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狭隘”民族主义的由来

(2010-06-09 16:06:12) 下一个
现在民族主义是一个贬义词,民族主义很受一些道德高尚的普世学者的白眼。甚至是批评一些文章最廉价顺手的帽子,给某篇文章扣上一顶“民族主义”的帽子,就批驳胜利了。

这些鄙视民族主义论调自2008年后就是专门针对中国的话语。趁着记忆还在,赶快回顾一下。先是拉萨骚乱。西方媒体中,藏独不是民族主义,因为民族主义是贬义词,藏独不可能是民族主义,不但不是民族主义,而且还是普世价值的民主人权,是允许暴力烧杀无辜的“非暴力和平”运动,这个“非暴力和平”还是或诺贝尔奖的。西方媒体在2008年报道拉萨事件中颠倒黑白被揭露以后,他们不但不检讨自己违反新闻报道的职业道德,他们又另辟蹊跷了以掩盖他们的别有用心。

然后是奥运圣火传递。西方媒体继续为藏独鼓气,越暴力越是“非暴力和平”运动。结果全球华人起来维护奥运精神,维护奥运国际主义精神。这下子西媒知道欲速不达了。全球华人起来维护奥运国际精神,而国际社会却对奥运精神满不在乎,怎么会只有华人维护国际主义精神呢?这不可能,这肯定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于是,从那时候起,国内外一股鄙视民族主义的思潮,主要是针对中国使用的,藏独疆独都不是民族主义,只有有人稍为为中国说说理,就是卑贱的民族主义。

今天,我是民族主义者。不是我愿意做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而是为了国际主义精神,不得不成为民族主义者。为了国际主义,做为华人,不成为民族主义者都不可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