孩子。我今天对大家只有一句话, 希望你们不要做落井下石,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你们没有必要去举报任何人。道听途说不是定罪的证据。”

当天我就被举报了。学校再次紧急召开临时会议, 宣布我所在的系里“有一小撮人捂着清查的盖子, 企图包庇坏人。”他们对我这么客气,大概是因为我有归国留学生身份的护身符吧。

私企老板知道我心中的苦。他经常让司机开车接上我,然后带我去长城饭店喝酒。我以前是个从不喝酒的人。六四后,我经常烂醉如泥。不是临时停车呕吐在路边,就是深夜回到家,冲进卫生间呕吐不止。有一天,酒足饭饱,我们来到酒店的迪厅,听着菲律宾乐队的伴奏,从不跳舞的我,忽然起身走到舞池中央,开始疯狂地扭起身子。人们闪避到一边,我霸占了整个舞池。随着那急促的音乐,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困兽犹斗的独龙,喷着怒火,冲天而去。

我决定离开那个从记事起,就让我不断产生疑问而无解的祖国。在那里,我因为心直口快,不识抬举,不识时务而成了不能再被信任和重用的人。

离开的那天,我没有向送别的亲人说再见,我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大好河山。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亲人,再回到我长大的故乡。我心已死,又何苦多言!

我走后不久,学校理所当然地,杀一儆百地把我开除了党籍,公职。我得到了除名的严惩。同事们为了生存,当然要把一切都推到我的头上。

在接下来的大约十年里,为了纪念那些无辜,每年六四,我都会从日出到日落绝食一天。大概是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在哈佛大学对面的北京饭馆遇见了王丹们。一饭馆的食客,听着他们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而平静得出奇。我对吃好饭的家人说,你们先出去等我一下,我跟朋友打个招呼。等家人离去,我走到他们的桌前,平静地对王丹说,“你不认识我。为了让你重获自由,我在要求释放你的签名信上署过名。自重吧!”说完,我掉头而去。我终于放下了多年来无法释怀的沉痛与悲伤。

今天,我顶天立地,自由,受尊重, 有尊严地生活在了真正属于我的国家里。

往事并未因时间而淡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爱国”在某些人的嘴里,就是杀人不见血的毒液。我对这种草芥不如的痞子,从来都充满了鄙视与厌恶。一个从没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生活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我为什么说它充满了欺骗与邪恶。

二零零一年,我第一次在六四后回到了故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与好友。一天,原来的同事夫妇约我吃饭叙旧,席间他们告诉我,知道我要回来的消息后,很多原来的同事和留校的学生竟然都清晰地记得,我当年在全校清查动员大会上的“丑恶表演”。

此生无悔无怨。

 

原作于2013/6/3

修改于2019年6月2日星期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同你的行为相比,我们的文章都属于毫无内容且苍白一片。

致敬!!

再听一遍《我的祖国》!
Juliennek 回复 悄悄话 有良知与风骨之人!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佩服你的胆识,在当时没有超常的勇气和决心是决计不敢的。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如果真正懂得反右和文革的历史就不应该回国执教,楼主从六四运动中认清中国社会现实,从体制中毅然退出,亡羊补牢为时还算不晚,在当时的险恶环境下仗义直言,未被限制人身自由,也算幸运!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六四有傻仔,有野心人,有革命者,有热血人,王丹是聪明人,楼主肯定听了王丹的高谈宽论内容觉得不爽而出言
应物兄 回复 悄悄话 赞你的血性和良心。每个人的生命就那么短暂的几十年,能做到无悔就没白来这一世。
明月天天有 回复 悄悄话 感谢诸友的来访。感谢你们的鼓励。
我只是做了件终生都不会后悔,然而改变了我一生的事。无怨无悔!
面对邪恶,我们必须拍案而起。我们绝不再沉默。
格拉斯哥流浪者 回复 悄悄话 民族脊梁
秋萍 回复 悄悄话 致敬!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王丹等怎样不能抹杀六四的客观的点点滴滴,就像作者自己说的,无怨无悔。那年代出国的人很多都是冲着美国的自由来的。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认真拜读,如果是楼主实事,俺是五体投地敬仰!
qing_us 回复 悄悄话 赞!坦荡之君子。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致敬!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用人类的自由和尊严去交换。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64的问题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当时的组织者引起的,当时总书记已经到了广场慰问,而且还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学生代表了,然而组织者这边的绝食行动更加猖狂(没有所谓的目标,纯粹就是在捣乱,所谓的用流血唤醒民众,被当权者判断为暴乱也是应该的,后来的一切全部被利用了。)
谁之罪?
yon 回复 悄悄话 赞!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在那里,我因为心直口快,不识抬举,不识时务而成了不能再被信任和重用的人。
=================这也许是很多人被迫离开的原因

谢谢分享,记录下真实的记忆才是真正反应历史的一个侧面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赞!
wujiandao 回复 悄悄话 赞!89一代的爱国热情,被中共无情的击的粉碎。今日之中国,再不是我们魂牵梦绕的中华。
迴澜阁 回复 悄悄话 向您致敬!真正有血性的汉子!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赞!
sasha615 回复 悄悄话 致敬!
小三儿她姐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是个真爷儿们!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但64永存. 愿六四英灵安息. 六四前后,我看到了人性中的美与丑, 但正义最后会战胜邪恶, 光明终将驱散黑暗. 向所有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人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顶级朋友 回复 悄悄话 真正的男子汉,尊从自己的良心不会苟且偷生,很多人做不到。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正直,有公义心的楼主,好文,赞!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致敬!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感动。钦佩!谢谢您的分享。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佩服!
荒岛calculus 回复 悄悄话 真君子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