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圣经故事与货币流动性权力

(2011-05-20 04:05:48) 下一个

货币战争在西方古已有之,铸币的重要性不仅是财富转移手段的“铸币税”那么简单。我在【操作性解读国际美元经济 】一文中讲到货币作为贸易结算手段的重要性。这里要讲一讲“流动性权力”的重要性,更好地理解货币战争的机制,理解美国军事金融国际政治格局。

让我们从耶稣闹殿堂的故事说起。《马可福音11:15》“他们来到耶路撒冷。耶稣进了殿,就赶出殿里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西方教会的神殿何以会出现做外汇兑换业务呢?而且还是暴利行业,由于这个暴利盘剥,被耶稣斥为“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马可11:17)。要理解这个故事,我们还得看看圣经的另一个故事:“【马太22】当时,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的人,去见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神的道,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就说,假冒为善的人哪,为什么试探我。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看。他们就拿一个银钱来给他。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他们听见就希奇,离开他走了”。注意“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句名言所指的是货币上的头像。西方国家货币都是君主头像,象征主权征税的权力,美国呢,都是总统头像。再回头看教堂里耶稣掀的桌子。信徒们到耶路撒冷逾越节朝拜给神的贡献,是在教徒们教堂殿堂里买的牺牲和放生的鸽子,所以有耶稣掀翻那么多摊贩的桌子。但是,教堂里卖东西不收印有凯撒头像的银币,因为摩西十戒中规定崇拜偶像是死罪,教堂使用没有凯撒头像的教会钱币,“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是两种货币,所以有兑换。两种货币,就硬通货来说都是银子,实物价值本来没有区别,之所以有区别是王权和神权的政治区别,是两个权力霸占的两个流通领域。教会有教会流通的货币,教会垄断铸币权在教堂殿堂内做霸盘生意。信徒市井交易得到的凯撒货币不能朝觐上帝,要朝觐上帝必须要兑换教会货币,所以这个盘剥被耶稣斥为贼。回想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三来一补,为了加入全球经济分工,不得不把人民币贬值,使得西方投资者可以廉价购买中国资源(包括劳动力资源),保持中国低工资廉价出口换取昂贵的进口这种中美贸易价格剪刀差的中美二元经济。那时候中国进口的货物奇贵,记得刚到纽约的时候,感觉到文化冲击之一就是在美国正好反过来,买国产制造贵,买外国进口商品便宜。南美水果价格的95%是运输成本和美国零售业服务费。98亚洲金融危机是西方压人民币贬值,中国政府不贬,还被西方呵斥了一番,人民币被低估本来就是发达国家剥削发展中国家操纵的汇率,结果如今西方倒打一耙,说中国操纵汇率压低人民币价值。人民币国际不流通,没有流通权力,汇率定价权力在美元手中,操纵汇率的是美国。那么,如今人民币升值就能够多买国际市场的东西吗?那就太天真了,国际市场流通的是美元,美国压人民币快速升值并不是乐见中国人的国际市场购买力大幅提高,而是要把中国挤出全球分工,由印度和墨西哥来接中国在世界分工中位置的盘。人民币吃亏吃在国际市场流通范围太小。随着人民币国际流通领域扩大,人民币价值自然会升值,届时“凯撒归凯撒,上帝归上帝”就是“人民币归中国,美元归美国”,各自有自己的流通权力范围,那时人民币才有实力摆脱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控制不被低估,中美贸易价格剪刀差局势才能得以扭转。

再说说“凯撒的归凯撒”,圣经故事说的明白,铸有凯撒头像的银币是用来给罗马帝国纳税用的,罗马帝国因此可以像殿堂汇兑商盘剥教徒一样盘剥老百姓:老百姓生产的东西不能纳税,必须换成罗马帝国铸造的货币来纳税,这个交易是帝国垄断交易,罗马帝国控制货币的购买力,由此可以任意盘剥老百姓,变相加税。秋收后农民都卖粮换钱纳税,结果粮价暴跌,青黄不接时候农民要买粮,粮价暴涨。这和中国不同,中国古代税赋收实物,万一那家错过农时收不上粮食,只得到市场上购买粮食纳田赋,市场商家不垄断铸币权,而是中央政府垄断铸币权,因此对商家有制约。西方资本主义先发展起来而中国资本主义珊珊来迟,其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中央集权与资本对立,而西方帝国政权与资本利益一致。我们说的法定货币,就是政府税收认可的货币。如汇丰银行1865年开始发行的货币可以在市场上流通,但不是法定货币,不能用于港府税收,因为汇丰是为中国口岸海贸发行的货币,一开始以白银做银行储备,直至1931年英镑和美元展开货币战争之时,汇丰发行的货币与白银脱钩,与英镑挂钩,才成为港英法定货币。

现在来谈正题:流动性权力。中国古代军队是兵役法,所谓壮丁。而西方雅典文明和罗马文明都是雇佣军法,是雇佣兵。中国古代打仗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西方争战就是强制货币流通,以货币购买军队所到之处的军需。所以,铸币权实际上是支配社会资源的权力。能铸币的军事才能强大。两国交兵,即便两国财富和军队实力相当,拥有铸币权的国家才能动员社会资源发动战争。这和一般教科书说的金银是硬通货、一般等价物,有很大的区别。这个流动性权力是政治力量,是支配动用社会资源的能力。比如说,你有一栋房宅价值五百万,但是,这五百万财富不能流动,要换成市场认可的钱才能购买军需。如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就张飞颇有资财庄田,结义后起兵,自然是张飞变卖田产筹军备。但卖房地产要流动性好的话,你的五百万也就是卖到四百万了不起。97回归香港人大量移居温哥华,结果香港房产大跌,房地产虽然是财富,但缺乏流动性。西方古代有金银是财富,但缺乏流动性,必须铸币流通产生流动性权力,才能支持强大的军队。如果是一般等价物,列强就不会为了金矿银矿大打出手了,有了金矿银矿,就能铸币,有了货币,就能征杀天下建立帝国。如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美元是全球通货,美国无需增加生产,就可以动用全球资源支持它的战争。美国独立也是一样,开始是抗税,当然是抗英镑缴税。后来美国自己发行货币,以贵金属做储备的货币,一般等价物吗,但是英国议会禁止北美殖民地自行发行货币,结果导致美国独立战争。美国独立战争就是北美殖民争夺流动性权力的战争。西方争霸期间,开始是西班牙发现新大陆的银矿,墨西哥铸造墨西哥银圆流通世界,成为霸主,后来英国占领南非金矿,加上鸦片贸易豪夺中国白银,很快建立了日不落帝国。十二世纪初威尼斯商人铸币,侵蚀东罗马帝国的流通权力,最后商人战胜教权。七世纪欧洲各王子自己铸币,欧洲铸币厂星罗棋布,欧洲分裂成几百个公国。铸币就是权力。左宗棠西征没有军饷,通过胡雪岩由汇丰发行公债筹饷,即虽然左宗棠打仗的粮草都是中国的资源,汇丰银行发行公债也是上海香港发行,集资于中国,但是,清廷没有流动性权力调动中国资源,反倒是英资银行有流动性权力调动中国社会资源用于战争。晚清钱庄票号兴起,钱庄有银票的流动性,而且外国银圆涌入中国,银圆币碎银交易成本低,市场上外国银行发行的货币和外商带入的银圆取代了清朝铸币的流动性,流动性权力在外国银行手中,外国财团要中国军队赢则赢,要中国军队输则输,流动性权力成为生杀予夺大权。所以后来外国银行不给孙中山贷款,而给袁世凯贷款,结果孙中山只得让位于袁世凯。军阀混战,蒋介石控制四大银行,所以蒋介石嫡系部队有军饷而其它军阀没有流动性权力。国际资本用他们的流动性权力控制中国资源,左右中国政局。只有毛泽东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在解放战争中调动了中国的资源,打败了掌握中国所有黄金储备的蒋介石。毛泽东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有美式装备并控制中国黄金储备的蒋介石,使得西方大跌眼镜,出乎罗斯福斯大林的意料之外。从流动性权力角度来看,蒋介石败,就败在通货膨胀,使得金圆券失去流通信用,失去流动性权力,失去控制中国社会资源的权力。

教科书讲货币起源于贸易,那不是全部的真实。西方货币还起源于政权税收权力,起源于战争动员社会资源的流动性权力,其历史文化根源完全和中国文化根源不同。毛泽东按照中国的实物而非货币的控制社会资源的手段,竟然打败了深得西方金融精髓的蒋介石,令美国空遗“失去中国”之憾。

大布什第一次伊拉克战争,欧洲要买单,美国发战争财。小布什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欧元已经起来了,而人民币还没起来,结果战争十年是中美贸易逆差中国持有美国债券飞涨,即小布什伊拉克战争美元流动性动用的是中国财富。中西文化不同点之一,历史上就是西方文明货币收税,华夏文明实物收税。流动性权力可与载舟、亦可与覆舟。埃及文明、雅典文明和古罗马文明都靠流动性权力崛起,以因流动性滥用而崩溃。这些文明倒塌的特征之一就是过度税收经济崩溃,这和蒋家王朝过度税收超级通胀如出一辙,和今天美国量化宽松令全球通胀如出一辙。今天国际金融面临大变局。人民币升值步伐肯定要与人民币国际流通范围扩大同步。同时,还应该有非货币形式的南南合作,就看中国能否从自身历史文化资源中开发出新的全球经济制度来了。

西方货币霸权与西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以及西方民主战争相辅相成,此文可与【中国的军垦与西方的商征 】和【殖民、移民、民主和玻璃天花板】两篇文章参照一起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